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倒是想看看桃木盒裏面究竟是什麼東西,桃木打不破,砍不了一定和桃木盒裏面的東西有關係。不然也沒必要用這等上好的桃木作爲盒子。而且這東西長有兩三米,實在讓人不得不猜疑。

“嗚嗚……”

就在歐陽錦盤膝坐好使用狗血禁的時候,四周黑風驟然而起,席捲大地,塵土沙石飛揚。 幸孕蜜寵:妖孽Boss惹不起 強勁風力和沙石讓歐陽錦頓時雙手護臉,心中大爲驚訝!

眼前這種情況是使用狗血禁產生的嗎?可是,他內心卻隱隱感覺到這勁風有些邪,還帶着煞氣!

嗚嗚聲大起,以歐陽錦爲中心直徑二十餘米的位置被強風捲起變的昏天暗地,飛沙走石形成一塊獨特的領域。整一看去就如一個黑色的光罩將這一帶罩住,讓外面的宋德華看不到裏面的情況。

這種情況,宋德華也沒見過,是以現在他屏氣凝神看着,生怕漏過任何一點細節。

而且原本的月光也在此刻暗淡下來,只見原本橢圓明月漸漸被黑雲遮蓋,速度很快如有強風吹拂。

“天狗食月?”宋德華看到這裏疑惑起來。這天狗食月也叫仙遮月。當神仙做什麼事情但又怕千里眼或者其他守天界兵將發現,往往就會隻手遮天造成天狗食月的假象。而在這個時候三界也許已經發生了什麼令人想都想不到的事情。

也許是巨石落神洲,也許是巨猿橫空出世或者原本平坦的地面多了個巨大的腳印甚至原本在眼前的高山突然就沒了。

而感受到不妙的宋德華立馬屏氣凝神,讓自己眼睛能在這種無月的黑暗中能看的儘量清楚點。

“嗚嗚……”

嗚嗚聲音開始轉變,變的像狗在發出威脅的聲音,而且這種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讓人感覺上天入地無所遁形。

“恩?”在宋德華聽到這種狗齜牙威脅聲的時候突然就想到一個可能,狗魂來了!果然,就在宋德華猜疑的時候卻見正面草叢中走出一隻黑色大狗,高大強碩的黑狗,齊宋德華的胸口高,體型強碩如猛虎,渾身黝黑髮亮,即便在黑夜中依舊奪目。

狗毛黑色如夜,使得黑狗整體和黑夜融爲一體,讓人甚至以爲是錯覺,如果不是黑狗身上的光澤奪目,宋德華也分辨不出那是黑狗而不是黑夜的黑色。

黑狗身上黑毛光澤如銀光,光澤有光,就如其身上閃過一絲銀光一般,所以遠看的時候宋德華只看到一雙閃光眸子,但是銀光流動,宋德華卻看清楚那是一隻黑色大狗。

窸窸窣窣聲隨着黑色大狗的出現而變的頻密起來,接着在黑狗旁邊又出現一隻比它矮一半的黑狗。距離它們半米的位置又出現一隻黑狗,接着又一隻,還有一隻……

十多隻黑狗一排站立,威風凜凜顯霸氣。也就在這個時候,宋德華的眼前看到光罩四周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上百隻黃的、白的、雜色的狗。

各種狗,大小不一,顏色不一。全部如軍人一般排成隊伍將光罩圍住。即便此時光罩裏面傳來歐陽錦的恐懼求救聲,但是光罩四周狗的數量還在增加。

宋德華這時纔看清,這些狗出現不像之前黑狗那樣走出來,而是憑空出現,和鬼魅一樣。

這就是狗魂!

天地萬物皆有魂魄,有生就有魂,死着魂出。是以這個世界有人死化作鬼,也有狗死化狗魂。只是一般來講,狗或者其他動物死了他們的魂魄大多會消失不見,據說都去投胎了。它們不能停留在鬼界或者陽間太久,幾乎死了立馬投胎。

人犯錯,死了投胎爲動物,爲上輩子的過錯贖罪。所以動物類的死亡也就代表他的贖罪已經完成,死了立馬投胎重新做人。這是特例,唯獨畜生類的纔有。

這也就造成陽間多鬼魅,卻少有以動物形式出現的狗、羊、牛等魂魄。

所以,眼前出現那麼多的狗魂,這不科學!

“爾等狗魂不去投胎卻來到陽間,難道就不怕鬼差將爾等盡數滅殺,使得消散三界,不再投胎爲人?!”

光罩內歐陽錦看到數百隻狗魂將其圍住後驚恐起來,繼而他強裝淡定,怒喝道。

他是道士,正氣凌然,盛空高就,一般鬼魅見個都要避讓三分,更別說狗魂這種低級的魂魄。

可是,他的這種強勢並沒有讓狗魂畏懼了後退,它們無不是在黑色大狗示意下半蹲身子做出攻擊姿態,齜牙嗚嗚發出威脅聲。

“哮天犬,你這個開後門難道就不怕楊二郎知道了責怪你?”宋德華看到這一幕,最後也想通了。

眼前爲什麼會出現那麼多本該投胎的狗魂?如果不是有人從中作梗肯定是不可能的。那麼現在也就只有一個可能,哮天犬怒了。

和宋德華之前想的一樣,歐陽錦的報應來了,殺了那麼多哮天犬近親卻不是爲了降妖伏魔而是一己私慾,能不被報應? 機甲破世 但是這報應比宋德華想的還要早一些。

“嗡!”

就在此時,宋德華的雙耳聽然嗡鳴,聽不到任何聲音。兩隻耳朵就如被人攻擊了一拳頭,此時只有嗡鳴聲,在耳朵裏不斷迴盪,嗡嗡作響。

“怎麼了……”宋德華試圖開口,可是他聽不到自己的聲音,依舊只有嗡鳴聲。

也就在這個時候。宋德華心驚瞪眼看着眼前一幕。

數百隻狗魂動了,狂奔向光罩內,如萬馬奔騰揚起塵土濃濃,飄空飛揚駭人聽聞。

光罩內的情況宋德華看不到,但是當他看到衆狗齜牙狂吠的模樣,看到它們雷霆萬鈞飛撲過去的樣子,宋德華知道歐陽錦想活下來很難。甚至在宋德華的腦海已經出現狗齜牙咧嘴撕咬歐陽錦的樣子。這比千刀萬剮好不到那裏……

“啊!!”

光罩內傳來歐陽錦淒厲慘叫聲,叫聲持續了一分鐘左右,之後,徹底沒了聲音。

歐陽錦死了,這是無需質疑的。不過,在光罩消散的時候宋德華卻看到驚恐的一幕,數百隻鬼魅正圍着桃木盒,似乎對桃木盒感興趣了一般。

“該死,這些狗魂該不是對桃木盒感興趣了吧?”那是師傅留給他的,所以宋德華不能讓它們帶走。

宋德華的猜測是對的,這些狗魂讓開一條道讓之前那黑色大狗上前,隨着黑色大狗在桃木盒四周嗅了嗅後只聽其低聲叫了兩聲,一時百隻狗魂聽令,齊心將桃木盒強制帶起,懸浮在它們頭頂位置開始離開。

這,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它們帶走的!

“放肆!”宋德華也顧不上那麼多,身子拔地而起,翻騰落地向着衆多狗魂和那黑色大狗奔跑過去。

宋德華的出現和聲音讓數百狗魂以及大黑狗無不是停下腳步扭頭看着宋德華這個不速之客。凝固一般的氣氛在此時變的緊張起來,宋德華和衆狗對持。一人對百狗。

“人類,你身上有我不喜歡的味道。”大黑狗嘴巴一張一合,卻是說起話來。 宋德華雖然詫異這大黑狗能說話,不過現在他更在意的是被衆狗帶起懸浮在它們頭頂位置的桃木盒。

大黑狗擡頭看木盒,學着宋德華的樣子凝視。

“這,是你的東西嗎?”大黑狗說話,宋德華這才留意到大黑狗說話的時候嘴上獠牙鋒利碩大,要是被它咬上一口只怕要被扯下一塊大肉。

“本人宋德華,魂師。此物爲我師尊之物,所以請諸位留手,還增與我。” 悍妃難惹 宋德華也不知道該怎麼稱呼眼前大黑狗,最後只用諸位含糊帶過。

至於報自己魂師的職業,那是因爲魂師就只有他一個,明白的人都應該知道魂師代表的意思。何況,應該沒人不知道他的師尊吧?

“哦?是他嗎?”大黑狗顯然知道魂師,也知道宋德華說到的師尊是誰。

大黑狗說完,眼睛依舊看着桃木盒,顯得留戀、不捨。

宋德華也不說話,就這樣和對方對持着。並且,宋德華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若是對面的大黑狗有私心,那麼也別怪宋德華不客氣。畢竟他已經報過家門,所以那貨還是一意孤行,只能怪它自己找不痛快。

“好吧,既然你是他的徒弟,東西我可以給你,不過……你要答應我一件事。”大黑狗說話也不怕咬舌頭,口氣很大。隱隱有着壓宋德華的氣勢,這讓宋德華很不爽。

他,爲什麼要聽眼前大黑狗的話?何況,東西本身就是他宋德華的!

“哼!大黑,你似乎有些過了。你要是請我幫忙也許我會考慮幫你,但是,你卻用我師尊的東西要挾我,那麼,我拒絕!”

宋德華的話斬釘截鐵,沒有商量的餘地。

也因爲宋德華的話,所有狗魂如要吃人一般盯着宋德華,氣氛再次凝聚變的殺氣騰騰。

大黑狗也犬眼大張,看着宋德華。

沉默的僵持,宋德華就這樣和大黑狗對持,沉默不語。

宋德華現在也是捉摸不定眼前這種大黑狗的性子,如果真要打,估計宋德華要吃虧一點。現在他是赤手空拳,又沒有月關封印在,桃木箱也被一把火燒沒了,所以宋德華是一窮二白。

但是眼前的狗魂和大黑狗卻是全身武器,爪子鋒利,獠牙鋒芒。所以宋德華可沒看好自己。

“好吧,宋德華,東西是你的我還給你。但是希望你記得今天說過的話,若是我需要幫助會來找你請求幫忙的……”

大黑狗妥協了,讓宋德華整個人都感覺輕鬆不少,原本他還以爲要激戰來着。

對於眼前大黑狗的話,宋德華點頭,算是應答下來。現在這種情況是大黑狗佔了絕對優勢,可是它最後沒有選擇爲難宋德華,這從另一層意義上來講,宋德華欠它一個人情。何況,他們幫宋德華收拾了歐陽錦,這也就讓宋德華對它有了不少好感。

“走了。”大黑狗見宋德華點頭,隨即重新扭頭前進,丟下一句話後大黑狗消失不見。同時消失的還有數百隻狗魂,一瞬間,原本還擠滿的黑狗頓時全部消失不見。

“蓬!”

桃木盒失去狗魂們的魂力加持後落地,蓬一聲砸在地面上發出厚實的聲音,同時四周塵土飛濺,濃郁飛舞。

同時天上圓月撥雲而開,一時幽光灑大地,天狗食月結束。

擡頭看月,宋德華無奈搖頭。隨即將桃木盒拿在手,厚實的感覺讓宋德華無比安心。

“終於是回來了,要不然被師傅知道,死了都沒臉見他。”宋德華用手撫摸桃木盒,這長達兩三米的盒子在宋德華眼中就如他師傅一般,要不是師傅曾今說過開盒拿武器將改變自己一生,並且劫難重重,他早就將裏面的傢伙拿出來了。

“回來了就好!”宋德華心情大好,將桃木盒拿在手準備離開鎮子。不過走的時候宋德華看到了地上破爛的大小衣裳,沾滿血液的衣裳,還有殘肢爛肉在地。這一幕讓宋德華看的有些噁心,那都是歐陽錦的殘肢,被狗魂和狗咬成這樣樣子。

見到殘肢宋德華才知道狗魂裏肯定摻合着狗,不然是不可能咬成這個樣子的。頂多是將歐陽錦的魂魄撕爲粉碎而已。

有狗在裏面宋德華一定也不奇怪,就他感覺到的大黑狗也不是狗魂,那是真真實實的大黑狗。

“救我……”

就在宋德華轉身離開的時候背後傳來一道虛弱的聲音,聲音顫抖,顯得很害怕,虛弱則表示那聲音將要死了。

不用想,宋德華已經知道是歐陽錦的殘魂,估計是那多狗魂撕咬的時候因爲互相爭搶所以才漏了。

“誰在叫我?”宋德華假裝沒聽到,隨即回頭看去。匆匆一瞥在一處草叢中看到了縮成一小團的歐陽錦。

此時的歐陽錦也不過一個巴掌大,迷你袖珍型。

“救我,求求你救我,先生。”

歐陽錦現在是魂力大傷,人死,差點連魂魄都沒逃脫,還好,聰明的他在百狗爭搶的時候用一絲道術將自己化爲小人型,藏在草叢才躲了過去。

但是,現在他的情況並不好。如果鎮場人三魂七魄足量的話,那麼他連半斤都不夠。所以他在一天內沒有受到妥善治療將直接化爲虛無,消散天地間。

“救你?爲什麼要救你?”宋德華感覺好笑,眼前這個人忘記一把火燒了他玉魂殿?

“先生,你是魂師,魂師的慈悲爲懷,大醫無疆。所以求求你,救我。我爲我之前所做的事情感覺到慚愧,感到後悔。只要先生救我,做牛做馬我都會報答你的救命之恩……”

歐陽錦跪拜在地,對着宋德華連連磕頭。一副真心悔改的樣子,很誠懇。

只是宋德華看在眼了卻是有些不舒服,這個歐陽錦即便變成這幅模樣依舊不時打量他手上的桃木盒。可以想象,這個傢伙口是心非,心藏禍劍呀!

“真的願意做牛做馬報答我?”宋德華將桃木盒隨手一剛,將其豎起來放好並上前右手攤開,讓小人歐陽錦站在他的手上。

“是的,先生。”歐陽錦跪拜,連連叩首。

“好吧!你在這裏等我,我去前面採集一點陰水幫你淨身,只有這樣才能讓你換魂。”宋德華說完將歐陽錦放在一邊,同時轉身就向另一邊走去。那樣子像是真的要到遠處去採集陰水一般。

當然,宋德華不是真的去。不過他卻是真的向草叢裏走去,穿梭在草叢並且向着對面溪水的地方。到了一半路程的時候宋德華又折返,向着原地走去。

“哈哈……先生個屁,就是一個腦子不靈光的年輕人。他居然真的以爲我會爲了求生而求助於他?哈哈……”

歐陽錦已經不止一次大笑了,他怎麼也沒想到對方那麼容易上當。

不過也好,對方不上當他怎麼拿走這桃木盒?剛剛那大黑狗也想爭奪,可以想象,裏面的東西要比這桃木重要許多。

可是,他現在成了鬼魅,要想靠近桃木是不可能的,而且桃木上還有狗血。所以現在他左顧右盼,希望此時能出現一個人就好了。這樣的話他就可以附體,然後將東西拿走。

至於他的魂力和二十四小時限制,他可以回去找師傅,到時候他一樣可以不用死,魂魄也不會消散。

可是,這裏荒山野林的那裏有人?

“小白?小白?”時間過去約有五分鐘,突然在這寂靜的鎮子外傳來呼喊聲,是個孩童的聲音。

“媽媽,小白真的不見了。可是下午我還看到它,怎麼就不見了?”孩童聲音有些委屈道。

“傻孩子,小白不見就算了,明天再到市場買只來就好。這次買只大型的狗,這樣就沒人敢偷了。隔壁村也不見了很多狗,估計是那些偷狗賊又來了。”

孩童聲音後傳來一女人聲音,帶着不耐煩和憤怒。

“媽媽,再找找吧。我只要小白,我喜歡它。”孩童的聲音越發接近歐陽錦,這讓歐陽錦臉上欣喜若狂。

“汪汪……”爲了把孩童吸引過來,歐陽錦學狗叫,好把孩童吸引過來。

現在他魂力不足,只能上小孩子的身了。要是魂力足自然會選擇那個女人,畢竟這桃木盒挺重的。

歐陽錦學狗叫也是別無選擇,宋德華已經離開那麼久,估計快回來了。所以他必須儘早脫身,不然等宋德華回來,事情就要複雜很多。

“媽媽,是小白在叫嗎?哈哈,小白,小白……”

歐陽錦成功了,他的狗叫聲立馬將小孩吸引過來。同時草叢窸窸窣窣發出聲音也越發靠近他。

很快,一張八九歲孩童的臉出現在他面前,歐陽錦看到這裏猙獰大笑,身子猛然如炮彈射了過去。只要進入孩童身體裏面,那麼他就重生了!

可是,當他的身子猛然射去的時候卻是不知道怎麼的在他面前出現一個大手掌,將他直接拿捏住,死死拿着。

“啊!放開我!”歐陽錦吃痛怒吼掙扎,可是當他看清楚大手掌的主人是宋德華後,他張開準備繼續尖叫的嘴立馬閉上,呆呆、驚恐看着宋德華……

“小白?大哥哥,你看到一隻白色的土狗嗎?那是小白,我最喜歡的小白。”孩童走過草叢,看到的只有眼前的大哥哥,哪裏有小狗的身影。

宋德華右手用力一震將歐陽錦震暈拿在手上,隨即微笑看着孩童道:“小傢伙,這裏哪裏有小狗?還有,那麼晚還回家纔是,荒山野林是很危險的。”

說完,宋德華摸了摸孩童腦袋。剛剛歐陽錦衝過去的時候一絲陰氣被孩童吸進去了,宋德華要把陰氣化掉,不然這個孩童只怕身體虛弱,多災難。

“你這個孩子,都跟你說小白不在這裏,你看……”女人也在後面出現,衝着宋德華露出抱歉的微笑。

“晚了,趕緊回去吧。”晚上敢到荒山野林的人如果不是命很硬就是無知的人。他們就不怕一不小心沾上點什麼東西,到時候不單單是花錢受罪那麼簡單,只怕心智受損或是被鬼附身,一輩子就完了。

“恩,知道。謝謝你。”女人也知道晚上來深山不好,可是孩子脾氣倔……

“走吧,明天再找……”

女人帶着孩童向鎮子方向走去,孩童還在鬧着,不過在女人又是罵又是哄的情況下,倒也乖巧,跟着女人走了。

“歐陽錦……”見女人和孩童走遠後宋德華將右手暈死的歐陽錦攤開,笑了。

提着桃木盒回到鎮上的時候宋德華見到了劉仁才和陰警,當下將之前的情況說了一遍,隱去天狗食月的事情,隱去大黑狗。

“該死的道士!”劉仁才聽到歐陽錦甚至連孩童都不放過的時候怒道。

“秀才,他不該死,還要活一段時間呢。”死只會便宜歐陽錦這種人,所以宋德華不會讓他死的。

劉仁才聽到這裏側臉看着宋德華,看了好一會,見到宋德華自信微笑的時候,劉仁才似乎想到了什麼,當下也不再說話。

宋德華和他師傅很像,所以,惹上宋德華或者宋德華師傅的人都沒有好下場過…… “先生打算怎麼處置他?”劉仁才雖然知道歐陽錦的後果肯定不會很好,但是他依舊好奇,宋德華會怎麼收拾這個傢伙。

連玉魂殿都敢燒,還敢貪婪成性把黑手伸到宋德華的身上,這一切,都足夠歐陽錦死幾百次了。

“這個……肯定是先將他的魂魄治療好再說。”宋德華故作神祕道。說完加快腳步向住房走去。

見說要治好歐陽錦宋德華自然會治好,不說三魂七魄完好,起碼讓他死不了不是?如今歐陽錦有二十四小時限制,所以宋德華務必今晚就將他的魂魄保住。

這難不倒宋德華,當宋德華回到住房的時候就開始忙碌起來,花了接近三個小時的時間纔算把歐陽錦魂魄保住了。

“你個混蛋,放開我!不然我是師傅來了你後悔莫及!”歐陽錦醒來的時候見自己被禁錮動彈不得後就破口大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