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們嘴角微抽。

「哈……好飽啊。吃飽喝足,老子先回去睡上一覺。」拍了怕肚子,騰炎絲毫沒有理會眼前西門鋒等人,而是留下一句話便直接離開了,很快便消失在了西門鋒等一眾神色錯愕的天璣鋒弟子視線之中。

睡覺?

片刻之後,西門鋒等人回過神。

你大爺的!!

吃飽了就睡,你是豬嗎?

西門鋒等人心中忍不住一陣咒罵和鄙視,可惜騰炎早就已經消失在了他們的視線之中。

「……」

對此,西門鋒等人徹底無語。

騰炎房間。

「呵呵,打,狠狠的打,天玄宗這都是你們欠本少的,都是你們欠紫雲帝國的,現在是你們還債的時候了。狠狠的打,最好你們所有人都全部戰死,天玄宗從此消失。」房間內,騰炎戲虐的聲音響起,那聲音之中更是帶著一絲的陰冷。

天玄宗?

在騰炎心中天玄宗是必滅的對象。

當然,騰炎心裡很清楚,想要僅憑這一次的挑唆就滅掉天玄宗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也不現實。如今雖然兩大護法長老大打出手,幾位長老肯定是攔不住的,但是騰炎可沒有忘記天玄宗那位什麼的宗主。

那很有可能是天尊級強者。

高階地皇?

天尊面前他們也只能選擇臣服。

可以想象,一旦宗主現身,天尊強者面前即便是兩大護法長老也只能夠選擇妥協,到時候大戰勢必結束。不過,騰炎絲毫不在意這些,對於騰炎而言他時間還多著呢,畢竟他這才來天玄宗幾天就已經把天玄宗鬧的雞犬不寧,先是傳功殿被毀,現在又是兩大地皇長老大打出手。

來日方長。

革命尚未成功,還需努力。

刷……

沒有絲毫的遲疑,騰炎直接在床上盤坐了下來。

修鍊!!

來到天玄宗已經三天了,這三天的時間騰炎根本就沒有修鍊,他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對天玄宗地形的了解,還有策劃現在這一場挑唆兩大地皇的計劃。

當然,現在事情已經解決了,騰炎也要開始修鍊了。而且,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騰炎都不會離開天璣鋒,甚至騰炎還會夾著尾巴做人,至於理由?騰炎早在和洪濤決鬥的時候就已經為自己準備好了。

凝神?


凝神在中域不過是一個廢人。

以前不知道,現在知道了。

繼續囂張?

那簡直就是找虐。

所以,騰炎要奮發圖強,要努力的提升自己的實力,這樣才能夠繼續囂張,這樣才能夠繼續『欺負人』。當然,這只是騰炎給天玄宗的人製造的假象,至於真相……騰炎確實也想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

低調做人?

騰炎雖然這麼想,但是事實永遠都是殘酷的。

你不惹麻煩?

麻煩未必不會主動找上你。

轟!!

騰炎盤膝而坐,雙目緊閉,同時直接運轉混沌馭天訣。修武篇和修魂篇徹底融合之後,如今的混沌馭天訣絕對已經成為了一種絕對恐怖的武訣,那吸收靈氣的速度也絕對堪稱恐怖,為了不露出破綻,騰炎必須要控制靈氣的吸收速度。但是即便是騰炎已經極力控制,那靈氣還是瘋狂的湧入騰炎的身體,不但的提升著騰炎的實力。

玄帝肉身。

荒級天人靈魂。

凝神修為。

騰炎的情況可以說特殊到了極致,魂、武、肉三種同時修鍊,當然這也是混沌馭天訣的功勞,騰炎實在難以想象如果自己練到極致會變成什麼樣的妖孽。當然,這些都不是騰炎目前需要去考慮的,現在騰炎要做的就是不斷的提升自己的實力。

阿福?

早晚會有一戰。

同時,為了更快的提升自己的實力,騰炎也對魂、武、肉三者進行了分析。雖然修鍊混沌馭天訣能夠同時提升這三者,但是那速度卻不是很快,當然這是騰炎自己認為的慢。而想要快速的提升自己的修為,肉身就可以依靠吞噬武獸的肉身還有挨打;靈魂可以依靠吞噬人類或者武獸的靈魂來提升,至於修為騰炎目前想到的就只有依靠丹藥。

煉丹、噬魂、挨打。

這是騰炎自己認為的捷徑。


當然,如今在天玄宗騰炎只能夠老老實實的修鍊混沌馭天訣。

混沌馭天訣起。

轟!!

狂暴的靈氣瘋狂的湧入騰炎體內。

肉身在強化;

靈魂在提升;

修為在增長……

禁忌峰!!

這裡,曾今也是天玄宗二十四次峰之一。不過正如三長老天水對騰炎講的那樣,因為十八年前這裡發生了一件非常詭異的事情,就是那神秘、恐怖的血霧,所以這裡被徹底的閑置了,甚至還被宗主下令封閉了起來,畢竟那血霧太詭異,連地皇都能瞬間吞噬。也是因為這樣,這座次峰被命名為了『禁忌峰』。

禁忌之地,擅入者死。

十八年已過。

如今,這禁忌峰早就已經被人遺忘。

血霧?

很多人更是淡忘了它的恐怖。

當然,因為天玄宗禁錮、封閉了禁忌鋒的原因,十八年來再沒有人進入這禁忌峰,不僅是人,就連武獸都沒有,這也就導致了那血霧十八年來再也沒有出現過。不過沒有人會去質疑,一旦有生命進入禁忌峰,那這血霧必然重現,同時吞噬掉那進入禁忌峰的生命。

此刻,禁忌峰一片蒼涼。

死寂無聲。

呼……

突然,一陣陰風莫名的吹起。

時間?

這陰風吹起的時間正好是騰炎修鍊混沌馭天訣的那一刻,彷彿這陰風是受到了混沌馭天訣的召喚一般。然而對於這一切騰炎並不知曉,此刻騰炎依舊沉浸在修鍊混沌馭天訣的快感之中。

時間,一分一秒的消散。

砰砰砰!!



天水鋒上大戰依舊。

生命隕落,屍橫遍野。

轟轟轟!!

騰炎依舊修鍊著混沌馭天訣。

呼呼呼……

禁忌峰上,陰風陣陣。

轟!!

突然,整個禁忌峰山體猛的一震,然而作為一座被禁錮的次峰,作為一座已經被人遺忘的次峰,此刻根本沒有人發現這一幕。在山體猛的一震之後,那次峰之上的一顆顆參天古樹紛紛搖擺起來。

呼呼呼……

陰風起,古樹動。

轟!!

突然,那山林之中一股霧氣詭異的湧現而來。

血紅色的霧氣。

四面八方湧現而來。

血霧;

十八年後重現禁忌峰!! 轟轟轟!!

恐怖的地皇之戰,天玄宗虛空震蕩。

殺殺殺!!

近五千弟子拼殺在一起,雙方更是沒有絲毫的保留。殺!!此刻沒有什麼同門之情,更是沒有任何的憐憫之意,雙方只知道自己屬於哪一個陣營,雙方只知道如今眼前這些人就是自己的敵人。狂暴的戰鬥,天人、玄帝亂戰一團。

啊啊啊……

慘叫聲不斷的響起。

生命隕落。

天人、玄帝?

此刻,生命一文不值。

三大長老看著虛空之中兩大護法長老的戰鬥,又看著眼前宗門弟子之間的廝殺,更是看著那一個個弟子倒下、慘死,他們臉上瀰漫著凝重的神色,同時那眼神之中還帶著一絲無法抑制的無奈。

還是沒有攔住。

「大長老,請宗主。」這個時候,五長老天土沉重的聲音響起。

「大長老,請宗主。」三長老天水也是開口說道。

哎……

大長老天金無奈的嘆息了一聲。

請宗主?

此時此刻,除了這麼做他已經想不到其他的辦法來阻止眼前的混戰了。畢竟兩大高階地皇的戰鬥他們根本阻止不了,而且眼前這些內門、核心弟子也不可能聽他們的勸,如果放任雙方繼續廝殺,那天玄宗必定損失慘重。

只能請宗主。

嗖……

下一秒,大長老天金瞬間消失在了眼前。

請宗主!!

天水鋒上,戰火瀰漫。

然而此刻整個天玄宗卻是陷入了一片死寂,那一個個不屬於兩大護法長老陣營的弟子視線全部望著天水鋒所在的方向,感受著那一陣陣狂暴的聲音,還有那一片片凄厲的慘叫聲,他們自然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一個個神情變得更加的凝重和擔憂。

閉門不出。

這是最好的選擇。

天璣鋒。

西門鋒和一眾天璣鋒的弟子視線也都看著天水鋒的方向。那裡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心裡很清楚,但是這都和他們沒有任何的關係。不過,對於身邊白靈這個跟班騰炎他們卻是感到深深的無語。

吃飯?

這一場大戰可以說是由騰炎引起的,然而他還有心情在這裡大吃大喝。

沒心沒肺啊。

呵……

感受著天水鋒方向的巨大動蕩,騰炎心底露出一絲冷笑。兩大護法長老終於還是打起來了,這正是騰炎想要看到的。不過,現在既然已經打起來了,那麼騰炎也就不需要繼續去理會什麼了。他將桌上最後一盤菜吃進了肚子裡面,然後躺在椅子上,拍了拍那鼓鼓的肚子。

嗝……

騰炎還忍不住打了一個飽嗝。

刷……

西門鋒等人見狀面色一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