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勞!流金空間居然穿破了土火屏幕,向陳李然席捲而去。

陳李然掌控着兩座大陣,沖天而起,欲要避開流金空間瀑布。

不過他還是慢了一步,流金空間瀑布掃向了他,令得他大口咳血,隨之他坐下的大陣,瓦解了一半。

就在此時,嶽淼淼臉色煞白,坐下的兩座大陣,殘破不堪,源紋多數都斷裂了?

王蘭玉容顏傾城傾國,玉手揮動,她掌控着兩座大陣在嶽淼淼的左邊攻擊,而馬明爵則是驅動着兩座大陣從嶽淼淼的又邊攻擊。

碰!碰!碰!

嶽淼淼咳血,臉色難堪到了極點,坐下的大陣完全瓦解,隨後被劇烈的衝擊力,拋飛在了空中,彷彿稻草,慢慢的跌下了戰臺。

金逆脫不開身,有心無力,只能眼睜睜佳人咳血!

王蘭玉和馬明爵的目標是葉傾仙!他們二人驅動着源紋陣,向葉傾仙轟殺而去。

三人羣毆葉傾仙,即便葉傾仙不凡,也堅持不了多久吧!

這一刻,金逆心如刀割,朋友咳血,他卻無能爲力,他很愧疚,也很憤怒。

陰雲遮住了太陽,天色暗淡了下來。

戰臺上的金逆完全瘋魔,他是一個重情重義之人,在他心中,情比天高,義比地厚!

“殺!”

金逆瘋掉了,他掌控着金煉空間大陣,向陳李然碰撞而去,欲要一擊解決掉他。

不過就在相撞的時候,陳曉峯卻脫離了與葉傾仙之間的戰鬥,驅動着兩座大陣,向金逆偷襲而來。

而瘋魔的金逆卻全然不知!

陳曉峯坐下一座大陣漆黑一片,一座大陣陰氣橫生!

他雙手一揮,陰氣與黑暗向金逆吞噬而去。

碰!碰!碰!

葉傾仙居然驅動着大陣,不顧王蘭玉和馬明爵的攻擊,大口咳血,鮮血染紅了白裙。

她不顧自己的安危,只爲他,承受那一擊,她居然驅動着大陣,咳着鮮血,阻止了陳曉峯的那一擊。

碰!碰!碰!

王蘭玉和馬明爵又打出了兩擊,葉傾仙坐下的大陣徹底瓦解。

纖弱的葉傾仙一身白衣,半片紅?佳人爲君,死又算的了什麼?只不過君不知道汝之心罷了!

“啊!”金逆咆哮,捨棄了陳李然,驅動着金煉空間大陣,向磕血的璧人而去。

心中的痛,心中的無賴,如何傾訴,如何言明?

可惜遲了,璧人咳血,絕色容顏上,卻帶着笑容,她不後悔,哪怕重來,她依舊願意……

佳人落下了臺……笑着……笑着……帶着血跡的容顏,看着臺上的人,笑着……

太陽完全被陰雲吞沒,天地間昏暗一片,這種氣氛很壓抑,哪怕在清明的人,也會有一些觸動那暗日的低沉。

臺上的金逆有一種悲憤,一種難以言表的傷痛。他低落而又神傷,心如死水,再也沒有了清明?

“啊……”咆哮響徹演武場,彷彿在怒,彷彿在傷,彷彿在吶喊心中的不甘。

“殺!”徹底陷入瘋狂的人,一個字闡述心中的意想。

金逆驅動着源紋陣,欲要大殺四方,源紋陣上始源紋密密麻麻,散發着始源氣息。

轟!轟!轟!轟!

臺上其他四人將金逆包圍,四人驅動着源紋陣,沒有一點仁慈,狂轟亂炸,各種力量將金逆淹沒。

痛是什麼?還有什麼痛可而言?

血是什麼?流吧……留吧……流的是怒……流的是傷……

金逆坐下的源紋陣瓦解了一半,他坐在上面,血染紅了黑衣,不痛……早已入魔……

陰暗來臨吧,快降臨在他的身上,拯救黯然失色的人吧!

金逆雙眸通紅,身上源紋發光,每道源紋之上,都閃爍着古老的味道。

“風波凌雲陣,起!”

“暗噬天日陣,起!”

始源紋密佈的大陣,被金逆接連佈置出了兩座!

金逆坐在雙重大陣上,脊樑骨挺的很直,他沒有一點懼怕之意,反而戰意昂揚。

不過現在的他,讓圍攻他的四人並沒有放在眼中!

金逆修手掐印,一手風波凌雲,一手暗噬天日,他在演化源紋陣,他即是陣,陣即是他!

“身融入陣,陣顯於身!是極源境!他居然踏入了極源境!”王賢德驚呼,滿臉不可思議。

極源境是源紋師領會源紋陣力量的一種高深境界,當然,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涉足極源境,就算是天源師,甚至神源師,都少有人邁入這一領域!

源紋師高深境界有三境?

第一境,便是極源境,這一領域,便是身化大陣,自身完全與源紋陣交融在一起。

第二境,叫始源境,這一領域,便是以身爲陣,把源紋陣,融入血肉骨中,讓自身擁有大陣的創造之力。

第三境,叫衍源境,這一領域,便是追隨源紋,以己身爲源紋,衍生世間所有力量規則。

這便是源紋師夢寐以求的三種境界。可惜世世代代,能有幾個人能踏足它們呢?

尤其是第三境,不過是一個傳說而已,從古至今,沒有一人邁入這一領域!

金逆身化大陣,兩座大陣,只要他生出一個意想,便能自主攻擊,不再掐訣控制。

無盡黑暗,吞雲帶風,向四座大陣席捲而去。

轟!轟!轟!轟!

以一敵四,鑄造絕世風采,無論是臺上,還是臺下,還是觀戰臺上,都震驚無比。

金逆此時太生猛,兩座大陣彷彿就是他的左右手,橫掃四敵。

其中危在旦夕的陳李然大口咳血,他被黑暗吞噬之光擊中!

陳曉峯悶哼,看向王蘭玉和馬明爵道:“不要藏着了,趁早解決掉他,我總覺得,這不是他全部實力!”

王蘭玉與馬明爵聽了之後,身子皆一滯,眼前的這個少年只是一名黃源師,卻能力敵四爲玄源師,而且他們不是一般的玄源師!

四人不一而同,心中有了打算,各自都不再藏着捏着了。

八座源紋陣,源紋密佈,各種力量強盛到了極點。

四人同時出手,驅動着源紋陣,向金逆磨滅而去。

轟!轟!轟!轟!

八座大陣,與金逆坐下的兩座大陣,碰撞在了一起。

金逆源紋通道發光,全身力量洶涌,順着源紋脈絡,匯入他坐下的源紋陣。

可惜,金逆的境界還是弱了點,兩座源紋陣,被陳曉峯四人,驅動的八座源紋陣擠壓的變形,看上去岌岌可危,隨時都有瓦解的可能!

碰!

金逆坐下一座源紋陣炸開,完全奔潰,這令他大口咳血,即便他踏入了極源境領域,也不能與四大天驕爭鋒!

金逆心痛,即使咳血,他也不服輸,他要勝,不爲別的,只爲心中的情,骨子裏的義!他一定要將這四人踩在腳下,哪怕讓他咳血不止,那怕讓他斷骨掉肉,他都要咬着牙,去衝擊,去爭鋒!

“啊……”

又是一聲咆哮,響徹了觀戰的所有人心,是不甘,是怒氣,還是心中的執着。

“啊……”

金逆浴血,數波攻擊,他傷勢慘重。

“開!”

“開!”

“開!”

帶着怒氣,帶着恨意,帶着願想的希望,充滿全身,充滿每一個細胞。

金逆的心臟處,源紋密佈,大凡通源經第八條源紋脈絡若隱若現,彷彿要被打通!

血氣,源力,火炎,甚至還有不起眼的黑絲,相互交融,遊走在源紋脈絡內。

“開!”

“開!”

“開!”

是心中怒的吶喊,是眼前力量的渴望! 沒有知覺的人,不知道疼痛,早已麻木,早已忘死!

塵心被情嚮導,被義牽引,就像那天日即使被陰雲遮蔽,炙熱的光彩,只是暫時退卻。

渴望力量,強大己身,血染敵陣,只爲殘殺。

金逆心臟源紋密佈,在發光,在抽搐,在淌血。

他在衝擊,衝擊那第八條源紋脈絡,這是渴望力量的使然。

“開!”

“開!”

“開!”




心中叨唸,咬着牙,卻不是因爲痛,不是因爲傷,而是心中難息弱的執着。

血氣,金色源力夾雜着黑絲,紫紅色火炎帶着魔紋,融入一爐,遊走在周身,隨後匯入源紋通道!

融合力量,吸納源紋,向第八條源紋脈絡衝擊而去。

第八條脈絡以源紋脈絡爲起點,開始闢通,融合力量猶如洪流,源源不斷衝擊着。

帶着怒,帶着恨,帶着心中的不快,因爲執念,因爲執着……

汩汩!呼!

第八條源紋脈絡徹底成型,成功被金逆鍥而不捨開闢出來了。

他邁入了玄源師!

不過這一切還沒有結束,大凡通源經,第九條源紋脈絡忽隱忽現,有被開闢出來的趨勢!

金逆沉住氣,全身力量集於心臟處,向第九條源紋脈絡洶涌而去。

碰!碰!碰!

第九條源紋脈絡越來越明顯,源紋閃爍着,耀眼奪目!

金逆在危機四伏的時候,完成了一場自我昇華,他在戰鬥中突破了。


意氣風華,黑髮亂舞,金逆挺直脊樑骨,是強大!前所未有的強大!

一手控制風波凌雲陣,一手控制暗噬天日陣,絕世風采就在此時,萬世留名就在此刻。

“融合!”

轟隆隆!轟隆隆!

戰臺上塵煙四起,兩座源紋大陣,始源紋閃爍,相互摩擦,開始相融,慢慢的完全融入了一體。

金逆坐在融合源紋陣上,戰意昂揚,自信揚帆,他修手還在畫圖,始源紋圖帶着初始的氣息,古老的力量在大陣上流轉。

“豔雨漣陣,起!”

又是一座玄級源紋陣被金逆佈置了出來,這座大陣很驚豔,大陣內水晶佳人起舞,妙曼身姿,被清澈的雨水沾溼,白紗貼在玉體上,羊脂玉般的肌膚,清晰可見,佳人演繹水之力量,很輕盈,宛若水之女神,美豔一發而不可收拾。

金逆皺眉,他無意識居然佈置了一座沐浴女神,春光乍泄陣!

“融合!”

女神妙舞,讓臺下的少女容顏一片緋紅,沒敢擡起嬌顏,觀看大陣內舂漏的一幕。

豔雨漣大陣,隨着金逆一聲大喝,開始融合!

“怎麼可能,他分明不是通靈體,怎麼可以融合源紋陣!”王賢德驚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