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不明白地王和人王怎麼會突然聯合在一起。

因爲他接收到的消息一直是人王和地王今天在哪哪又幹了一架,明天又在哪哪打了一一丈。所以,他認爲人王和地王已經徹底決裂,不可能再聯合在一起了。

他還準備地王和人王再廝殺幾次後,他就聯繫秦巖一起殺過去。

沒想到還沒等他和秦巖聯繫,地王和人王居然又聯合在一起了。

他趕緊給秦巖發去通信符,請求秦巖出兵。

秦巖接到通信符後回覆說,他馬上集結人馬去阻攔人王和地王的大軍。

天王等待秦巖消息的時候,他又接到了兩封通信符,分別是京南城,北河城淪陷的消息,這兩個城市都距離江北城特別近。

地王和人王這次做了充足的準備,攻下京北城後又迅速拿下了這兩座城市。

天王不斷的給秦巖發通信符,讓他趕快出兵。

其實他也有他的小算盤,他想讓秦巖衝在最前面,消耗秦巖的兵力,等到打敗人王和地王后,他收拾秦巖,就如探囊取物一般。

所以他想讓秦巖打頭陣。

秦巖也不傻,他也知道天王的意思。

剛開始秦巖定下這個計謀後,他就想到了現在這個局面。

所以秦巖一邊慢悠悠地喝着茶,一邊給天王發去通信符說,他正在糾集人馬,馬上開拔。

秦巖又等了半天,他覺得天王的耐心快消耗盡的時候,他才找來狐小仙,狐小媚,李天霸等人。

狐小仙和李天霸上次,假裝成天王的兩大將軍偷襲人王和地王的軍隊後,又進行了兩次偷襲,然後就回到了秦巖這裏。

等到他們人到齊後,秦巖給他們佈置了接下來的計劃。

“李天霸,你帶領一萬人馬在去往江西城的必經之路上,設一個迷魂陣,就按咱們原先說好的那樣,你們和敵軍都進大陣裏,然後假裝成傷亡慘重的樣子,我在給天王發去通信符,讓他出兵。”

秦巖,狐小仙等人在三才世界和天王,地王,人王鬥智鬥勇,周小雨和秦巖他們分開後,說回去處理一些事情再過來幫忙。

周小雨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在人間的母親。

她的母親未婚先孕,被周小雨的爺爺和舅舅給趕了出來,日子過得苦不堪言,最後更是住到了窯洞裏。

可想而知他們的日子過得有多苦。

周小雨記憶覺醒以前,她的法力恢復以前,她經常被人欺負。

其實人們都挺現實,你有錢了都會巴結你,你沒有錢,是個人都想欺負你。

當時周小雨和她的媽媽算是最窮的,所以村子裏的人經常有人過來欺負他們,但是他們沒有靠山,周小雨的爺爺也不管他們。

從周小雨出生起,她就沒有見過她的爺爺和她舅舅。

可以說不管她們的死活。

雖然秦巖走前給她媽媽留下了數不盡的錢財,但是,她知道她媽媽的性格比較懦弱,怕保不住這些錢,還會因爲這些錢招來災禍。

所以她離開秦巖後,就又回到了這個山村裏,她想把她的媽媽安頓好以後,再過去幫秦巖。

當她來到窯洞外的時候,還沒走到裏面,就聽到一陣咒罵聲。

“你說說你,讓你聯繫你家那個臭丫頭,讓她趕緊再送一些錢過來,你怎麼就不去聯繫,我告訴你,如果你再聯繫不到那個臭丫頭,別怪我們對你不客氣。”

周小雨趕緊走到窯洞裏面,看到她的媽媽縮成一團,甚至一直在抖,遠遠看去,就像是縮成一團的棉花團,很顯然,她十分懼怕那個呵斥她的女人。

周小雨的媽媽只是抱着頭一動不動。

周小雨不認識眼前這個女人,但是這樣罵她的媽媽,她絕對不能容忍。

“我呸!沒用的東西。”

那個女人又咒罵了她媽媽一句。

周小雨嗖的一聲,就飄到了那個女人的身後。

周小雨握緊拳頭,對着那個女人腿部的麻筋,就是重重的一踢,

“哎喲!”

女人只覺得腿部一麻,人頓時就撲在了地上,摔了重重的一摔,直接讓她摔成了狗啃泥,吃了滿嘴的泥土不說,大腿還像是被切了一半,又痛又麻。

周小雨還不解氣,抓起女人的雙手舉過頭頂,然後用力的一扔。

女人的骨頭,“咔嚓”一聲,發出一聲慘叫,縮成一團。

周小雨的媽媽聽到慘叫聲,擡起頭,看到周小雨後,睜大了眼睛,臉上扯出一絲笑容。

她立馬站了起來,衝向周小雨,一把抱住周小雨說:“小雨,你回來了?”

周小雨看向她的媽媽說:“媽媽,她是誰,你怎麼能讓她這麼欺負呢,你怎麼還住在這裏,之前不是給你留了很多錢嗎?那些錢呢?”

還不等周小雨的媽媽說話,地上的女人,聽到小雨兩個字就知道是周小雨回來了。

“臭丫頭,我是你舅媽,你居然敢對我動手,看我告訴你爺爺,讓你爺打死你。”

周小雨這才轉頭看向了這個女人,她額頭很凸,顴骨很高,嘴脣薄薄的,一看就知道是尖酸刻薄的人,但是,她的整體長相還是可以的,在農村來說也算是長得不錯的了。

周小雨又看向她的媽媽,她的媽媽臉色發黃,頭髮乾枯,身上穿着一身破舊的衣服。

“媽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周小雨的媽媽偷偷瞥了眼地上的女人,看着周小雨,張了張嘴,什麼也沒有說出來。 周小雨一看就知道她的媽媽比較懼怕地上的那個女人,所以她扶着她的媽媽,走出了窯洞,一邊走一邊說:“媽媽,我們出去再說。”

周小雨經過地上女人的時候,又用腳踩了他一腳。

“殺人啦,殺人啦!”女人發出淒厲的慘叫聲。

“周麗,你也不管管這個臭丫頭,我是她的舅媽,有這樣對待長輩的嗎,看我以後怎麼收拾你!”

周小雨聽了她的話,更生氣了。

她上去“啪啪”狠狠地給了女人兩巴掌,打的她嘴角流出了鮮血,門牙更是掉了一顆。

隨後沒有理會地上嚎叫的女人,周小雨扶着她媽媽走出了窯洞。

周小雨扶着她媽媽媽出來後,找了個地方和她媽媽坐了下來,問起了最近發生的事情。

原來,秦巖給周小雨媽媽留下了好多錢,周小雨的媽媽和當時在場的一個媒婆都驚呆了,她倆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多錢。

秦巖告訴周小雨的媽媽,周小雨是神仙,帶着周小雨走了。

當時她媽媽完全呆掉了,所以她當時也沒有問周小雨,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當然了,秦巖也沒有給她媽媽這個時間,當時直接就拉着周小雨走了。

等秦巖和周小雨走了很長一段時間,她媽媽和媒婆才反應過來,看着一屋子的錢,才知道這是真的。

那個媒婆看到一屋子的錢,也是兩眼放光,她沒有想到村子裏最窮的人,突然間擁有了這麼多錢,變成了村子裏最富有的人,這落差太大,媒婆有點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

周小雨的媽媽雖然不知道秦巖說的話真假,不知道她的女兒到底是不是神仙,但是,她從心裏還是希望秦巖說的是真的,這樣她的女兒以後就不用跟着她受苦了。

這十幾年來周小雨跟她一直過着,吃了上一頓沒有下一頓的日子,過得非常苦,她也覺得非常對不起她的女兒,但是她又不敢完全相信親愛的話。所以這些錢她也沒打算用。

她準備把這些錢藏起來,萬一哪天她的女兒回來了,她在問問周小雨具體情況。

周小雨的媽媽塞給了媒婆1萬塊錢,讓她保密,千萬不要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

媒婆當時嘴上答應的好好的,但是,她一想到周小雨的媽媽,突然間用了那麼多錢就非常嫉妒。

老婆約會吧 一出去就告訴村裏的人說,周小雨是神仙下凡,她被天上的神仙領走了,神仙還給周小雨的媽媽留下了一屋子的錢。

剛開始村子裏的人都不相信媒婆的話,但是當媒婆拿出那一大疊鈔票後,村子的人開始動搖起來,他們覺得媒婆也許說的是真的,否則她身上怎麼可能會有1萬塊錢。

在這樣貧窮的山村裏,1萬塊錢可是個大數目,誰會隨隨便便揣在兜裏。

人們都想去周小雨家的窯洞裏看一看,媒婆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這時周小雨的爺爺和舅舅也剛好聽到了,他們一聽說周小雨的媽媽有一屋子的錢,雙眼立即亮了。

他們聽到人們要去周小雨家,看看是不是真的,他倆立即出來攔住了路人,告訴他們這肯定不是真的,並且告訴人們周小雨傢什麼情況,他們一清二楚,怎麼可能是神仙呢,怎麼可能給他們留下一屋子的錢。

再說了,這是他們的家務事,就不勞煩大家費心了。

周小雨的舅舅和爺爺也是存了私心,他們不希望這些村民們過去,萬一這件事情是真的,村民們過去了,看到一屋子的錢,要是起了歹心可就不好了。

所以他倆在說完後,第一時間衝向了周小雨家。

等他倆到達窯洞的時候,周小雨的媽媽只是才藏了幾十捆錢,剩下的大半屋子錢還都在窯洞裏放着。

周小雨的爺爺和舅舅看到這麼多錢瘋了一樣衝向這些錢,等他們發現這些錢是真的後,立馬一蹦三尺高。

她的舅舅對她的爺爺說:“爸,我們有錢了,我們有錢了,這麼多錢,你看!”

極品夫妻 周小雨的爺爺嘴裏說着:“是的是的,我們有錢了,我們發財了!哈哈!”

兩個人哈哈大笑起來。

但是他們沒有想過這些錢不是他們的,是秦巖留給周小雨的媽媽的。

在他們看來,周小雨媽媽的錢就是他們的錢。

周小雨的爺爺和舅舅,隨後把這些錢都據爲己有了,任憑周小雨的媽媽在旁邊兒說,這些錢不是她的,是別人的,她想等以後再還給那個人。

但是,周小雨的爺爺和舅舅根本就聽不進去,既然錢放在這裏,那這些錢就都是他們的。

最後他們就把這些錢都拿走了。

Www⊕ ttкan⊕ ℃O

周小雨的媽媽想護住這些錢,不想讓她的爸爸和弟弟拿走。

他的弟弟對她一陣拳打腳踢,最後更是把他姐姐踹翻在地,狠狠的說:“你未婚先孕,給我們周家丟盡了臉面,我現在都沒娶到媳婦兒,現在你終於有一點點價值了,這些錢就當是賠償給我們的。”

周小雨的媽媽被踹的吐了好幾口鮮血,躺在地上,爬也爬不起來。

她的爸爸和弟弟對她不管不顧,幸虧她的弟弟和爸爸,不知道她藏了一部分錢,否則更是一分錢也不會留給她。

周小雨的媽媽在地上躺了很長時間才稍微緩過來,後來在劉嬸子的幫助下,到村醫家裏抓了點藥。

周小雨的媽媽喝了藥以後,身體才慢慢好轉起來,如果不是她媽媽藏起來一些錢,付了藥錢,也許她媽媽早就死了。

周小雨的爺爺叫周明,他的舅舅叫周陽,她的媽媽叫周麗。

周陽和周明拿走錢後,蓋了一座漂亮的磚瓦房,娶了村裏的村花,也就是剛纔周小雨打的那個女人。

她叫劉靜,周家給了劉家20萬的聘禮,就這樣劉靜嫁給了周陽。

周陽當時年紀不小了,但是爲了二十萬的聘禮,爲了過去吃香的喝辣的,劉靜非常痛快地答應了。

但是劉靜根本不是個好相與的,欺軟怕硬。

在家裏,她不敢對周陽和周明怎麼樣,但是周小雨的奶奶性格比較懦弱,她經常偷偷的咒罵周小雨的奶奶,欺負周小雨奶奶。 之後,周陽因爲有錢了,居然染上了毒癮,再多的錢也忍不住賭博,沒有兩個月,他就把那些錢輸了個精光。

劉靜本來想着嫁到他們周家是過來享福的,但是,只享了兩個月的福,家裏的錢財就被周陽敗光了。

這麼大的落差,她根本受不了。所以她就給周明他們出主意,讓他們到周小雨的媽媽這裏來要錢。

她認爲,周小雨的媽媽不可能只有這些,她肯定還留了一部分錢。

所以他經常讓周陽過來要錢,不給就打。

周小雨的媽媽,有的時候被打的受不了了,就會偷偷的拿出一部分錢來交給周陽。

就這樣,他們知道周小雨的媽媽藏起了錢。所以隔三差五的就過來一趟,向周小雨的媽媽要錢。

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周小雨媽媽藏起來的那幾十萬塊錢也被他們收走了,一分錢也沒有給她留下,但是周陽還是把這些錢都輸光了。

等到他再也要不出錢了的時候,他對他姐姐打的更狠了。

周陽眼裏已經沒有她姐姐了,只知道錢,他給賭方的人寫了欠條,如果不還錢,就要砍掉他的胳膊。

沒辦法他這兩天就天天過來找他姐姐。長此這樣下去,他姐姐見了他們就害怕的不行。

這時劉靜給周陽出主意,讓周麗找到周小雨,只要找到了周小雨,就會有源源不斷的錢。

所以周陽和劉靜纔會天天過來,找周小雨媽媽的麻煩,讓她媽媽趕緊聯繫周小雨把錢拿過來。

但是周小雨的媽媽根本就聯繫不到周小雨,她也不知道周小雨在哪裏。

明天就是賭坊的人過來要錢的日子,所以劉靜纔過來告訴周小雨的媽媽,讓她今天必須聯繫到周小雨,否則要她好看。

沒有想到周小雨回來是回來了,但是一回來就把劉靜打倒在地。

周小雨瞭解了全部的過程後,她心裏的怒火蹭蹭蹭的往上漲。

她沒有想到秦巖留下的那些錢沒有給她媽媽帶來好生活,反而帶來了災難。

“媽,你怎麼不去告他們呢?”

“去哪裏告呀,這個村裏最大的就是村長。而且他們畢竟是你的爺爺和舅舅。如果我告他們,他們抓起來後也會有人說我六親不認。”

“那你也不能任憑他們欺負呀,你看看你現在都變成什麼樣了。”

“那你以後想在哪裏生活?你有什麼打算嗎?你如果想去大城市生活,我可以給你安排。吃住都不是問題。”

周麗問周小雨:“那你以後是跟着媽媽還是去其他地方?你真的是神仙嗎?”

“我不會一直在你身邊。我也不是神仙,但是,跟神仙也差不多。所以我要把你安排好,我才能放心的離開。”

“你如果不在媽媽的身邊,媽媽就不去大城市了。如果你跟着媽媽,媽媽肯定希望你有一個更好的未來,去大城市發展比較好,如果你不給跟我在一起,媽媽還是留在這裏吧。媽媽對這裏比較熟悉,去了大城市媽媽也是一個人,還不如留在村裏。”

“好的,我知道你的意思了。那你以後不能再住在窯洞裏了,現在咱們有條件了,既然你還想繼續生活在村裏,那我馬上着手讓人給你建造小別墅。咱們先去村長那裏問問看哪裏賣宅基地。咱們先把宅基地買下來,然後立馬讓人給你建造房屋。”

隨後周小雨和她的媽媽就去了村長王大牛的家裏。

王大牛家是一棟二層小洋樓,上下一共十二間房。東面還建了三間廂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