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今天周明已經規劃好了自己今天要做的事情,就是想法設法的聯繫上特別行動小組的人員,說白了也就是能聯繫上姚佳麗就行了。

因爲之前一直都與姚佳麗有過聯繫,所以兩人還是有一些聯繫用的手段的,現在的形勢手機這種電子的通訊設備怕是不能用了。

因爲現在嚴霜已經離去的緣故,能對八隻眼組織通訊這方面發出威脅的已經沒有了,所以周明也不敢去冒這個險。

現在好不容易纔走到了這一步,不能因爲自己的一時衝動就葬送了這來之不易的機會。

周明現在所在的房間已經幾乎沒有死角了,所以在這裏做什麼,都會被人看的一清二楚。

周明最後決定,還是通過最原始的手段來進行信息的傳達,雖然這樣不確定姚佳麗何時才能收到,但這絕對是最爲保險的方法了。

周明明白,要想成功的把信息傳遞出去,就一定要讓所有人對自己不起疑才行,而現在能做到這點的,就是把自己的所有舉動都暴露在他人的監視之下就行了。

這也就是俗稱的燈下黑,昨晚周明洗澡的時候,便已經把這幾天所有的內容寫在了一張白紙上,現在要做的,就是把這個信息給傳遞出去就行了。

不過至於如何傳遞,能不讓別人起疑,這好像也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此時的特別行動小組,又恢復了往日繁忙的狀態,因爲現在還不能確定周明是否成功的進入了八隻眼組織。

所以特別行動小組的衆人也是在焦急的等待着結果,但坐以待斃,向來不會是姚佳麗行事的風格。

黛拉·布什的戀愛故事 ,按照周明的習慣,這幾天,他都會或多或少的給自己報一下現在的狀態。

但事到如今,還沒有傳來任何的消息,那就只能說明周明此時可能已經被人給監視了,而且監視力度應該是周明一個人還解決不了的。

所以,現在姚佳麗認爲,他們現在最主要的事情, 厲鬼收集系統

也看看在這個時候,姚佳麗等人能對周明提供一個什麼樣的支持,畢竟,現在的周明,無論做什麼都是有諸多不便的。

而現在特別行動小組,唯一的任務就是確保周明能順利的進入八隻眼組織,並配合他完成對八隻眼組織的徹底調查和清掃。

穆天陽今天剛接到了個新案子,所以此時他與他的專案組已經奔赴案發現場,並不在特別行動小組這裏。


現在特別行動小組,滿打滿算也不過只有周冉徒遠、無心和姚佳麗四人,所以四個人要想完成與周明傳遞信息的任務,也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且,無心好像對於此事還沒有太大的用處,雖然在上次的事情中無心已經成長了不少,但對於這種牽一髮而動全身的事情。

就是姚佳麗,也不敢太過於冒險,他們的任務是協助周明,而並不是給周明幫倒忙。 所以,現在能用的上的也就只有周冉和徒遠二人了,不過二人倒是全能型人才,什麼樣的情況都能適應的了。

只是周冉與周明的關係還是讓姚佳麗有些頭疼的,畢竟兩人是父子,就怕處理事情的時候會帶有一些個人因素。

雖然這種概率很低,但是作爲領導的姚佳麗,必須要把這種情況也考慮在內,不然等到真的發生時,怕是就有些措手不及了。

不過現在也沒有別的人可用了,就算是有這樣的因素,姚佳麗也只能選擇相信二人了,相信他們會妥善處理好大是大非的。

好在這次的事情並不會有什麼大的危險,相信以周冉和徒遠的能力,再加上週明的經驗,這次的任務還是能夠非常順利的完成的。

現在想要聯繫上週明,首要的任務就是確定他的位置,這樣纔能有下一步的打算。

因爲當初爲了以防萬一,周明決定還是在這一次不帶定位器一類的東西了,雖說嚴霜研製的東西,非常的值得信賴。

但畢竟現在嚴霜已經不在了,對於她的發明,還存在不存在什麼缺陷,周明也是不知道的。

而且,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誰也不敢保證八隻眼組織沒有比嚴霜還厲害的電腦天才,周明還是先適應一段時間,再考慮用不用其他的輔助工具。

可是,這樣給見面又無形之中增加了許多的難度,周明主動聯繫他們還好,若是上他們主動去找周明,還真的有點大海撈針的意思。

姚佳麗思考了半天,現在只有徒遠和周冉兩人,若是滿大街的去找,還不知道要找到什麼時候呢,所以必須要想一個辦法。

她突然想起了之前與周明的聯絡方式,當時兩人還只是合作關係,爲了不暴露彼此的身份,兩人一般都不會見面的。

而是,會通過一種方式,來將信息傳遞出去。

之前他們最默契的一回,兩人竟然利用快遞將所要傳達的信息給傳遞出去了,那也是兩人合作最痛快的一回。


但是,現在那樣的方法肯定是不可以了,不過這樣的方式倒是還可以用一用。

想了半天之後,姚佳麗也沒有想到一個合適的方法,無奈之下,她只能把徒遠和周冉也叫了過來,並說明了自己的想法。

徒遠之前也是做的臥底工作,他向刑警大隊大隊長傳達消息的時候,肯定也有各種各樣的途徑。

而周冉,現在經過幾次大的事情之後,也變得愈發的成熟了,許多方面都是非常的有自己的見解。

因爲周冉本身在各個方面都很突出,這也是姚佳麗當初會選擇讓他進情報科的原因。

可惜的是,周冉雖然什麼都很擅長,但還是涉世未深,還是不能把自己的實力完全的發揮出來。

這讓姚佳麗也是十分的着急,但是她也明白,一定不能在這個時候對周冉說一些喪氣的話,凡事都是有一個成熟的過程。

現在就讓姚佳麗重新看到了希望,她已經從周冉的身上看出了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潛質,所以,對於兩人的想法,姚佳麗還是十分看中的。

聽完姚佳麗的想法之後,兩人默契的對換了一下眼神,想不到姚佳麗的想法與二人的想法不謀而合,這倒是省去了二人很多的口舌。

徒遠難得有這樣表現的機會,所以也是非常的認真,慎重思考了半天之後,才慢慢的開口說道。

“我認爲,我們可以在手機通訊設備上想想辦法,這一點不但方便而且還十分的簡捷。

“你說的倒是很簡捷,很方便,但八隻眼組織怎麼可能會對周明的手機不進行監控呢,如果不監控的話,想必周明早就把電話打過來了。””


“而且,我與他還有一個專門的手機卡,是嚴霜專門爲我倆設置的,別人根本不可能能竊聽到我們的手機通訊。”

“不過,我想他現在都沒動用這種方式,只能說沒他現在的情況不妙,或者說他還不想過早的動用這張底牌。”

“你誤解我的意思了,我說的運用通訊設備,當然不可能指的是給他打電話,直接聯繫他,這樣的事情凡事有點經驗的人都不會做出來的。”

“那你的意思是,你說話別大喘氣,有什麼話一口氣說完行不行?”

見到姚佳麗臉色有些不悅,徒遠趕緊正了正神情,原本他打算能讓姚佳麗對他刮目相看呢,可現在,好像還感覺到姚佳麗的一點不耐煩。

“其實是這樣的,我說的利用通訊設備,不是指我們給他打電話,是借用別的人的口吻去給他打電話,聯繫他。”

“你是說,利用我父親是移動用戶的手機卡,所以以移動客服的方式給他打電話。”

徒遠驚訝的看了一眼周冉,看來這件事兩人又是想到了一起,兄弟之間真的是越來越默契了,現在連想法都如此的一致。

“你這個提議,我好像有些懂了,這個提議或許還真的值得嘗試一下,就算八隻眼組織一直再監聽周明的電話,怕是對於移動客服也不會生出什麼懷疑來。”

不過,這還是要有一個重要的前提,那就是這個電話必須是由真的移動客服人員給打過去纔可以。

雖然現在科技這麼發達,他們也能利用方法把自己轉換成移動客服的聯繫號碼,但保不齊八隻眼組織不會追根溯源。

如果真的被查到電話是經過轉換打來的,那可能會因此就害了周明,如果周明已經成功的通過了考驗的話,更是讓周明置於死地了。

這一點,姚佳麗想到了,徒遠和周冉自然而然的也想到了。

“我會與周冉去一趟移動服務大廳,而且,我決定這次的電話,應該由我們自己人來打比較好。”

“這倒是應該的,八隻眼組織現在在國內的發展還是有些超乎我們的想象的,若是他們在移動也安插了奸細,我們這次的行動還是可能暴露的。”

“只不過,你們兩個大男人,以移動客服的身份給周明打電話,雖說不是不可以,但還是讓人有些生疑。”

“如果是位女士的話就好了,只不過我實在是不方便露面,不然這件事,我倒是可以試試的。” 其實現在姚佳麗心中已經有了理想的人選,而且這件事就算是她去做也不是不可以,只不過,姚佳麗想給周冉一個和施千語相見的機會。

之所以她沒有直接說出施千語的名字,就是想看看周冉的反應,周冉的反應也的確沒有讓她失望。

在她說完話之後,周冉隨口便把施千語的名字給說了出來。

而且看樣子,周冉好像連思考都沒用思考,或者說是條件反射更爲準確一點。

周冉說完施千語的名字之後,發現徒遠和姚佳麗都是用異樣的眼光看着自己,這讓周冉竟然有些莫名的臉紅。

雖然不明顯,但周冉此刻的臉卻是火辣辣的熱。

他也沒想到自己會直接就說出了施千語的名字,自己雖然之前跟她有過一段屬於兩個人的小祕密,但自己爲什麼直接就說出了她的名字呢?

反應了半天,周冉好像有些明白了,這明顯就是姚佳麗給他將了一軍,她這是在試探自己的反應啊。

不過,周冉此時好像也不能說什麼,這纔是姚佳麗的高明之處,就算是你知道了,也根本沒有反駁的餘地。

姚佳麗又趁熱打鐵的說道:“既然你提到了施千語,那這件事情就由你去跟她溝通吧,不過千語大小姐可是忙的很,能不能賣你這個面子,還是要看你的本事了。”

“你跟施千語的關係不是特別的好嘛,你直接跟她聯繫不就可以了嗎?”

“這件事既然是你提出來的,那肯定是你來處理最好了,徒遠,你說對不對啊?”

徒遠想都不用想,便點了點頭,這讓周冉也很是無語,徵求徒遠的意見,那還不如不問呢。

別說是這件事情了就是別的方面的事情,徒遠肯定也是無條件的支持姚佳麗的決定了。

看來現在也只能硬着頭皮去找施千語了,不過說心裏話,周冉還是有些期待跟施千語的見面的。

“給你兩個小時的時間,希望你能在這段時間內搞定她,徒遠,你就先去移動大廳那裏準備一下,至於具體的事情我就不需要再囉嗦了吧。”


徒遠點了點頭,對於這樣的事情,他還是非常擅長的,而且徒遠是易容的高手,他只需要挑選一個崗位,讓那裏的客服人員消失一段時間就可以了。

到時候,他便可以讓施千語在這個間隙,利用客服人員的身份,與周明進行交流。

不過,交流肯定也不可能直接就說明情況,但是,只要能夠稍微的旁敲側擊一下,以周明的反應能力,就一定會明白這其中暗含的深意。

而且,姚佳麗爲了避免周冉不敢單獨見施千語,給特意把他唯一能叫的無心,也安排在了徒遠的行動之中,他們二人一起進行行動。

周冉還真的有想要叫無心的想法了,但可以姚佳麗根本不給他這個機會。

他此時已經一個人開車去往施千語所在的律師事務所了,這個律師事務所算是施千語自己打拼起來的,所以她也是這裏最大的老闆。

平常一些小的案子,都會由她手下的律師去處理,而一些手下人處理不了的案子,最後纔會由她來解決。

此時的施千語剛剛從法庭回來,這場看似沒有一點懸念的判決,硬生生的被施千語給拉成了平局。

這樣的手段,就是放眼整個省,好像也沒有幾人能做的到。

不過,雖然官司是打贏了,不過施千語此時的心情卻不是很好,而且,這樣的心情也延續了一段時間了,今天算是最糟糕的。

因爲,她剛剛接到了姚佳麗的電話,說是有件事情想讓施千語幫一下忙,對於姚佳麗,無論是什麼樣的事情,她都會義不容辭的去做。

可是姚佳麗並沒有直接在電話裏說明到底去做什麼,而且還神祕的告訴她,一會周冉會來找自己。

這讓施千語很是生氣,這也是她最近一段時間心情都不好的原因。

雖然上次的事情,已經過去了,而且看樣子並沒有人知道,可是施千語卻不知道怎麼了,每天睡覺時都會不由自主的浮現周冉的身影。

這讓施千語非常的不開心,她可不信自己會對周冉產生想法,之所以每天都會想到周冉,還是因爲自己從來沒有過與一個男人共處一室吧。

而且,這個男人還並不是她真的喜歡的類型,所以,她現在最怕提到和見到的人就是周冉。

可現在偏偏周冉就又出現在她面前了,雖然這是姚佳麗吩咐的事情,但專案組人那麼多,爲什麼非得是他來找自己說明情況呢?

正在施千語生氣的時候,辦公室的門突然被人敲了敲,“老闆,外面有個叫周冉的先生找您,您看該怎麼應對?”

雖說都同是律師,但是施千語對於手下的員工可不會有像對待姚佳麗那樣的態度,這裏不論男女,對於施千語都還是非常的敬畏的。

之所以她會這麼問,因爲她對於有男人來找施千語已經司空見慣了,畢竟這麼個堪稱完美的女人,還是有很多的追求者的。

不過,她也明白,雖然追求的人很多,但是能讓施千語正眼相待的人還真的沒有幾個,其中的很多男人都是她心動的對象,但可惜那些人並沒有過多的關注過自己。

偶爾有人跟自己討論幾句,說的也都是關於施千語的問題。

今天的施千語脾氣非常的不好,雖然並沒有對他們這些手下人發火,但平日裏對於施千語細緻入微的觀察,早就讓她洞穿了一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