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太了解父親了,這樣的狼狽和萬人唾罵前,高傲如父親,不會願意展露在自己的孩子跟前。

安於平眼眶泛紅,握著韁繩的手因忽起的情緒而微微顫抖。

身後遙遙傳來急促的馬蹄聲。

安於平回過身來,迅速勒馬,往起伏錯落的雪坡磐石后躲去。

不過多時,有三人騎馬而過,為首的男人一身黑色風衣,兜頭的帽子抵著風雪。

後面跟隨的兩名手下同樣包裹嚴實,他們身形皆高大,速度飛快的從路上經過,朝前邊的長隊追去。

今日一日,安於平不時碰上這樣追逐而去的人馬,但是這三人似乎不同,身上所穿皆不是朝堂上各個兵馬的制衣。

很快,他們三人就消失在了下坡路口,不過卻改了方向,往古槐的龍擔山而去。

那邊有小道,的確可以更快追上前邊的隊伍,看來他們對這裡的地形比那些朝堂的人要了解的多。

「少爺,」戴豫邊跑邊低聲說道,「那邊好像藏著個人。」

「不管。」沈冽說道。

馬兒眨眼奔出去好遠,在入山口時出現一支火把,火光明亮,火把旁邊滿是霜雪的枝椏下懸著一塊小牌子。

沈冽忽的一勒韁繩,馬兒人立而起。 說起來,袁桂圓對袁府的感情很複雜,甚至有些深惡痛絕!她不喜歡自己低人一等,不喜歡聽人說起她來,那帶著憐憫的眼神,更不喜歡那些男僕管事兒見到她時肆無忌憚的打量!這讓她覺得自己就像一件任人賞玩的擺設,一條誰都能隨意拿到的手裡的帕子,用過後,直接丟棄不要。

只是這說離開,哪裡就容易了!就她這身份,父母雙亡。沒有親戚,孤女一個。而她又生的這幅容貌,離了這袁府別院,一旦被人發現,將來的命運如何,就不是她能做主的了!留在這裡,好歹有那份恩情在,明面上她就吃不了虧。

這些道理而已,喜兒能想到,也因此很是心疼胖丫,覺得她不應被困在這小小的別院里。只是世道如此,誰又能真的逃脫束縛。

夜深人靜,喜兒躺在炕上,聽著屋外呼呼的風聲以及身旁胖丫均勻而深沉的呼吸聲,她卻久久無法入睡。

今日蕭公子將她叫去書房,退還了她的賣身契,並賞了她十兩銀。

拿到那些東西,喜兒半晌回不過神,這一切都比她想象中輕鬆許多,不用費勁攢錢贖身,能早些脫身,她是欣喜的!可因此,也欠了蕭公子天大人情。

自己雖救了人家,可人家也多次幫她,最起碼跟在蕭公子身旁,她吃的飽,穿的暖,做的活計還不累,也不受人欺負,還能得到賞錢。她很知足!如今又因蕭公子得了身契,只要再去衙門登記,她就又是良家子了。

在現代時不覺得普通平民有什麼好的,而在這古代,你是奴籍就比別人平白低了一等。這份身契壓的喜兒喘不過氣,如今一切都好了,她是自由身了,

直播間里也正熱烈討論喜兒贖身成功,以及蕭公子的意圖,

痞痞的泰迪:那帥哥真是好心!是不是對小丫頭有意思啊!不但還了賣身契,還送了十兩銀子,小喜兒這下就不怕餓肚子了!嘿嘿,回頭多買點好吃的寄給大家哦!

就喜歡穿越:恭喜喜兒恢復自由身!

甜蜜蜜最好:小兒今後再也不用受人奴役了!嗚嗚,好開心喲。

一串的祝賀聲,恭喜聲讓喜兒鬱悶的心情漸漸好起。那個。我能不能弱弱的提醒一下,我們好像忘了什麼事情!咕咕蛋太難吃。

世界我最帥:哼,能忘記什麼事情,不過是小丫頭的父母到現在還沒來!

這一說,大家才恍然想起,按正常道理。那蘇老三夫妻應該早就來縣城了,就算有些距離。可也不過100多里,走上一個白天也就到了,怎麼幾天過後還沒出現?

喜兒也是一個愣神,她就說好像忽略了什麼事情,原來是這原身的父母沒有來縣城!自從知道朗叔通知到父母,她心裡就惴惴不安,先怕自己的改變讓原身父母起疑,又怕原身父母不好接觸。曾經是孤兒的她,也怕自己無法與他們好好相處,心裡的擔憂過多,讓她一時想要逃避。碰巧這些天處理事情也忙,竟是疏忽了。

不過在原身記憶里,這夫妻二人對孩子們都是極好的。不排除有原身美化自身父母的情形。可她們相信,原身甘願賣身的家庭,她的父母應該也不差,只是兩人因何這麼長時間沒來?還有那蘇家眾人又是什麼態度?

痞痞的泰迪:嘿嘿嘿,都別苦瓜著一張臉了,既然這事兒出了,咱們再來定個賭約唄。

也不知痞痞的泰迪在星際社會是什麼身份!竟然這麼喜歡賭博!不過這也讓提著心的喜兒暫時放鬆緊張的神經,既然大家都想參與進來。那就du一把又如何!

一回生二回熟,這次發起十分順利,直到月上中天,喜兒才迷迷糊糊睡著。

可在一百多裡外的北鄉村,寧靜的村落里,蘇家宅子里靜悄悄的,壓根看不出這幾日的忙碌。

蘇老三愁眉不展,在炕上翻烙餅似的睡不著,他身旁的木氏,眉頭緊蹙,眼眶紅紅,一看就知狠狠哭過,身旁的小五依偎在娘親身旁,睡得香甜。

可越是這樣,木氏心裡就越是壓抑!她的喜兒現如今怎樣?離開家的小人兒如今在那吃人的地方,過的還好?她是恨不能插上翅膀,早早飛到縣城,與孩子團聚。只是……

「唉!」

黑暗的屋子裡,蘇老三再也壓不住心裡的憋屈,不吐不快!

「海棠,你說咱娘是真病了?」低沉的男聲中帶著幾分遲疑,在病這個字上,他吐字十分含糊,想含糊的掩蓋什麼,卻有顯得十分無力!

木氏並不答話,她在蘇家身份不同別的妯娌,平日只是勤懇幹活,從不曾與人為惡,可偏偏她的喜兒就被賣到了袁府當了奴!

要說這事家裡婆婆不知情,她是壓根不信!那天她說找著喜兒了,婆婆臉上的不自然,她看的分明,那就是心虛了!還有這怪招頻出,拖住他們,不讓去平縣城,還有啥說的啊!

她雖是忘記了小時記憶,可她人又不傻,哪裡會不明白,他們這房不著老太太待見,他們也不爭不搶,老實本分的勞作,怎麼就那般陰狠吶!

見木氏不搭理他,蘇老三心裡苦楚,他知媳婦這是埋怨他,可,那是他娘,他又能怎樣?

「海棠,你安心,我必會把喜兒帶回來的!」男人的保證鏗鏘有力,讓木氏心尖一顫,她本是無根的浮萍,飄飄蕩蕩,跟了男人後,她就覺有了依靠。

雖說婆婆刁難偏心,可她從不計較那些得失,在她腦海里像似有人對她說過,只要嫁的男人心疼人,再苦再累也是甜的! 簪中錄 她把這話當做是娘家的囑託,牢牢記得,也是以夫為天,賢良淑德!可,她終究是對男人失望的吧!

男人的愚孝,對公婆的言聽計從,在兄弟中最是憨厚老實,她都能忍!可她喜兒不欠他們的!她的忍耐不過換來女兒被賣!這是她無法容忍的,也是她的逆鱗!為母則剛,她身為母親不去保護自己孩子,她還能指望誰?

可她忍氣吞聲多年,雖想改變,卻也不是一時就成的!她畢竟是個女人,面對強硬的婆家人她也是會怕的!

而男人那擲地有聲的話,讓她瞬間有了主心骨,讓她平添了許多直面刁難的信心! 的確,找弟弟,蘇定洪,是蘇定遠的最終目標。

但是,如果以一個旅遊歷練,增長見聞的心態去做,去尋找,也許會有一番不一樣的體會呢。不是嗎?

當天晚上,白若彤打電話來,湊趣道:「女人堆里辦事,真是不牢靠。」

羅小冬說道:「你們決定誰來了嗎?我們三天後就要往南亞進發群島了。」

東南亞群島,附近的印尼國,馬來國,等等,各種國/家。

羅小冬等人討論,去的地方,集中在赤道附近了,那邊應該是一座座的孤島,並沒有人煙居住似得。

至少在世界地圖上,沒標註清楚。

羅小冬奇道:「那邊沒人住啊?怎麼會有這個標註?」

蘇定遠說道:「這我就不清楚了,也許有人吧!」

這時候,孟山說道:「我想了想,就算有人住,也可能是,野人!」

羅小冬大吃一驚,心想,如果一個科學家,和一個哲學家,轉世投胎為一個野人嬰兒,那有意思了。

其實,細想之下,覺得這樣也太慘了點,在一群野人中間,生不如死啊,你說中文,他們肯定整不明白,更別提什麼函數和哲學了。

他們估計回把你當怪物來看待吧。

羅小冬想。

轉眼兩天過去了,最後,白若彤白珊珊那邊,過來的人,是王萌和白珊珊。

是他們推舉出來的,據說是頗費周折!

羅小冬不禁覺得好笑。

這一天,去機場,迎接王萌和白珊珊。

白珊珊穿一身白,王萌穿一身灰,兩個人頗有氣場。

醫手遮香 羅小冬和兩個人分別擁抱,引得機場不少人側目。

羅小冬引領兩個美女,去吃飯。

簡單吃了一點,然後,去見了孟山和蘇定遠。

傑克教授打電話來,說他要回歐洲了。

羅小冬問他為什麼不在江南市多玩幾天,傑克教授說道,歐洲那邊的實驗,很成功,他要提前趕回去,具體沒提是什麼實驗。

羅小冬也沒問。

就這樣,羅小冬,白珊珊,王萌,孟山還有蘇定遠,決定一起去南亞群島。

大家買下一條小船,出發。

出發的時候,天下起濛濛細雨,羅小冬憶當年,覺得現在,走的越來越遠了,的確,六年前,自己還是一個懵懂少女,現在已經是二十七歲的大青年了,而自己身邊,還有兩個紅顏知己相陪伴。

王萌在看著機房,船舵,羅小冬問道:「你的右臂,現在感覺完全正常嗎?」

王萌說道:「是啊。現在完全正常了,我每天鍛煉身體,現在體脂率很低,馬甲線也有了。」

羅小冬點頭。

白珊珊在旁邊,說道:「她的確夠努力,節食加鍛煉,身材很好,好的不像樣啊!」

羅小冬說道:「你沒必要太刻苦了。」

王萌笑道:「這不但是為了你啊,也是為了我自己,我覺得,我一定要自律。」

羅小冬說道:「那如果,如果我希望你多吃一點,胖一點呢?」

王萌楞了一下,說道:「啊?你真的希望我胖一點?」

羅小冬說道:「你這樣每頓飯都吃不飽,真是,實在是不好。」

王萌笑道:「其實沒事的。」

羅小冬說道:「算是為了我,胖一點吧。」

王萌臉羞紅說道:「那就聽你的唄。」

白珊珊拍手,說道:「看嘛!」

這時候,蘇定遠奇道:「你們真有意思,一個老公兩個女人,居然能如此和諧。」

王萌和白珊珊都笑了。

大家備足了乾糧,還有柴米油鹽姜醋茶等等。

應該說,這一次似是萬事俱備了,只欠什麼呢?只欠一個弟弟了。

羅小冬想。

在甲板上,羅小冬仰面朝天,躺下來,旁邊,孟山在抽煙,而蘇定遠,則在看著海平面發獃。

好悠閑的時光啊,羅小冬忽然閃念想到:忘了帶獵槍了。

穿過海峽,進群島,當地的市場上,是有槍賣的,但是大家都忘了買了,這可如何是好?

至於捕魚的漁網,早就準備好了,大家還準備了各式調料,用來烹飪魚類的。

就這樣,大家在海上的,讀過了一夜。

夜間,無事,羅小冬看著風平浪靜的海面,覺得這一切,是那麼順利。

孟山也有女朋友,只是沒帶,走之前,跟女朋友打了個電話,女朋友留在省城!

這艘船上,還專門配備了新式樣的燒油的燃氣灶。

這也是,這也是羅小冬特別在在意的,就是吃這個問題。

羅小冬的吃飯,很重要,燃氣灶也弄了兩個,都是現代化的。

漁船,或者出海的普通尋寶船隻,都是燒油的,不是燒液化氣的。

因此,灶台都是一種特殊的灶台。

很結實耐用,而附近的其他的船隻,也都用的這個,這種灶台!

世界上最幸福的事,之一,莫過於在海洋上面躺著,聽著油炸新鮮活魚的聲音。

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遠處,天水之間,景物朦朧,而在眼皮子底下,則是一片大好的景緻!

當天夜裡,是王萌帶著月色,和羅小冬聊了聊天,而旁邊呢,是那白珊珊,居然帶了一本書來看。

燃氣灶上,魚類的香味,傳來了,夜宵很快被孟山做好。

孟山居然有一把好廚藝。

這一點完全出乎羅小冬的意料之外。

這燃氣灶,燒的是汽油,但是效果,甚至比普通的燃氣灶要好。

這燃氣灶燃燒,看的是一個熱效率。

一般好的燃氣灶,起藍火,少的百分比夠高,熱效率夠高。

另外,天上星,亮晶晶。

雨下了一會,就不下了,停下來了,天上星星出來了,一眨一眨!

甚是好看。

羅小冬說道:「蘇定遠先生,孟山!」

孟山說道:「幹嘛?」

蘇定遠說道:「魚快煎好了吧?」

孟山廚藝不錯,說道:「這要小火慢煎,才有滋味啊。」

白珊珊、王萌,和孟山並不熟悉。

來,純粹是撲著羅小冬來的。

羅小冬也明白,盡量讓她們吃好喝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