• 未分類
  • 0

也是周武王最爲器重他的一點。

我擡頭問江離,現在怎麼辦。

腹黑女的愛情大作戰 江離只是微仰着嘴角,順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問我,“這個墓室裏有什麼?”

“有周王妃、黃大仙、青龍?”我忐忑的回答,生怕說錯了。

江離滿意的點頭,告訴我,“黃皮子守護這裏,保護周王妃,但是一旦青龍復出,黃皮子可不是青龍的對手,咱們現在就把青龍找出來,讓他們自己人跟自己人鬥去!”

我大驚,青龍雖然被封印在這裏,也能說明,四方神獸本就不歸順任何人,無論是周武王還是陰長生,它們是獨立的,而周武王肯定是想要收集四方神獸的力量,纔將朱雀困在地獄,將青龍封印在墓室,要是封印被破壞了,未必青龍發起火來,會買周氏的帳。

江離告訴我們,《淮南子》卷三記載:天神之貴者,莫貴於青龍。故而青龍或爲四象之首,周武王封印青龍,將他困在這裏,極有可能是爲了鎮守周王妃的魂魄,只要青龍坐守在這邊,西南大片的土地,無疑劉病病在哪裏,都能受到青龍的保護,魂魄不會被殘害,加之本體在墓室裏有青龍守護,更能穩固以後周王妃本體和魂魄迴歸一體的時候不會產生反噬。

這麼說,這個周武王還是重情重義之人,在這方面,他倒顯得挺不錯的。

我問江離,爲什麼劉病病要靠血液來維持生命。

江離告訴我,這可能是周武王還得罪了其他人,周王妃在進行轉世輪迴的時候,一定是魂魄受了阻礙發生了改變,這種現象,極有可能是黑巫術造成的。

這下我有點聽不明白了。

之前陰山派倒戈周氏的事情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實了,現在又挖出來黑巫術對周王妃的不利,難道陰山派也有奸細不成?

“之前在村子裏遇到的王彪,不就是其中一個嗎?”江離說。

王彪是老瞎子的人,老瞎子怎麼可能會害

自己的女兒呢?

江離說他也不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也許還有其他會黑巫術的人在搗鬼,也說不定,但是總歸來說,周武王可恨,不代表他的王妃就要受到牽連。

聽着江離的語氣,周王妃應該是個好人。

劉病病在一旁聽着江離的這番話,竟然開口說了句,“我劉病病不知道什麼周王妃,但是我知道,江離叔叔,陳蕭哥哥,還李叔叔,塗靈姐姐,你們都是好人,是你們救了我,心裏是真的感激。”

噗嗤一聲,我和塗靈哈哈大笑了起來。

江離叔叔……塗靈姐姐?這怕這兩個人,得喊祖爺爺祖奶奶了。

江離冷眼一橫瞪着我,我連忙收起了不嚴肅的笑容,一臉尷尬的撓了撓後腦勺。

朕的寵妃是皇上 江離回過頭,眼神嚴肅的看着劉病病,輕聲說了句,“坐忘守一,平心靜氣,不忘初心。”

這話說的諱莫如深,我沒聽明白,可是劉病病似乎聽懂了,眼眸一陣黯然,臉上的表情顯得極其不自然。

江離順着前面的路繼續往裏面走,約莫走了三百米左右,就到了個岔路口,路口分爲左、中、右,每個路口長得都一樣,分別寫着‘房’、‘角’、‘尾’,其中中間的路口處,還隱隱約約能看到腳印。

這個時候李淳風告訴我們,角是龍的角,亢是頸項,氐是本,就是頸根,房是膀,是脅,心是心臟,尾是尾,箕是尾末。還有在龍心的部分,有人稱之爲‘大火’的,跟晴雨有關,又因爲青龍屬木,所以也是木星當年的年太歲。

江離聽了李淳風的這般推斷後,說了聲,“往左邊走。”

首席冷愛,妻子的祕密 我問江離爲什麼是左邊?

江離告訴我,房既然是心臟,那就是青龍最爲重要的東西,什麼東西死了,都不如心臟死了可怕,所以那一定是青龍所在的地方,而黃皮子肯定不敢靠近青龍的地方,所以從腳印上來看,黃皮子是朝着中間‘角’裏走去,那個地方應該是他的地盤,他故意留下腳印,是想引我們過去。

江離繼續說,前朱雀、後玄武、左青龍、右白虎。其實這是常人講的四獸乃《易經》八卦之四正方位,朱雀乃離卦、玄武乃坎卦、青龍乃震卦、白虎爲兌卦,所以所有陣法都是依附道法衍生,萬變不離其宗,只要瞭解道法核心,無論是什麼陣法都不攻而破。

所以往左邊走,是唯一可以找到青龍的路。

我們進入左邊的路口後,四周變得陰暗潮溼,道路也跟着變得極其窄

小,我記得李淳風之前就告訴我,江離也在蒐集四方神獸,捉木蛟也是爲了知道青龍的方位,這次正好誤打誤撞,曉得了青龍被封印在這裏,真不曉得是巧合還是緣分。

繼續往裏面走,還能聽見微弱的氣息聲,像是人睡着了發出的呼吸頻率。

江離示意我們不要出聲,此時我們面前是一扇圓形的大門,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青龍應該就是在這扇圓形門後。

看着圓形門上的圖案,江離皺着眉頭,伸出兩根手指在上面觸摸了一番,門上有數十個小洞口,剛好是一個手指頭大小。

江離說,青龍是由、亢、氐、房、心、尾、箕構成,而上面的小洞就是模擬天上星辰排列的,只要連接青龍星宿的順序,就是打開這扇門的祕訣。

我看着江離不爲所動,有些着急的說,“那還不趕快打開?”

江離搖搖頭,目光看向了劉病病,一臉沉着的看着她說,“整個墓室的構造都是爲了周氏王妃所建造,周武王自然也會擔心過,有懂道法威力高強的人闖進墓室來,畢竟整個墓室都不算是大建造,對付一般人綽綽有餘,但是對於像我這種人,肯定是不行的。周武王早就做好了第二個準備。”

“什麼準備?”我好奇的問。

江離說,“之前的第一扇門,是怎麼打開的?”

“用劉病病的血打開的。”我說。

江離點點頭,一本正經的告訴我們,“這就是原因了,周武王守護這個地方,無非是希望有一天找到自己的王妃轉世,帶着她能夠來到這裏,親自打開墓穴,讓劉病病完好無損的迴歸到自己的本體身體裏去,萬一有人在此期間破怪了青龍,怎麼辦?所以,青龍的這扇門,除非是王妃親自打開,其他人打開都是必死無疑。”

我恍然大悟,原來周武王是個如此老謀深算的人,做什麼事情,都是做的夠絕。

只是,他千算萬算,百密一疏,還是沒有想到,他的王妃現在跟我們在一起。

劉病病走到門前,伸手手指扣住門上的小洞,按照青龍星宿的擺設方位,依照順序畫動,每劃一步,都能聽見門後傳來鋼筋伸縮碰撞的聲音,應該是門後面的機關。

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江離的分析出了問題,要是劉病病根本不起作用的話,那就可怕了。

當劉病病的手指移動到最後一個小洞的時候,門後面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緊接着,‘嘣’一聲,突然安靜了起來。

(本章完) 隨著墨九狸最後一道魂力落在寒狸劍上,頭頂的雷劫也是應聲而下……

「咔嚓……」

「咔嚓……」

「咔嚓……」

「咔嚓……」

接連四道雷劫直接落在墨九狸的身上,把墨九狸也是劈的十分狼狽,不過卻是雷聲大雨點小,很多人都感受到了這雷劫的威力明顯不夠,不少人都疑惑的抬頭看著空中的劫雲,這雷劫該不會是冒牌的吧!

「這雷劫似乎有點輕……」公孫凌忍不住出聲說道。

「確實,可能是她煉製的武器品級不夠?」公孫瀚宇想了想說道。

就連墨九狸也有些詫異這雷劫,難道是認識自己的?但是貌似神界的雷劫她好像不認得啊!

「主人,這雷劫,該不會是小雷的親戚吧!」小金想了想說道。

「誰知道呢,不管了,這樣挺好,反正最重要的雷劫不是劈我!」墨九狸說道。

過了一會兒,又接連三道雷劫落下,神器雷劫共有九道,前面七道雷劫是煉器師承受的,而最後兩道雷劫,也是最關鍵的雷劫,是劈在煉器師所煉製的神器上面的,很多煉器師僥倖過了前面七道雷劫,卻不敢保證最後兩道雷劫成功,大多數煉製的武器品質不行,很容易被隨後兩道雷劫劈成渣渣,所以說最後兩道雷劫才是最為關鍵的……

因此,這會兒就連墨九狸也是十分緊張的……

「咔嚓……」一聲巨響,水桶粗的雷劫直接劈在墨九狸的天地鼎內。

使得天地鼎發出一聲聲嗡茗聲來,眾人都很擔心墨九狸的煉器爐會不會被劈成兩半,雷劫過後眾人發現他們的擔心多餘了,雖然墨九狸的黑色煉器爐發出聲響,也晃了幾晃,卻絲毫沒事……

「咔嚓……」

「咔嚓……」

「咔嚓……」

「咔嚓……」

「咔嚓……」

接著又是幾聲巨響,眾人都驚呆了,說好的九道雷劫呢?這怎麼還多劈了啊!剛才大家覺得這是來了一個假的雷劫,現在更加覺得,這雷劫該不會是喝醉了吧!難道不知道是九道雷劫嗎?

就算是超神器也是九道雷劫的好么……

誰知眾人的想法還沒落下,接著又是四道雷劫落下,這下眾人徹底都傻眼了,就連十個評委都是表情不解,皺眉的看著墨九狸的位置,十分擔心她被雷劫劈成渣渣了……

可是當眾人抬起頭,看著墨九狸頭頂完全沒有散去的雷劫時,心裡都忍不住齊齊想道:「不會還想劈吧!」

果然,雷劫沒有讓大家失望,再次轟隆隆的落在墨九狸的身上,此刻墨九狸所在的位置,是一片的狼藉,因為是煉器大會,所以這一處會場地面是特殊的材質鋪地,不會被雷劫劈穿的……

但是,墨九狸周圍此刻卻是圍繞著一層白光,十個評委還有觀眾席上許多年邁的老者,見狀都是眼神一亮,有的人更是忍不住站起神來……

就連公孫凌等人都忍不住站起身來,看向墨九狸所在的地方,他們的眼神都十分的激動…… 我緊張的看着江離,江離面不改色,上前走去,伸手將圓門左上方的鐵柱子搖晃了一下,圓門順着軌跡轉動起來,緩緩開口。

門開了!

江離緊鎖着眉頭,一臉警惕的告訴我,“小心點。”

我點點頭,跟着江離繼續朝門裏走去。

裏面的一幕驚呆了我,竟然是一個天然的石洞,四周還有長年累月留下來的鐘乳石,潺潺而流的露水順着鐘乳石不斷向下滴落,而整個四方猶如室內懸崖,峭壁高聳,別有洞天的感覺。

江離告訴我們,青龍巨大無比,普通墓室根本就裝不下,周武王是把青龍直接封印在它的龍洞之中。

關於龍的東西,我並不瞭解,就連江離也說,他雖然生活已久,對道法瞭然指掌,但是對於神龍這些東西,他接觸的少,並不瞭解。

李淳風說,整個墓室直接通往龍洞,是個巨大的工程,也有一種可能,這纔是真正的墓室,而剛纔最先進來的棺材,並不一定是周王妃的真身,極有可能是周武王拿來糊弄人,擺在外面的陪葬墓。

原來如此,難怪劉病病見了自己的真身也似乎沒有什麼太多的感覺。

進來的第一個棺材,極有可能是周王妃生前侍奉在前的婢女,黃皮子再用幻術,將婢女的容貌變成周王妃的樣子,易混淆真假。

果然是玩了一手好牌的周武王。

保護周王妃,也是費盡心機。

此時進到龍洞裏,呼吸聲更加明顯了,此起披伏,如雷貫耳。

重生之極道武神 只覺得突然有冰涼涼的液體滴進我的脖子上,我嚇得整個人都蹦了起來,江離見我雙腿直蹦,一臉嚴肅的看着我,“是氫氣水。”

我哦了一聲,覺得自己好尷尬。

龍洞的兩邊還擺着幾個神像,正是青龍的七個分身神像,坐守在這裏,守護青龍,難怪可以吸引上次我看到的幾個星宿,原來是因爲青龍本尊在這裏。

對於青龍我更加尤爲好奇,連江離都不瞭解的生物,自然對於我而言,有了極大的挑戰感。

江離不語,面不改色的朝龍洞洞口裏走了進去,剛踏進洞口走了約莫五百米,突然四周出現數十個個黑衣人,仔細一看是陰差打扮,其中一個陰差手持兵器,極其嚴厲的語氣呵斥江離,“滾開,這裏不允許任何人進來!”

江離上前走了一步,行了個道禮慢條斯理的說,“各位小哥,我江離既然來了這裏,哪裏有走的說法,我不想傷害誰,希望你們能夠讓路。”

其中一個陰差輕蔑一笑,呵呵兩聲用着極其鄙視的眼神看着江離,“臭道士,別跟我裝孫子,我說了,這裏不允許任何人進來,給我滾!”

我當時站在一旁,心裏聽着特不痛快,一羣雜碎,也敢讓江離滾?

我上前站在江離旁邊,極其不痛快的說了聲,“你們趕緊滾吧!我師父發威起來,十個武成王都打不過他!”

陰差鄙視的看着我,輕蔑的說,“別跟廢話了,殺!”一聲令下,數十個陰差全數舉着刀刃朝我們衝來。

江離皺着眉頭嘆了口氣,站直了身子出去,行走時手中出現一道符紙,噗地燃燒起來,化作灰燼後,他的身軀猛然轉身。一股恐怖到極點的氣勢從他身軀上蔓延開來,這個場景彷彿在哪裏見過,江離身上散發着一股極其可怕的力量,逼迫着衆陰差根本不敢上前,數十個陰差原本熱血沸騰舉着兵器上前的樣子,瞬間滅了氣焰,全數後退,彷彿看到了什麼極其嚇人的東西一樣,面部的表情

也跟着扭曲。

原本靠他極近的那些陰差竟撲撲通通全都跪了下來。

其中一個陰差瞬間開口求饒,“不知是江世祖前來,多有冒犯,只是小的奉了指令,必須守護龍洞,不讓任何人進來。”

江離說,“既然如此,多有得罪了,我江離今天非進了這龍洞,你們要是怕違抗命令,就上前打敗我。”

江離不等這些人迴應,挺着身子直直的往前走去。

跪在地下的陰差面面相覷,一時之間沒了法子,只好放任江離繼續往前走去。

我們趕緊跟上江離,走進龍洞之內,竟然是一張巨大的玉牀,一隻巨大的青龍渾身被鐵鏈封鎖着,安靜的躺在玉牀上。

雖然它是睡着了的樣子,卻也能看見它威武霸氣的側顏,簡直如帝王般讓人不敢靠近,它極其強大的氣場,甚至連呼吸都覺得有些壓抑。

它身子雖然蜷縮在一旁,估摸着也有十多米長,頭有三米米長,它睡覺時打鼾都像是在打雷一樣。

江離轉過身看着李淳風,眼神嚴肅的說,“接下來就交給你了。”

後來我才明白,江離和李淳風兩人是分工合作,李淳風精通天文、曆法、數學等,對於星象一說更是瞭如指掌,沒有人比李淳風更懂四方神獸的事情了。

李淳風點頭,上前走到青龍面前。

蹲下身子,在地上畫陣,並說,“虛危室壁多風雨,若遇奎星天色晴,婁胃烏風天冷凍,昴畢溫和天又明,觜參井鬼天見日,柳星張翼陰還晴,軫角二星天少雨……”話音一落,星象陣法光芒一亮,原本熟睡的青龍忽然睜開眼眸,極其警惕的看着李淳風。

這時李淳風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孟章龍尊,我們知道你被困這裏已經很久,特地前來救你的。”

青龍的眼神極其兇狠似乎一點也不相信李淳風所說的話。

這時江離開口,“木蛟他們都在外面等着你回去。”

此時的青龍眼眸一陣距離收縮,似乎觸動了它所在乎的東西,緩緩立起身子,身上鐵鏈子發出刺耳的摩擦聲。

“是你……”青龍微眯着雙眼極其有趣的打量着劉病病,劉病病見勢嚇的趕緊躲在我身子後面,一臉害怕的扯着我的衣袖子。

“你認識她?”我好奇的問。

青龍此時突然搖身一變,幻化成人形,穿着一身青衫,臉部棱角分明,脣紅齒白,硬朗的英氣,他微笑開口,“邑姜,我守護在這裏,不就是因爲要保護邑姜的身體嗎?”

果然周王妃的真身是在這裏面。

青龍繼續開口說,“你們當真要帶我離開這裏?可是孟章不會投靠任何人,就算你們救了我,我也不會心存任何的感激。”

李淳風說,“四方神獸,都被陰司的力量所控制,各自有難,我們不求其他,也不希望你們被陰司利益所利用,我們會先救你出來,之後我們會集結力量,將四房神獸全部解救出來,你們團聚在一起,就是我們所希望的。”

青龍聽了這話,饒有興趣的看着我們,不禁呵呵一笑,“你們當我白活了這麼久啊,無非是想利用我們四方神力助推陰長生重獲道法,這樣你們才能與之抗衡,不是嗎?”

青龍不愧是上古神獸,活了這麼久,看得通透,陰長生和周武王不過是立場不同而已,倒也分不清楚個誰對誰錯,這青龍倒是把話說的直接了當,誰也不幫,任何人救他或者封印他,無非都是爲了自己的私慾。

青龍突然眼神一驟,

直勾勾的盯着遊屍王,一臉嚴肅的看着她說,“青丘之山,有獸焉,其狀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嬰兒,能食人,食者不蠱。青丘國在其北,其狐四足九尾。雖然沒了九尾氣焰,可你的氣息出賣了你,青丘國塗山氏狐妖一族,對嗎?”

遊屍王聽着青龍的這番話,不知道是哪裏惹怒了她,讓她心情極爲不爽,遊屍王一臉憤怨的看着他,“我塗山氏不就是因爲你才慘遭青丘責罰!”

我和江離面面相覷,原來這個遊屍王和青龍竟然有些淵源。

我不免想起,遊屍王和雯雯都是岐山一脈,那麼她們就都是青丘國塗山氏一族?雖然不太懂狐妖的家族譜,但從之前我所瞭解的,和他們口中所說的,大概也能猜到有點什麼關係。

青龍突然眼神黯然起來,“我貪戀你們塗山氏的人,哪裏知道你們還受青丘國管制,原本以爲雙宿雙飛就可以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