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仔細一看,這不是丁大廚嗎?

當時我想喊他來着,可是話到嘴邊,忽然想到了什麼。

依稀記得裘堡主告訴過我們,十二點過後,他們會變成怪物,那麼丁大廚也不會例外!

一念及此,我目露凝色,警惕的望着他,問道:“你是丁大廚嗎?”

他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掃了我們一眼,聲音低沉道:“想完成任務就跟我來。”

入股男神要趁早 說完他就轉過身,順着來的方向又折了回去。

我當時有點猶豫要不要上前,可是阿銀和美影兒卻是身體越過我先一步跟了上去,看到他們這樣,我也不好意思打退堂鼓,跟程智對視了一眼後,朝着前方走去。

“媽的!這是要帶我們去哪啊?”路上,程智賊溜溜的小眼神始終停留在丁大廚的背影上,接着彷彿想到了什麼,忽然將目光轉向我,驚道:“小白,你說這貨不會殺了我們,然後把我們像這樣掛起來吧?”

他的話嚇了趙安靈和劉瑤一跳,一左一右死死抱着我的胳膊,整的我也特緊張。

“行了!你別嚇人了。”我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

在我看來,程智說的根本就是扯淡,如果丁大廚想殺我們,大可不必如此費勁,直接躲在暗處一刀一個就行了,變成怪物的他絕對有這個實力。

而相比於被殺,我更害怕等會我們會面對什麼任務。

當我們穿過無數的屍體,走到房間盡頭時,我在角落裏看到了一個新的房間。

這個時候丁大廚已經推開房門走了進去,我們相視一眼,趕忙跟了上去。

剛走到門口,屋裏就傳來了一股香味,這股香味好像是肉味。

而當我聞到這股味道的時候,臉上的表情變得十分古怪,其他人也是如此,然後我們就走了進去。

進到屋中,看到裏面的情況,我的心情就跟日了蛤蟆一樣,噁心到想吐。

而劉瑤更是受不了,直接彎腰嘔吐起來。

只見血淋淋的牆上,掛着各式各樣的肉,蛆蟲肉、活狼蛛、青蛙肉、千足蜈蚣,我甚至可以看到這些肉上面的細毛。除此之外,在旁邊竈臺案板上,還放着許多我們不知道種類的肉,看起來特別噁心。

“天啊,這是要幹嘛?不會是讓我們吃這些東西吧?”程智一邊乾嘔着,一邊口不擇言道。

聽到他的話,我心底泛起一股惡寒,直接從頭頂涼到了腳底。

其他人的臉色也都差不多,甚至是阿銀,臉色都黑的嚇人,場中也就美影兒的面色還算正常。

這時候,丁大廚面無表情的看了我們一眼,指了指旁邊的桌子,聲音沙啞道:“都去那邊坐下。”

我們按照丁大廚的指示坐下後,他走到竈臺前,取出一個臉盆大小的玻璃容器。然後揭開鍋蓋,顛勺從大鍋裏盛出一大堆雜七雜八的動物和濃湯放到碗裏,又從調料盤裏撒了很多調料,最後再撒上一把蔥花,端到我們面前道:“把這些東西都吃完,你們就算完成任務了。”

聽到他的話,我的身體如墜冰窖,竟然真的讓我們吃這些噁心的東西!

這個任務如果讓貝爺來的話,肯定簡單,但是我們就不行了,尤其是看到那指頭粗細的肉蛆,我就感覺胃裏有一股酸水直往上涌。

當時真的感覺比掉到茅坑裏還那噁心,盆裏的肉散發着腐爛和腥臭,讓人聞之慾嘔。

“不,我不吃。”劉瑤臉色蒼白地搖頭。

“草!我也不吃,這太噁心了!”程智這個吃貨也下不了口,嘴裏罵咧一句,然後閉緊了嘴巴。

而阿銀則是乾脆撇過了頭,連話都不說一句,顯然無論如何都不會動一筷子的。

眼前的情況讓我有些無奈,這個任務雖然只是吃,可是面對這種千奇百怪的食材,我還是下不去口,於是道:“既然大家都不吃的話,我們放棄這次任務吧。”

“好好,我們回去吧。”劉瑤馬上贊同道。

“等等!”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美影兒忽然叫住了我們,只見她眼神緊緊盯着盆裏濃稠的一堆東西,若有所思了一會,出聲道:“你們可想清楚,七個任務要完成四個,而現在已經失敗了兩個,如果再放棄這個的話,你們有信心在完成剩下的三個嗎?要知道,一旦成功,我們就可以脫離這個遊戲啊!”

美影兒的話瞬間驚醒了我們,是啊,四天的任務失敗三個,卻想着在最後三天完成全部的任務,這未免太樂觀了,不對,不是樂觀,而是異想天開,像這種連環任務,總是越往後越難。但如果完成今天的任務,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兩次成功,兩次失敗,看起來就很有希望。

然而道理雖然是這個道理,眼前的東西太噁心了,沒人吃的下啊……

我眼神複雜的看着美影兒,問道:“那你覺得我們應該怎麼辦?”

美影兒沉吟了一會,說道:“我可以吃,但分量太多了,我只能吃一半,剩下的一半,你們解決掉,怎麼樣?”

聽到美影兒的話,我嚥了口唾沫,目光望向其他人,而其他人也都猶豫了,畢竟吃下這些東西就有很大可能脫離死亡遊戲,這種誘惑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拒絕的。

糾結了半天,最後還是張若風盯着我,咬了咬牙道:“要不我們吃吧,閉着眼睛就當吃豬肉了。”

我沒說話,心裏還在猶豫,而這個時候劉瑤忽然跟瘋了似的,抱着腦袋,表情十分痛苦的咆哮道:“不,我不要吃,太噁心了。”

說完,她就站起身,跑了出去。 看到跑出去的劉瑤,我苦笑一聲,聲音無比艱澀道:“又少了一個人,分量均分下來又多了。”

“是啊,要不算了吧。”程智試探性的建議道。

“我說你們怎麼那麼墨跡呢?平常吃動物內臟的時候,腸子腰子都下的去口,現在就一點蟲子就吃不下去了?”美影兒狠狠瞪了我們一眼,然後拿起筷子,夾起一條肉蟲塞進了嘴裏。

我們全都看着她,仔細觀察她每一下咀嚼的表情,那場面特別詭異。

“嗯。”美影兒吃的時候,還閉上了眼睛,一臉陶醉的樣子,看的我們目瞪口呆。

“怎麼樣,什麼味?”我好奇的問道。

“挺鮮的,有一股鱒魚的味道。”美影兒煞有介事的說道。

“真的?”張若風問了一句,猶豫着夾了一條放進嘴裏。

“嘔……”然而他剛咀嚼了一口,面色劇變,又吐回碗裏,然後捂着嘴嘔了半天,才惡狠狠的瞪着美影兒,罵道:“草!腥死了,你玩我呢?”

“沒啊,我只是在幫你克服恐懼而已,這種事情有了第一次,再來第二次就沒那麼大心理壓力了。”美影兒無所謂的說着,又夾起一隻拳頭大小的蜘蛛塞進嘴裏,然後還看了看那我們,勸道:“都別看着了,想脫離這個遊戲,就快點吃。”

程智和我對望了一眼,拿起筷子從盆裏夾了條蜈蚣放在鼻子下聞了聞,彷彿無法忍受這股刺鼻的腥味。

然後他試着咬了一口,根本吃不下去,就那麼一小口還是強忍着噁心囫圇吞下去的。

“草!勇士!”我朝程智比了個大拇指,他則是回敬我了一個白眼。

看着已經連續三個人動了筷子,趙安靈也來了一筷子,她吃的時候臉色特別難看,邊吃還邊用手捂着嘴,翻着白眼,那番模樣看的我就是一陣揪心,伸手拍了拍她的背。

趙安靈好不容易嚥下去,可憐兮兮地看着我,委屈道:“好難吃啊。”

“沒關係,你能行的,腦子裏就想象成這是酸菜燉豬肉。”我輕聲安慰着,卻始終沒有拿起筷子。

我是一個心理潔癖很重的人,除非把刀架在某個對我很重要的人脖子上,我可能會吃,否則我就會抱有僥倖心理,比如萬一接下來三天的任務成功了呢?再比如他們五個應該能吃完吧?

抱着這樣的想法,我轉過頭來目光灼灼的看着阿銀,道:“你也來點?”

阿銀看了我一樣,哼了一聲,拒絕道:“你隨便,反正我不吃。”

我被他嗆了一聲,吶吶說不出話來,心裏倒不生氣,畢竟這種事也不好強求。

場中美影兒一直有滋有味的吃着,張若風經過最開始難熬的那段時間後,吃的也算比較正常,而程智和趙安靈則是半天才吞下一些,最後也只有我和阿銀始終沒有吃。

這期間我還因爲不好意思,幾度拿起筷子,可是最終我的臉皮也沒有戰勝心理潔癖,還是下不去嘴。

……

就在我們這邊進行着一場噁心的胃部戰鬥時,劉瑤已經回到了二樓的房間。

“你怎麼回來了,他們呢?”墨羽看見劉瑤後,疑惑的問道。

“三樓吃肉蛆呢。”劉瑤冷冷回了一句,忽然感覺胃部一陣難受,趕忙衝進了衛生間。

聽到劉瑤的話,一屋子人都傻了,大家面面相覷間,竊竊私語起來。

“我沒聽錯吧,她剛纔說吃肉蛆?”

“你沒聽錯,我也聽到了,這太噁心了吧,他們怎麼下得去口?”

“別這麼說,他們畢竟是爲了完成任務。”

“可是真的很噁心啊,看貝爺荒野求生的時候,那一口下去都爆白漿了。”

“嘔!你別說了,我要吐了……”

聽着大家的議論聲,林素臉色蒼白,低聲向着墨羽問道:“這不是真的吧?竟然要吃那種東西。”

“我也不知道,等會劉瑤從衛生間出來再說吧。”墨羽嘆了口氣道。

而在衛生間裏,劉瑤趴在馬桶上一頓乾嘔,只覺得胃水都要吐出來了。

不過就在這時,她忽然感覺身後有一雙眼睛在偷窺她,並且這種感覺越來越強。

“誰,是誰在看我。”劉瑤急忙轉過身,目光警惕的望着四周,可是整個衛生間裏就她一個人,根本不存在其他人,因此她僅僅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哎,煩死了,這次的任務竟然是吃肉蛆,真是越來越沒有底線了。”劉瑤小聲嘟囔着,眼中漸漸浮現出一抹厭惡之色,頓了一下,又接着道:“說來那些人也真是噁心,竟然連那種東西也吃的下去,還好我聰明,提前溜了回來。”

就在她沾沾自喜的時候,衛生間的燈忽然晃了一下。

“怎麼回事?”

劉瑤疑惑的擡起頭,朝着燈光處望去,可是這一望,她的瞳孔瞬間睜大,臉上的表情變得極度驚恐!

只見天花板上,一張沒有眼珠的可怖兇臉,正默默注視着她。

她想張開嘴呼救,可是一雙慘白的手忽然從後方伸出,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她只能發出嗯嗯的悶聲。

然後她雙眼瞪得大大的,看着她張恐怖的鬼臉,慢慢從天花板上垂落下來,直到她的面前,到了最後,兩個人的臉幾乎是面對面貼在一起的。

劉瑤當時被嚇的表情都扭曲了,兩隻眼睛不停淌下淚水,褲襠也溼了一片。

“不要,不要。”劉瑤發出輕微的顫聲。

“桀桀……”

鬼臉發出怪笑聲,笑着笑着,忽然張開血盆大口,露出尖利的牙齒,一口咬下了劉瑤半個腦袋……

這一幕沒有人知道,林素和墨羽仍是討論着今晚的任務。

“唉,你說他們在四樓做什麼呢?”林素奇怪的看着墨羽問道。

這個丫頭要逆天 “不清楚,這個等他們回來再問問看吧。”墨羽有些不太確定的回答着。

“嗯。”林素點了點頭,忽然眉頭一蹙,聲音很低,似是自言自語的道:“我怎麼覺得他們這次的任務是吃蟲子呢,這個想法太荒唐了,不至於這麼可怕吧?只是這個想法是從哪裏來的呢……” 另一邊,三樓04號房間。

此時氣氛有些沉悶,在另外四人吃肉蛆的時候,我一直暗中盯着丁大廚。

不知道爲什麼,我總覺得他的眼神好像在哪裏見過,可是一時又想不起來。

當時有種莫名的衝動,想衝過去把他的口罩扯下來,看看隱藏在下面那張臉,可是猶豫了半天,也沒付諸行動,不說他變成怪物後的恐怖實力,光是他那兩百斤的體格,我就不是對手。

約莫二十分鐘後,當美影兒捏着鼻子把湯一股腦兒灌進肚裏時,滿滿一盆黑暗料理終於被他們吃完了。

而就在這時,丁大廚走上來把盆收走,聲音冷冷地道:“你們完成任務了,離開吧。”

聽到他的話,我們沒敢多待,趕忙離開了這個房間。

回到房間後,林素一臉好奇的問我道:“你們這次的任務是什麼?怎麼這麼快就結束了。”

“沒什麼,只是一個很簡單的任務。”我訕笑一聲,和其他幾人對視一眼。

我們都心照不宣的沒有說出這次任務,因爲吃肉蛆太噁心了,怕大家帶有色眼鏡看我們。

“哦。”林素狐疑的看了我一眼,也沒有多問。

完成這次的任務後,房間裏氣氛輕鬆了許多,臨睡覺前張若風又點了一遍名,發現四十六人全在,當下也是鬆了一口氣,現在的狀況不錯,只要再扛過三天,大家就自由了。

後半夜,我躺在牀上,翻來覆去怎麼都睡不着,滿腦子都是丁大廚的眼神,我覺得我肯定見過他,可是就是想不起來。而林素靠在我肩膀上,目光疑惑的看着我道:“你在想什麼?”

“沒什麼,想一些心事。”我轉過頭,聲音平靜道。

“哦,有個事我想問一下……”林素話說了一半,眼中隱隱有波光閃動,彷彿是猶豫什麼,可是片刻之後,還是輕輕道:“你們今天的任務是吃肉蛆嗎?”

“啊,你怎麼知道?”我愣了一下,疑惑的看着林素。

“真的啊?我就隨便一猜的。”林素顯然沒想到真的是這樣,表情一滯。

我倆就這麼呆呆的對視了三秒,最後還是我嘆了口氣,無奈道:“具體經過挺噁心的,不過我沒吃。”

“難爲你們了。”林素理解的點了點頭,然後喃聲道:“可是我猜的這麼準,是因爲心靈感應嗎?”

“或許吧,別想那麼多了,早點睡覺吧。”我不想談論這個話題,就摟着她,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這一覺彷彿睡得很短,又彷彿很長,因爲我陷入了一個很可怕的夢!

夢中的我,站在一條血色長河前,河水渾濁不堪,裏面滿是殘肢斷臂、血肉內臟。

我聞着河水中腥臭的味道,只覺得喉嚨深處一陣噁心。

血色的河水緩緩流淌着,我怔怔的發了好久的呆,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突然,血河上漂過來一道紅色的身影,那道身影是一個女孩,她閉眼漂浮在河水上,彷彿靜靜沉眠一般,精緻的面龐上粘着一些污穢的河水,卻絲毫不影響她的美麗。

看見那道身影的一瞬間,我捂住自己的嘴,同時不住的搖着頭,澀聲喊道:“素素,素素……”

我的聲音很低,彷彿怕吵醒她一般,可是她並沒有迴應我,甚至連眼睛都沒有睜開,而是慢慢地,慢慢地沉下了血河,轉眼間便不見了蹤影。

我心急如焚,不顧河水腥臭跳了進去!

很快,我在血河中看到了她的身影,游過去從後面抱住她,想將她撐到河面上。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她忽然轉過了頭,咫尺相視下,我的瞳孔瞬間睜大,臉上的表情變得極度驚恐!

這個女人並不是林素,而是恐怖電影裏面,那個沒有眼珠的紅衣女鬼!

我當時被嚇壞了,想張開嘴大叫,可是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而女鬼看了看我,卻並沒有傷害我,反而臉上露出一抹痛苦的表情。

然後她的嘴脣微微顫抖着,彷彿在說三個字。

“救救我,救救我……”

說話間,她那可怖的眼窩中還留下兩行血淚。

下一刻,我驚醒過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