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們三人好像忘了他一樣,視他爲無物。顧炳山大恨,他深處高位這麼多年,已經很少有人敢這麼無視他了,如果不是有求於他們,他何必低三下四。當年如果不是他父親救了顧老頭子,害的他家破人亡,他何必在顧家裝孫子,處處小心翼翼?他顧家現在所有的都應該是他的,是他父親救了他顧家的人,否認顧家早就亂成一盤散沙,何來現在的輝煌?這是他們欠他的。

顧炳山掩住眸底貪婪和恨意,他拖着跪在地上的膝蓋,挪到三人面前,強硬打斷他們的對話。

“爸,媽,我知道錯了,我後悔了。”

懺悔的聲音響起,十分膈應。

顧雲驍冰寒着冷眸,“我看,你是後悔以後就享受不到榮華富貴了吧,貪心不足蛇吞象,顧家你也想吞,真是膽子上天了,二叔,您說說不是?”

顧炳山臉色鐵青,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顧雲驍挑釁,他還是強忍了下來,“雲驍,是二叔的錯,是我不該被繁華迷住了雙眼,可二叔知道錯了呀,你幫我想你大哥求求情,他肯定有辦法。”


顧雲驍臉色更冷了,嗤笑道,“你還真有臉開口?當年你對我大哥做了什麼,難不成選擇性失憶了?”

顧炳山眼神閃過一抹不自然和心虛,強撐辯解。

可顧奶奶和顧爺爺是誰,他們可是從無數次國家大風大浪中走出來的人,都修煉成人精了,顧炳山閃躲的一剎那就立即被捕捉,瞬即聯想到長孫當年那場生死劫。

顧奶奶笑了,笑得冰冷無情,她看着顧爺爺指桑罵槐,“好你個老頭,養了一頭狼,差點孩子自己的親孫子。”

顧爺爺愧疚,難得低下頭道,“我錯了。”

顧奶奶一愣,嘆聲氣,罷了。也怪她當年沒有強硬阻攔,誰想到他的孩子竟品行完全隨了他那個媽,養不熟啊。

顧炳山不甘心,他剛要反駁,門口闖進穿着防彈衣,武裝全具的特警。

他們進來,朝顧奶奶和顧爺爺恭敬的彎腰,道出來意。然後還未經同意,直接將顧炳山抵在地面上,銬手銬。

顧炳山掙扎,徒勞無功。

“你們這是要幹什麼?這裏是顧家,你們敢在顧家抓人!”顧炳山狐假虎威。

可是,下一秒,門口傳來的聲音令他肝膽碎裂。

“我準的。”冰冷的聲音像是北極深處的寒冰,散發着零下三十度的冷空氣,直接冷到人的心臟深處。



他穿着一襲黑色西裝,包裹着高大的身軀,異常俊美,但卻也冷的讓人不敢靠近。他渾身都散發着濃重的疏離感和遙遠感,讓人望而生畏。

他身後站着顧寒辰,兩兄弟的表情如出一撤。

顧炳山聽到顧墨逸的聲音,絕望到放棄掙扎,完了!

沒人管顧炳山的慘狀,顧雲驍看見大哥,立馬收起吊兒郎當的神色不敢放肆,乖乖喊道,“大哥。”

顧墨逸朝顧雲驍點頭,然後然後吩咐道,“帶走。”

“不,不,顧墨逸,我是你二叔,你不能這麼對我。”

顧墨逸眉頭輕微一蹙,顧炳山的嘴巴立馬被堵塞,然後迅速被拖走,快的剛纔好像什麼也沒發生過。

“爺爺,奶奶。” 網遊之全球線上

顧奶奶眸眼閃過淚光,她笑道,“累嗎?今天在家吃飯嗎,對了,你媽還不知道你回來吧,我趕緊給她打電話。”

顧墨逸搖頭,“不用了,我一會就走。”

顧奶奶不高興的搖頭,“剛回來就走,好得在家吃頓飯,你都一個月沒回家了。”

顧墨逸輕嗯一聲,沒解釋因顧炳山一事後續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等顧墨逸離開,顧雲驍立馬像是放飛了的風箏,一把摟住顧寒辰,“阿辰啊,聽說你生了個米兒?帶回來給哥哥看看。”

顧寒辰嫌棄的推開顧雲驍,顧雲驍傷心的比劃了一個心碎的手勢。

顧寒辰皺眉,“今晚會過來老宅。”

顧雲驍興奮的跳起,“不早說?她喜歡什麼禮物,我得去準備準備。”

顧寒辰眸底含着笑,“她喜歡娃娃。”

“哈哈,喜歡娃娃好,喜歡娃娃好。”

結果到了晚上,顧雲驍送了一車sd娃娃,超級精緻仿真,都是市面上買不到的大牌貨。

白米兒高興的歡呼,整個顧家都充斥着歡愉的聲音,驅散了顧炳山帶來的陰霾。



顧家大義滅親的事,華國最頂層的那幾個人都知道,他們本以爲這件事會很難處理和解決,但沒想到顧墨逸竟然真的會六親不認,堅決維護國家利益。

他們先前還是真實錯怪了他。現在想想割出去的那幾條不平等的協議,當時他們幾個還肉疼了好久,現在想想還真的划算。畢竟解決了華國和H國的外交紛爭,這可是件值得慶祝的事。

然後等顧家老幺顧寒辰大婚當天,在婚禮現場上看見冷寒和裏克時,不僅感嘆發生了這種事,克魯斯家族的人還能不計前嫌的來顧家給他們祝賀,不愧是H國頂級第一世家,值得他們學習。 初五,大婚。

顧寒辰選擇的是西式婚禮,在帝都一座半山腰處的教堂裏。整個婚禮過程佈置全都是他一手操辦,白小然好奇過想提前知道來着,不過都被顧寒辰給插科打諢過去了。

休息室,

白小然看着鏡子裏穿着潔白婚紗的自己,心臟直跳。她捂着胸口,臉頰緋紅。明明都舉辦過一次婚禮,還都是兩個孩子媽了,怎麼還這麼容易緊張。

“白小姐,您真漂亮,是我見過最漂亮的新娘子。”化妝師忍不住誇讚道。

眼前這位即將嫁進顧家的新娘,皮膚白皙似雪,烏黑的頭髮盤成新娘髮髻,耳鬢兩邊隨意垂落燙卷的髮絲,平添了一抹嫵媚。她五官精緻,尤其那雙漆黑的眼睛,像是會說話一樣,生動晶瑩。臉頰兩處染上的緋紅,更惹人生憐。

每個新娘子在結婚那天都希望自己是最漂亮的,白小然也不例外。她落落大方的接受了化妝師的誇讚,捂脣笑道,“謝謝誇獎。”


這時,吱呀一聲響,休息室門被打開。

“誰?”化妝師停下化妝動作,轉過頭問。

是顧寒辰的祕書。

“夫人,總裁找您,在後院。”祕書微笑道。

白小然心下疑惑,現在這個時刻去後院做什麼,婚禮不是馬上就快舉行了嗎。而且剛剛他們才見過面,這分別還不到半個小時。但對面是顧寒辰信任的祕書,白小然也沒多做懷疑,只是單純不解。

祕書笑着解釋道,“我也不清楚,總裁很神祕的對我說你去了就知道了,我看見他手裏拿了一份相冊。”

相冊?

白小然立馬打消了懷疑,“行,我現在就過去。”

化妝師皺眉阻攔,“白小姐,要不在等等?您的妝還沒畫完,馬上婚禮就開始了。”

白小然搖搖頭,“不了,我很快就回來。”

白小然脣角帶着微笑,腳步有點急促。她知道那個相冊,裏面有兩人的回憶,他說他會把那些年他們在一起的照片做成相冊記錄下來,作爲新婚禮物,她以爲是在晚上,沒想到是在這個時刻。

來到後院,空蕩蕩的,沒有人影。


白小然皺眉,心下不安,剛想轉頭問人呢,下一秒一隻手從伸手伸過來堵住她的口鼻,人暈落在男人懷裏。

接着,院子裏出現一個長相和白小然一模一樣的女人,甚至連身高都相差無幾。

“趕緊把衣服換了。”男人冷聲命令。

‘白小然’看着白小然身上的婚紗,眸底閃過嫉妒,二話不說,把婚紗扯下來套在自己身上。然後不知道從哪拿出來一套衣服,“給,這是你讓我帶過來的。”

很快,男人在白小然臉上塗塗抹抹,換上衣服,他懷裏的女人變成了面瘦肌黃昏迷不醒的小男孩。

“合作愉快。”‘白小然’勾脣笑道。

男人面色陰冷,“能不能成爲顧家少奶奶,可就看你能撐多久了。”

‘白小然’高傲的揚起下巴,“這是我唯一的機會,自然是撐到最後。”



“白小姐,你可終於回來了。”化妝師連忙跑過來,“婚禮馬上就舉行了,我給你補妝。”

‘白小然’微笑道,“不用了,就這樣很好。”

化妝師見此,也不敢多說。

‘白小然’站在鏡子前,看着鏡子里美貌如天仙的女人,既嫉妒又得意。她冷淡吩咐道,“我聽到外面有響聲,去看看婚禮是不是開始了,準備一下出去。”

化妝師對‘白小然’突變的態度心下怪異,但不敢多問,恭敬彎了下腰推門出去。

沒多久,化妝師就小跑過來,“白小姐,開始了,咱們快點出去吧。”

‘白小然’勾勾脣,高昂着下巴,她擡起婚紗,邊走邊問,“寒辰呢?他人是不是在外面?”

“先生已經在外面了。”

從休息室穿過一條長長的走廊,便是一座宏偉的教堂。

這座教堂,是十五世紀就坐落在這裏的,它經歷過無數滄桑的歲月,戰爭的洗禮,鉛華洗去了浮躁,褪去奢侈的壯麗,古樸大氣。

顧雲驍看顧寒辰來回踱步,忍不住嗤笑,“瞧你這模樣,人馬上就是你的了,有什麼好緊張的。”

顧雲詩用胳膊肘杵他一下,“你這個單身狗沒資格說。”

顧雲驍立馬跳起來,“什麼單身狗?大姐,你考慮過我幼小的心臟嗎?”

顧雲詩毫不客氣的嘲諷,“幼小的心臟?你有那東西嗎?”

顧雲驍不爽,“我爲什麼就不能有。”

“安靜。”顧墨逸出聲。

顧雲驍頓時就老實下來了,顧雲詩朝他翻個白眼。

這是,新娘子從長廊裏走進來,教堂裏的賓客都紛紛看過去。

顧雲驍勾着脣,不要命的打趣道,“老幺,新娘子來了,還不趕緊撲過去。”

顧寒辰不理他,對顧雲詩道,“大姐,你幫我看好兩個孩子。”

顧雲詩揮揮手,“放心。”

然後,顧寒辰朝顧墨逸點下頭,然後對冷小語、顧父,顧奶奶和還有顧爺爺說下離開,便朝新娘子走去。

‘白小然’看見朝她走過來的男人,心跳加速。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裝,身材挺拔修長,西裝褲更是包裹着一雙大長腿。他深邃的黑眸此時溢着笑意,抿直的脣角微微上揚,原本就精緻的五官顯得愈發精緻和完美。

他走一步,路過的女性都忍不住尖叫。這麼完美的男人怎麼就偏偏愛上了白小然,真好上輩子修來的好命。

‘白小然’心臟噗通噗通跳,裂開的脣角根本就控制不住,她恨不得撲上去抱住他。‘白小然’控制不住上前走了幾步,但想到白小然靦腆的性格,她只好強忍下來,站在原地,等顧寒辰走過來。

明明就只有幾步路的距離,可怎麼走的這麼慢。

‘白小然’心裏抱怨,但依舊掩飾不了上揚的脣角。

顧寒辰走了過來,‘白小然’的心臟都快跳到喉嚨口。

她忍住尖叫,努力壓抑自己興奮的表情,讓自己看起來正常一點。

顧寒辰走了過來,牽起她的手。

在五指相觸的那一瞬間,‘白小然’忍不住嬌羞喊道,“寒辰。” 顧寒辰神色陡然突變,很快便消失無影無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