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感受到了一股熟悉感,覺得這把刀,有些眼熟。

但他沒有多想。

他上下打量撫摸刀身,如看情人的大腿,滿眼放光,掩飾不住的歡喜。

「這把刀,也是頂級聖器,但比弟子之前的黑龍刀更好。」

楊恆微微一笑道:「乖徒兒,喜歡就拿去用吧!」

「為了煉製這把刀,為師耗損了不少本源啊!」

魏春桂心中激動,靈力一震眼眶,感動的淚水婆娑,哽咽道:「師尊,您對弟子真好!」

同時,心中在感慨:

「老魔頭,看起來並沒有那麼壞嘛!」

「他雖然殺人如麻,但也有可愛的一面,知道我的黑龍刀壞了,又悄悄的給我煉製了一把,好人啊!」

「老魔頭啊老魔頭,就憑你這一點,等未來我姓魏的鎮壓你的時候,就用這把刀割下你的腦袋吧!」

這時。

楊恆拍拍魏春桂的肩膀,欣慰的笑道:「乖徒兒,以後就拿著這把刀,跟著為師征戰大荒,為師有一種感覺,你的無敵路,已經開啟了!」

心裡,補了一句:你個孽徒,要是下次你的黑龍刀還不夠狠不夠快,就一巴掌拍死。

廢物,是沒有資格跟著老夫浪大荒的。

魏春桂點頭,認真的道:「感謝師尊賜刀,這把刀,就是徒兒新的黑龍刀了!」

「徒兒又快又狠的黑龍刀,回來了!」俞君識就是會哄人,現在說他表現不錯了。當時,他可是完全被俞君識帶着的,他整個人懵的都找不到東南西北。

潘筠來也不去計較這些,很多事情免不了都有遺憾。但遺憾中也必然會存在一絲讓人難以忘懷的美好。

「對了,你出差去哪啊?」潘筠來又有些捨不得了:「電視里的總裁可不是你這樣的。」

俞君識的手,又沿着他的腹部往下去了一點點,笑着問:「電視里的總裁是什麼樣?」

「就有錢有自由,想幹嘛幹嘛,隨心所欲。開着豪車,住着豪宅,出入都有保鏢護駕,百米之外散發着寒意,讓人不敢

《大佬他不會追人怎麼辦》第一百二十九章俞君識的癖好 聖城之中,紀暮金袍負劍,赤足離地半寸,不染一絲凡塵,如謫仙一般走走在人世間,絲絲混沌之氣纏繞在周身,深沉而又恐怖。

剛一入城,許多修士的目光就被紀暮吸引,畢竟不久前又兩尊絕代天驕放出話來,要將紀暮鎮壓,如今紀暮再次歸來,恐怕有一場大戰爆發。

聖城上空的宮闕之中,諸多聖地強者都紛紛看向紀暮,一位修士連忙去向正在黃金家族的醉仙寶闕中坐客的石銘,石窈兩兄妹告知紀暮的歸來。

紀暮注意到諸多勢力的目光,並未在意,他也想知道,這一代石村的天下行走實力如何,又是哪一脈的後代。

當初紀暮重新創建石村,憑藉自己對石村,對邊荒七王的血脈感應,窮極九天十地,終於將神話時代中蘊含邊荒七王血脈的後人集齊,安置在石村。

而這時,葉凡與李黑水出現在不遠處,還有妖月空,大夏皇子,安妙依,姜逸飛,瑤光聖子等年輕一輩的領頭羊都在。

突然,一道身影攜帶璀璨神光殺來,璀璨至極,所過之處空間為之動容,出現碎裂之狀!

看到這一幕,頓時圍觀的修士都出現驚駭表情,要知道這裏可是聖城,空間比之其他地方都要堅固,竟然一擊讓空間都承受不住,可怕至極。

紀暮面色不變,面對殺來的身影,腳步不停,繼續向前走去。

只見紀暮輕輕抬手,指尖一點混沌神光乍現,衍化一尊幼小鯤鵬,混沌之氣澎拜,鯤鵬展翅,仰天長嘯,橫擊九天十地!

「這是,鯤鵬法!」

神光中的人影發出驚嘆,沒想到竟然還能在石村之外見到鯤鵬法,但他絲毫不慌,神光衍真龍,一條通天徹地的虛幻真龍浮現,龍威浩蕩,震懾萬里。

「昂!!!」

真龍抬爪,搏殺鯤鵬,空間都在龍爪下出現碎裂,所過之處,天地陰陽劃分,五行紛亂,鯤鵬展翅,上擊九天,下劈十地,撞向真龍之爪。

霎時間,猶如星辰毀滅的爆炸響起,恐怖至極的餘波席捲方圓千里,圍觀的修士們紛紛展開防禦,但依舊有不少修士被餘波震飛。

當餘波散去,原地只剩一個輸十米的大坑,還殘留恐怖的混沌之氣,讓人生威。

「不差。」

紀暮看着大坑另一邊的一個英俊壯碩,穿着赤紅神甲的青年,緩緩評價道,能接他一擊,實力尚可,沒有丟石村後裔的臉。

青年赫然是石銘,他將手被在背後,輕輕顫抖,根本就握不緊,面色微變,眼神中滿是凝重。

剛剛他施展的真龍探爪就算是化龍鏡強者都能輕易鎮壓,卻沒想到竟然連對方的隨手一指都接不住!

「哥!」

一聲女聲響起,來者是石銘的妹妹~石窈,面容絕美,仙肌玉體,丰姿無雙,乃是一位絕代佳麗。

而在石窈身後還跟着李小曼。

石窈見自己哥哥竟然沒有拿下紀暮,感到有些奇怪,要知道,就算是化龍修士都不是石銘的對手,難道這冒充石村之人乃是仙台強者。

「閣下是誰,為何要以我石村之名行走塵世。」

石銘看着紀暮,剛剛的一番試探,他深知紀暮不凡,而且對方竟然會鯤鵬法,這就有點耐人尋味了,難道是仙壺傳人,可仙壺傳人明明就在自己身旁。

想到這裏,石銘側眼看向李小曼,而周圍圍觀的修士們內心都充滿了好奇,畢竟,現在是兩方人都說自己來自石村,到底那一方是真的呢?

「葉子,你認為他們誰是真貨。」

李黑水偷偷傳音給葉凡,葉凡讓他不要多問,他認為兩邊都是真的,而且,紀暮手中可是有着屠仙之器,聽黑皇說,無始大帝曾言,那煉仙壺乃是石村至寶。

紀暮手持石村至寶,很有可能是石村在外的族人,只不過並未回歸石村而已。

安妙依,大夏皇子,姜逸飛也有些期待,到底紀暮是冒牌的呢?還是石銘是冒牌的呢?又或者都是真的呢?

紀暮看着石村兩兄妹,還有感知到虛空中的一尊大聖,緩緩開口說道:

「你們兩個小傢伙的老祖是誰?」

「嗯?」

石銘聞言,看紀暮的眼神有點怪異,竟然問他們老祖是誰,難道這人真是石村的人?

「吾祖石啟」。

石銘看着紀暮,開口回答道,紀暮聞言,雖然他已經一萬多年沒回石村了,但石啟他還是記得的。

「石啟的後人,算算那小傢伙應該已經七萬九千多歲了吧。」

石銘,石窈聞言,頓時面露驚駭,看着紀暮的眼神變得極其怪異,要知道石啟可是石村僅存的幾尊老祖,實力強大,乃是另類成道者,如今封存在仙源之中,沒有人知道那位老祖活了多少歲月。

這個冒充石村身份的人竟然知道石啟老祖,難道真是石村在外的先輩?

想到這裏,石銘姿態放低了一點,對紀暮行晚輩之禮,詢問道:

「前輩,既然您知石啟老祖,不知您是?」

「我來自葬土。」

既然石村身份用不了,紀暮就換一個馬甲,聽到葬土,無論是石銘,還是圍觀的修士,眾多聖地長老,世家長輩都露出迷茫,從未聽說過有如此之地。

石窈卻露出震驚之色,連忙拉着石銘胳膊搖晃,開口激動提醒道:

「哥,葬土,古籍中提到的葬土!」

但石銘卻尷尬的摸摸鼻子,說道:

「額,妹,你知道我不喜歡看古籍的。」

瞬間石窈感覺自己哥哥好沒有,除了干架和吃,啥也不會,幸好這次出來自己跟着。

「哥,根據古籍記載,我們石村的那尊仙的師尊是葬土的一尊女葬王!知不知道,讓你多看書你不看,天天就知道和村裏的那些聖體干架,我真懷疑你是不是隱藏的蒼天霸血。」

石窈捏著石銘的耳朵大喊道,直接道出葬土的來歷,這讓紀暮有些欣慰,當初創立石村時,紀暮可是留下許多自己編寫的古籍,記錄了大量亂古時代的事。

~

(存稿中,上架爆更) 「好了。」顧知鳶說:「大喜的日子,日後成婚了,你可以時常回去住,陪着你的父母,我哥……」

說道這個事情,宋含雪說:「顧大人還在世,成親的事情,他可知道?」

顧知鳶心說,知道也當做不知道了。

「顧家的姨娘,一個個都不是好惹的,所以,我哥哥才和他們分開了,日後,你成親了表面功夫做一下就可以了,不可和顧家的其他人深交,他們心中的彎彎繞,太多了。」顧知鳶說。

宋含雪愣了一下:「若,不伺候公婆,會被人說閑話的。」

顧知鳶冷笑了一聲:「閑話?顧家的人,只想着將你身上的利用價值全部榨乾,我母親去世了,姨娘當家,哥哥十五歲上戰場,現在已經分家了,權當,無父無母了。」

宋含雪嘆了一口氣,顧家的事情,陳氏也多番的在她面前說了,她還是有些擔心,如今聽到顧知鳶的話,突然鬆了一口氣。

「你千萬要小心顧沐雪,這個女人狡猾著,日後成親了,旁人問你任何的事情,你都只管說不知道就好。」顧知鳶說。

「好。」宋含雪點了點頭,抬手握住了顧知鳶的手:「謝謝你。」

顧知鳶笑道:「走吧,我們去選布料。」

二人走到院子門口的時候,見到錢林墨在門口猶猶豫豫的。

他的精神不太好,面色慘白,嘴唇微微發紫,整個人看上去有些恍惚,看到顧知鳶的瞬間,他的眼中劃過了一絲激動,剛剛想要說話,卻看到顧知鳶身邊的宋含雪,他低下頭,輕聲說道:「王妃有客人,我改日再來找王妃。」

瞧着他的模樣,顧知鳶問道:「你可是遇到什麼難題了?」

錢林墨的眼神躲閃了一下,微微抱拳,低頭說道:「沒,沒事,在下先行告辭了。」

瞧著錢林墨的背影,顧知鳶的心中劃過一絲狐疑。

「這位是?」宋含雪詫異的看着錢林墨的背影,眉頭微微皺了皺。

「恆華城的一個十分有名的書生,進京趕考的。」顧知鳶回答。

宋含雪點了點頭。

「怎麼了?」看宋含雪面色異常,顧知鳶疑惑地問道:「你見過他么?」

宋含雪搖了搖頭,道:「沒有,不過,他眉宇之間,有些像四殿下,我還以為……」

顧知鳶一下就明白了宋含雪的意思,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你以為我心中還念著四皇子,找了個替身?」

宋含雪立刻低下頭:「是我失言了。」

「也不怪你,畢竟從前的事情鬧得紛紛擾擾,現在一年都不到不是。」顧知鳶拍了拍宋含雪的手:「人都有犯錯,瞎眼的時候,你有,我也有。」

宋含雪聽到顧知鳶的話再次笑了起來:「也是。」

「走吧,早些將喜服做好,拉快流程,也沒幾天了。」顧知鳶笑道:「我哥是迫不及待了,生怕你被別人搶走了。」

宋含雪的臉迅速的紅了起來:「你就別打趣我了,說說你,現在和昭王如何了?」

提到宗政景曜,顧知鳶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柔和:「也就那樣吧。」 季茵愣了愣「李安安!傅藝橫把我號碼給你了?」她難以接受,她和傅藝橫在所有人眼中發生了那樣的事,結果他立馬把她的電話號碼給了李安安,什麼意思,不言而喻!

「關你什麼事?」

季茵心裡的憤怒聚集爆發「怎麼不關我的事,你也看到了我和傅藝橫已經一起了,你識相點就主動退出,省得我去爆料你是小三!」

李安安忍了又忍「季茵,你有腦子?現在去爆料我是小三,傅藝橫承認過你們的關係沒有?沒有吧,至於你和他一起進房間,他明明喝醉了,誰知道你是不是故意送上門!你以為沒人懷疑嗎?」

季茵手指甲插進了肉里,她就是知道事情禁不起推敲,才當機立斷,逼著傅藝橫妥協的!。

畢竟她沒有和傅藝橫交往的照片,也沒有傅家親口承認的婚約,她只能用一個受害者的身份,提高自己的籌碼,讓傅藝橫妥協。

「李安安我們和平共處吧,我當大,你當小,只要你不生下傅藝橫的孩子,讓我生。我可以大度容忍你,怎麼樣?沒幾個原配這麼大度吧!」

李安安好笑「去看醫生,按時吃藥,別耽誤病情!」

她和傅藝橫八字都還沒一撇,竟然想到了孩子,誰給她的底氣!

季茵「李安安,你算什麼東西,不過娛樂圈的玩物而已,我給你的,是你一輩子也得不到財富!到不了的高點!」

「去你的,我不依靠男人!要什麼自己爭取,不像你上趕著送上門,賤得慌!」

李安安罵完,掛斷電話,她打電話就是特意去罵她的,這種口舌之爭,誰多罵一句誰贏!

如果對方再打過來,不接,那就穩贏,對方會氣得跳腳!

果然季茵的電話一遍遍打,李安安就是不接。

心情不錯繼續曬太陽,但又擔心傅藝橫,不過他說讓自己安心,那應該是有把握的,也只能這樣,因為她做不了什麼!

坐了一會兒她準備出門接孩子,電話又響起,她果斷按掉,看到上面的號碼,她急忙打過去,該死,褚逸辰的電話。

國外總統套房。

褚逸辰躺在浴缸,一隻強有力的手臂握住浴缸的邊緣,另一隻手握著黑色手機,頭髮微濕潤,精壯的上半身,完美腹肌暴露在空氣里,水裡一條白色浴巾遮住腹部一下,只露出舒展筆直長腿。

看到電話被掛斷,皺眉。

李程在門外。

「總裁,國內發生了點事,季茵公布了疑似和傅藝橫開房的視頻!傅藝橫荒唐的成長經歷都被曝出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