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人族戰士重拾信心,這讓刀鋒摩多很是不爽,北靈陽用它們刀鋒戰士的血液,成就了殺神威名,成了戰士們心中的信仰,而現在,自己要無情的摧毀他們的信仰!

“別以爲拿了一個萬魔器,就能爲所欲爲,來吧,我讓你明白,依仗不屬於你自己的力量,是無法讓你翻身的!”

就在刀鋒摩多準備動手時,北靈陽那充滿了霸氣狂傲,不可一世,如高高在上帝王神明一樣的聲音,直擊它的心靈!

“你知道魔器?”

刀鋒摩多詫異,魔器的存在,一般人是無法知道了,從蟒虎元陽茫然的神情就可以知道。而北靈陽這個據說出生草根的天才,居然知道魔器的存在!

“不就是一個吸收了八萬生機的破萬魔器嗎,有那麼大驚小怪的?”

北靈陽不屑的撇撇嘴,進而打擊刀鋒摩多的心理!

“哼,既然知道這是萬魔器,還是一個有八萬生機的萬魔器,你覺得你能在我的手下逃生嗎?”


“哈哈,真是幼稚,現在就讓我毀滅你的自以爲是的心理吧!”

北靈陽狂傲的語氣,讓刀鋒摩多的必勝決心有些動搖了,難道這傢伙真的不怕萬魔器?

北靈陽見刀鋒摩多眼中閃過一絲遲疑,立馬明白,自己的心理攻勢成功了。

“魔器是什麼?”圍觀者聽到北靈陽和刀鋒摩多談論,稱呼那個古怪的黑色蓮花爲魔器,個個都非常的疑惑,不知魔器是什麼,不過感覺很厲害的樣子。

就在大家迷惑的時候,北靈陽已經動手了,玄陰劍劈過,一道劍氣頓時激盪而出,劃過天際,直斬刀鋒摩多!

“哼,找死!”刀鋒摩多不屑的冷哼,不管北靈陽能不能真的對付死亡蓮花,但顯然,這道劍氣還無法威脅強大的萬魔器!

刀鋒摩多臉色很果決,輸入了一道生機之氣灌入魔器裏面,這是使用魔器的代價,必須以生機之氣催動,越強大的魔器,就需要更多的生機!

生機之氣灌入死亡蓮花之中,冰冷的死亡蓮花仿若活過來一樣,表面遊過幾縷暗紅的光芒,非常的邪惡,濃濃的死氣從上面散發,像是一塊千年墳地凝聚的死氣一樣。

“盛開吧,我的死亡之蓮!”

刀鋒摩多陰沉的低喝一聲,只見那個巴掌大小的黑蓮花,瞬間迎風見漲,化爲百丈大小,每一瓣花瓣都有暗紅色和黑色的光輝在閃爍着,龐大陰沉的力量,如太古神山一樣的厚重,覆蓋全場。

無數的哀嚎,從黑蓮花之中傳遞而出,無數的鬼魄,在蓮花之上出現,如行屍走肉,呆滯的看着前方,沖天的怨氣簡直能污染心靈世界,讓人鬱鬱寡歡而亡。

疾馳而來的劍氣,鏗鏘的斬在黑蓮花之上,除了讓它表面那淡淡的光輝輕輕的搖曳一下之外,便什麼事兒也沒有了

“果然不簡單!”看到自己的攻擊無效,北靈陽也知道今天的這場戰鬥,恐怕不會那麼簡單的結束了。

“接下來,介紹黑蓮花的裁決吧!”

刀鋒摩多怨恨的看着北靈陽,再次催動了魔器死亡蓮花,死亡蓮花在空中爆發一道暗紅色的赤潮,無數的鬼魄在赤潮中游戈,眨眼間形成一道可怕的毀滅光柱,對着北靈陽射去。

光柱直徑恐怕有十丈左右,裏面是血氣和鬼魄,彼此糾纏在一起,代表了極端的邪惡,要毀滅世間光明與正義。

“赤金太陽,滅!”看着光柱射來,上面的波動超越了神魄境初期,給自己帶來莫大的威脅,北靈陽不敢藏拙,直接爆發出了赤金太陽,去硬抗光柱。

赤金太陽本就強大,特別是如今還受到領域的加持,它的強大恐怕要再上一層樓,赤金太陽呼嘯而去,很多人見過它威力的戰士們,都將認爲這輪小小的太陽,會擊敗那道讓人膽寒的光柱。

赤金太陽的確威猛,燃起灼灼的太陽真火。這是以北靈陽的極致陽力爲薪點燃的,熱力澎湃,極致陽剛,往上進化,就是至尊陽火,乃是至尊天體莽荒古陽燃燒的無上火焰。

可是這般強大,能給神魄境初期帶來毀滅之力的赤金太陽,甫一對上毀滅光柱之時,立馬被毀滅,被光柱洞穿,連那極其強大的太陽真火,都沒能撼動一絲光柱的力量。

“可怕!”


北靈陽怪叫一聲,自己的赤金太陽有多強自己是最明白的,而今居然奈何不了這毀滅光柱半分,光柱之強,實在是超過了自己的想象

看着光柱臨身,北靈陽扇動背後的大鵬羽翼,如風中精靈,橫移出去千米,躲過了光柱的攻擊,光柱繼續飛行,把千米高的雞公山,從中間洞穿,生生削掉半個山頭。


人族背後,正是雞公山,此刻山上的巨石滾落,煙塵瀰漫,好是天塌一樣無數的人族戰士動容,那光柱把雞公山八百米以上的部分削掉,無數的巨石從八百米之上落下,那恐怖的勢能,絕對能砸死淬骨境!

“此子之邪惡心思,實在是可誅!”

蟒虎元陽看到此景,立馬破口大罵,這該死的刀鋒摩多,想要間接的除去人族軍隊阿。

“散開。”

蟒虎元陽指揮人族軍隊四散而開,儘管這樣,起碼也有千人被這天塌一樣的巨石砸死。

“你死定了!”

北靈陽看到巨石滾落,砸死人族戰士,心中的怒火沖天,雙目赤紅,死死地盯着刀鋒摩多,聲音冰寒如同來自九幽一般。讓人不寒而慄!

“呵,你不讓開,他們會死?是你殺了他們!”刀鋒摩多看到死亡蓮花縱橫無敵,心中大喜,這魔器果然強大無比啊。高興之際,它立馬調侃諷刺北靈陽,不停的打擊北靈陽高大的形象。

“殺了你,就能解決一切。”

北靈陽怒吼,渾身綻放出通體寶光,手持玄陰劍,怒殺而下。

一時間,風雲悸動,整個天地充滿了肅殺之氣! 北靈陽震怒,表情都扭曲了,猙獰可怖形如一頭髮毛的兇獸,眼中射出的怒火,能讓整個青冥爲之燃燒。

他在空中怒目看着底下得意忘形的刀鋒摩多,不在猶豫,無數的戰氣涌進玄陰劍之中,爆發出驚人的霞光,蓋世氣機瀰漫,好似神靈動怒一樣。

北靈陽表面無數的符文閃爍,黑白二色縈繞,卻是他的本源之符,無數的符文迸發出偉岸的陰陽神力,同樣涌進玄陰劍上。

玄陰劍上五光十色,猶如風暴捲過一樣的氣勢,蓋壓全場,北靈陽雙目一片赤紅,仰天咆哮,好似雷霆做響,無數的戰士抗不過這天威一樣的氣息,紛紛被壓倒在地,身上宛若壓了一座太古神山,絲毫動憚不得!

雙臂一用力,北靈陽在長吼之中揮劍斬下,玄陰劍亮起光芒,比太陽還要熾盛,其中激射出一道滅世劍氣,足有一千五百丈,像是一條山嶺一樣,卻比山嶺還要讓人覺得驚悚。

劍氣驚鴻,疾馳而下,無數人側目,被這一劍嚇到,就像是龍七,也不敢說能在這一劍之下完好無損,因爲這一劍已經能夠媲美神魄境中期的攻擊了。

刀鋒摩多哈哈大笑,不以爲意,依舊猖狂無限,笑傲當場。他舉手向天,看着空中那旋轉的死亡蓮花,眼中迸射出瘋狂的目光。

它張口吐出一道生機之氣,朝死亡蓮花灌去,吐出一口生機之氣過後,它身上的金色靈紋一下變得暗淡起來,不復之前那般尊貴耀目,不過刀鋒摩多並不在意,依舊瘋狂的朝死亡蓮花之中輸入大量的生機。

生機之氣甫一進入死亡蓮花之中,死亡蓮花受到了極大的刺激,上面的血色紋路好似活過來的小蛇一樣。不停的遊走,一股不弱於北靈陽玄陰劍的怨氣在剎那間爆開。

無數的黑光從死亡蓮花之中射出,把天空遮蔽,一下讓白晝回到黑色,無數的陰風吹過,鬼哭狼嚎一片,比走墳地還讓人覺得害怕,好多人的心靈世界都在晃動,覺得自己的心靈本源被惡鬼纏住,要一一吞噬。

黑光連成一片,像是海潮一樣,寬兩千餘丈,深百丈,滾滾黑光像是黑色的海浪輕輕的拍打,海水之中,是無數的冤魂,一個擠一個的,不計其數,都是極大的怨氣凝聚成的鬼魂。

這些鬼魂一起開口大叫,整個黑色的冤魂海立馬蕩起巨大的波濤,一個浪頭掀起,無數的怨氣沖天,絕對能殺死一個淬骨境大圓滿。

巨大的冤魂海在天空之中沉浮,讓人看了心生恐懼,好幾百心靈意志薄弱的人,被這冤魂海生生嚇死,可想而知它的恐怖。

冤魂海衝擊而起,掀起一個又一個的巨大浪頭,轟隆轟隆的聲音不絕於耳,雞公山的萬斤大石擋不住這些音波,紛紛炸成齏粉,消散一地。

北靈陽驅使劍氣,直劈冤魂海,二者交鋒。爆發出無盡的神霞,把整個天空塗上了染料,五顏六色就像是一個大的染缸一樣。

北靈陽的巨大劍氣,把冤魂海劈開,撕裂成兩半,蒸發了無數的冤魂和黑色的波濤,一擊把冤魂海劈落,差點落到擂臺上,倒是龐大的衝擊波,把擂臺轟隆一聲,撞在齏粉,強大的禁制也擋不住二者迸發出來的神能。

北靈陽一劍縱然無敵,可惜沒有徹底的毀去巨大的冤魂海,分成了兩半的冤魂海受到死亡蓮花的牽引,唰的又合在了一起,雖蒸發了大半,可還有千丈之廣,比一碧湖還要巨大。

看着冤魂海里面無數冤魂哀叫,繼續朝自己撲殺而來,北靈陽的表情了陰沉到了可以行雲布雨的地步。

這個魔器之強大,實在超乎了自己的想象,接近十萬魔器級別,目前於自己而言,想要攻破實在是無法可解,自己的戰力最多觸摸到神魄境中期而已,而魔器已經有鎮壓中期的威能了。

“魔器雖強,可無時無刻都在吞噬使用者的生機之氣,刀鋒摩多縱然爲神魄境,可生機之氣也不是無窮無盡的,而今激發冤魂海這種強大的手段,需要的生機之氣恐怕不是一個小的數目,我若是和它死耗,說不定能把它生生的拖死!”

北靈陽強壓下胸間的怒火,不讓暴怒的自己做出錯誤的決策,唯有一顆冷靜的頭腦,是取勝的關鍵。

魔器強大是不假,可惜使用它卻需要大量的生機之氣,北靈陽想的,就是自己和冤魂海互拼,讓它保持使用狀態,不斷的去消耗刀鋒摩多的生機之氣,讓刀鋒摩多力竭而亡。

“你不死我死!”北靈陽當下狠下決心,祭起黑罡鬼骨符,一陣黑氣冒出,把他的身體包裹住,黑氣一變,頓時一副仿若神靈的黑骨打造的猙獰鎧甲,立馬在體表浮現出來,散發出驚人的防禦氣息。

黑骨幽黑光滑如同玉質,一股不破的驚人氣息散開,人們一眼就可以看出它驚人的防禦力,除卻黑罡鬼骨鎧之外,北靈陽還祭起了自己的白銀器霜雪錦衣,一層純淨如雪,乾淨無比的光輝,淡淡的繚繞在北靈陽的身側,與黑罡鬼骨鎧一起護住北靈陽。

“陰陽領域,起。”

最後北靈陽打出了陰陽領域,掌控三百米的範圍,看着洶涌而來的黑色冤魂海,他猛地扇動大鵬羽翼,一頭紮了進去,如同一尾小魚兒進入寬大的巨湖一樣。

北靈陽才一進來,就感覺到身邊無數的海水在暴動,瘋狂的爆發神能,黑光閃耀,海水擠壓,想要把自己當場抹殺。

“叱!”

北靈陽連忙低喝一聲,無數的陰陽神力涌出,加持在自己的陰陽領域之上,把冤魂海水排斥出去,可惜這冤魂海的力量實在是太過強大了,三百米之寬的領域,被海水擠壓,僅僅守住了北靈陽周身半米範圍。

“想要和我比拼消耗嗎?不自量力,冤魂海,殺!”刀鋒摩多不笨,立馬察覺了北靈陽的意圖,再次輸出一口生機之氣,加大了魔器的威力,它自身變得萎靡起來,不過它現在並不在意,只求擊殺北靈陽。

魔器兇威再增,超出了陰陽領域所能承受的極限,咔嚓的一聲破碎,沒有了陰陽領域的阻隔,海水立馬打在北靈陽的身上。

強大完全可以擋住神魄境初期攻擊的黑罡鬼骨鎧,在第一波海水打來的時候,就出現了大量的細微裂縫,搖搖欲墜處在了破裂的邊緣。

北靈陽看到自己的黑罡鬼骨鎧擋不住海水的攻擊,心中焦急,不停的輸送戰氣,把黑罡鬼骨鎧繼續撐起,迎接第二波海水的攻擊。

第二波海水來的極其的洶涌,從另一頭衝來,帶上了無匹的力量,撞在北靈陽身上,北靈陽被海水一撞,立馬倒飛數百丈,身邊的冤魂齊齊嘶吼,震聾發聵!

噗嗤吐出一口甜血,北靈陽遭受重創,身上的黑罡鬼骨鎧已經破碎,短時間無法再次凝聚起來,此刻唯有身上的霜雪錦衣還在放出光輝,抵禦冤魂侵襲。

“現在唯有靠霜雪錦衣和自身的護體神光了!”北靈陽慢悠悠的吐出一口氣,凝重的道。

自己的實力大漲,白銀器的威力,也能激發出三四成了,可以擋下神魄境中期的攻擊,自己再用護體神光輔助,擋下攻擊,可以一試。

北靈陽閉目盤坐在冤魂海中,全力激發霜雪錦衣的威能,一層淡薄的光輝,把他徹底的籠罩,一股黑白二色的神光,也從體內延伸出來,融在淡淡的雪白光輝裏面。

嘩啦!

又一波巨大的海水衝來,其中的威力比起之前的兩次,更加的強大了,轟在身邊,讓那雪白的光輝閃個不停,如風中燭火,差點泯滅。

北靈陽身軀一震,嘴角又流出了一絲血液,雖然靠白銀器擋下了魔器的攻擊,可是那股震盪的力量,還是傳到了自己的身上,把自己震傷。

雖然自己受了傷,可是北靈陽不得不讚嘆魔器的強大。只要有足夠的生機之氣就能無限成長,實在是可怕。

北靈陽端坐在冤魂海中,依靠強大的白銀器,暫時擋住了海水的攻擊,二者進入了詭異的角力階段,雖然北靈陽越來越弱,每一次撞擊都會咳血!

但刀鋒摩多也好不到那裏去,徐徐輸出的生機之氣越來越多,它身上的金色靈紋,已經到了不可察覺的地步,已經快要徹底的消失了,代表它的生機也沒有多少了。

“還在負隅頑抗是嗎?想要和我死拼到底是嗎?哈哈哈哈,沒有領悟常定,接下來你就去死吧。”

刀鋒摩多狂妄的大笑,它明白自己的生機沒有多少了,再這樣下去,也不知道受傷嚴重的北靈陽先死還是自己先死,只有冒險賭一把,才能釜底抽薪,扭轉戰局,定下乾坤。

“冤魂海暴動吧,把一切異物全部剿滅!爲此我願意把我所有的生機之氣都給你。”

刀鋒摩多瘋癲的大喊,把手舉得高高地,像是一個信徒在祈禱所信仰的神靈一樣,它身上所有的生機之氣全部噴發而出,匯聚成一股磅礴氣體,灌入空中的魔器中。

本就強盛不可一世的魔器,再次爆發,兇威之強,讓整座雞公山籠罩在一片驚天氣勢中,那怕是蟒虎元陽都忍不住動容起來了。

所有人的目光齊唰唰的看向了身在冤魂海之中的那道身影,充滿了濃濃的擔憂,害怕這個突然崛起的星辰,悄然隕落。

“該死!”躲在中央營帳的一個魁梧大漢,低聲罵道,他準備出手了。

ps:親們求點鮮花貴賓和收藏! 刀鋒摩多把自己所有的生機之氣灌輸進魔器之中,整個人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一下癱坐在地,銀色的身軀退化成最低等的黑鐵色,粗糙難看不復之前榮華的樣子,失去了所有的生機之氣,刀鋒摩多剩下的只是等死而已,但它要在死之前,看到北靈陽隕落。

最後一道生機之氣特別的磅礴,像條小溪一樣流入魔器裏,本就強大的魔器,在瞬間氣勢暴增,席捲天地,龐大的威壓像是魔神降臨一樣,鎮壓在場所有人。看着空中的死亡蓮花,***變。

“不好,這魔器的威力,超越了神魄境後期,北靈陽絕對擋不住!”

蟒虎元陽大駭失聲喊道,這魔器也算是激發到了極致,再強一點兒,簡直能媲美十萬魔器,鎮壓所有的神魄境修士了。

蟒虎元陽自身是神魄境大圓滿的高手,不懼怕魔器的威能,想要出手救下北靈陽,可還沒動身,就有一道聲音在他的心靈世界中響起,讓他不要輕舉妄動,靜靜的看下去。

響在心靈世界的聲音蟒虎元陽十分的熟悉,正是他們蟒虎部落的第一強者,也是他們的領袖——蟒虎元輞。

既然蟒虎元輞發話了,蟒虎元陽也只能按捺下救人的心,焦急的看着天空之中,盤坐在冤魂海里面的北靈陽。

事實上蟒虎元輞天境的靈覺比起蟒虎元陽還要強大,在魔器爆發出強大氣勢之時,各種細微絲毫的變化都在他的監控之中,原來他已經打算準備出手了,可是北靈陽體內卻在這一刻,傳出一道隱晦的強大波動,那種波動讓他整個人感到心悸,遲疑之下他也就沒動手了,反而想看看北靈陽隱藏的後手是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