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今天若是徐坤不退步的話,陳煜肯定也拿徐坤沒有辦法,只能先吃下這個暗虧,再去找汪蘇寧幫忙。

畢竟自己的身份低於徐坤,在外面不管怎麼鬥都是陳煜吃虧,這和實力沒有關係。

白蓮教不會允許一個以下犯上的人存在。

陳煜之前所說的截殺徐坤更是笑話,陳煜只是嚇唬一下徐坤而已。

若是徐坤真的不退步他也不會去截殺徐坤。

脣亡齒寒的道理誰都懂。

兔死狐悲之下白蓮教其他人肯定會聯手低於陳煜。

若是陳煜殺了徐坤那怕是暗地裏殺了徐坤也不行。

雖然面子上過去了,可他們是堅決不能開這個頭的。

不然今天你陳百川殺了徐坤沒事,其他人是不是會模仿你陳百川的做法。

但索性徐坤被陳煜給嚇住了。

這也是陳煜不把徐坤放在眼裏的最大的原因。

如今的徐坤在聖使這個位置待久了。

不需要拼搏只需要熬,就可以成爲白蓮教高層,他已經失去了一個修士該有的東西。

變得怕死變得畏懼變得盲目。

陳煜逼退徐坤這件事很快便傳到了白蓮總部。

現在所有白蓮教的人都知道徐坤被陳煜三言兩語便給逼退了。

“蘇澤明,我覺得提水城城主這個位置現在陳百川並不適合,他還需要先去底層磨鍊個幾年。”白蓮主堂議事廳內蓮祀堂的副堂主說道。 “不知道,樑副堂主有何高見?”蘇澤明不鹹不淡地說道。


“蘇副堂主應該知道現在外面的傳言吧。”樑漢文說道。

“哦?什麼傳言?”蘇澤明故作不知的問道。

“現在整個南荒古地可都在說陳百川逼退徐坤的事情,現在外人都再說我白蓮教的陳百川以下犯上不知尊卑,難道蘇副堂主就沒聽說過?”

“我怎麼知道的和樑堂主的不一樣啊,我可聽說是徐坤先不守規矩的,不跟陳百川打招呼就在提水城建立入駐處,還查封陳百川的生意,要知道這生意的收益可有三成是給我白蓮教的。”蘇澤明當然明白樑漢文的意思。

說來也可笑,這徐坤乃是偏鋒堂出身,但他成爲聖使後卻投靠了蓮祀堂的副堂主樑漢文。

歸根結底就是因爲一般情況下偏鋒堂不會插手白蓮教內部鬥爭。

因爲他們是三堂之中實力最強大的一個堂,完全沒有必要去花費精力得去爭權奪利。

徐坤爲了在高層那裏得到支持就選擇了投靠樑漢文。

這也是徐坤吃了虧之後樑漢文前來着蘇澤明給陳百川找麻煩的原因。

樑漢文見蘇澤明的樣子,也知道蘇澤明必定不會懲戒陳百川。

不過他可不是那種傻傻沒有準備就過來的。

他來之前就已經想到了蘇澤明的反應。

“雖然是如此,但是陳百川做的也太過了,外人可不會管這些,外人只會覺得我白蓮教在內鬥,還有着不懂上下尊卑的弟子,不過事出有因,這樣吧,這次陳百川完成這個任務的獎勵就先壓後吧!”房間內一直一言不發的戰堂副堂主公孫幽離起身說道。

蘇澤明詫異的看了一眼公孫幽離,心裏面一時拿不住公孫幽離在想什麼。

按道理來說那怕公孫幽離不幫他也不會幫助樑漢文對付自己。

要知道徐坤可就是被樑漢文挖過去的。

不過這次議事就是三個堂口的副堂主的一次小會議。

這種事情還不至於驚動那麼正在閉關的三位堂主。

如今兩個副堂主都已經這樣說了,蘇澤明也沒辦法只能點頭答應。


議事結束後,蘇澤明找來一個弟子,讓那名弟子給陳煜送了封信。


也算是解釋一下獎勵的事情。

畢竟是自己給陳煜交代的這個任務,如今提水城已經牢牢掌握在白蓮教手中的,但獎勵卻得不到,若是再不和陳煜解釋一下緣由那可就過意不去了。

提水城城主府內,陳煜看着手中的信封。

眼神中流露出一道寒芒。

看完後手指虛空生焰,信封便化爲灰燼。

“看來這件事還是讓白蓮教一些高層心生不滿了,想要打壓一下我這個後輩了,呵呵!”

陳煜呢喃幾句,心裏面雖然有些惱怒,但他也知道自己唯一能做的要麼就是努力的往上爬體現自己的能力和價值了。,要麼就是突破到尊者境界。

只要突破到尊者境界,那自己的地位就不是現在可以相提並論的。

但陳煜自己才突破凝丹境界沒多久,距離尊者還遙之甚遠。

所以只有努力這一條路了。

如提水城內也沒有什麼事情需要陳煜操心的,陳煜索性回到了白蓮主堂內。

“見過蘇堂主!”白蓮主堂內陳煜朝着蘇澤明行了行禮。

“你這次是來接取任務的吧!”蘇澤明笑道。

“沒錯,如今提水城的事情已經不需要我操心了,完全可以做其他任務。”陳煜說道。

“早就爲你準備好了,你看看這個。”蘇澤明拿出一塊玉簡遞給陳煜。

或許是因爲上次的獎勵被壓後了蘇澤明感覺有些對不住的原因,早早的便給陳煜挑選好了合適的任務。

“這次是出南荒古地,去北地十三城,不是說我們白蓮教不宜離開南荒古地進入大晉皇朝的管轄範圍嗎?”陳煜消化完任務的消息後疑惑地說道。

“最近我們已經和大晉皇朝達成了協議,或許是大晉皇朝是真的是衰弱了,曾經不可一世的大晉皇朝竟然也開始對我們妥協了,如今我們是可以進入大晉皇朝的管轄區域的。”蘇澤明笑着說道,眼睛中閃現出一絲興奮和狂熱。

陳煜告別了蘇澤明之後轉身離開白蓮主堂。

他打算先回提水城準備了之後便趕往北地十三城。

回到了提水城後陳煜直接進入了閉關室內拿出傳訊晶石。

“聽說現在大晉皇朝和白蓮教達成了協議?”陳煜好奇的問道。

諸葛夢婉那邊聽見陳煜的話先是沉默了一會隨後說道:“沒錯如今我大晉皇朝另一處戰場情況惡化,需要再次派遣人手過去,實在是沒有辦法和白蓮教開戰了,只能做出適當的妥協先穩住白蓮教。”

陳煜心裏面思索了一會後說道:“可這樣子就是在明擺着告訴白蓮教如今我大晉皇朝的實力十分虛弱,難免他們不會有着其他想法。”

雖然陳煜不知道大晉皇朝的另一處戰場指的是什麼,但他也知道那處戰場必定十分重要,重要到驕傲的諸葛皇族需要向白蓮教妥協。

和諸葛夢婉通了話瞭解了一下情況之後陳煜便出了閉關室,飛舟已經安排人準備好了。

這次他不打算帶着君淺沫去,這次他要做的事情也不方便帶着他去。

陳煜乘坐着飛舟,飛舟很快便來到了南荒古地的邊境。

此時兩方雖然依舊駐紮的大軍,但卻沒有以前那種針鋒相對的氣氛的。

反而呈現出一股平和,就連出入也不需要登記排查了。

陳煜見狀心裏面對於大晉皇朝的情況再次有了直觀的認識。

不過現在這些事情可不是該他操心的。

跨過南荒古地陳煜進入了中央帝土。

陳煜沒有直接朝着北地十三城飛去,反而收起了飛舟,變回了陳煜的身份朝着罪門飛去。

這次的飛舟是上次諸葛夢婉給他的那一個飛舟。

花了一個多月陳煜回到了罪門內。

“師父!我回來了。”陳煜沉聲說道。

“怎麼?任務完成了?”罪門門主也知道陳煜這一段時間在幹什麼。

直接開口問道。 陳煜冒充陳百川打入白蓮教的事情,也沒瞞着罪門門主。

這件事本來就瞞不住,畢竟陳煜一去可不是去個幾天而是要去很久。

“任務完成了,如今已經大致的知道了白蓮教內部的構造已經白蓮教的一些情況。”陳煜點頭說道。

“不過這些還不夠,如今我已經是白蓮教提水城的城主了,距離他們聖使這個位置只有一步之遙,我打算繼續潛伏下去,等到地位更高之後就能夠得到更多的信息,也算是幫諸葛夢婉一把。”

“你怎麼想就怎麼做我不會干擾你,但你一定要記住自己的安全是最重要的。”罪門門主叮囑道。

陳煜感覺到罪門門主發自內心的關愛,心裏面流露了一股暖意。

之前一直很疑惑爲什麼罪門門主要把他收入門下。

到了現在也沒得到解惑,但是陳煜能夠感覺得到罪門門主是真正的在關心自己。

在大帝之墓中遇到危機,若不是罪門門主一直關注着南荒古地的事情,也不會如此快速的前來救援。

若是罪門門主沒來的話,那光憑白蓮教那位副教主和五虎派那位尊者兩個人打破大帝之墓的禁制定要花費更多的時間。

陳煜等人到時候恐怕早已經被複生的雷神大帝給擊殺了。

“對了師父,我這次來只是來看一下你我馬上就要改道去北地十三城了。”

陳煜在罪門內待了一會後便轉身離開朝着碧海城飛去。

很快便來到碧海城,雖然弟子比拼結束了,但是陳煜在碧海城的班底卻也還在,再加上有着洛家和水藍仙門碧海城入駐處的人關照着,他們在碧海城運轉的還不錯。


特別是狄百川如今他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先天巔峯。

在先天修士中實力也是十分強勁。

陳煜在碧海城待了一天指點了一下他們的修行後便轉身朝着北地十三城飛去。

……

北地十三城乃是大晉皇朝的極北之處,顧名思義一共只擁有着十三個城池。

在很久以前北地還不叫做北地十三城,那時候北地叫做北荒古地,和南荒古地正好遙遙對應。

後來有十三位尊者級別的存在毅然決然的來到了北荒古地,硬生生的打造了十三個城池,在北荒古地落地生根。

事實證明,這十三位尊者的眼力很強,如今荒涼的北地現在已經成爲了極強富有的北地十三城。

這十三個城池共同瓜分了偌大的北地。

北地十三城的蒼南城內,陳煜坐在酒樓內喝着酒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