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事發突然,眾人都沒回過神來呢。

嬈嬈抬腿就是一腳,直接將瓶子踢了出去,在眾人錯愕的眼神里,沖著上官老爺子溫聲詢問:「老爺子,你沒事吧?」

清朝的青花瓷伴隨著美妙的撞擊聲,在不遠處碎了一地。

上官老爺子捂著胸口,連連搖頭,身後也是起了一身的冷汗,按照那瓶子原本下落軌跡,他就算是躲,也絕對不會全身而退的。

一邊擦著冷汗,心裡對嬈嬈也多了幾分肯定和感激。

這反應速度,這伸手,是真不是一般女子啊!

不過心絞痛還是半天沒緩和過來,那個瓶子可是小几十萬呢!

老爺子大口喘著起,老頭在嬈嬈和上官景的攙扶下踉踉蹌蹌的來到了二樓,眼皮一挑,,便看到自家兒子黑著臉正站在門口,和一個婦人推推桑桑。

老頭的眼皮,就一陣狂跳!

真是作孽啊!

「阿青!到底怎麼回事?」

「沈小茹又在折騰什麼呢?」

聽到老爺子的聲音,上官青連忙拽著女人回過了身。

無奈的翻了翻眼皮:「爸……小茹的病又發作了,我們只能抽了點蘇蘇的血,可沒想到蘇蘇的血好像不管用了,之前50CC就可以抑制住小茹的病情的,這次300都不行,但是蘇蘇現在已經暈了。」

「300CC!!!你們把蘇蘇當什麼!她是人,不是造血機器!」上官老爺子氣得直哆嗦,手裡的拐杖都險些拿不穩直接扔了出去。

看著兩人的眼睛里都冒著綠光!那可是他們親生女兒!

總裁,我要離婚 「一次性抽800CC才會死好嘛,幹嘛說的那麼難聽。」

「再說了,她是暈了又不是死了!不就是抽她一點血,她那麼胖,肯定血也多啊!」說話不是別人,正是上官蘇蘇的親媽,沈小茹。

聽到上官老爺子的呵斥,這位上官太太很不以為然,她一邊奮力往上官蘇蘇房間里擠著,一邊反駁著老人的話。

「你!你!你!」上官老爺子氣得一口氣沒上來,瘋狂的咳嗽著,臉上的皺紋都擰在了一起。

嬈嬈嘆息著,感受著這老爺子的不易。

棄後絕愛 又掏出自己的保溫杯,給他倒了杯參茶。

「老爺子,慢點喝,彆氣,你氣壞了只能便宜你的敵人!」

上官老爺子一怔,哭笑不得咧著嘴。

好嘛,瞬間,自己兒子都變成敵人了!

咕咚咕咚的喝著參茶,他也知道自己現在不是聊天的時候,趁著他調息自己時,嬈嬈悠哉悠哉的往前走了幾步,也終於看到了沈小茹的真容。

在她看來,能生出來上官蘇蘇和上官景兩兄妹,他們的母親怎麼說也得是大美人。

而且一般越美的人,也會越在意自己的樣貌,去尋求什麼青春永駐之類的。

可走到近前,看清了那張臉。

嬈嬈覺得除了失望她沒有別的形容詞。

大眾的圓臉,單眼皮,不高不低的鼻樑,眉毛是紋的不做評價。說實話,這樣貌還是算的上清秀的,可是和所謂的傾國傾城,也差的太遠了。

不是嬈嬈毒舌,這容顏真的擱不住青春永駐,真想好看,還不如直接去整容呢。

「這真的是親媽嗎?」

她小聲嘀咕著,又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上官景。

感受到嬈嬈略帶審視的小眼神,上官景警惕的後退了一步。

然而……

她還沒開口呢。

忽然耳邊颳起了一道風。

幾步之外的沈小茹像是發現了階級敵人一般,忽然朝著嬈嬈沖了過來!

對於一個極其在乎自己臉的女人,她是絕對不能容忍自己的面前有個比自己更好看的!

「你是誰!」

「我要殺了你!」沈小茹說著,人已經來到了嬈嬈身前

眼瞅著她的手距離嬈嬈的臉不過幾厘米時。

嬈嬈抿起唇,微微一笑。

一個滑步後退,再加一閃。

「啪嗒!」

上官景臉上多了一個鮮紅的五指印。

「媽,您幹什麼呢!」

上官景臉上火辣辣的疼,莫名的挨了一巴掌,心裡那叫一個憋屈,可偏偏打他的是他母親,他就算是再憋屈,也只能忍著。

沈小茹雖然瘋狂,卻也還認得自己的兒子。

憤憤收回手,眼裡的嫉妒之火,卻是燃燒的更激烈了。

「我還要問你幹什麼呢!!」

「這女人哪來的?為什麼會在我們上官家?你不知道,我不喜歡外人來嗎?」

上官景被她劈頭蓋臉的一頓訓斥,呆了幾秒,嘴唇不自然的顫了顫。

這是他親媽嗎?

難道不應該先關心一下自己的臉有沒有事情嗎?

「媽,這是我們請的貴客。」

「貴客?」沈小茹眼睛一歪,眼珠子滴溜溜的在嬈嬈身上來回掃視一圈,撇了撇嘴,不屑的哼了一聲。

「騙鬼去吧!小景,媽呢,是不反對你交女朋友,但是吧,也不是隨隨便便阿媽阿狗都可以領進門的。」

「沈小茹!你怎麼說話的!」

上官老子捂著胸口,厲聲呵斥道。

他越發覺得,自己早晚都得被這兒媳婦給氣死。

「什麼怎麼說話,就是這樣說話唄……」

「眼睛這麼大,巴掌臉,一看就是個狐媚子!」沈小茹涼涼道,內心裡早就被嫉妒沾滿了!

「沈小茹!你瘋了!」

老頭氣的都不要禮儀了,抄起拐杖就朝著沈小茹的肩膀上砸去!

沈小茹氣勢囂張,手腳也靈活的緊,直接躲到了自家兒子後面。

於是。

砰!

上官景的肩膀跟著一沉。

男人悶哼了一聲,臉都變成了菜色。

上官老爺子見自己失了手,直接將拐杖丟了出去用手拉上官景:「小景,爺爺不是故意的……你沒事吧?疼不疼,快下樓,醫生還沒走,去我房間里擦點藥酒。」

上官景咬著牙咧了咧唇,拍著老人家的手輕聲安慰:「我沒事的,爺爺您就放心吧。」

「還有玉嬈,我母親她就是這樣,讓我爸給慣壞了,你別忘心理去,蘇蘇那邊……」

「蘇蘇是蘇蘇,你先去擦藥吧,不然你這肩膀一會得腫起來。」嬈嬈點了點頭,不經意的垂下眼尖。

誰都沒注意,一抹殺意從她眼中急速滑了過去。

「那爺爺我先下去看下。」上官景見嬈嬈神色如常,也就沒託大直接下了摟。

他想著,自己的母親就算是再過分,應該也不會再對嬈嬈動手了,畢竟自己還在呢。

可他真的是……

低估了人性。

也低估了他母親的瘋狂。

他的離開,使得沈小茹更猖狂了。

嬈嬈攙扶著老頭剛走到病房前,便看到這丫的竟然還在教唆醫生給蘇蘇抽血。

「小茹,你現在不是沒事了嗎?你看蘇蘇都暈了,要不等幾天再抽?」一旁的上官青無奈的勸道。

「沒事?誰說我沒事的?你看看我的脖子上都出皺紋了,再說了,她現在血都沒以前好使了,我不多抽點備著,萬一她過幾天出國了怎麼辦?」沈小茹說著,一把將自己的丈夫推到了一旁。

還別說。

這女人力氣還真不小。

上官青那麼大一個男人,被她像是拎小雞一樣直接給甩了出去。

果然是有問題的基因葯!

嬈嬈眼底的戾氣又濃郁了一分。

她不反對有的人為了活命用盡各種手段,可是傷害別人……

「你想去皺紋是吧?」

嬈嬈擋在了準備開口的上官老爺子身前。

「關你什麼事!」沈小茹滿是敵意的瞪著嬈嬈。

「我是醫生啊……而且是能治你病的醫生,你不是很羨慕我的臉嗎?我可以把你變得比我還美……」嬈嬈淡定的撫摸著自己的臉頰。

「誰羨慕你……妖精似的。」沈小茹強硬的說道,然而眼睛卻是滴溜溜的轉著,腦袋裡暢想連連。

比她還美……那豈不是和天仙似的?

「我憑什麼相信你?」

「這個夠不夠?」嬈嬈從兜里摸出了幾張工作證,來之前怕人懷疑,她還專門合成了幾張醫生執照神馬的。

「嗯?」沈小茹將信將疑的將東西都接了過去,認真的看了起來。

「當真?那你的臉也是整的?」

嬈嬈一怔,似是而非的笑了聲。

她這一笑,沈小茹頓時信了七分:「那行吧,不過要是沒用的話,我還是要抽蘇蘇血的。」

「可以……」嬈嬈點了點頭,示意她出去。

為了美,沈小茹顛顛的跟在了嬈嬈身邊。

「閉上眼,我看看你的臉型比例。」嬈嬈淡淡的說著,一臉認真讓沈小茹又信了一分,聽話的閉上了眼睛。

然而下一秒。

她感覺自己的臉火辣辣的疼,像是被人硬生生的扯爛了…… 「你對我做了什麼!」沈小茹睜開眼,一通乾嚎!

嬈嬈的臉在她面前不斷放大,精緻的容顏沒有一絲絲瑕疵,讓沈小茹妒忌的不得了,心裡簇簇的火光閃耀。

「當然是幫你抗皺去紋了!」

「我讓你抗皺,不是讓你打我!」沈小茹掙扎著,抬起手想要拍掉嬈嬈的爪子,可下一秒,眼神卻被嬈嬈手上不知什麼時候多出來的鏡子給鎖定了。

「美麗是需要代價的,不疼怎麼變美呢?」

嬈嬈微垂眼瞼,卡了一個視角,暗暗動用了自己的異能,眼眸紅光一閃而過,沈小茹眼睛里的迷茫又多了一分。

「你看……我剛剛捏了你幾下,你左邊的臉是不是好看了許多?」嬈嬈將聲音控制在一個特殊的振動頻率上,徐徐在沈小茹耳邊說道。

對於外人來講,她的聲音只是忽然的溫柔了許多,可是對於沈小茹來說,那就是增加心理暗示的砝碼,每個字,都有著極強的暗示性。

「好像是有那麼一點點。」

她捏著自己的臉,從嬈嬈手中接過鏡子照著,越照,也就越覺得自己左邊剛剛被嬈嬈捏的臉蛋,皮膚紅潤了許多,不像是她每次用完葯的蒼白。

「那要不要繼續?」嬈嬈哄孩子一般在她耳朵邊溫聲說道。

沈小茹捧著鏡子,痴痴地的點了點頭,也不暴躁了。

「那你可得忍著點,我這個手法比較霸道,越疼也就效果更好!」

「沒事的……為了美我,不怕!」沈小茹咬著牙,一臉堅定!

「好的!如你所願!」嬈嬈從善如流的點著頭,毫不客氣的抬起手,對著沈小茹的臉就是一陣猛拍。

最好的結局 我的愛情,你的籌碼 「啪!啪啪!啪!啪!啪!」

清脆的聲音在上官家大廳里回蕩,所有人都驚呆了。

尤其是沈小茹的老公上官青,哆嗦著嘴唇,幾度衝上去準備叫人把嬈嬈拉開,都被自家爹給阻止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