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們是年老的,體弱的。身殘的礦工,他們丟失了工具,沒有燈火照明,但他們卻意氣滿滿。他們兩人一輪換,保持着充沛的體力,又保持挖掘的不間斷。

不去想能不能挖。不去想挖通挖不通,不去理會地面的搖晃。也不理會頭頂上刷刷而落的石土。

整個山洞都開始搖晃了,石頭滾落的聲音越來越多越來越大,遠處傳來轟隆坍陷的聲音。

所有人都凝住了呼吸,手上的動作更加快速,石頭敲擊着石頭,手摳挖着土。

挖!挖!挖!

噗通一聲,安哥俾手裏的石頭砸在洞壁上飛了進去,而與此同時一道亮光在眼前亮起。

所有人都發出一聲大喊。

光!有光!有光!

“撞啊!”謝柔嘉一聲大喊。

伴着她的喊聲,尚未從被陡然光線出現驚呆中回過神的四人,猛地向光亮所在的地方狠狠的撞過去。

轟隆一聲,地動山搖,五人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撲進了這邊,而在身後山石滑落,巨響如雷,藉着這邊的光亮可以看到他們原本站立的山洞已經落滿了山石化爲烏有。

好險!又是一步之差,生死之分!

不過,這一路上這種好險好多次了,已經無所謂了,現在的關鍵是……

“我們出來了!”阿八一聲大喊,歡喜的跳起來,但下一刻他就愣在了原地。

其他人也都看向現在的所在之處,神情也有些愕然。

這裏,並不是他們以爲的跟外界相通,所以纔有光亮的地方,而又是一個山洞。

其實這光線並不是很明亮,是因爲他們在黑暗裏待的太久了,才感覺到刺目,此時站在這裏看來,那道光還不如月光明亮。

謝柔嘉站起身來擡頭尋這光線看去。

這不是挖掘的山洞,這是天然的,高高的似乎直通向山頂,因爲那道光就是從最上邊的縫隙裏透進來的。

這是哪裏啊?能不能出去?

謝柔嘉想到,剛要開口,就聽到旁邊的阿八大叫一聲。

謝柔嘉看向他,藉着光亮可以看到土人一般的阿八呆呆的站着,眼睛變的通紅,呼吸急促,面部扭曲,人也開始發抖。

“這是,這是,什麼?”他顫聲說道。

怎麼了?

謝柔嘉順着他的視線看去,頓時砰地一聲,心口似乎被人重重的打了一拳,一瞬間停滯了呼吸。

這是!什麼!

重生香江的導演 視線適應了山洞,原本的昏昏散去,出現在眼前的是一片一片的赤紅。

嶙峋的箭簇一般的石柱,高大的洞壁上,都好像被血染過一般。

而就在這一片赤紅中,當中的一塊巨大的足足兩人高的山石矗立,它的顏色更爲奪目,晶瑩亮麗,其內鮮紅如同血還在流動一般。

噗通一聲,阿八跪倒地上。

“神啊。”他喊道。

神啊!

謝柔嘉心裏也喊道。

這是!什麼啊!她看到了什麼啊!() 硃砂!

滿山洞的硃砂!

謝柔嘉啊哈一聲大喊,跳着撲向山洞。

而其他的人此時也終於知道自己看到了什麼,就連一路上走來悲喜不顯的安哥俾都舉了手大喊一聲跪倒在地。

不知道過了多久,地上跪着的人已經起身,謝柔嘉也在這洞裏轉了整整三圈。

咚咚的心跳還是很劇烈難以平復。

謝柔嘉長長的吐了口氣。

“這就是硃砂原石啊。”她說道,伸手撫着洞壁。

真漂亮啊。

她一直心念唸的就是找到好砂,沒想到真的找到了。

而且是這麼好的硃砂,看看這個洞裏,幾乎全是鏡面砂,上好的鏡面砂,而且其中還有箭簇砂,還有這個……

謝柔嘉擡起頭看着位於正中的那塊巨大的硃砂石。

“我挖了將近三十年的礦,從來沒見過這樣的原石。”老白跪在地上,顫抖着看着這巨石,淚流滿面。

是啊,從來沒見過,這是什麼砂?色澤如此鮮亮,瑩瑩生光,簡直太漂亮了。

謝柔嘉只覺得心神盪漾。

“謝山神恩賜。”她喃喃說道。

山神真是慷慨,不僅指引她避開了坍陷,還指引她找到了這麼好的硃砂。

滿牆的雲母砂,一簇簇巨大的光明砂,還有這一塊都不知道該怎麼稱呼的原石,這些足夠讓鬱山成爲最好的礦了吧。

邵銘清一定會激動不已的吧。

謝柔嘉甚至已經想到他驚呆的樣子,不由咧嘴笑了。

不過,現在還不是激動的時候。

謝柔嘉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

“我們再接着去找出口吧。”她說道。

找不到出口,他們就會被困死在這裏,找到這些砂也沒用。

但沒想到這一路都對她言聽計從的礦工們竟然拒絕了。

“我不走了。”阿八抱着一簇光明砂。趴在地上,“我哪裏都不去了,我就守着這裏,死也甘心了。”

謝柔嘉又好氣又好笑。

“死了還有什麼用?”她說道。

阿八卻神情鄭重。

“死了也是我發現的。”他說道,“將來後人們看到我的骨頭,也會知道我阿八的。”

他說着神情激動,幾乎要哭了。

“我阿八。我阿八這輩子值了。”

留下骨頭被後人瞻仰就是值了?謝柔嘉失笑。但老白和燕七都跟阿八一樣的激動表達了這個意思。

“可是,我們要活着啊,找不到路再說死的事啊。”她說道。

老白搖搖頭。對着謝柔嘉叩頭。

“柔嘉小姐,多謝你一路帶我們避險。”他說道,“之前我們心裏怕死,但是不想死。就跟着你一路的走來,這一路上多少兇險我們心裏都是知道的。”

是很兇險。謝柔嘉摸了摸手上的傷,身上還有多少傷已經數不清了。

“不用怕,我一定把你們帶出去。”她說道。

“柔嘉小姐,能不能出去你也不確定吧。”老白問道。

謝柔嘉沉默一刻。

是的。她不確定,她不知道這個直覺能不能讓她找到出口,她在這山裏轉的時間真的不短了。但接下來還要轉多久,一個時辰。兩個時辰,一天,兩天……她不知道。

“柔嘉小姐,我們現在不怕死了。”老白說道,神情激動看着眼前的山洞,“能見到這樣的硃砂,死了也無憾了。”

“這怎麼就叫無憾了。”謝柔嘉說道,“我們找到了這樣好的硃砂,把這樣的好砂挖出去才叫真正的無憾呢。”

“不,不,我們不跟你走,萬一半路上死在別的地方,那就太遺憾了,我就要死在這裏。”阿八喊道,“以前不知道這裏,死在哪裏都行,但現在,我哪裏都不去,死在哪裏我都不甘心。”

看着他們三人的神情,謝柔嘉知道他們不是開玩笑。

那是礦工們刻入骨子裏的對硃砂的敬畏和歡喜,就像他們對大巫的敬畏一樣。

如我所願死而含笑。

謝柔嘉深吸一口氣。

山神庇佑。

她默默的念道,然後站起身來。

“好,你們就在這裏等着,我會找到出口,讓你們現在就被人瞻仰,而不是等變成骨頭的時候。”她點點頭說道,“安哥。”

伴着她的喊聲,一直站立在她身旁的安哥俾邁上前一步。

“走。”她說道。

安哥俾點點頭。

謝柔嘉腳步又停頓下。

“安哥,如果再也轉不回來這裏,我們死在了別的地方,你遺憾嗎?”她問道。

安哥俾看着她搖搖頭。

謝柔嘉笑了,她環視四周。

“……生息生息,又東十里,上多金,下多黃,無蛇蟲,無蛇蟲,多怪石,曰歸,曰歸……”

謝柔嘉默唸經文,在她的眼前似乎又出現了經文構成的金線,隨着金線的遊動,她的視線在洞內認真的搜尋。

忽的眼睛一亮,看到了經文裏描述的線索。

“走。”謝柔嘉說道,深吸一口氣,擡腳邁步。

…………..

天色大亮,謝家的學堂裏卻沒有往日那般熱鬧的練舞,女孩子們三三兩兩圍在一起低聲碎語,正說着話,門外傳來腳步聲,大家忙看過去,見謝柔惠邁了進來,帶着幾分憔悴。

女孩子們頓時都圍了上去。

“惠惠,真的假的啊?”謝瑤急急的問道,“鬱山礦上又出事了?”

謝柔惠點點頭。

婚謀已久:總裁的心機寵妻 “不過沒事,坍陷沒有上一次那麼厲害。”她說道,擠出一絲笑,似乎試圖安慰大家。

“那柔嘉被砸死了?”謝柔清的聲音在一旁響起。

這話讓學堂裏氣息一滯。

謝柔惠握緊了雙手,身子也微微的發抖。忽的眼淚涌出來。

“沒有沒有,嘉嘉沒有死,嘉嘉不會死。”她哭道,轉身向外跑去。

聽着女孩子撕心裂肺的哭聲,學堂裏的人譁然。

“謝柔清,你太過分了!”

“你怎麼能這樣說呢!”

“天啊,你真是冷酷無情!”

“惠惠多難過啊。你還非要說出來!”

她們憤怒的指責着。忙忙的追了出去,轉眼間學堂裏就只剩下謝柔清一個人。

“謝柔嘉,被砸死了嗎?”謝柔清再次說道。攥緊了手,“被砸死了嗎?”

謝瑤等人追上來的時候,謝柔惠已經到了二門要上馬車。

星墜 “我的大小姐。”邵氏拉着她勸說,“你可不能去。”

“嬸母。我要去看看。”謝柔惠哭道,“嬸母。你讓我去看看吧,我怕我以後再也看不到了她了。”

這話讓邵氏心中一酸,眼淚也掉下來。

“那就去吧,大小姐一片心意。”宋氏在後拭淚說道。

謝瑤上前扶住謝柔惠。

“嬸母。就讓惠惠去看看吧,若不然,這輩子她都心不安啊。”她也哭道。

看着哭的不行不行的謝柔惠。邵氏心都碎了。

到底是小孩子啊,第一次直面這麼親近的人的死亡啊。

“去吧去吧。”她點頭道。

謝柔惠上了馬車。謝瑤忙也跟着上去。

看着她的馬車向外駛去,邵氏拭了淚。

“咱們也去?還是在家裏準備準備?”她說道。

人肯定是活不了,後事衣裳什麼的肯定要用了。

宋氏撇撇嘴。

“準備什麼啊,她都還沒滿十三歲呢,連正經墳地都不能有,草草埋了就是了。”她說道。

那倒是,未成年的女孩子,是沒資格進祖墳的,要遠遠的埋了。

邵氏嘆口氣不說話了。

“當初生下來就本該扔出去的,現在,也不過晚了十二年,結果還是這樣。”宋氏說道,又轉身,對着僕婦說道,“四小姐呢?看好了她,過了年就打發她出門,別跟我惹亂子。”

說這話就忙忙的向內去了。

謝柔淑的親事說的差不多了,明年肯定要出嫁了,宋氏一心忙着這個呢。

邵氏也轉身向內走去。

“怎麼就,死了呢。”她喃喃說道,想要回憶一下,卻發現根本就記不起來那個女孩子的樣子了。

馬車疾馳出了彭水城門,車裏謝柔惠依着引枕坐着,臉上沒有半點淚水,帶着幾分悠哉。

“惠惠,真要去看啊?”謝瑤問道,帶着幾分不自在。

死人啊,多嚇人啊……

謝柔惠笑了。

“當然要去看了。”她說道,搖着腰裏的玉佩流蘇,“我還沒見過被砸死的人什麼樣。”

………………

“少爺,你喝口水吧。”

水英捧着水碗說道。

邵銘清看着遞到眼前的水碗。

已經整整一天一夜了,馬上這半日又要過去了,這麼長的時間她滴水未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