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想著立刻拉著行李箱跟在穆娜的身後,看著穆娜搖擺的臀部,葉乘風就感覺喉嚨痒痒的,暗罵這死人.妖,還真把自己當女人了。

即便是真女人,臀部擺動的幅度也沒「她」這麼誇張吧,越是如此做作,就月壤葉乘風感覺穆娜是個變性人了。

這個時候,卻見穆娜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居然是最近比較火的狐狸叫鈴聲。

葉乘風不禁又冷笑一聲,暗罵,這貨是立志要往狐狸精方向發展啊。

穆娜一邊打著電話,一邊往機場外走去,嘴裡嘰里呱啦說的每一句是葉乘風能聽懂的。

等穆娜剛走出機場大門的時候,正好一陣風吹了過來,穆娜立刻打了一個噴嚏,隨即轉過身來,避開風頭,繼續說著電話。


葉乘風心中暗罵凍死你丫的,讓你個死人妖在這裝13,不過穆娜這一轉身,葉乘風才發現這穆娜的胸型好像不錯,他在納悶人.妖的胸到底是什麼做的。

沒一會穆娜打完電話后,看了一眼一直在自己身上打量的葉乘風,立刻朝葉乘風說,「把你的外套脫下來。」

葉乘風不禁摸了一下自己的衣領,朝穆娜說做什麼。

穆娜說外面風太大了,我怕冷,把你的外套借我穿一下。

葉乘風心中暗罵,你老子的,你怕冷大冬天的還穿這麼少,老子憑什麼要給你。

不過心裡這麼想著,卻還是脫掉了外套遞給穆娜,心中還在想,這衣服被你個死人.妖穿過了,回去就得燒了,還不知道有什麼不乾不淨的病呢。

穆娜穿上葉乘風的外套后,立刻出了機場,站在路邊回頭問葉乘風車在哪,讓葉乘風把車開過來。

葉乘風心中又罵了一句,麻痹的,但還是拉著行李箱去自己的車后,將行李箱先放到后尾箱后,這才開車走了過來。

心想著做戲做全套,既然你個死人.妖把老子當成司機了,那老子就做一次稱職的司機。

等車子開到穆娜面前,葉乘風立刻下車,打開副駕駛的門,不想穆娜卻自己打開了後座的門坐了進去。

葉乘風這才想到也是,哪有老闆是坐在副駕駛的,這個死人.妖又怎麼會坐在前面。

他低頭啐了一聲后,立刻上車開車離開了機場,路上他不時地從後望鏡里看後面的穆娜。

穆娜一直抬著太陽鏡,也看不清她的臉,不知道她現實中長的怎麼樣。

而後座的穆娜這時將身上葉乘風的外套脫掉放到一側,又拿起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喂,馬總,我穆娜,是啊,我已經到鹽海了,告訴您一聲,怕你擔心……」

穆娜說話聲音越來越小,而且越說語調越是嬌氣,聽的葉乘風胃酸都快上涌了,也不知道這個馬總和穆娜到底是什麼關係,真替這個馬總可悲。

等穆娜打完這個電話后,她又接連打了幾個電話,都是用中文在說,而且說的內容幾乎都是包平安,而電話那頭不是這個總,就是那個董的。

葉乘風暗想這個穆娜認識的中國商人倒是不少,要不是自己知道她的底細,聽她的這些電話,還真以為她不是商界女強人,就是上流社會的交際名媛呢。

等穆娜打完最後一個電話后,這才微微噓了一口氣,緩緩拿下太陽鏡,也解開了脖子上的絲巾。

葉乘風見狀,立刻從後望鏡里想要看清楚這個穆娜到底有沒有喉結,雖然心裡已經認定對方是人.妖了,但是在沒看到喉結之前,葉乘風還是有點虛。

由於心思全放在穆娜的喉結上了,車子開的不免就有些不穩了,穆娜立刻朝葉乘風說,「你東張西望的到底在看什麼呢,還能不能開車。」

葉乘風從後望鏡里看了一眼穆娜,發現這穆娜其實要比照片上漂亮許多,也可能是因為他看的照片,穆娜穿的是傳統服飾,而今天看到的穆娜是穿著正常時裝的。

他立刻說了一聲抱歉,將車速重新調整了一下,但還是沒有看清楚有沒有喉結,心想反正一會有的是機會,也不急在這一刻。

穆娜這個時候問葉乘風,「對了,羊先生將我安排在什麼地方住。」

葉乘風連忙說安排的是鹽海大酒店,訂的是一間總統套房。

穆娜立刻又問鹽海大酒店的地理位置怎麼樣。

葉乘風說是靠著鹽河的,正好在鹽海的鬧市區後面,左邊是一家沃爾瑪商場,右邊是商業街,很方便。

穆娜一陣沉吟后,和葉乘風說,幫我退了這個套房,重新找一間不在鬧市區的吧,我不喜歡熱鬧。

葉乘風哦了一聲,說那我先問一下羊先生吧。

穆娜卻和葉乘風說,不用問羊先生了,你直接帶我去,我自己checkin就行。

葉乘風無法,只好載著穆娜去了一間, 嬤嬤也風情

下車的時候,葉乘風站在穆娜的旁邊,左右盯著穆娜的脖子看,這一看之下才發現,穆娜居然沒有喉結。

不過他剛看清楚,穆娜就拿著絲巾系在了脖子上,走進了酒店去辦理入住手續了。

葉乘風不禁愣了半晌,我草,這穆娜還真是女人啊,還是現在的人.妖變性技術已經可以切除喉結了。

不過就算是有切除喉結的手術,她脖子上也應該有手術的痕迹才對啊,剛才貌似什麼都沒看到。

葉乘風正想著呢,裡面的穆娜已經辦好了入住手續,回頭朝葉乘風說,「你幹什麼呢,還不幫我把行李箱搬上樓。」

〖 葉乘風聞言不禁又練練暗罵幾句,不過基本確定這個穆娜應該不是人.妖后,葉乘風的逆反心裡倒是小了不少。

他拎著行李箱跟著穆娜走到了電梯門口,卻見空手的穆娜都沒有伸手要去按電梯的樣子,不禁看了一眼她。

穆娜見葉乘風看向自己,什麼也沒說,只是將房卡在自己面前一亮,上面寫著606的字樣,很明顯是告訴葉乘風,他們要去六樓。

葉乘風見穆娜亮完房卡之後,依然沒有去摁電梯按鈕的意思,很明顯她是那種連電梯都不會親自動手的人。

他嘴裡什麼都沒說去摁了電梯按鈕,但是心裡卻在對這個穆娜重新估量,這個穆娜要不就是從小就嬌生慣養,要麼就是對自己極度的自信,認為這些事情都應該男人效勞、

進了電梯后,葉乘風摁下了六樓的按鈕,站在電梯的角落裡,看著穆娜走進電梯,她站的位置是電梯的正中間,不偏不倚。

從穆娜站立的位置看,葉乘風又能了解到,這個穆娜在生活上肯定是一個一絲不苟的人,準確的說,應該是一個嚴律自己的人。

如果穆娜是這麼一個性格的女人,那要完成羊老三交代的任務,難度係數就要大了很多。

不過穆娜不選擇一個五星級的酒店,而寧願選擇一個地處偏遠的三星級酒店,可能穆娜並有沒什麼潔癖之類的,從這點來說,難度係數又降低了一些。

短短的六層樓的電梯路過,葉乘風從後面仔細的打量了一下穆娜,他感覺自己雖然和這個穆娜才平生第一次見面,但是已經算是很了解他了。

葉乘風不禁苦笑不已,難怪羊老三非要自己來完成這個任務呢,原來自己的確是對女人有一種天生的敏銳。

這點就連葉乘風自己都無法肯定,自己到底是因為泡的妞多了,慢慢養成了這種觀察女性的習慣,還是本來就有這種天性,所以才無往不利。

沒來得及讓葉乘風研究透徹這種雞和蛋的關係,電梯已經叮的一聲響,到了六樓了。

穆娜扭著她翹挺的臀部走出了電梯,很快就到了606房間門外,她掏出了房卡遞給葉乘風,示意他開門。


葉乘風拿著房卡將房門打開,這才發現,其實這間三星級的酒店水準也不比五星級的鹽海大酒店差多少。

房間很大,而且很整齊,各種設施也一應俱全,也可能是穆娜訂的是套間式的住房,所以環境看上去更顯得寬敞。

葉乘風將行李箱提到了套間里的衣帽間,這才走了出來,打算和穆娜說一聲,還有什麼吩咐的時候,卻見穆娜正坐在落地窗口的一張躺椅上。

穆娜正優雅的點上一根細長的女士香煙抽了起來,隨即從她隨身攜帶的一個手提包里拿出了一樣東西。

本來葉乘風以為在穆娜完全把自己當成接送的司機的前提下,很可能是從手提包里拿出小費打賞給自己呢。

不過穆娜拿出來的只是一張紙,手臂微微的往後送,頭也不回的和葉乘風說,「按著這上面的清單,給我準備一些生活用品。」

葉乘風這次並沒有伸手去接,而是和穆娜說,我不是酒店的服務生,你如果需要這些生活用品,讓服務生去買也許更加合適。

穆娜依然沒有回頭,一邊輕吐著香煙,一邊和葉乘風說,我對酒店的服務生不放心,還是你幫我去買吧。

她的口氣很平穩,沒有那種女王命令僕人的口氣,好像和葉乘風早就認識了,只是請朋友幫個忙一樣。

葉乘風猶豫了一下,還是伸手接過了紙條,看了一眼上面的清單,居然有幾十條之多,什麼牙刷牙膏,沐浴露、面紙之類的,甚至連衛生巾都有。

他立刻腦門一皺,麻痹的,老子泡過這麼多女人,還從來沒給女人去買過衛生巾呢。


葉乘風剛準備拒絕的時候,穆娜和葉乘風說了一聲謝謝,隨後又說麻煩你快點,我想儘快洗個澡。

他沒辦法了,只是和穆娜說那你等一會,我去附近超市看看。

走出穆娜的房間,關上房門之後,葉乘風不禁嘟囔了一聲,麻痹的,這哪是來泡妞的啊,簡直就是來應聘貼身管家的。


在超市裡逛了將近一個小時,除了穆娜規定要的那個毛巾的牌子沒有找到之外,其他東西都買全了。

葉乘風拎著一大包的東西按響了穆娜的房門門鈴,穆娜給葉乘風打開了房門后,葉乘風才發現,穆娜此時已經換上了一件浴袍。

不過看穆娜的頭髮還是乾的,估計是正要去洗澡,他連忙和穆娜說,你要的那個牌子的毛巾沒有,其他都買了。

穆娜點了點頭,讓葉乘風把東西放到客廳的茶几上,又讓葉乘風幫忙將洗髮露和沐浴露拿過來。

葉乘風放好東西,順便拿來了洗髮露和沐浴露遞給穆娜后,朝她說,如果沒有其他需要,我就先走了。

穆娜在葉乘風打開房門的一霎和葉乘風說,「你等一下。」

葉乘風站住了腳步,回頭看向穆娜,等待著這個多事的女主還有什麼吩咐。

穆娜一邊朝著衛生間走去,一邊和葉乘風說,「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幫我搓搓背吧。」

葉乘風聞言心中不禁一動,我擦,這是什麼節奏,泰國美女主動要求自己幫她搓搓背。

這尼瑪那是自己來泡穆娜啊,簡直就是顛龍倒鳳,穆娜要勾搭自己的節奏啊。

美女要求其他,葉乘風也許還有微詞,但是對於這種要求,葉乘風哪捨得拒絕。

但是他臉上卻裝作一臉的詫異,和穆娜說,「這個……好像不太方便吧。」

葉乘風雖然嘴上這麼說,而腳下不但沒有要離開的意思,反而將房門給關上了。

穆娜這個時候已經進了衛生間了,衛生間的門虛掩著,葉乘風只聽到裡面傳來嘩啦一聲的水聲。

葉乘風站在衛生間門口等了半晌,也沒聽到穆娜再說話,心中暗想,這尼瑪那是請求幫忙啊,簡直就是命令。

不過這個命令比起今天從見到穆娜開始一直到去超市給她當跑腿的,還是容易接受的。

葉乘風猶豫著還是推開了衛生間的門,這才發現這個套件的衛生間非常的大,裡面此時霧氣騰騰的,但還是可以依稀看到裡面有一個浴池。

在煙霧繚繞之下,葉乘風還能聽到時不時傳來的水流嘩啦聲,想是穆娜正在浴池裡給自己身上澆水。

葉乘風站在門口處,一時不知道如何是好,本來如果穆娜只是一個簡單的美女,他何止是進來搓背,可能早就跳進浴池來個鴛鴦戲水了。

但是穆娜卻不同於其他美女,葉乘風即便現在色心陡起的情況下,心下還不時的在提醒自己,這個穆娜可能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女毒梟。

葉乘風正猶豫著呢,卻聽穆娜的聲音傳了過來,「這裡有個舀子,我夠不著後背,你過來先幫我澆澆後背吧。」

聽到穆娜這麼說了,葉乘風暗自對自己說,不是有句話說,牡丹花下死,做什麼什麼也風流的么,不就尼瑪是個女毒梟嘛,壓在身下還不是和別的女人一樣**。

想到了這些,葉乘風立刻走了過去,原本設想的,穆娜赤.身裸.體,一覽無遺的展現在自己面前的景象並沒有出現。

此時的穆娜正趴在池邊上,除了後背和**之外,其實葉乘風什麼也看不到,她翹挺的臀部上,此時正蓋著一條毛巾呢。

葉乘風這時心中不禁一動,尼瑪,不會老子看走眼了,這貨還是一個人妖,這毛巾之下說不定就是擋著一條帶有攻擊性的武器吧。

想到這裡,葉乘風不禁菊花一緊,正猶豫著的時候,穆娜已經把她手裡的水舀遞給了自己。

葉乘風已經是騎虎難下了,只好走到浴池邊舀著池子里的水澆在了穆娜的後背上。

他一邊幫穆娜澆水,一邊仔細的看著穆娜的後背,特別是她的側面,想看看胸口兩側有沒有刀疤。

穆娜的胸口,此時正壓在水泥瓷磚上,那兩塊脂肪已經被壓的從兩側鋪開了,看的葉乘風喉嚨一陣瘙癢。

葉乘風正yy著呢,穆娜直接遞過來一個澡巾,「幫我後背擦一下。」


葉乘風無法,只好套上澡巾,在穆娜的後背搓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