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們和我等一樣,都是人族,何來螻蟻之分,我們只爲修行,而他們,只爲三餐溫飽。”陳天淡淡道。

燕旭微微一笑:“我們乃高高在上的修仙之人,豈能與那些凡人相提並論。”

“是麼,你算什麼東西,也配凌駕那些百姓之上。”陳天的語氣依然很平緩,卻有着無盡的殺意。


一股黃金氣血瀰漫天地,無盡空間劇顫,冰雪開始融化,巨大的冰柱瞬間崩碎。

“愚蠢至極。”

燕旭冷笑一聲,露出譏諷之色,緊接着手掌一揮,劃過當空,發出虛空爆裂之聲,凝聚出一把鋒利的冰劍,想要將陳天力斬!

轟!

陳天一拳揮出,金色拳勁崩塌山嶽,發出浩大的龍吟之聲,將這道冰劍轟碎。

“哼,燕旭,這裏太小,完全施展不開,你可敢城外一戰?”陳天大吼。

燕旭無所謂一笑:“好,若在此地殺你,料想你也不服氣,你留三分精力護住那些凡人,當真是愚不可及。”

他一步踏出,便離開府邸,寒冰瞬間消散,化作一道流光朝城外遠遁而去。

轟!

陳天同時飛出,化作一道金色流光,腳踩玄冥,凌空虛步,瞬間追了上去。

兩人消失的瞬間,這座府邸也開始坍塌,剎那間毀於一旦,變成了一片廢墟。

樑超站在皇宮的最高處,雙手負後,臉色陰沉的看着遠方。

在這些修士眼裏,凡人真的連螻蟻都不如嗎?

陳天對他有知遇之恩,救命之恩,如兄長一般,樑超雖然巧於心計,但內心深處卻已經是把陳天當成了最親的人,現在恨不得能與他並肩作戰。

轟!

城外數千裏的高空之上,一場大戰瞬間爆發!

兩條身影穿梭蒼穹,身影迅速無比,如兩道疾雷。

這是一場驚世之戰,燕旭身爲南域最可怕的年輕天驕之一,戰力極其恐怖,舉手投足之間都有着浩瀚的威能,可改變天地,異象叢生,無數冰雪將此地淹沒!

…… 錚錚!

一道絢麗的劍光似從天外而來,橫貫虛空,直直斬向燕旭!

砰!

燕旭神色冷漠,毫不猶豫的出手,身上被冰霧籠罩,寒氣肆虐,他眼眸如電,右手一揮,化作了由冰雪所組成的滾滾洪流,如雪崩一般席捲而去,能吞沒一切,瞬間那道劍光就被吞噬。

冰河橫空,震動九天,彷彿能壓塌三千界!

這是一門很可怕的祕術,能凍住修士的真氣,若一般修士被纏住,恐怕不出片刻就會被凍碎。

燕旭展現出一位年輕至尊的可怕戰力,一頭黑髮化作了雪發,渾身透露着難以言喻的寒意,虛空都被凍裂。

陳天露出了凝重之色,與燕旭相比,之前的那兩個人簡直是太不值一提了。

“喝!”

陳天一聲長嘯,渾身氣血沖霄直入,散發着浩瀚而晦澀的威能。

“龍皇震怒!”

一聲大吼,如龍吟大澤,狂暴的音波化作滾滾漣漪蔓延而開,崩碎虛空,向四周散去!

隨即,陳天猛地催動星辰之力,一拳狠狠擊出,化作一條巨大的金色神龍俯衝而下,如雷霆般攻向燕旭!

“極寒之劍!”

這時,燕旭露出冷酷之色,手捏法訣,一道道巨大的冰劍出現在四周,瘋狂的旋轉着絞殺而去!

竟將這條金色神龍瞬間絞碎,似乎是不堪一擊。

轟隆!

拳勁破碎,發出劇烈的震響。

“陳天,你的戰力的確很強,不過你修煉的時日太短了,若在給你十年,假以時日或許你能與我一戰,不過今日我就要扼殺天才,毀掉打破詛咒的萬古仙冥體!”

“今日我必斬你!”

燕旭大笑,雪發亂舞,攜帶着殘忍的神色,一步走出,無盡寒氣席捲向陳天。

千萬柄冰霜鑄成的巨劍洞穿長空,朝着陳天打去!

一道道寒刃絞殺九天,散發着無匹的殺伐之力,割裂虛空,恐怖的威壓能壓塌蒼穹!

“轟!”

“轟!”

“轟!”

“誅仙霸拳!”

陳天神目如電,黑髮飛揚,渾身肌膚漸漸化作了屍白,雙眸微紅,一拳接着一拳擊出,金色神芒淹沒一切,龍形拳勁揮出,剛猛而霸道,將一柄柄巨劍悉數擊碎!

不過燕旭真氣磅薄,這片極寒領域依舊不斷的凝聚出巨劍刺向陳天。

“沒有用的,這裏的溫度足以能凍死玄天境修士,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氣血可以揮霍!”

燕旭淡淡一笑,並不相信對方能轟破他的領域。

“燕旭,你以爲你就這樣吃定我了?”

陳天長嘯一聲,目光犀利如刀。

燕旭淡淡道:“我從不自傲,但也從未自謙,你現在並不是我的對手。”

“殺生刃!”

陳天冷笑,祭出殺生刃,無邊殺氣瀰漫而開,一道道可怕的刀芒攜帶着驚天煞氣,在這冰雪天地穿梭,無數冰劍被粉碎,剎那間陳天來到了燕旭面前,一道刀光力劈而下!

“什麼!”

燕旭微微吃驚,沒想到陳天竟然還有一戰之力,按理來說陳天的真氣應該耗盡了纔是?

容不得他多想,刀光如電,眨眼即來,可怕的刀芒攜帶者森冷的殺意橫劈而至,威能浩大,似乎可以一刀斬碎這個極寒領域。

燕旭冷哼,擡手間凝聚一面面冰牆橫在身前。

轟!

刀芒斬在冰牆上,同時炸開,無堅不摧的冰牆被一道道刀芒斬碎,崩裂了一堵堵厚重的冰牆。

直到最後一堵牆才堪堪擋下了這記刀芒。

“想扼殺我,就憑你,還沒有這個資格。”

陳天的眼眸越發的赤紅,語氣冷漠到散發着徹骨的寒意,沒有一絲感情,如魔神一般屹立虛空。

一聲長嘯,露出森森獠牙,可怕的死亡氣息席捲九天十地,拳勁至簡,陳天一拳狠狠擊出,扭曲時空,轟砸在燕旭身上!

燕旭頓時倒飛出去,隨後猛然運氣穩住身形,冷冷一笑,並不畏懼:“螻蟻也敢爭雄,自不量力!”

呼呼!

無數道厚重的冰牆橫空而至,擋向陳天!

陳天目光平靜,狂暴的拳勁一拳拳粉碎冰牆,但嘴角也流出一縷鮮血,被反震的力量傷到了,全身的血液都被凍住了。

“砰!”

數十道厚重的冰牆從四面八方而來,每一道都如山嶽一般,狠狠撞在他的身上,渾身肌膚龜裂,一口精血仰天噴出。

血灑長空,陳天倒飛而去,不知撞碎了多少冰刃,全身傷口無數,觸目驚心。

燕旭雖然在笑,可眼眸深底也閃過了一絲驚訝。

足足數十道冰牆纔將陳天打成重傷,可見對方的戰力是何等強悍。

燕旭大手一揮,又是數十道極寒冰牆橫空而至,他並不放心,認爲陳天還有一戰之力,必須將對方打成廢人才行!

轟!

這時,陳天身上金光暴漲,散發出無量光,手持殺生刃,滾滾殺氣肆虐十方,運轉不滅心訣,腳踏玄冥步法躲過這一次必殺。

“什麼?”

燕旭眸子一閃,皺眉道:“好精妙的步法,竟能躲過我的極寒冰牆。”

這個時候,陳天的玄冥步法展現出極爲逆天的一面,雖然燕旭在修爲和戰力上要遠超陳天,不過在速度上就差遠了,何況陳天體內還有贏勾血脈,傳說中的速度王者,他的許多攻擊都落空了。

“哼!”

眼看着陳天的氣血開始充盈起來,燕旭神色涌現出陰寒的殺意,滔天威勢散發而出。

忽然間,燕旭的攻擊發生變化。

無數冰牆同時向着陳天狠狠鎮去,遮天蔽日,鋪天蓋地,一齊洶涌而去!

這下子,陳天無論速度多快也沒有用,無論躲在哪裏都在攻擊範圍內。

“他媽的!”

陳天暗罵一聲,燕旭比他想象中的還要難對付,戰鬥了這麼久,自己依然落在下風,這些年輕至尊果然都不是好對付的。

他極力催動不滅心訣,一道道玄妙的氣韻遊走奇經八脈,強行修復着受損的身軀。

雖然只是剎那間,但陳天的傷勢卻已經是痊癒了大半,面對如此強大的攻擊,陳天深吸一口氣,逆轉經脈,施展出仙聖劍宗的更爲強大的一門法訣戰技!


…… 轟!

陳天身上猛然間釋放出一股極爲可怕的氣息,燃燒氣血,強行將戰力提升到了巔峯!

“嗯?”


燕旭臉色微變,有了一種不安的念頭。

“噗!”

“萬劍之輪,道法無邊!”

“刑天劍訣!”

陳天先是一大口精血噴出,隨後手捏法訣,渾身肌膚近乎爆裂,無數道劍芒在背後沉浮,錚錚作響,萬劍齊鳴,攜帶着無盡的殺伐之氣!

只是顯然這一招讓陳天逆轉經脈,受創極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