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人家又不會把‘我好打交道’這幾個字寫在臉上,我也很難辦啊。

要麼……您教我兩招,好辨認辨認別人如何?”

聽到莊筆的話,鄒小北則點了點頭,沉思了片刻後這才說道。

“行,那我就教你幾招!” “唔……”

柳依然伸長了雙臂伸了個懶腰。

顧藏鋒咧嘴一笑:“怎麼?醒來了?”

柳依然扭過頭深深地看着顧藏鋒:“你不打算追嗎?”

“追?”顧藏鋒微微一怔,“那個妹子太小了,我沒興趣追她!”

“……”柳依然嘴角輕輕地抽搐了一下,“我是說,你不打算追上去超過她嗎?”

“你是說比賽?我爲什麼要跟她賽車?毫無意義的事情我可不幹!”顧藏鋒一臉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可是我想你和她賽一場,而且我希望你贏下來!”

“爲什麼?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爭強好勝了?”

“她剛剛還嘲諷你是腎虛公子呢!”

“那又怎麼樣?我又不跟她過夜,她說我是腎虛公子就說唄,我不在意!”

“我在意!”柳依然眉頭微微一怔,對於顧藏鋒的不上道感到稍稍不爽。

“你在意幹嘛?又不是說你腎虛小姐!”

柳依然怒了,狠狠地瞪了一眼顧藏鋒:“我和你可是名義上的夫妻,有人說我名義上的丈夫是腎虛公子,我怎麼能不在意!”

“哦……”顧藏鋒點了點頭。

“哦什麼哦啊,到底上不上?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就拉倒!”

“臥槽!”顧藏鋒也怒了,“我跟你說,我最討厭別人說我不行了,尤其還是你!別人說我不行我還可能不會計較,但是你不能說不不行,不就是賽車嗎?超過那兩個小屁孩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

“話別說的太滿,別一會追過去發現人家早就到了!”

“那你坐穩了!”

顧藏鋒說完,狠狠地一腳踩在油門上,保時捷發出一陣低沉的轟鳴聲後朝前方飛馳而去。

……

遠在前方的小太妹還在不停的催促駕駛瑪莎拉蒂的小青年:“喂,徐志遠,你能不能快一點,我們現在正在賽車呢!”

徐志遠不由得苦笑一聲:“小純,你該不會以爲那個老兄真的會和我們賽車吧?看他把車子開的那麼慢,一看就是一個拿駕照沒多久的新手菜鳥!人家又不傻,怎麼會自取其辱?而且看他壓根就沒有比賽的興趣!”

“那可說不準!反正你以最快的速度飆到那個加油站就可以了!不能有任何輸的風險!”小太妹眉頭一皺,對於徐志遠的不屑感到十分不爽。

“沒關係的啦,先不說他會不會真的應戰,就算是真的應戰又如何?別說他現在會不會能不能追上來,就算是我讓他那種新手菜鳥先跑十分鐘,我也能追上他!別的不敢說,在湖東市,賽車我還沒找到過對手!”徐志遠一臉驕傲的擡着頭。

“那要是他真的追上來了,而且你最後又輸了,那你怎麼辦?”

“他要是真的追上來了,我現場直播生吞瑪莎拉蒂,這總可以了吧?”

徐志遠的話音剛剛落下,瑪莎拉蒂的後方忽然冒出來一道黑色的閃電,發出嘶吼聲的黑色保時捷如同一道閃電朝瑪莎拉蒂奔襲而來。

而坐在瑪莎拉蒂上的徐志遠和小太妹也在第一時間注意到了保時捷追了上來。

徐志遠傻眼了,此時徐志遠只想狠狠地抽自己幾大嘴巴子,自己怎麼就管不住自己這張嘴?徐志遠怎麼都沒想到自己剛剛誇下海口,之前一臉無慾無求的顧藏鋒竟然真的追了上來,自己總不可能真的現場直播生吞瑪莎拉蒂吧?

徐志遠尷尬的笑了笑,弱弱的看着小太妹。

小太妹一臉玩味的看着徐志遠:“你……該不會真的現場直播生吞瑪莎拉蒂吧?”

“哈哈哈……”徐志遠尷尬的大笑着,不過徐志遠也是一個反應極快的人,徐志遠很快就想到了應對之策,“小純,你還不知道吧?今晚晚會的生日蛋糕就叫瑪莎拉蒂,一會看我給你現場直播生吞瑪莎拉蒂蛋糕哈!”

“切!”小太妹一臉不屑的看着徐志遠。

“嗚”

黑色的保時捷如同一道急速前行的旋風,瞬間就刮到了瑪莎拉蒂車子旁邊。

小太妹一臉興奮的把車窗降了下來:“喂,腎虛公子,沒想到你真的追上來了?”

“別瞎說,爺可跟你什麼關係都沒有!”顧藏鋒也把車窗降了下來,一臉嫌棄的看着小太妹。

“嗯?”小太妹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一臉疑惑的歪着頭看着顧藏鋒。

“別裝了,我還不知道你?你不就是想假借着說我腎虛公子,暗示別人你和我有着某種不可告人的關係,並且發生了某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不然沒試過你怎麼知道我腎虛?別人還以爲你是一個慾求不滿的怨婦呢!”顧藏鋒壞笑着看着小太妹。

出乎顧藏鋒的意料,小太妹不怒反笑,嘴角一咧:“那行,終點就是我們之前約好的加油站,你要是不熟悉路況也沒事,反正就是沿着這條大路一直走,直到你看到路邊的加油站,如何?”

“賭注呢?”

“賭注嘛……我也不爲難你,你要是輸了,如果以後有緣認識,我就叫你腎虛公子,你必須答應,如果大家只是路人,就當今天的一個小玩笑!當然你要是贏了,我就改口,不叫你腎虛公子了,如何?”

“不如何!”顧藏鋒果斷的搖頭拒絕,“橫豎都是我吃虧,輸了我吃了個大虧,贏了,我拼盡全力也沒有得到什麼!”

“那你說怎麼辦?”

“我要是贏了,你就答應我一個條件,任何一個條件你都不能夠拒絕!”

“小純……”小太妹還沒什麼反應,一旁的徐志遠緊張起來了。

小太妹瞥了一眼徐志遠:“有信心沒?”

徐志遠仔細想了想,隨後用力點着頭:“對付這樣一個明顯是新拿駕照沒多久的新手菜鳥,信心肯定是有的,不過……”

“那就行了!”小太妹打斷了徐志遠的話,“你之前還說他要是真的追上來了,你就生吞瑪莎拉蒂,我也不爲難你,你要是贏了,我就承認你說的瑪莎拉蒂是蛋糕,你要是輸了,要麼生吞這輛瑪莎拉蒂,要麼以後和我保持距離,如何?”

徐志遠深深地吸了口氣,徐志遠看着不遠處一副駕車膽戰心驚的顧藏鋒,徐志遠隱隱猜測現在這個時速已經是顧藏鋒實力所及最高的時速了,如果真的是這樣……自己贏定了!

想到這裏,徐志遠也不再猶豫了,用力點着頭:“好,我答應你!”

小太妹嘴角揚起一絲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扭過頭看着顧藏鋒:“比賽……開始!”

“嗡”

小太妹的話音剛剛落下,瑪莎拉蒂如同一發出膛的炮彈,朝前方疾馳而去,僅僅十幾秒鐘就把保時捷甩到了大後方。

而顧藏鋒依然不急不慢的從煙盒裏摸出一根香菸點上。


柳依然看到逐漸消失在自己視線中的瑪莎拉蒂,不由得緊張起來:“喂……你……你你你……你還在幹嘛?你不追上去嗎?別人都快甩開你幾萬公里了!”

“急什麼?”顧藏鋒一臉毫不在意的看着柳依然,“剛剛好把車窗打開了,抽根菸!”

“你……”柳依然更加着急了,“顧藏鋒,我跟你說,你要是輸了,我跟你沒完!”

……

一路狂飆的徐志遠不斷地通過後視鏡查看着後方的情況,看到保時捷被自己甩到大後方直到看不到保時捷的影子了,徐志遠才鬆了口氣,一顆懸着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

倒是一旁的小太妹緊張起來,小太妹無數次的通過後視鏡想要尋找保時捷的影子,但是奈何別說是保時捷的影子,瑪莎拉蒂的整個後方都沒有看到一輛車的影子。

小太妹開始坐立不安了,心裏把顧藏鋒全家都兇狠狠的問候了一遍,這個人幹嘛呢?銀槍蠟頭中看不中用?之前說賭注的時候拽的跟二百五一樣,現在居然這麼差勁,真是白瞎了自己的盼頭了,自己本來還想借助顧藏鋒贏了徐志遠,從此以後擺脫徐志遠的糾纏,沒想到顧藏鋒這麼差勁。

徐志遠早就猜到了小太妹的小心思,不過徐志遠也不在意,自己剛剛好可以在小太妹面前通過擊敗顧藏鋒展現自己的實力。

徐志遠嘴角一揚,得意的笑了起來:“小純,真的,別的我不敢說,賽車,整個湖東市恐怕都沒人有我這樣的實力了,那人一看就是一個剛拿駕照沒多久的新手菜鳥,就那樣的人想要在賽車上擊敗我,太難了!簡直比跨越泰山還要難!”

“……”小太妹根本就沒有心思聽徐志遠吹牛,依然全神貫注的看着後視鏡。

徐志遠繼續得意的炫耀起來:“小純,我可是在南方省賽車比賽中拿過季軍的人!這可是含金量十足的比賽!而且相對於他們那輛保時捷,我這輛瑪莎拉蒂各方面性能都稱得上碾壓,就算他勉強有我這樣高的賽車水平,車子的劣勢也註定他贏不了的!除非夏國賽車比賽的冠軍親自出馬,不然佔據諸多優勢的我絕對不可能輸的!”

“你閉嘴吧你!”小太妹終於怒了。

徐志遠笑了笑,毫不在意的繼續駕着車,在徐志遠看來,自己根本就沒必要爲了這場註定輸贏的比賽惹小太妹生氣。 只見鄒小北微微一笑,接着他便沉思說道。

“其實並不難,最近半個月,一直都是我們在負責和各個寄賣宿舍對接。”

鄒小北思索片刻,說道。

“賣零食這個事情呢,主要就是賺熟人的錢,認識的人越多,越容易賣出去。

這樣,我打個比方,204和205同時放一箱零食,你感覺哪個宿舍的東西能快速被賣光?”

聽到鄒小北的提問,莊筆不由嘿笑道。

“肯定是204啊,現在咱們班的,不都有事沒事去204被給你吹牛嗎,順帶買點吃的喝的多正常啊。”

毋庸置疑,204宿舍現在是廣告班的‘明星宿舍’。

而宿舍的核心人物,絕對是鄒小北。

“對,因爲有老鄒小北在,所以204人氣最旺。”

聽到莊筆的話,鄒小北也沒有自謙,而是微笑道。

“那麼,只用精準篩選出來,這半個月以來,零食清倉最快的那一批宿舍,就能初步鎖定我們需要的人。

因爲這些宿舍裏,多半都有個‘鄒小北’這樣的人。”

寄賣零食的宿舍,有的一週都賣不完,有的一週需要補兩次貨還不夠。

莊筆聞言表情一呆,然後誇讚道。

“還是北哥你厲害啊,這都想得到!”

“當然,也不排除這些零食清倉最快的的宿舍裏,全都是死宅吃貨。”


接着,鄒小北又補充道。

“這個時候我們就該再看看別的細節,比如收納零食的箱子放在誰的牀位底下,比如那個宿舍誰負責管收錢,再比如宿舍裏一羣人吹牛打屁的時候,大家都擠在哪個男生的牀上坐着……”


負責看管箱子的,有責任感。

負責管錢的,心思細,而且宿舍里人都信任他。

大家都擠在他牀上吹牛,肢體語言直接可以說明,這人性格好、人緣好。

這下子,人才的篩選就簡單多了!

你是什麼樣的人,和周圍人的關係怎麼樣,從最細小的地方就能瞧得出來。

當然,能想出這種辦法篩選人才的鄒小北,無疑本身就是個人才。

這邊,等到大家重新進貨鋪貨了後,衆人這才鬆了口氣。

而莊筆等人,則按照鄒小北的吩咐,開始挨個尋找起了鄒小北需要的人才!

伴隨着這件天大額優惠券的持續發酵。

這天,它的效果終於開始出現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