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亞歐部隊最後制定的陣地反攻計劃,設定的地點是在北西伯利亞和泰梅爾半島兩線區域,第一線陣地在北西伯利亞平原上,如果那裏被攻破了,第二道防線就在泰梅爾半島,都被攻破後才能撤退到十月革命島之上。”顧焰駕船停在一塊臨近岸邊的大塊浮冰的旁邊,隨後拋錨下去固定好,接着檢查着自己帶出的裝備,“所以,在島嶼上的工程完工之後,大部分人都撤走了,不過還留下了作爲接應的幾千名士兵。”

尚都的攻擊沒有按照高層推測的那樣來,他們只是派兵圍困了這個地區,沒有進攻,斷絕了他們的一切來源,也不算勸降,只是不斷地用無人機或者衛星拍攝下來亞歐部隊陣地的照片,又用無人機拋灑給他們,讓他們看着自己的慘狀墜入最終的絕望之中。

最終,高層宣佈了就地解散的命令,從那天起亞歐部隊不再存在……

“不戰而屈人之兵。”唐術刑點頭,“但比和他們拼死一戰還要恐怖,能下達這種命令的人只有顧懷翼。”

“是的,是他。”顧焰點頭道。

唐術刑故意將話題引到這上面來,接着有意無意地問:“看來你們在尚都真的有潛伏進去的人。”

“有,而且不少。”顧焰看了一眼唐術刑,“其中有幾個小組是老大當年親手調教出來,在尚都教教徒鬧事的時候就滲透進去了。”

唐術刑點頭,他也算明白,爲什麼當初在那種惡劣的環境下,詹天涯還親自去了一趟泰國,也許那次面見唐術刑只是個掩飾,其目的說不定是爲了安置自己潛伏進去的人。

“老大在中國和俄國全境淪陷的時候,就潛伏了無數的人,但連我都不知道有多少,只有老大一個人知道,而且所有人都只與他保持單線聯繫,老大隻是告訴我,在他沒有下達命令之前,這些人就是尚都忠實的教徒,就是尚都的走狗,其他所有潛伏進去的人都不知道自己同伴的存在。”顧焰收拾好東西,開始朝着島上走着,“最可笑的是,老大還爲這個龐大的潛伏計劃起了一個好多人都聽不明白的名字,叫‘芭蕉扇’。”

唐術刑一聽就笑了,而茲米亞在旁邊一臉茫然,唐術刑立即解釋道:“有個長篇故事叫《西遊記》,裏面有一段孫悟空要朝鐵扇公主借芭蕉扇的情節,就是孫悟空鑽進鐵扇公主的肚子裏面,詹天涯的意思就是說這批潛伏的特工就像是孫悟空一樣。”

“他們不全是特工。”顧焰邊走邊搖頭,小心翼翼地在浮冰之間走動着,“很多人都沒有受過嚴格的訓練,老大的意思是,撒出去一大批人,成千上百,但這其中真正起作用的特工只是少數,其他人都是爲了掩飾這批特工用的,同時還可以震懾敵人。”

唐術刑點頭,從一塊冰上跳過去,將茲米亞也拉了過去。

詹天涯的目的很明確,如果他派了100個人潛伏進去,那麼這100個人當中也許只有20個人是真正的特工,剩下80人都是普通人,連具體任務都沒有,也許是詹天涯隨便找的人。這80個人當中肯定很多人都扛不住那種自己是“間諜”的精神折磨,有可能最終有一天向尚都當局自首,告訴他們事情的經過,讓尚都知道有其他潛伏人員的存在,但具體是誰?在哪裏?有多少?並不知道。

這樣一來,尚都當局也很緊張,完全搞不懂到底誰是潛伏進來的臥底和間諜,一直處於調查之中,久而久之也就疲憊或者麻木了,只有這樣才能真正掩飾那些受過訓練,並且有可能逐漸滲透進入尚都要害部門的特工。

“這個計劃雖然好,但不算太高明,還可以彌補。”茲米亞聽完之後忽然道。

已經跳上岸的顧焰轉身來,看着唐術刑將茲米亞拉了過來,隨後問:“那公主殿下有什麼高見?” 最後七音還是去錄了筆錄,畢竟是當事人。小女孩留在了警察局,等父母接。

這是一起超大的人販子案件,具體怎麼樣警察才知道,七音沒想摻和。

保護世界和平是救世主做的事,她的任務是怎麼搞垮救世主。

小六子弱弱的說,【宿主,你的任務是想好該怎麼獲得功德值。】

「以後別跟我說功德值,直接說積分,聽的我彆扭。搞得我跟尼姑庵里的尼姑一樣。」

【功德值到賬,40點。】

這是小女孩被父母接走了。

【好的,宿主!】小六子倒也沒拒絕,只要宿主做任務,什麼都敢說。

【宿主,我下個世界給你換個任務吧!】看我家宿主這麼牛逼轟轟的,單單做一個跑龍套的,好像有點大材小用。

「換,必須換! 驕妻養成:冷總裁的迷糊蛋 最好是當惡霸的那種!」

【想多了,好歹我的學名還叫惡魔改造系統呢,這要是讓你當惡霸了,我不得打臉?】

「話說你們這些系統,還能換任務?這跟我看的書不一樣啊!」

什麼逆襲女配啊,什麼攻略男主啊,什麼消滅BOSS啊,不都是單一的嗎?怎麼到她就不一樣了呢?

小六子也鬱悶啊,她這都是些什麼啊!人品值,功德值,又是信仰值的,下回是不是還得增加個氣運值?

【哎呀,我這個系統多好啊,我們這是正規系統,不會動不動就抹殺什麼的,只不過就是解綁比較麻煩,需要你們消散了才可以解綁,所以才會有抹殺這一詞。】

七音微眯著眼,看著有點危險。

「所以你當初說的人道毀滅是什麼意思?」

【正常來講,系統綁定的是宿主的靈魂,而宿主的靈魂如果需要維持健康的話,就需要我們系統兌換的魂力。

不過宿主是系統自己選擇的,所以魂力也得是系統自己出,也就是自己使用積分自己兌換。但是如果宿主不做任務,系統也是有小脾氣的,就不給你兌換魂力了。

到時候,沒有魂力的支撐,自然而然就魂飛魄散了。】

「魂力怎麼計算?」

【很貴的啦!不過我還是可以支撐你在這個世界把劇情走下去的。】

也就騙騙宿主這個不能開商城的傻白甜啦,魂力是商城裡最便宜的東西了,一個積分一百點魂力。一個世界只需要一千點魂力,也就是說一個世界只需花費十個積分。

想要打開商城,需要花費一千個積分,按著宿主這德行,也不知道得猴年馬月。

就是希望到時候宿主能把這事忘了。

七音目光閃了閃,她倒是不知道這些,里寫的很模糊,差不多除了談戀愛就是談戀愛。

「我現在積分多少?」

盛總,你老婆又鬧離婚了 【一共一百七十點積分。】

「那我要抽獎!」

【……宿主,上個位面的不算。】

「哦。」

「那這些世界,是虛擬的還是真實的?我的那個世界是真是的還是虛擬的?」

【都算真實的,不存在虛擬,我們不是在玩遊戲,這都是有血有肉的。那種什麼把人物當NPC的少看點,就算是個NPC,也是個人命吧!】

「嗤!你一個系統,這麼有心?」

【……大概是覺得,就算是沙礫,也終有一天會變成珍珠吧!】。

「……」這麼文藝,搞得她都不知道怎麼接了。 茲米亞上岸之後道:“這個計劃最大的好處就是,潛伏人員互相都不知道對方的存在,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每個人都聽命於詹天涯一個人,但缺點也是在這裏。你算算看,七年了,整整七年沒有人聯繫自己,很多人都會麻木的,哪怕是受過訓練的特工,如果這個人在尚都生活得非常好,他的思想百分之百會動搖。如果我是古丹,我會盡力讓尚都大區的人過得更好,用這種行爲來感化他們,同時時不時找一批人來演戲,配合那些已經投誠的潛伏人員,造成一種很多潛伏者都歸順尚都的假象,放出謠言說一個又一個潛伏小組被摧毀,在細節上讓其他受過訓練的特工乾脆永遠保持蟄伏狀態。”

說完,茲米亞頓了頓又道:“你想想,如果真的有成百上千的人在詹天涯的命令下潛伏進去,詹天涯如何一個個聯繫?過了七年,這些人肯定會變換身份,也會變換自己的住所,有可能連名字都換了,詹天涯能全部認識嗎?所以,我認爲,如果你們所說的那個詹天涯真的如此聰明,那麼他佈置下的這個潛伏計劃,就僅僅只是個表面現象。”

唐術刑聽完道:“我同意茲米亞的看法,詹天涯也許沒萊因哈特希那麼聰明,但他也不會笨到考慮不到這些事情。”

顧焰笑了笑道:“也許吧,我是搞不清老大的看法。”

唐術刑立即道:“他不會相信人的,任何人,哪怕是最親密的人也不會相信,我覺得也許是因爲他當年被最親密的人欺騙過。”

“是的。”顧焰點頭道。“他當年被自己視爲父親和導師的人騙了半輩子,所以他絕對不會相信任何人,我很理解他,但我相信他。”

“你相信沒問題,雖然我也很想相信。但我也知道,我對他的相信是有限度的。”唐術刑朝着前方走着,越過那些坦克拒馬和用冰和岩石堆砌起來的障礙物,看到在後方的那些連在一起的壕溝。

壕溝挖掘得非常專業,因爲這裏氣候的原因,只要挖掘出來幾乎不用你再費力去加固。只需要往上面不斷加水,寒冷就會將這些水變成最好的加固設施,保持壕溝的形狀,並且還可以形成良好的保護層,用來抵禦敵人的子彈和炮火。可惜的是,這裏並沒有經歷過半點戰火。

唐術刑跳下壕溝,在帶着斜面的一人高的壕溝中走着,壕溝四下都沒有擺放任何箱子或者武器之類的玩意兒,也沒有任何人在這裏留下痕跡,整整七年了,也許那幾千名士兵早就撤離了,留下來了這麼一批他們自己挖掘出來的希望。隨後他們又不得不放棄了這個希望,遺忘自己的身份,開始四下流浪或者是乾脆投誠尚都國防軍。

對於這裏的士兵來說。榮譽和恥辱這兩個詞語已經在他們的生命中徹底消失了,他們只是高層手中的槍。

唐術刑看到眼前的這一切時,願意相信,那些士兵在挖掘這些壕溝,修建工事的時候都抱着必死的決心,決定要與尚都決一死戰。但是最終上層讓他們連最後的希望都拋棄了,就如同一個氣球願意自我爆炸。所以不斷地注入空氣,就在氣球快漲爆的瞬間。有人將氣球體內的氣全部放光了一樣。

唐術刑從壕溝中走進其中一座地堡,看到地堡中還有人用紅色的油漆所寫的標語,只有四個字“絕不退縮”,而且是中文。

唐術刑上前用手摸着那四個字,搖頭道:“寫這四個字的時候,也許這些人都不知道,該不該退縮都不是自己說了算的,而且就算你不退縮,尚都也不會打過來,只會站在大海的另外一邊等着你凍死餓死。”

茲米亞看着裏面的那門炮,搖頭道:“古老的武器。”

“是的,但是很有效。”顧焰在一旁看着,問,“唐術刑,下一步我們去哪兒?這座島很大,非常大,是衛星島的百倍之多,我們不能一寸寸地搜索吧?”

唐術刑從旁邊的鐵梯爬出地堡,在出口處用望遠鏡四下看着,隨後道:“那個鬼王應該在某處監視着咱們,我們在這裏等待着吧,現在是極夜,好處是天空很透,不算太黑暗,我們還能觀察清楚周圍的情況,不算太被動。”

姜酒里 顧焰在一旁找了個舒服的地方坐下,問:“會有行屍嗎?”

“一般的行屍估計沒有,因爲它們沒智慧,這麼寒冷的天氣,他們會被活活凍成冰柱的,但是屍化者不一樣了,高級別的行屍也不一樣,他們會保暖,而且我無法保證是不是會有其他改良後的行屍出現。”唐術刑說着看着茲米亞問,“屍化者和行屍你比我們清楚,能解釋下嗎?”

茲米亞靠在觀察窗口道:“這麼說吧,按照軍隊的級別來分,最低級的就是一般的行屍,也就是屬於沒有智慧的那類的,隨後是正常行屍,能在人和行屍之間轉換,接近屍化者,這批人由屍化者來帶領,同時屍化者也分級別,再往上就是妖化者了,妖化者之中有一個領頭的。”

“也就是你。”唐術刑看着茲米亞道,“你是這個世界上第一個妖化者,你的能力應該很強,而且百分之百在我之上。”

“封鎖了。”茲米亞此時看着唐術刑道,“現在我能自保就算不錯了,伊媧進入了我的身體,她的那顆心臟在我身體內,我的能力被封鎖了,我無法像以前那樣,所以我現在沒有你那樣強大,這就是爲什麼伊媧選擇你作爲保鏢,保護我們去找古丹的原因所在。”

顧焰在旁邊笑了笑道:“現在好玩了。”

唐術刑此時忽然示意他們不要說話,仔細聽了聽道:“你聽到什麼了嗎?”

顧焰點頭:“像是電子雜音。”

“走!”唐術刑再次爬上鐵梯,朝着外面探出頭去,隨後聽到有廣播的聲音從旁邊鐵架上面的喇叭中傳來,而且開始是一段歌聲,一段非常優美的歌聲,一個男子在那清唱着。而且唱的還是意大利著名歌唱家帕瓦羅蒂的《我的太陽》。

“我的太陽?”顧焰也聽出來了,“而且是清唱,還在刻意模仿帕瓦羅蒂的聲音,這是鬼王嗎?”

唐術刑搖頭,茲米亞卻在地堡內,靠着觀察窗口認認真真地聽着,臉上還浮現出了微笑。

此時,那歌聲突然停止了,接着是鬼王清嗓子的聲音,緊接着道:“歡迎各位登上十月革命島,大家的旅程由此開始,不過大家的人生是否在這裏終結,還是會繼續前進,就看各位接下來在這座島嶼上面的表現,接下來我會和大家玩一個解密遊戲,我會給你們三個座標,每一個座標都有一個故事,希望唐術刑你去了那個座標之後,利用你看到的,觀察到的,將你推測出來的故事說出來。”

唐術刑爬出去,看着四周大喊道:“鬼王,你到底想做什麼?我沒時間陪你玩這些遊戲!”

“不用叫那麼大聲,我聽得見,在這座島嶼上很多地方都佈置了類似竊聽器之類的東西,這是我的島嶼,我的世界,我想和你玩一個遊戲。”鬼王在擴音器中喊道,“其實這個遊戲是我昨天才想好的,很好玩。”

唐術刑看着喇叭道:“你到底想做什麼?”

鬼王笑道:“我想知道你是不是還是以前那個唐術刑,你是不是還抱着希望……好了,遊戲開始,你出了現在的地堡,朝着東南面走,會發現另外一座塗着白色油漆的地堡,在裏面有我留下來的東西,你按照上面的指示去做吧,祝你們玩得愉快,再見。”

喇叭中不再傳出聲音,唐術刑回到地堡之中,看着靠在窗口的茲米亞,茲米亞那模樣就和眼前的事情完全與自己無關一樣。

顧焰坐在那道:“現在可以確定,那些殭屍熊也是鬼王派來的,也就是說,他有可以控制屍化者或者屍化動物的能力,雖然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但也許他與尚都有某種聯繫,也許他是……萊因哈特希的人,派來拖住咱們的。”

“他不是。”此時茲米亞開口了,“如果他是古丹派來的人,那麼他的重點在我身上,而不是在唐術刑身上。”

顧焰搖頭:“也許他只是爲了轉移咱們的注意力。”

“走吧,不管怎麼樣,來都來了,我們在陪他玩這個遊戲的過程中,看看是不是可以找出賽博格的線索。”唐術刑起身就走,進入旁邊的壕溝之中,朝着鬼王所說的那座地堡前進。

到達那個塗有白漆的地堡前時,唐術刑直接愣在那裏了,走上去的顧焰和茲米亞也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地堡的外層有一層厚厚的冰,而冰中凍結的全都是男男女女的屍體,其中還有幾個兒童。從他們的穿着打扮來看,並不是士兵,也不是軍人家屬,而是像逃難的人。

唐術刑隨後慢慢走進地堡之中,看到一片狼藉的地堡內,四下都是凍結的血液,還有人體殘肢,有些還帶着撕咬的痕跡,周圍也散落着不少的物品,還有吃過一半的罐頭,現場看不到一件完整的東西,也沒有一具完整的屍體。

唐術刑又轉身走向地堡外,四下看着,隨後指着海岸邊道:“顧焰,去那邊查看下有沒有船,沉在海底的也算。”

顧焰點頭,轉身離開,茲米亞則站在地堡門口呆呆地看着,許久才扭過頭來看着迎着寒風站立,不知道在想什麼的唐術刑。 隨著時間的推移,七音的各個節目和電視劇開始上映,她非常強勢的進入大家的視線。

公司非常捧她,各種好綜藝好劇本給她。

廢話,自己公司不捧自己捧誰?

緊接著就是各種獎項,可以說,七音花了兩年的時間,到達了大多數藝人終其一生都到達不了的位置。

有人問她,為什麼這麼拚命的錄節目拍戲?

她答,為了到達金字塔的頂端。

這是實話,但是這句話自動被網友翻譯成了……

「我老師說了,有些事要麼不做,要麼就要做到最好,也許這就是女神的意思吧?」

「當初我小云云還只是個跑龍套的,還有不少人罵我們家小云云來著。現在她能堂堂正正的站出來了,就算是個跑龍套的,也有巨大的理想,且能實現!」

「各行各業都有頂尖人物,我女神這麼優秀,遲早都會登頂的!」

「現在想想,小云云好像都沒怎麼有黑料,這些年不是拍戲錄節目,就是去拍戲錄節目的路上。這麼努力,成功是必然!」

七音:我只是野心勃勃而已,別把我想的那麼偉大……

系統也是嗶了狗了。

喜歡上一個人時,看那人的時候,眼睛就會自動上了濾鏡,即便是缺點,在你心中都成了優點。

所以這些粉絲並不是因為眼瞎,只是濾鏡太厚。

何若軒創業項目受阻,他有些躊躇的看著自家姐姐,張了張嘴想說什麼,但還是沒說下去。

「想說什麼?」七音打了個哈欠,靠著椅子,實在是困得不行。

何若軒咬了咬牙,說:「姐,你能不能借我點錢,我這邊資金周轉不過來,等我賺到錢了,一定還你!」

雖說兩人的關係,不至於這樣說話,但是步入社會才會明白,錢財什麼的,必須得算的清清楚楚。

所謂親兄弟算明賬,況且他要借的還是那麼龐大的一個數字。

「多少?」七音揉了揉眼睛,不甚在意。

「一百萬。」

說完,何若軒就低下了頭。

本來以為這次項目可以順利進行,但是沒想到後期一個失誤,估錯了資金,就導致了現在這個局面。

七音從包里掏出一張卡,這是公司打錢的卡,一共一千萬。

「想什麼時候還就什麼時候還。」隨意將卡一丟。

好似這價值一千萬的銀行卡是一張普普通通的紙。

何若軒接過,滿臉激動,「姐,我真是愛死你了!」

還好有個有錢的姐姐,要不然這個項目只能放棄了。

「別愛我,沒結果!」

七音將帽子往下壓了壓,只露出晶瑩剔透的紅唇和小巧的鼻樑,挺迷人的。

咖啡廳里,鋼琴的聲音飄揚,像是草原上的微風拂面,很溫柔。

抿了幾口咖啡,有些涼了。

看著玻璃窗外的人影走動,她不知道想起了什麼。

文明之萬界領主 【宿主,按著劇情,咱們只有一年的時間了。】

到時候就算宿主不想走,它也要硬是把她帶出來。

「一年時間,還長呢!」

【也不長吧,一下子就過去了,不過宿主,下個任務有點危險。】。

「切!對我來說,什麼才是危險。」 何若軒的項目只是一個資金問題,而蕭北望企圖創業,面對更大的困難。

他沒有人脈,沒有錢,如果不是因為那些小混混不知道他在創業,估計現在都能跑過來阻止了。

七音什麼都不知道,小六子也沒有出聲說,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人生,這麼一窩蜂的亂幫忙,會打亂別人的未來。

女主安然此時並不比七音火,她的主角光環還在,但是生生被七音壓下去了。

本來好多劇本都應該到她手裡,但是後來都被天音娛樂截胡,到了七音手裡。

【宿主啊,咱們能不能放過女主角啊!】

它是來讓她跑個龍套的,你倒好,生生把主角光環壓了下去。

你問男主?

男主不知道跟那個小白蓮談戀愛去了,世界開始發生自主變化,他們待下去的時間越來越短了。

何若軒在生意場上還是有點天賦的,只是比蕭北望稍稍差了那麼一點,但是由於他起點高,所以成果也高。

這一天,何若軒打算請七音吃飯。

還了那一千萬的卡,他現在渾身輕鬆。

「姐,當初要不是你幫忙,估計我還得折騰一段時間。」何若軒朝著七音敬了一杯。

那邊蕭北望默默的吃菜,他是被何若軒拉過來的。

七音嫌棄的看了他一眼,「你快別喝了,我不想待會看見你在大街上跳舞。」

「……」

他這人雖說的確聽沒有酒品的,但是也不至於在大街上跳舞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