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什麼活動?”韓非在一邊問道。

“我也不知道,反正你們過來吧,捧捧場唄。”我說完,也不見白璃說什麼。倒是一邊的夏沫朝着我點了點頭。

我沒有說話,也不想說太多。轉身便走了。

走出了酒店,微陽前的空地已經站滿了人了,胖子一個人站在舞臺上面,拿着話筒,不知道朝着下面說些什麼。

我雙手插兜慢悠悠的走了過去。“接下來就是大家表演的時刻了,不要害羞,不要難堪,愛就得秀出來。今天接吻大賽,時間最長的。只要微陽還在,那麼你來購物500以下的全部六折,每天限用一次。我熊雄就是這麼任性,你們可以去算算,你們省多少錢。以後我還得靠着江東父老們吃這碗飯。今天全場也是打折的,凡是參加接吻大賽的,通通有獎。”胖子站在舞臺上激情四射,手舞足蹈,比劃的栩栩如生。

“好嘞,現在報名開始,先統計人數,咱們定好了就開始。”胖子說完,劉宇新則在下面放着了浪漫的結婚進行曲。

下面有些人已經開始蠢蠢欲動了,只是沒有一個帶頭出來的。

“我!”下面終於有人舉手了,旁邊還牽着一個姑娘的手。有些事情只要有帶頭得了,便會有一連串的反應。下面陸陸續續又有好幾對情侶舉手,就連其中還有一對大爺大媽也舉手了。

胖子在上面再次拿起了話筒:“好好好,大家都挺積極的啊。那我在問一遍,還有沒有要參加的,速度啊,錯過這次的機會,你將終生後悔。”


胖子說完停頓了一會,又望了望下面:“沒有了是吧,沒有了那我們請各位情侶上臺,聽我口令就開始。”

“等等。”這個時候舞臺下面傳來了一陣聲音。

“還有我。”

“還有我。”

第一句是白璃說的,第二句是沈向陽說的。

白璃牽着韓非的手,沈向陽摟着夏沫,兩對情侶朝着舞臺上走了過去。

像是所有的時光都在逆行,夢的邊緣在逐漸崩潰,我站在原地,周身所有的聲浪也被掩埋。我有些失神,也有些發呆。 兩天以後,楊紫薇出了院,和林川一道,爲了籌辦金融公司忙碌了起來。

選址買鋪位換裝修招工培訓忙的是不亦樂乎。

因爲有林川,一切倒是很順利,很快捷。

只不過七八天時間,公司就風風火火的營業了。

當然這七八天時間,林川也不忙留意黃安琪那邊的處境。

聯合集團可以說亂成了一鍋粥。

不過黃安琪達到了林川的預期,沒有輕易繳械投降,而是不屈的應對着。

“林川,這都一個鐘了怎麼還沒有單子來?”

從響了鞭炮正式開門迎客開始,每間隔幾分鐘,楊紫薇就出門看一遍,來來回回甚是緊張。

一個鐘無人問津,她心裏各種不好的想法都滋生了。

“楊小姐,這是金融公司,不是便利店,人來人往不賺死你?”林川無奈的說道。

“呵呵,好像也對哦。”

“坐下喝杯茶,客人等會就到。”

“嗯,喝茶。”

幾分鐘之後,張小倩走了進門。

“呵呵,這客人不是來了?”林川示意楊紫薇去招待。

楊紫薇去得極快。

“楊總,你別客氣,我是林先生的員工呢!”張小倩說道。

“啊,不是客人?”

“也是客人,林先生的二十家房產中介,以後都在這裏走按揭,現在有四張單子。我帶來了。”

楊紫薇愣神看着林川。

“怎麼我不知道你還有二十家房產中介公司?”

“沒有顯擺的習慣。”

“呵呵,那不愁沒單子做了,自己人,八折。”楊紫薇心花怒放,她還親自給張小倩服務。

林川繼續喝茶,直到,接到大水牛的電話。

大水牛在門外。

林川走出去,上了車,發現後座還有一個女人,身材頗好,顏值頗高,看上去十分養眼。

“林副總。”這女人主動打招呼。

“你……”林川在腦海裏搜刮這女人的印象。

“我是行政部的孫雅。”

“哦,那天我們在會議室見過。”

“對,我給會議室送杯子,不過其實我們之前也見過很多次。”

“呵呵,我眼拙了,見諒。”

“小雅你先下別等會,我有幾句話跟老大說。”

孫雅乖巧的點點頭,下車去了。

“老大,孫雅,不錯吧?”大水牛意氣風發的口吻。


孫雅他早就有好感,一直在撩,得到的迴應卻是寥寥無幾。

他是鄉下出來的,而孫雅是城裏人,雙方有差距。

他都沒信心了。

沒想到,時來運轉,自己在老大的提攜下,買上了房,開上了皇冠。

瞬間從地低泥,變得小有成就。

之後,一切就水到渠成了,還是孫雅主動,這太爽了。

“你藏得是真緊。”林川說道。

“沒藏,我以前追過她,你又不是不知道。”

“什麼時候追成功的?”


“前兩天。”

“美的你。”

“嘿嘿。說正事老大,我剛得到消息,最後兩塊地,黃總已經賣了出去,下午簽約收錢,不過財務部被毛正文收買了,錢一進賬,黃總就拿不到也用不了了。”

林川若有所思的說道:“我知道了,這事我來處理。提醒一下,我們的事情別到處說。”

大水牛點點頭,他懂這些。

事發緊急,林川沒有多話,他飛快下了車,回公司和方潔發短信,把大水牛給的消息,傳遞了過去。

同時,提供解決的辦法。

很簡單,錢不入公司賬,來個三方合作,讓付款方把本該轉賬給聯合集團的錢,拿來買西郊的地皮,以地換地。

方潔轉告了黃安琪之後,黃安琪立馬給林川打來電話。

七八天沒通電話,黃安琪蠻激動的:“林神仙,你沒把我這凡間女子忘了吧?”

林川呵呵笑道:“黃總,像你這種舉世無匹的大美女,我怎麼會忘呢。”


“我有舉世無匹這麼美嗎?”

“你自己不知道?”

“本來是有點點自信的,可是你對我似乎一點興趣都沒有,我就開始懷疑人生了。”

“你怎麼知道我對你沒興趣?”

“這麼說來你是對我有興趣了?”黃安琪突然緊張得一顆心狂跳不止。

“咳咳,電話費挺貴的,我們還是聊正事吧。”林川哪敢亂回答,趕緊轉移話題。

“你這人真是討厭。”

“我有點忙。”

既然如此,黃安琪也只好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飛快說道:“你確定要以地換地?西郊換北郊,整個公司都會氣瘋的。”

“要的就是這效果,不過你注意了,價值要等同。”

“嗯,我算了下,同樣面積的地皮,西郊換北郊,能換十二塊,一比六。”

“讓對方配合吧,我們適當讓點利,但也要加要求,讓他們速度搞定,下午就要搞定。”

“明白,下一步怎麼辦?”

“現在公司烏煙瘴氣,但是你舅舅用招挺小心,顯然是因爲兩次被反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啊。他出招不夠大膽,不好處理,你要把他引出來,讓他原形畢露,而且就今天,我們沒時間和他消磨了。”

黃安琪狠狠抓腦袋,這不好辦,怕自己辦砸了。

“林川你想我怎麼做,要不你直接說唄。”

“換地這事搞定之後,公司能抵押的東西全抵押,我派人過去幫你辦理,抵押出來的錢,到西郊開發大型度假村。”

“用換來的地開發?”

“不,另外租地,爲了方便之後賣項目,畢竟度假村這東西我們不會經營。我已經聯繫好,安排好了,合同到了你面前,你簽名蓋章就行。”

“這靠譜嗎?對方能信?”

“對方就是我,都是我的地。”

“你的地?你有地?”

“小部分是我們倒古畫那天,我租的,有的是這幾天搞來的。具體的以後說,你需要記住,這是個魚餌,我們要給你舅舅一個刺激,讓他失控,讓他瘋狂,因此,怎麼能達到最好的效果,這公告就怎麼寫。”

黃安琪內心很是不安:“鬧這麼大,他們會打死我的,整個公司也會唾棄我的。”

“忘記我和你說的了?你要說是我留下的計劃,早已經開始,你阻止不了,毀約要賠錢,你只能賭一把。”

“這會把你坑死的。”

“聽好,這兩天就是決戰,你想贏你就照我說的去做。” 我,好想,好想逃離這個世界;好想自己的耳膜破碎;好想馬上世界末日。我站在原地,往後退了兩步,身子有些軟,好像要撐不住自己的內心世界了。

這時候猛地被人摟住了,我麻木的朝着邊上看了一眼,是胖子。胖子將我護在胳膊上:“別逃避,兄弟!”

我朝着胖子笑了笑:“讓我走吧!這樣的場景我真的看不下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