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人家是院長的孫女,又長得漂亮,還近水樓台先得月。

自己沒有任何一方面比得上的,這還怎麼追?

「是啊,你今天沒坐診嗎?」

鹿一凡好奇的問道。

「是啊,我是剛入職的新人,本來找我看病的就不多。

本來想偷懶一下的。

沒想到你來了。

看來偷懶的計劃要泡湯咯!」

關彤彤嘆氣的道,不過她那雙嫵媚動人的眼裡,卻是閃動著喜悅的光芒。

「我明天又不是不來了,學習的機會多的是。

你還是可以繼續偷懶的。」

鹿一凡笑道。

確實如關彤彤所言,新醫生因為臨床經驗有限,就只能看點不痛不癢的小病。

所以有她沒她,都無所謂,即便是偷懶,也沒有人管。

「幹嘛?討厭人家在你後面當跟屁蟲啊?

我偏不如你的意!」

關彤彤撒嬌般的嘟了下嘴,紅潤性感的嘴唇嬌艷欲滴,讓人忍不住會產生一種親上去一口,嘗嘗是不是甜的衝動。

說話間。

關彤彤風情萬種的扭了一下她那堪堪盈盈一握的小蠻腰,很熟練的幫鹿一凡穿上了白大褂。

我每天隨機一個新系統 「我幫你整一下吧。」

說完,關彤彤不有分數的站在鹿一凡的前面。

踮起腳尖,為鹿一凡整理起了衣領,系起了扣子。

鹿一凡的個頭很高。

從他的視角,低頭看去。

能將關彤彤美麗的風景一覽無餘。

再加上她如此小鳥依人的幫助自己整理白大褂。

還踮著腳尖。

身上的芳香不斷撲鼻而入。

試問哪個男人頂得住?

自從上次鹿一凡救了關彤彤之後。

關彤彤就對鹿一凡的言行舉止顯得越來越親昵起來。

好幾次,鹿一凡故意疏遠一些,但是她又很自然的黏上來了。

就跟家養的可愛小貓咪似的,你要不攆她,恨不得一刻不離的粘在,掛在你身上。

而且這種行為似乎有變本加厲的趨勢。

幾次之後,鹿一凡就放棄了。

等到後來,他反而很享受關彤彤粘著的感覺。

畢竟有女生,而且是美女如此體貼的伺候著,是一件非常輕鬆愉悅的事情。

當然,最大的好處就是避免了被很多護士小姐姐,還有女醫生騷擾。

要知道鹿一凡剛來那幾天。

哪怕是已經結了婚的女護士和女大夫。

只要有幾分姿色的,就是不是的來撩鹿一凡幾下。

絲毫不在意鹿一凡是不是會越雷池。

鹿一凡甚至懷疑,如果不是有關彤彤在,那些饑渴的半老徐娘女大夫啊,新入職沒體會過男人溫柔的小護士啊會不會色心大發的將他給推到了。

今天關彤彤幫助鹿一凡整理完白大褂后。

並沒有立刻從貼著他的身前離開。

然而輕輕的撥弄了一下自己的白大褂。

撩開覆蓋著腿部的部分。

朱唇輕啟的笑道:

「看!」

然後鹿一凡順著關彤彤的蔥白的手指往下看。

就只看到,那雪白豐盈的大腿上。

竟然穿著……弔帶絲襪!!!

弔帶絲襪啊!

男人的終極夢想!

這玩意一般是套裝的!

裡面是什麼樣子的,鹿一凡已經開始在腦補了。

「咳咳……你個省人民醫院的醫生,穿成這樣……成何體統啊!」

鹿一凡些微有點兒受不了的乾咳著說道。

「穿成什麼樣了?除了你,誰又知道我裡面穿成什麼樣了?」

關彤彤嬌嗔道:

「嘻嘻,逗逗凡哥你真有意思!

行了,咱們去出診吧!」

女總裁的非常保鏢 「真是個妖精!」

鹿一凡無奈看著關彤彤的倩影,吞了一口口水。

國內的醫院。

尤其是像是江海省人民醫院這種大醫院,一般都比較忙碌。

病人總是絡繹不絕的。

有時候當天掛出去的號,要是不抓緊時間看都看不完。

所以一般情況下,為了節省時間又或者避免報到號時患者剛好離開不能及時到門診就診。

耽誤醫生的時間。

所以屏幕上會提前寫著兩個人的名字。

讓他們先在門診外面等著。

一旦裡面的人看完了,後面的人就可以馬上跟上去。

以前省人民醫院看中醫的人很少。

我不想當村長 中醫科的醫生們都賊雞兒清閑。

甚至一度出現了醫生比病人多,無需候診,即來即看的情況。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

鹿一凡那幾手出神入化的醫術,醫治好了很多疑難雜症。

在省內的名氣也是越來越大。

當鹿一凡走到主任門診室門前時。

座位上,全都坐滿了等候的患者。

走廊上也都是站著的人。

大家都是慕名而來的。

鹿一凡和關彤彤趕緊推門而入。

就看到裡面有一位婦女病人,還有兩個女人。

那兩個女的,赫然就是在電梯里跟鹿一凡有矛盾的兩個富二代。

此時麻家豪正在筆走龍蛇的給那個婦女病人開方子。

倒是沒注意鹿一凡和關彤彤進來了。

而那倆富二代則是一臉不耐煩。

很顯然對於自己看病需要等候這件事,很生氣!

想來,應該是家裡有些權勢。

鹿一凡看她倆的表情,恨不得上前去把麻家豪的筆奪過來給扔掉。

直到發現鹿一凡穿著白大褂進來。

那兩個富二代女人這才微微露出了一絲驚訝的表情。

顯然沒想到在電梯里遇到的那個跟她倆抬杠的男人,竟然也是位中醫。

像她們倆這樣大家族的女人。

根本不關注娛樂圈。

人家關注的全是歐洲貴族,米國富商這種圈子。

我家夫人是隱藏大佬 她們認為,明星都是下九流的玩意,所以從來不去看相關的新聞什麼的。

也不認識鹿一凡。

不過很快,兩個女子就撇過臉來。

權當沒見過他。

頂天了也就是一個大學畢業剛入職的醫生而已。

她們才不會把鹿一凡放在眼裡。

更不會主動跟他道歉。

倒是關彤彤的美艷讓兩人有些嫉妒。

讓她們倆心裡酸溜溜的。

因為除了開始兩天,鹿一凡親自坐診了之外。

其他時間鹿一凡都是在指導麻家豪等學生。

除了中醫科的大夫和關月山之外,很少有人知道鹿一凡才是中醫科的神醫,真正的靈魂人物。

包括這兩個富二代。()

。m. 鹿一凡當然懶得跟那兩個女人啰嗦,像是往常一樣不聲不響的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然後坐了下來。

關彤彤緊隨其後,然後搬了一張椅子,挨著鹿一凡坐下。

兩人並排靜靜的坐在麻家豪的後面。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倆是來學習觀摩的實習醫生。

那倆富二代女子也是這麼認為的。

眼裡閃過一絲不屑的眼神。

醫生這個職業在如今的社會上固然很吃香。

不過中醫卻是越老越吃香。

就鹿一凡這個年紀,恐怕要熬很多年才能稍微有那麼一點點的名氣。

還得是他天賦過人的情況下。

若是沒天賦,一輩子也就是個中醫科的普通醫生而已,連主任醫生都晉陞不了。

更何況。

以她們二人的身份,就算是麻家豪,就算是關月山也得客客氣氣的。

就鹿一凡這樣的。

她倆根本看不上眼!

倒是那個帶她倆來的醫生很驚訝的多看了鹿一凡一眼。

中醫科雖然在省人民醫院是個小科室。

關彤彤平時也特別低調。

普通醫生很少有知道她是關月山親孫女的。

但是美女就是美女。

醫院裡盯上她的人那可海了去了!

不過到目前為止,據說關彤彤沒有接受過任何一個男人的追求。

依然孑然一身。

如今,這位美女醫生竟然如同一隻女舔狗一般。

緊緊的黏在鹿一凡的身後。

甚至!

椅子都是她搬來的!

茶水是她給鹿一凡泡的!

這就不由得他對鹿一凡另眼相看了。

當然,麻家豪自然知道為啥關彤彤願意當女舔狗了。

只不過鹿一凡吩咐過,他不會說出去。

「按照方子上寫的去抓。

連續服用一個療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