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人獸大戰確實有些缺德,一般都是用來教訓一些缺德的人,聽到宮絕的提議,陸蕭心裏笑了,你丫的比我還要狠。見到陳淵與洪辰,陸蕭感覺這兩個傢伙挺適合做演員的。

“什麼?讓我們表演人獸大戰,這也太缺德了,我們自宮。”洪辰咬着牙說道。

“對,我們自宮。”

兩個人被嚇出冷汗,陸蕭閹了他們倆,沒想到還算仁慈了,若是真的讓他們表演人獸大戰,他們真的寧願自宮。

“什麼,你們要自宮,那就自宮吧!反正我們老大有藥治得好,絕對讓你們倆龍精虎壯。你們別想自殺,有老大在,你們死不了。”宮絕提醒兩個人說道。

兩個人已經被嚇得顫抖了,你丫的也太恐怖了,自宮都不行,非要自殺才行。就在他們兩個心驚膽戰的時候,突然有兩個戰士慌慌張張的跑過來。

“報告侯爺,今天有武者對民衆行兇,而且實力強大,抓走了幾位戰士的家屬。因爲對方實力太強大,我們攔不住,而且死了幾個戰士。”這個戰士彙報說道。


這下陸蕭有些憤怒了,你丫的,我都不禁止你們打鬥了,但是你們也用不着得寸進尺,竟敢動城中百姓,那麼你就必死無,就算你是皇子,我也要處死你。

“我親自過去,你給我指路。”陸蕭拽着這個戰士的胳膊,吩咐說道。

也就突然,陸蕭就消失了,洪辰與陳淵大驚失色,陸蕭就這麼突然不見了,陸蕭走了好,兩人如釋重負,到底是誰他媽的這麼缺德,竟然做出這樣的事真是給他們擋災。

“我們也過去吧!”莫霜說道。

陸蕭帶來的人,就突然都走了,把洪辰與陳淵兩人留在這裏,兩人有些鬱悶,你丫的不能這樣,就這麼跑了,也重視我們一下,好歹也要派兩個戰士來看管我們好不好。


“侯爺,就是這裏了,他們抓了客棧老闆的女兒,並且把客棧裏面的人,全部都趕了出去,客棧老闆全家被殺,就是守門的人,都實力強大。”這個戰士氣喘吁吁的說道。

這個戰士也被嚇了一跳,這才三秒鐘,這是什麼速度,這也太快了。再看看自己的臉部,都有幾道血痕了,這都是被迎面風給割的。

陸蕭看到了,兩個守門的人,實力都達到了凝元境第四重,在陸蕭的軍中,能夠對付這種高手的,只有莫霜、譚飛、藏風、吳熊,其餘的戰士,都實力偏弱。也就不一會兒功夫,陸蕭消失了。

這個戰士還在震驚中,他的話還剛剛說完,陸蕭就不見了,難道就進去了。對,陸蕭以一氣化混沌進去了。

“都怪夏皇這個混蛋,竟然查封了全國所有青樓,害的我們都沒地方泄慾。多虧了贏琅師兄,想到了這個辦法,這八位美人,真是國色天香。難怪民間流傳,家裏的不如外面的,外面的不如偷來的,偷來的不如搶來的,我還沒有上她們,竟然就有這種感覺了。我們師兄弟八人,每人一個,贏琅師兄你先選吧!”一個笑容非常**的中年人說道。

在這裏有八個人,都是中年人,大概三十多歲,而且都有一樣的特點,看起來**,很妖邪。這些人的實力,也還真的強大,都已經達到了凝元境第八重,這也是他們做事毫無顧忌的資本。

陸蕭還看到,在另外一個角落,正陳放着幾具屍體,都是一絲不掛,她們櫻桃小嘴身材苗條,若是活着也是花容月貌的美女。她們死了,身體有些消瘦,好像被吸乾了什麼似的。

“我就選這個南宮傾城好了,很可惜抓錯了人,沒有把南宮潁豔抓過來。總有一天,我要把南宮潁豔,還有那個九公主抓過來,我要把她們煉製成爲陰奴。都怪陸蕭這個混蛋,建立個什麼靈丹閣,盡然還聚集了妖族與天火神殿的高手。師尊他老人家也太怕事了,說妖族有妖聖,天火神殿有火聖,而我們合歡宗最強者就是宗主,還有幾位太上長老,只有陰陽境第三重的實力,讓我們不要惹事,還特意繞道陵城。”另外一個淫邪的男子說道,這個人就是贏琅了。

陸蕭沒有想到,這些人竟然來自合歡宗,他們是要採陰補陽,吸乾女子的陰柔之力,難怪了如此喪心病狂。南宮傾城竟然被抓來了,這是陸蕭沒有想到的。陸蕭還意外聽到了妖聖、火聖、陰陽境,陸蕭知道,這樣的境界都在金丹境之上。

“你們這羣畜生,你們會遭報應的。我是陸蕭的女人,只要你們敢動我,你們會死無葬身之地的。”南宮傾城非常憤怒的罵道。

南宮傾城非常擔心害怕,一旦被這幾個畜生玷污,那麼自己一生就完了。聽着幾個畜生很忌憚靈丹閣的,她豁出去了,直接用陸蕭來鎮壓他們。站在暗處的陸蕭,差點沒有被嚇住,我怎麼又中槍了。 陸蕭被南宮傾城的話嚇了一跳,他跟南宮傾城,確實也有一面之緣,但那時的南宮傾城,他還高攀不起,自己只不過是一個護衛而已,也談不上深交。真是豬怕壯,人怕出名。

淫邪男子聽到陸蕭的名字,臉色變了一下。南宮傾城心裏暗喜,自己的想法真的對了,陸蕭果然是真男人,這種妖邪都懼怕。

“我也是陸蕭的女人,你們敢動我,你們會死無葬身之地。”有一個女子,也這麼叫了起來。

陸蕭打了一個寒顫,你丫的別嚇我,我都沒有見過你好不好。這個女子察言觀色能力很強,她看到淫邪的男子臉色真的變了,就仿效南宮傾城。

淫邪男子也有些鬱悶,他對陸蕭確實有些忌憚,他們的師尊可是不敢進入陵城,就是因爲太忌憚了,他們合歡宗讓人所不齒,被列入邪宗。淫邪男子也是感嘆,陸蕭真是一個淫賊,我們隨便抓了兩個,他就有兩個女人。

“我也是陸蕭的女人,你們敢動我,你們會死無葬身之地。”

“我也是陸蕭的女人,你們敢動我,你們會死無葬身之地。”

見南宮傾城的話有點管用,其餘的六位女子都仿效起來。暗處的陸蕭被嚇得額頭冒汗,你丫的我招惹誰了,我好心來救你們,你們可別給我惹事。

淫邪男子原本變了臉色,此時突然突然**的笑了起來。南宮傾城一看到這種情況,臉色變了,知道仿效的人太多了,壞事了。

“哈哈哈,原來你們都在騙我們,差點就上當了。南宮傾城對吧,你確實與陸蕭有過一面之緣,我現在就讓你****,讓你狂歡,你有本事叫陸蕭來救呀!啊,哈哈哈哈。”淫邪男子**笑道,並且像野獸一樣朝南宮傾城撲過來。

就在贏琅要接近南宮傾城的時候,突然摔倒了,接着就出現了流血事件,他的雙腿從膝蓋部位沒了。

陸蕭原本想一劍殺了他,但是覺得要拿他示衆,要警告那些以武犯禁的人,所以才留下一條狗命。

“啊!你是誰,你這個混蛋,你給我出來。”贏琅慘叫。


贏琅現在心裏悲憤,他是合歡宗的天才,又是一位長老的兒子,地位尊貴,就是一些世俗帝國的皇子地位也不過如此。以他現在的修爲,可遠沒有達到斷肢重生的境界,斷肢重生最起碼需要達到超凡境界,他們合歡宗都沒有這樣的高手。或者還有一種可能,就是服用丹藥,但是這種丹藥真的有嗎?

贏琅知道,沒了雙腿,他這一生算是完了,因此他心裏產生了恨,憤怒大叫:“殺,給我殺了這羣賤人。”

贏琅沒了雙腿,依然拔劍朝南宮傾城刺去,但是手 還剛剛擡起來,兩條手臂齊肩沒了,整個人成了一根棍子。

“啊!”

這一幕太過血腥了,嚇得幾個女子大叫起來,這個叫聲很銷魂,陸蕭的心都快跳了起來。

“師兄弟,快救我。”贏了害怕的叫道。

贏琅現在害怕了,這麼短時間,他就沒了四肢,他可是凝元境第八重的高手,那麼暗處的人有多麼的強大,他現在唯一的奢望,就是保住自己的命。

贏琅雖然廢了,但是他的話還依然有用,一個人朝贏琅閃過來,準備營救。但是很悲催,還沒有靠近,雙腿沒有了,接着雙臂也沒有了,成了一根棍子。

其他六人此時心裏恐懼,他們到底面對的是誰,這是一個恐怖的惡魔。這個惡魔太殘忍了,他不直接殺死,人而是直接把他們變成了棍子,讓人想死又怕死。

“惡魔太強大了,我們快跑,這裏的事一定要告訴贏周長老,讓他爲贏琅師兄報仇。”一個人撒腿就跑,並且一邊大叫。

但是太悲催了,他的話還沒有說完,雙腿就沒有了。其他人心裏發毛,他們的腿已經顫抖,自從出道以來,今天的事最爲恐怖了,難怪了他們的師尊要他們低調,現在終於爲什麼要低調了。

這個客棧本來也不算很大,對於他們來說,就只是一顆沙粒而已,但是今天對他們來說,太大了,他們根本跑不出去,只要往外跑,現在都變成了棍子。

陸蕭的實力,可是能戰金丹境強者,對付幾個凝元境第八重的高手,當然就像殺雞一樣,毫無懸念,這八個人就像一根棍子。

“哈哈哈,你們八個淫賊,我都警告過你們了,我是陸蕭的女人,你們還敢妄動,現在變成淫棍了吧!”南宮傾城拍手叫好。

陸蕭差點沒有摔倒,這個好人真的做不得,到時又會有人罵我畜生了。到時絕對會有人出來說,陸蕭殺了八個畜生,而自己卻做了畜生。

“陸蕭你不用藏着了,我知道這是你的絕技,衝冠一怒爲紅顏,我非常感動。”南宮傾城大聲叫道。

陸蕭被嚇得氣血翻騰,你丫的知道我的底細,也不用說出來呀!我不是爲你們而來,我是爲了城內治安而來。

“真的是陸蕭侯爺嗎?我也知道你好這麼一口,救命之恩,我願意以身相許。”一個女子大聲叫道。

陸蕭的心跳的厲害,感情你們真的把我當成淫賊了,什麼是我好這麼一口,我有這樣的嗜好嗎?陸蕭終於理解了一句話,好人難做,就是這樣的。

結果又有幾個人叫以身相許,陸蕭怕了,雖然被南宮傾城識破了,但是依然不敢露面。

“你們不要在挑逗了,陸蕭侯爺不到二十歲,被你們弄得害羞了,都不敢出來了。”一個少女說道。

陸蕭心跳的厲害,你丫的女人太可怕了,還是不招惹好,不然一個一個跑到家裏去,到時自己家裏都可以開一個青樓了。陸蕭也跑人了,這裏的事,等下安排莫霜與譚飛來處理。

在天都帝國,制度很嚴,普通人只能有一個妻子,做了官老爺,纔可以有兩個妻子,將相纔能有三個妻子,封王侯纔可以三妻四妾。若是這八個人被陸蕭帶回去,陸蕭就是逾越了帝國法度。

“你們兩個畜生想跑,沒這麼容易,給我留下。”

突然外面傳來了打鬥聲,兩個看門的人,知道里面發生了什麼事,裏面的人現在還在慘叫,他們也怕了,準備溜之大吉。但是就在逃跑的時候,莫霜與譚飛來了,直接把他們給截住了。

這兩個人,雖然已經達到了凝元境第四重,單打獨鬥卻不是莫霜的對手,一個人差點被莫霜給活劈了,三招就重創了。另外一個正被譚飛糾纏,脫不了身。


“誤會,你們誤會了,我是金甲門的人,我們是被抓來看門的,我們跟他們不是一夥的。”被莫霜揍的摸不着頭腦的人大聲叫道。

金甲門,這個門派陸蕭不瞭解,但是看到兩人,挺能耐揍的,身上都覆蓋一層金甲,這就是他們的保命手段。

“他們是幫兇,就是他們動手殺人的。”那個帶陸蕭來的戰士指責說道。

這兩個人心裏大驚,對那個戰士記恨上了,只要他們這次能夠活着,他一定滅了這個戰士全家。

“你們倆戰鬥力太差了,我都搞定了八個,你們一個都還沒有搞定,把他們變成棍子。”陸蕭終於顯露身形,大聲叫道。

陸蕭沒有讓打鬥繼續,這不是什麼比武切成,沒必要留下禍害,陸蕭揮揮手指,把這兩個人的雙腿沒了。

這兩個人很悲催,也成了棍子。陳淵與洪辰此時剛剛趕到,剛好看到陸蕭出手,他們被嚇了一跳,陸蕭強大的離譜。

“老大,有什麼要吩咐的嗎?”完事之後,莫霜問道。

“譚飛,被抓來的八位美女,你護送他們回家。宮絕,你派人打掃戰場,把空間戒子全部收了。藏風你的任務去抓十頭野豬回來,吳熊去準備十個豬籠子,這十個人要一併裝進住籠子。洪辰、陳淵,裏面有幾個死去的美女,你幫她們穿好衣服,並且把他們掩埋了。”陸蕭吩咐說道。

這些人都去執行命令了,只有陳淵與洪辰有些爲難,他們竟然去做這樣的事,他們又不是陸蕭的人,幹嘛要聽陸蕭的命令。他們倆想跑,但是卻不敢跑,以陸蕭的速度,他們是絕對跑不掉的。

“你們倆愣着敢什麼?難道要我把你們變成棍子嗎?”陸蕭大聲叫道。

洪辰與陳淵被嚇了一跳,心想,你是老大行了嗎,我們去做可以了嗎?兩個人呢不敢違抗命令,只能去做,他們可不想被削成棍子,那太慘了。

“老大,八位美女說現在已經是你的女人了,說要去你家,要送回家嗎?”譚飛朝外面叫道。

陸蕭現在額頭冒汗,你丫的還來真的。莫霜心裏很玩味,老大你到底做了什麼,果然是色鬼中的惡鬼,這麼短時間,就搞定了八個美女,是個他拍馬也比不上。

“譚飛,你就是把他們送到自己家去,也不要送到我家去,不然的話,後果自負。”陸蕭大聲命令說道。 譚飛心裏誹謗,老大你怎麼這麼能,這麼一會兒工夫,就擺平了八個美女,像南宮傾城,還真是一個大美女,一笑傾城。他譚飛倒是想把帶回自己的家裏去,但是這能嗎,陸蕭這是給他出了一個大難題。

“諸位美女,你們不回自己的家,我還真沒地方送,只能把你們先送回我家去了。”譚飛非常無奈的說道。

這八個少女聽到譚飛的話,之前也聽到譚飛這麼吩咐,氣得磨牙,陸蕭你丫的也太狠了,難道就這麼看不上我們。心想我們容易嗎,我們說這話已經很丟人了,還要被你拋棄,這更加丟人了。

最後這幾個少女都被送回家了,她們不可能不回家,被送回譚飛家怎麼行。

不到很長時間,藏風抓來了十頭野豬,並且把野豬與合歡宗的人,還有金甲門的人,都一併關進豬籠自裏面。

“陸蕭,你這個混蛋,合歡宗不會放過你的,一定會滅你滿門”贏琅非常痛恨的叫道。

合歡宗是一個強大的宗門,至少比御劍宗,或者文淵閣,還有聯盛殿要強大多了,陸蕭竟然把這些人變成棍子,並且關進豬籠,洪辰與陳淵被嚇了一大跳。

“莫霜,這是**,多給他們撒一點,把他們掛在四面城樓,讓全城的人觀看,誰敢以武犯禁亂了法度,就是這個下場,把他們變成棍子,上演人獸大戰。莫霜,把你的一萬軍隊調來,駐紮在明德城的城主府。合歡宗邪教只要敢進城,一律殺無赦,殺不了的我自己親自動手。”陸蕭吩咐說道。

明德城大部分的人,都是一些戰士的家屬,陸蕭當然要維護明德城的安全。這樣戰士纔會安心跟隨自己。

把十個人,變成棍子,並且關在豬籠子裏面,並且與野豬關在一起,這實在太過兇殘了,但是卻讓全城的歡喜沸騰。

陸蕭把這十個人,掛在城樓上,上演人獸大戰,原本兇殘又噁心,但是全城的人都一起叫好。人獸大戰,千古奇觀。

“陸蕭,你這個混蛋,你給我出來,你竟敢殺我合歡宗的親傳弟子,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一個人見到城樓上的人獸大戰,開始的時候,看得津津有味,當看清人的模樣之後,非常震怒大叫。

“陸蕭,你這個無恥的混蛋,你竟敢羞辱我金甲門,我要滅你滿門。”


又一個人,看着城樓上的忍受大戰,瘋狂大叫起來。陸蕭聽到這樣的犬吠聲,知道找麻煩的人來了。

這兩個人的大喊大叫,結果被全城的人鄙視,你丫的就是你們這樣的邪教,培養了這樣一羣惡人,才讓世間不太平。

“你們找我嗎?滾過來吧!”陸蕭在一個比較空曠的地方叫道。

合歡宗與金甲門的人愣住了,他們沒有想到,陸蕭竟然還敢出來,難道就不怕死嗎?

兩個人朝陸蕭走了過來,爲了顯示自己的實力,每走一步地面龜裂,塵土飛揚。這兩人,已經達到了金丹境,實力也強大,但是陸蕭知道他們應該速度不算很快。因爲輕功好的武者,通常顯示實力,是以速度快,腳不沾地。

“陸蕭,你這個天殺的混蛋,爲什麼要殺我合歡宗的人,並且羞辱我們合歡宗?”一個陰陽怪氣,一副**樣子,大概六十歲的老年男子質問陸蕭說道。

“陸蕭,你這個混蛋,我金甲門的人何罪之有,你竟然對我的弟子痛下殺手,你該當何罪?”一個山羊鬍子的老傢伙質問陸蕭說道。

“你們來興師問罪對吧!他們敢在我的地盤殺人,並且強搶民女,他們亂了法度,所以他們該死,就這麼簡單。”陸蕭理正言辭說道。

**妖邪的老年男子氣的不行,他們又不是天都帝國的臣民,他們是武道宗門的人,不需要服從誰的法度,只要服從宗門法度戒律的可以了。尤其是合歡宗,他們是中等的大宗門,整體實力,比天都帝國還要強大,根本就不需要顧慮天都帝國的法度,今天陸蕭竟然殺了他們的弟子,還說是爲了維護法度,這簡直可笑。

金甲門的老者,面部有些抽噎,他離開明德城的時候,明明警告兩個弟子,讓低調行事,結果兩個弟子竟然殺人,他們是名門正宗,不是合歡宗這樣的邪教,怎麼可以做出這樣的事來。反正陸蕭要被合歡宗的高手殺死,爲了避嫌,他並沒有出手。

“陸蕭,你這個混蛋,你就爲了給幾個下賤的螻蟻出氣,就殘害我宗親傳弟子。他們這些下賤之人,能被我宗傑出弟子享用,是他們的榮幸,他們應該感恩戴德。”**妖邪的老年男子大怒吼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