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亡命天涯,不如早點回家!

家,一個多麼溫馨的字眼啊!自己也有上萬年沒有回自己的家族去看看了!

雲靜沒有理他們,更沒有管那些又重新聚集過來的人,旁若無人的說了起來。

雲炎玉知道雲靜心中的苦,所以也沒有插嘴。

「師尊和師伯當時已經因為修鍊功法的原因分開數萬年了,就是因為所走的路不同,就要分開,他們都是天天飽受相思之苦……」

忍刀聽著聽著突然就想到了兩個人,他們兩人就是如雲靜所說的情況,而且百餘面前分別收了三個弟子,一個收了三個男弟子,另一個收了三個女弟子,此六人乃是機緣深厚之人,當年自己還見過。

(剛開學,更新什麼的不是太穩定,大家見諒,但是會儘快回到狀態的。 卧龍山脈是風靈洲一處奇特的地方,整條山脈像兩條剛出水的龍一般,龍頭相對,龍尾剛出海。

山脈之廣不可計量,因為離海很近,又如半圓一樣切割出了一塊地帶,那地方几乎與世隔絕。但因其離海較近,雖然安全,但卻非常閉塞,元氣也不行,所以並沒有高手在這裡落腳,這裡僅有一個國家,呂國,還是只有一位才突破到陰元境地老祖坐鎮,可想弱到了什麼程度。

更重要的是卧龍山脈可是有著十二階,相當於陽元境的高手坐鎮的,想要佔領那裡,還得滅了那些妖獸,或和他們打好交道,不是沒有人想這麼做,只是至今沒有一方勢力做到!

那片地方本來可以向海上發展,但海上卻同樣有一險惡的雷霆海域,與那卧龍山脈連接在一起,完全把那裡堵死,除了陽元境的高手,否則基本上無人可以出入那片海域。

滄海嘯在出來時還很平靜,但一到這裡就受到妖獸攻擊,讓他怒火中燒,大開殺界。

這是在卧龍山脈的最外圍,妖獸等級不高,大都是一階妖獸,二階的也不多,更不用提三階的了,而且還存在許多連妖獸都算不上的獸。

妖獸已經凝聚出自己的妖晶了,至於沒有凝聚出妖晶的,在混元大陸只能叫做獸,無一例外。

而凝聚出妖晶的妖獸到六階時就能生出靈智,已經算是妖族了,其修為也相當於人類虛元境的修真者。


到九階以後就可以像人類渡生死劫一樣,渡化形劫化形,化形后修為相當於人類五行境的高手。

不過怨獸和異獸就不同了,怨獸因為受詛咒而不能如妖獸一樣,而異獸卻因為肉身太過逆天,一出世就是十階妖獸,擁有五行境的修為,一般的化形階對它們無用,所以渡劫卻和怨獸相同。

還有的就是各種血脈不純凈的妖獸,就不一而足了,總的來說只有這三類。

外圍那些一、二階妖獸還奈何不了他,他現在修為也在化雲初期,與二階妖獸相當,但他卻用著頂級法器,那些妖獸好像還被壓制著,所以完全不是夠他殺的,真遇到危險是笑也會出手的。

不過讓人奇怪的是笑相比之下就冷靜很多,那些妖獸別說只有二階,就算三階的在笑面前也不夠看,因為她把竹院帶了出來,那可是頂級靈器了,就算實元境、七階妖獸都不后看的,何況這些二階妖獸呢?

雲靜她們給他們準備的東西卻並不讓他們滿意,因為納戒是被封印著的,只有他們衝破了封印才能使用裡面的東西,而且他們本來有的東西全都是些材料。

嘯因為要阻止白玉幾人,所以把隱天鍾留在了忘情谷,否則手中的底蘊比笑還要雄厚。

顯然雲靜他們為了讓他們不能太過依賴外力,所給他們準備的還是下了很大的力氣的!

至於於那些妖獸被壓制,應該是笑身上那三隻蟲子般的聖靈甲獸所為,畢竟它們可是異獸中的祖宗!

他把妖獸殺的都怕了,本來沒開靈智的妖獸都只有獸性,但現在卻怕了,在嘯走過的地方几乎血流成河,到處都是妖獸的屍體,而且很少有完好無損的,其妖晶也都被笑收了起來。

不過也有人注意到了這裡的情況,但暫時並沒有人上前查看詢問,不但是兩人的驚人表現和他們修為低下,他們之中修為最高的也才化雲後期,與笑相當。


還有就是兩個十七八歲的少年有此修為,在他們看來肯定是那個大勢力的子弟,背後肯定有高手保護。所以他們都是人精般的存在,雖然那些被殺的妖獸對他們誘惑極大,但也都忍了下來。而兩人也都發現了這些,不過卻絲毫不在意,因為那些人他們還沒看在眼裡。

嘯越殺越起勁,同時也越來越深入。

後邊遠遠跟著的那些人見他們走遠了,就把那些笑看不上的藥材和妖獸材料都收集了起來,那些東西笑他們看不上眼,那是因為他們開始生活的非常優越,但這些東西對於那些底層之人來說,那可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隨著繼續深入,已經出現三階妖獸了,笑有點擔心了,因為嘯現在完全是靠肉身去和妖獸拚命,體內元氣早就消耗一空了,身體上也出現了一些傷痕。

她們雖然不怕,雲靜幾人從小就教導她們人心否測,不可不防,她當然擔心,不過見嘯還沒有發泄完,所以也就隨他了,反正還有聖靈甲獸在呢!

那些本來在她們後邊收取她們勝利品的人突然出現了一陣騷亂,而且都紛紛避讓。

原來是有一幫人肆無忌憚的衝撞了過來。見那些人衝撞而去,開始那些得到好處的人都面露惋惜之色,甚至有的破罵起來。

「媽的!這冤家怎麼也來了?我們肯定什麼也得不到了。」

「閉嘴!那些本來就不是我們所得,我們得到的也不少了,至少半年修鍊所用不用發愁了!真不知道那兩人是那個大勢力的子弟!」

「嗯!而且你們沒發現那冤家身邊跟的誰?」

「竟然是他?他不是在閉關衝擊聚魄期嗎?難道失敗了嗎?」

「不說他了,那兩人要倒霉了啊!唉!」

……

不過讓他們大失眼界的是,本來無法無天的主,這次竟然禮貌的向笑兩人打起招呼來,而且態度誠懇,不似作假。

「這位兄台,我是血門門主之子血厲!請問兄台貴姓?師從何處?」為首的那青年對正在休息的滄海嘯禮貌的問道。

嘯一見有人過來了,而且還和自己說話,騰的就站了起來,興奮道:「你管我叫什麼呢!來來陪我打一架!」

那青年忍住心中的怒氣,不過聽語氣可以看得出來,這兩人絕對是如離老所說的大家子弟無疑,本來只見他們擁有納戒就有此懷疑。

納戒啊!就是他們血門,也只有他那門主爹和兩位聚魄期的長老才擁有,他現在也只是有著看看的資格。

不過縱然如此也是非常尷尬的,所以就愣在了那,不過身邊的人就忍不住了。

「哼!那來的野小子!敢跟我們公子這樣說話!看我不教訓教訓你。」

說著那人就要上去打嘯,不過沒人阻攔,顯然是想看看有沒有人在暗中保護,但那一直沒動的笑卻出手攔了下來,一招就把那成海初期修為的人打了個倒栽蔥。

那青年和老者都鄭重了起來,老者攔下並斥責那些不長眼的屬下,顯然笑的手段已經足夠他們重視的了。

青年上前解釋道:「姑娘息怒!我只是想提醒你們一句,再向里深入就會有四階妖獸的存在了!兩位勢單力薄,還是先找個地方休息休息。」

本來從來沒有正眼看過他們的笑也開口了:「那是我哥哥滄海嘯,我叫滄海笑,我們剛從家族出來,因為哥哥想發泄發泄,所以才會如此,如有打擾的地方還請擔待。」

那血厲越加肯定兩人來歷不凡,暗中肯定有高手保護著,所以也恭敬了起來。

向她們介紹了起來:「這位是我們血門的離老,半月前才衝擊聚魄期,不過卻失敗了,修為在龍潭鎮這一帶名氣、實力都是不凡……」

笑聽她一說掃了一眼那離老,也不管那老者向自己示好,就開口道:「內傷未愈,還要衝擊更高境界,這次雖然僥倖保住了性命,但如果不治,絕活不過三年。」

那離老震驚了,他的確因為內傷才急著衝擊聚魄境地,但他沒想到一個十七八的女孩兒竟然一眼就看出了這些問題,急忙上前行禮問道:「那姑娘可知解救之法?」言語中滿是敬意。

血厲也是震驚,因為他也知道些離老的情況,說起來那內傷還是因為離老救自己時留下,而且如果離老死了,對他們血門也是不小的打擊。所以心中就做起了自己的打算,不過並沒有表現出來,而是隨老者向笑行禮詢問。

笑撇撇嘴道:「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們?而且我知道的方法你們辦不到的!」

離老臉色暗了下來,辦法他不是不知道,他也讓丹器堂問過,他們說必須要一種丹藥才能治癒,不過此丹就是他們血門傾家蕩產也買不起,否則必須五行境地高手才能治癒他,剛剛在女孩兒那有了新的希望,馬上就被澆滅了,他那能不失望?

血厲卻不死心,不過卻並沒有直接詢問,而是介紹起來了這卧龍山脈,笑卻認真的聽了起來,因為她也有所了解,但具體的卻並不清楚,特別是這一帶。


「笑兒姑娘,天就要黑了,我們在前面找個地方休息一夜吧?這卧龍山脈一到晚上就不安靜,雖然是外圍,但也有三階,甚至四階的妖獸出沒的,趕路並不安全。」血厲殷勤的詢問道。

笑兒回以淡笑道:「全憑血公子做主就是,還有以後叫我笑兒就好!」

血厲一想到今晚可以和這女子近距離接觸,就高興,心裡想自己要征服這女子又進一步了。

因為停了下來,所以笑兒也來到昏迷的嘯身邊,滿臉心疼的看著他,並把她抱在懷裡無聲的流淚。

原來笑心裡也非常難過,本來是無憂無慮的忘情谷的公子、小姐,但現在卻什麼也沒有了,而且雲瑩告訴了她許多事情,可以說她比嘯承受的更多,但為了不讓嘯那麼傷心,所以一切都忍了下來。

嘯因為累了,所以在殺妖獸時突然昏倒,如果不是離啟航離老眼急手快,嘯肯定要受傷,不過離老及時出手阻止了下來,但因此笑決定接受血厲的邀請,去血門休息一番,雖然她知道不能輕信於人,但也沒辦法。

在此期間血厲也給她介紹了這周圍的勢力、形勢和一些傳說。

大體上和她所知道都差不多,但要具體很多,因為她們雖然所學不少,但這些小方面她們不可能了解那麼清楚的。

這封閉區域內雖說是只有一個呂國,但實際上是有著龍淵城與呂國兩大勢力,不過龍淵城只是守著龍淵周圍的地方,把龍淵護著,並不與呂國起什麼衝突,而且據傳聞那呂國陰元境的老祖與龍淵城已經隕落的老祖交情不淺。

她們現在就是離龍淵城的龍潭鎮最近,而龍潭鎮內有著五大勢力,這些勢力都是有著不止一位聚魄境地高手坐鎮。

除了龍淵商會與丹器堂這兩家遍布整個封閉之地的勢力的實力深不可測外,血門、蛇幫、青雲團三方的實力都相差無幾。

而血厲就是血門門主之子,這次也是進山歷練的,正好碰到笑兒她們。

不過雖說是歷練,不如說是遊玩,那麼多人保護著,能歷練什麼啊!

離老見到見笑兒在那抱著嘯流淚,就走過來安慰道:「姑娘別難過,你哥哥沒事,只是太累了!」他顯然是以為笑因為她哥哥才哭的。

笑兒沒在意,不過卻笑道:「離老!晚上安穩下來後過來找我一趟,有事相商。」之後又加了一句:「對你絕沒壞處。」

離啟航愣了一下,隨即就大喜起來,總感覺這可能是自己一生中最大的機遇了,很有可能會改變自己的一生!

不過也暗自高興,沒想到天上掉餡餅,竟然砸到了自己頭上,同時也慶幸自己把公子帶去與這兩人交好。


這時血厲也過來了,對笑兒殷勤的道:「笑兒,一切都安排好了,來,我們先過去吧!你哥哥我安排人抬過去!」說著伸手就要拉著笑兒走。

笑兒卻報之以笑,親自抱起嘯向著準備好的帳篷走去,而且生怕把嘯弄醒了。 那營地除了四個小帳篷圍著中間的一個大帳篷外,再無其它東西。

血厲聽此言尷尬的摸了摸頭,陪笑道:「這次出來沒什麼準備,而且本來今晚是準備在山中的村落中借宿的,而且我敢保證,裡面會讓你滿意的。」

笑直接走向了那中間的大帳篷,見裡面有如四個房間一樣,一廳堂,三卧室,也就滿意的點了點頭,直接把嘯抱著放到了最好的卧室內。

突然對著血厲問道:「你怎麼還在這?」

血厲沒想到她會這樣問,心裡暗罵,不過卻一臉笑意的說道:「這裡的三個卧室就是為我們三人準備的。」

笑不高興的說:「你再找吧!這裡我只想和哥哥住,還有你陪我出去布置一下。」

血厲真的怒了,這那裡是借宿啊?完全就是上司命令下屬啊!她竟然宣賓奪主了,剛想發怒就被離老示意忍了下來,不過卻更加肯定這兩人是大家子弟了!因為這份傲氣就是他血厲也不可能有的。

不過就在這時他們都感覺天地元氣發生了變化,於是趕緊出去查看,生怕是受到攻擊。

剛一出來就都愣住了,所有人都不幹活了,全都跟著笑兒,而元氣動蕩的源頭也是笑兒弄出來的。


他們發現天地元氣慢慢地濃厚了起來,而且放出神識也查探不到眼前的帳篷,可明明就在眼前啊!卻怎麼也感受不到。

笑兒這時也回來了,拿出七支小旗,看似非常隨意的丟在了那最大帳篷四周。

這一刻更奇怪的事情發生了,眼前的帳篷突然就消失了,看不到,也感覺不到了!就連那修為最高的離老也沒辦法感覺到,但卻又實實在在的存在。

血厲後悔的腸子都青了,笑兒讓他跟著去,本就有意報答他點什麼!可他卻氣著笑兒趕他走,白白錯失了一次良機。

笑兒布置好一切來到那最大的帳篷前,看著愣在那血厲等人道:「這下安全了!一套靈級避天陣,來隱藏,一套聚靈陣用來聚集元氣,大概能聚集相當於此地三倍的元氣吧!用來修鍊。還有這主帳篷我沒叫你們,就別進來,否則後果自負!這樣除非六階妖獸,否則應該不會再有危險了。」

在她嘴裡隨意的說了出來,但聽在別人耳中卻驚駭無比,他們血門修為最高的是其門主,也才僅僅聚魄三層,什麼時候七魄聚齊,與三魂相容,那才是虛元境,也就是相當於六階妖獸啊!

就這女孩僅僅用了不到半柱香的時間就布置出如此逆天的陣法,而且看似還很隨意,他們怎能不驚?

血厲卻更加下定了決心要征服這女孩,那樣他們血門絕對可以稱霸龍潭鎮,甚至整個封閉之地也不無可能!

笑兒卻不管他們如何想法,她只是想安全一些,還有就是不想讓嘯受到任何傷害,沒想到竟然讓這些人如此想法。

不過那些修為不高的隨從卻沒想那麼多,而是趕緊趁此機會修鍊起來,外界三倍的元氣,對他們這些底層的人來說可是難得的機緣,就是血門也才只有突破時才能有資格使用兩倍的元氣。

至於平常就能使用三倍元氣的,只有門主等三位聚魄期的高手。

笑兒把離老叫進了大帳,並且把剛剛留在嘯身邊的兩隻聖靈甲獸也叫了回來。

原來她還是不放心,就是出去那麼一會也把聖靈甲獸留下,而且是兩隻。

離老雖然奇怪,但也沒有開口詢問,因為他怕惹怒了這看似平常的女孩,所以一進來就拘謹的坐在那。

笑兒先看了下嘯,見他仍在熟睡,就又拿出六支陣旗,布置好后才出來與離老交談起來。

離啟航開口提醒道:「笑兒姑娘不應該那麼露財的,其實在這個地方很少有四階妖獸出現的,其餘的就是有,我們也應付的來的。」最後特別又提醒一句:「血門可不是什麼好地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