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低聲自語,一步跨入前方。

出現在這裡后,他終於感覺到了秦羅和辰逸風的氣息。

他走在最前,孫其居跟在後面,跨過一塊又一塊的大陸。不久后,兩人靠近了最中央,在一塊較為廣袤的懸浮大陸上停了下來。望著前方,姜小凡露出些許驚色,他感覺到了一股非常可怕的陰氣。

「這裡……」

他皺起了眉頭。

「很危險啊。」

旁邊,孫其居張了張嘴。

姜小凡懶得搭理他,他自然能夠察覺到這裡很危險。一座龐大的島嶼漂浮在星空中,這本身就很驚人了,而且他還在島嶼外發現了許多神紋烙印,非常深奧。


他小心翼翼的靠近。

這片星宇內有秦羅兩人的氣息,他一路尋過來,最後在島嶼之外消失了。

「他們難道進入了這座島嶼內……」

姜小凡皺了皺眉頭。

他能感覺到這座漂浮在星空中的島嶼的不凡,因為銘刻在島嶼外面的神印陣紋非常的深奧,想要破開它們而進入到島嶼內部,這絕對不會很容易。

「不管了。」

他搖了搖頭,手中出現一件祖器,毫不猶豫的將其祭向前方的島嶼。

「轟!」

下一刻,祖器爆開,毀滅性的波動擴散十方。

銘刻在這座神秘島嶼外的那些陣紋烙印非同一般,想要破開非常難。這一刻,他不想浪費時間,直接令一件祖器自爆,以那足以威脅到羅天存在的能量強行將島嶼外的陣紋破開了一條縫隙。

「嗖!」

這之後,他化作一道流光,剎那間射入其中。

旁邊,孫其居閃身,與他同一時間出現在了島嶼之內。

「這是!」

剛剛出現在其中,姜小凡頓時雙眼微震,被眼前所見驚住了。

ps:感謝狂草的時間和演繹折子戲投出的寶貴月票,感謝上海奇奇的捧場支持,謝謝大家! “哼,就讓你小子佔一次老孃的便宜。”龍凝倩心裏想到。

“瀟瀟,你去幫我把他的衣服脫掉。”龍凝倩一臉鄙夷的指着陳杰對龍瀟夢說道。

“還要脫衣服呀。”龍瀟夢之前沒想到這餘毒這麼難辦,還要脫衣服,這是神馬情況。


“還不快去,若是你覺的不行,就用這個。“龍凝倩手一翻手中就出現了兩條黑手的布袋。

古蘭修延續着古人的腐朽習慣,龍凝倩在迂腐的教育下,知道了,只有自己要嫁的人才可以看他的身體的,否則,龍凝倩是不會同意的,所以龍凝倩逼毒的時候還是要遮住眼睛的,龍凝倩以爲龍瀟夢的也是古蘭修,所以這種黑袋子還是要給的。

“這個,還是不用了吧。”龍瀟夢說完這句話,臉都紅到了耳根子,作爲一半修煉界中人,她當然知道這句話意味着什麼。

“哦,懂,我懂。”龍凝倩也是愣了一小會,隨即反應過來。偷偷的笑笑

“我先帶他去脫衣服了。”說到後來龍瀟夢的聲音越來越小,都聽不見了。

龍凝倩迴避後,龍瀟夢竟然不知道要怎麼辦,這脫衣服要怎麼脫呀。

龍瀟夢就按照自己做衣服的方式給陳杰脫衣服,就先脫衣服吧,龍瀟夢用他的白玉青蔥的芊芊玉手緩緩的把陳杰的上衣拉起。

陳杰的身材很好,不知道是變成修仙者之後纔好的,還是陳杰原本就是這樣修長的身材,這個就不得而知了。

龍瀟夢看見陳杰那有些病態的臉,誰知道竟然有如此身材,雖然說並不是很強壯,陳杰屬於那種看起來溫文爾雅的形象,一眼看上去就有一種想要人親近的感覺,當然這只是龍瀟夢的個人想法。

龍瀟夢竟然止不住去摸了陳杰的腹部,手感滑滑的,也不知道爲什麼。

“咚咚咚。”門外又傳來了龍凝倩的敲門聲。

“瀟瀟,你怎麼還沒好,我都準備好了藥水了,快點吧,可是要把陳杰脫光光的哦。”龍凝倩焦急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哪有這麼快。”龍瀟夢嬌嗔一聲。

“我看你就是在裏面做不好的事了,我要進去看了。”龍凝倩嚇唬道。

“哪有,你再等等。”龍瀟夢也是有些心虛了,摸人家肚皮雖然不算什麼不好的事,但龍瀟夢還是心虛了,這可能是她的心理作用吧。

“那快的把,要不然我可是會推門的哦…”

龍瀟夢又把成績單褲子脫了下來,現在陳杰真的是差點一絲不掛,當然,是差一點,陳杰只有一條褻褲穿在身上了。

龍瀟夢又想起了剛剛龍凝倩說的要全部脫光,沒辦法龍瀟夢心中權衡一番,覺的還是脫了吧,畢竟這關乎陳杰的性命一事,龍瀟夢馬虎不得。

龍瀟夢緊閉眼睛,朝着腦海中比劃的方向向陳杰伸手過去,但是呢,很不好意思的碰到了陳杰那軟軟的東東,沒辦法,龍瀟夢只好睜開眼。

不用說,龍瀟夢知道了自己碰到了陳杰的那裏,但是,有狠下心來一口氣扒下了陳杰的小褻褲,龍瀟夢看到這一幕,羞澀的閉上了眼睛,雙頰緋紅。

緊接着龍瀟夢嬌羞的閉上了眼睛,大喊道:“凝倩姐,好了,你可以進來了。”

推開門的龍凝倩是全副武裝,眼睛被包裹的嚴嚴實實,一丁點縫隙都沒有。

“好了,帶我進去吧。”龍凝倩對着龍瀟夢說道。

“哦”龍瀟夢扶着龍凝倩慢慢的走向那個大木桶,緊接着龍凝倩作勢一番,整個人就在木桶裏面了。

木桶比較大,容下兩個人不是什麼問題,但是陳杰還在木桶外面,所以就需要龍瀟夢和龍凝倩二人的努力了。

龍瀟夢只能睜開眼睛幫龍凝倩把陳杰擡到木桶裏面了。想着轉過頭來,又看了一眼陳杰胯間那龐然大物,臉上的紅暈更勝了一些,只感覺到小心肝撲通撲通跳得厲害,也顧不得那許多了,幫助龍凝倩將陳杰也放到大木桶內,陳杰現在渾身都快要凍僵了,再不治療怕是來不及了。

陳杰和龍凝倩進入木桶之後,龍瀟夢擡來了一桶又一桶的藥水,全部倒進了木桶裏面。累的龍瀟夢是香汗練練,臉上的紅暈,美豔至極。

龍凝倩深吸一口氣,服下了一顆丹藥,運氣治人,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轉眼間,一個小時就過去了,龍瀟夢驚奇的發現,木桶中的淬體藥液的顏色,開始慢慢地變淺,而且,隨着時間的流逝,越來越淺!到一個小時的時候,木桶中淬體的藥液變成了清水般,龍瀟夢能清晰地看到龍凝倩和陳杰,還有陳杰的那裏,臉上剛剛消退的紅暈,再次布上雙頰。

“藥粉!”正在龍瀟夢愣神的時候,聽到龍凝倩提醒道,龍瀟夢這才驚醒過來,趕緊跑到桌上拿起剛纔龍凝倩留在紙上的那些藥沫,把它倒進木桶裏。接下來,木桶裏的清水開始慢慢變得渾濁。再以小時後,木桶裏的誰已經變得跟墨汁一般,而且還散發出刺鼻的惡臭,龍瀟夢趕緊捂住鼻子向後退了退。

功成,龍凝倩吐出濁氣,就一個反手從木桶裏出來了,沒有脫衣服的龍凝倩,身上溼漉漉的,龍凝倩背對着木桶裏面的陳杰,扯下了眼睛上的黑布,一臉紅暈的龍凝倩猶如彩虹閃過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花香四溢。一身紅色衣服包裹着美力曼妙的軀體,顯得更加凹凸有致,頭髮上幾顆調皮的水濺到了龍凝倩的睫毛,龍凝倩還俏皮的眨了一下眼睛,甚爲可愛。


“瀟瀟,我先去洗澡了,你心上人就交給你了。”龍凝倩一說完這句話,就沒有了人影。

……

陳杰靜靜的躺在chuang上,佳人在一旁看這,忽的,眨了眨朦朧的眼睛,誰知道引入眼簾的就是龍瀟夢,這可把陳杰驚喜的一下就坐了起來。

“瀟瀟,你怎麼在這。”說完又想起自己剛剛和八卦門發生的事情,只記得一抹紅色的倩影過後,就不知了。誰知道竟然在龍瀟夢這裏,心中一想,肯定是龍瀟夢原諒了自己,至於那個救自己的人,就讓她見鬼去吧。

“瀟瀟,你肯原諒我了,上次是我不對,我不該摸你的…胸的”陳杰抓抓頭不好意思的說道。

“什麼摸胸,我不知道呀。”龍瀟夢不解的問,“不是上次你喝醉了酒,然後告訴我父親是你一手謀劃的嗎,你還說你跟着我是爲了…爲了…霸佔我…”

Ps:這章寫的真蛋疼…… 「行了,大家都休息一下吧!」樊洛洛卻根本不理會,這名字就這麼定下來了。

魏老看著樊小白許久,知道他不是凡獸,但是也沒有多言。

這一戰直接打了將近一個時辰,樊洛洛他們怎樣不說,楊澄仙力消耗還是很大的。

他畢竟是第一次出來歷練,基本上也是第一次這麼高強度的戰鬥,對於自己仙力的把控並不是很精準,導致很多仙力造成了浪費。

如今他坐在那裡與死屍無異,不過像他們這種大家族的,都會隨身攜帶丹藥,魏老給楊澄一顆恢復的丹藥,楊澄服下運功恢復仙力。

魏老就坐在他身邊給他護法,一抬頭便看到樊小白在那狂吃仙核。

「這是什麼仙獸這麼生猛,居然生吞仙核?」魏老心中想著,卻沒有問出來。但是樊小白畢竟和其它仙獸不太一樣,所以魏老難免會多看幾眼。

而樊小白那邊卻不管他的做法如何驚世駭俗,這可是他突破化形的關鍵時刻,自然是能多吃一些就多吃一些了。

將空地上死去仙獸的仙核全部吞掉之後,樊小白跳到樊洛洛懷裡找了個舒服的位置趴下呼呼大睡起來。

這些仙獸可都是仙君以上修為,甚至還有很多已經仙帝,所以質量上肯定不是樊小白之前吃的那些仙核能夠比擬的。

也正是因為如此,樊小白這次化形成功的幾率也就更高。


樊洛洛看了一眼樊小白,隨後打坐休養生息,毒醫心經運轉,無聲無息的滋潤著樊小白,助他突破。

大約半個小時之後,楊澄睜開雙眼,經過半個小時的調整,楊澄的仙力已經恢復了七成。

樊洛洛也睜開了雙眼:「我們繼續趕路吧!」

「好!」楊澄有些不好意思的點點頭,他知道,樊洛洛等人是為了等自己所以才在這裡停留了這麼久。

眾人再次上路,樊洛洛懷中抱著樊小白,不停的以毒醫心經滋潤著樊小白。

可能是附近的仙獸都過來看熱鬧而被樊洛洛等人暴打的原因,接下來這一路是無比的通暢,根本就沒有任何攔路的仙獸。

甚至樊洛洛他們走到一些仙獸的領地時,那些仙獸也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假裝不知道,假裝沒發現。

所以,樊洛洛他們接下來這一天都沒有繞路,直直的向那座山上又去。

「要是按照這個速度走的話,大概還有一天的路程。」魏老說道。「不過,我看接下來的路程不會這麼順利。」

「為何?」楊澄疑惑道。

「少爺沒發現我們最近踏入仙獸的領地,仙獸們的情緒波動明顯和剛從空地走過來的時候不一樣了么?」魏老問道。

「你這麼一說……好像是有一點!」楊澄一回想,再一結合魏老所說的,點了點頭。

「越往山上走,仙獸的修為就越高,而且,這裡距離我們在空地的距離也比較遠了,估計消息也沒有傳這麼遠,所以接下來,這些仙獸可不會買我們的帳。」魏老說道。

果然,眾人又走了半天左右,那些仙獸就完全不買賬了,一旦樊洛洛他們踏入仙獸們的地盤,他們就會發起進攻,和剛開始他們進入山林的時候一模一樣。

迫不得已,樊洛洛他們只能再次選擇繞路,不過好在有魏老在前面帶路,不然光憑樊洛洛他們自己,都不知道要走多少冤枉路了。

大約又走了兩天,樊洛洛他們終於來到了那座山的山腳下。

這座山確實很大,樊洛洛他們若是想要爬到山頂,最起碼還要一天的時間。

「我們今天先休息一下吧!明天再登山。」魏老提議。

「您說的算。」樊洛洛說道。

通過這幾天的接觸,魏老對於這山林和這山林裡面仙獸的了解讓樊洛洛等人折服,所以如今只要是魏老說的話,他們都贊同。

隨後,眾人找了一片空地,開始搭帳篷,剩下的一部分人在生火。

距離山林深處這麼近,已經沒有低等級的仙獸了,所以他們已經不在吃烤肉了,生火只是為了熱一下他們所帶的一些食物。

不過雖然在野外,但是他們帶的一些吃食還算豐盛,也不至於讓他們天天肯果子和野菜。

一頓飯之後,眾人便回到帳篷里休息,今天晚上,樊洛洛他們也沒有煉製仙兵仙器,而是打坐修鍊,時刻保持警惕。

畢竟這裡已經算是山林內圍了,仙獸的等級全部都已經達到仙帝級別,若是一不小心再出現荒猛群來襲的事情,他們可不能保證還能夠如此輕鬆的全身而退。

不過好在一夜之中並沒有什麼仙獸主動過來攻擊偷襲,這一夜還算安穩。

第二天一早,眾人吃過早飯之後便開始登山。

這座山雖然大,但是也鬱鬱蔥蔥,而且不是很陡峭,甚至相對來說比他們一路走來的所有山峰都要好爬。

山裡的仙獸也和外面的一樣,只要你不進入他們的領地,他們就不會主動攻擊。

和料想的一樣,他們用了一天的時間爬上了山頂,一天的時間裡,他們每時每刻神經都是緊繃的,到了山頂也沒有一絲鬆懈。

山頂是一片巨大的空地,一眼望不到邊,可想而知這山有多大。

眾人跟隨者魏老的腳步去往他們的目的地,目的地是一個盆地,說是盆地,其實就是巨大山峰頂部的一個大坑。

只不過這個坑比較大一些而已!

「楊少爺,不知你們此行的目的是什麼,若是方便的話就告訴我們,若是有我們能夠幫得上忙的地方我們一定幫忙,若是不方便的話,過了這裡,我們就直接下山離開了。」樊洛洛說道。

「也不是什麼機密的任務,就是王家需要一種草藥,這草藥比較古老,正好這山上有,所以我就接了這個任務過來,順便歷練一下,見一見世面。」楊澄說道。

「這王家是煉丹世家么?」樊洛洛問道。

「正是,王家是一個二流家族得煉丹世家。」楊澄說道。

「哦!」樊洛洛點點頭。 雖然樊洛洛對於這個王家很感興趣,但是畢竟不熟悉,也不敢多問。等離開山林之後,樊洛洛再打探王家的消息就是了。

眾人跟隨魏老一起來到了小盆地中,剛一踏入,仙力就鋪天蓋地的向樊洛洛涌過來。

「這地方仙力真是濃郁。」樊洛洛不由得感嘆道。

「是啊!這盆地雖小,卻是整個山脈仙力最濃郁的地方,也就是這裡的仙獸等級高,雖然大多數仙獸不傷人,但是總有那麼幾個傷人的仙獸,所以一般人不敢過來。」魏老說道。

「原來如此。」樊洛洛點點頭。

由於仙力濃郁,所以這裡的仙草長的都很不錯,楊澄他們找他們的仙草,樊洛洛便看中哪個仙草自己挖出來移植到自己的玉佩空間。

雖然玉佩空間的仙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但是凡事都有個期限,天知道玉佩空間產生仙草的原理是什麼樣的。

所以,能夠有這種收集仙草的機會,樊洛洛就不會放過。

不過樊洛洛也沒有做的太過分,每一樣仙草只拿了兩株,但這兩株下來,也十分多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