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揮了揮手,很快就上來侍衛拖人。

「我自己走!」綠頤推開他們,轉身往外走。

皇甫夜華在她走後,臉上一陣冰冷,吩咐:「讓太子過來見朕!」

糖糖被拘在一個宮殿里,她看著周圍站著的丫鬟,心裡十分的緊張害怕,不知道綠頤姑姑現在怎麼樣了。

傍晚的時候,宮女再次送來膳食,糖糖一把打翻,「我不要吃你們的東西,我要見綠頤姑姑,我不要呆在這裡……」

糖糖跺了跺腳,整個人十分的煩亂無助,再一次往門口走,卻被門口的帶刀侍衛給攔了下來。

她忍不住就動手。

很快幾個人糾纏在一起,糖糖對付一個人可以,可對付五個人,剛剛一闖出去就被侍衛團團圍住。

糖糖硬著頭皮闖,可整個人卻跌在了地上,五把大刀抵在她的脖頸,她仰頭看著這些人,嘴唇緊緊抿著,身子忍不住顫抖。

「糖糖——」

熟悉緊張的聲音劃過糖糖的耳膜,糖糖有些不相信的睜大眼睛,眼睛四處的看了看。

很快一個身著紫衣錦服的男人疾走了過來,從侍衛身邊擠了進來。

皇甫御風看著那孤單無助的人兒,心裡一痛,立刻伸手去將人給攙扶起來攬進懷裡,眼睛凌厲的掃視周圍:「都下去領五十大板!」

「是,太子!」侍衛立刻行禮退下。


皇甫御風將顫抖的人兒摟進懷裡,伸手摸了摸她的臉,聲音柔和安撫:「糖糖,別害怕,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

「我要回去,我要回家,我要見爹娘!」

糖糖緊張的扯著皇甫御風的衣服,眼裡帶著恐懼。 「糖糖,不怕,有我在這裡!」 網游之拂曉

「我要回去,我不要呆在這裡!」糖糖搖了搖頭,白皙的臉上帶著著急:「你將綠頤姑姑還給我,放我們回去好不好?」

皇甫御風看著這樣的她十分心疼,伸手給她拭了拭眼淚,點了點頭:「好,你別哭,我救你們出去!」

「真的?」糖糖彷彿抓到一根救命稻草,緊緊扯著他的衣服。

皇甫御風點了點頭:「我不會再騙你了,你現在跟我先進去吃點東西,其它事情我來安排!」

皇甫御風將糖糖摟著走了進去,陪著她吃了頓飯。

糖糖這一日精神都處在緊張中,在皇甫御風的陪伴安撫下,她腦袋一放鬆下來,眼皮子搭了搭,頭一歪睡了過去。

皇甫御風將人小心的放在床上,給她掖好被子,在她額頭上親了親,才輕聲輕步的走了出去。

「照顧好她,若是她有個什麼閃失,本宮定不饒了你們!」

丫鬟戰戰兢兢的應聲。

皇甫御風剛剛抬腳,突然腳步收回:「若是她醒來,立刻派人去告知本宮!」

「是!」丫鬟恭敬出聲。

皇甫御風再次來到上陽殿,那個男人依舊坐在龍椅上,對他的到來並不意外。

「想好了?」皇甫夜華嘴角勾起一抹陰森的笑容。

皇甫御風恨恨的看著他,垂在身側的手緊握成拳,又緩緩鬆開,嘴唇抿成一條直線:「如果我將母妃的骨灰給你,你真的會放過她們?」

「你沒有資格和朕談條件!」皇甫夜華冷聲開口,臉上帶著不容置喙:「趕緊將東西交給朕,否則朕今晚上就讓那個丫頭燒成灰去陪著容兒!」

皇甫御風抿了抿嘴,轉身走了出去,再次走進來之時,伸手摸了摸那個骨灰罈,眼裡閃過痛色,突然他舉手。

「住手!」皇甫夜華瞳孔一縮,臉上帶著驚懼:「將東西給朕放下,不要摔了!」

皇甫御風看到他此時的驚慌,嘴角勾起諷刺,聲音帶著冷凝:「我要你的讓位聖旨,我要皇位,你若是不給我,我就毀了它!」

「她是你母妃!」皇甫夜華不相信他會這麼做,可聲音卻帶著慌張:「你放下聽見沒有?朕讓你放下,你不準毀了容兒的骨灰,容兒她是朕的,朕說過要和她合葬的!」

「來人,將太子拿下!」皇甫夜華冷聲吩咐。

「母妃已經死了,我要皇位,你若是不給讓位聖旨,我就毀了它!」皇甫御風作勢要往地上摔。

皇甫夜華瞳孔緊縮,立刻出聲:「朕寫,朕給你,你將東西給朕!」

皇甫御風看著周圍的侍衛,拿著骨灰罈抬腳走了過去。

皇甫夜華看了他一眼,接過太監遞過來的筆,很快落成。

蓋上玉璽,他將聖旨卷好遞了過去。

「東西放下!」

皇甫御風將骨灰罈放在龍案上,立刻從皇甫夜華手裡搶過聖旨看了看,他眼裡帶著冷凝,檢查好內容就合上聖旨轉身離開。

皇甫夜華看見他走出大殿,收回視線,伸手顫抖的摸向白凈的壇沿。 糖糖睜開眼的時候,對上陌生的帷帳頂部,昨日許多情景湧入腦海里,她臉色微微一變。

「糖糖——」一隻大手握住她的小手,低啞的男人聲音在頭頂響起。

熟悉的聲音彷如甘霖一般漸漸撫平了糖糖心裡少許的慌亂,她轉過頭對上男人深邃暗沉的眼眸,她立刻伸手覆蓋住他的手,聲音急切:「御風!」

皇甫御風聽到這聲,眼裡暈開了一抹柔和,骨節分明的手包裹著她的小手:「我在這裡,你別怕!」

糖糖立刻坐起身,聲音帶著激動:「御風,你是來送我出去的嗎?」

她的眼睛彷彿晨星般快樂的閃爍,眼含希冀的看著他。

皇甫御風一怔,目光落在那蒼白的小臉上,他沉默了一會。

「御風——」糖糖有些不安的看著他。

皇甫御風摸了摸她的腦袋,聲音帶著愧疚:「我沒有找到綠頤姑姑!」

糖糖臉色變了變,聲音帶著著急:「是不是綠頤姑姑出什麼事情了?」

皇甫御風連忙伸手安撫,搖了搖頭,將她微顫的身子摟進了懷裡:「別怕,你聽我說,綠頤姑姑沒有出事,只是我父皇將她藏起來了,我已經派人在宮裡各處搜找了,過幾天就能找到了,你先呆在這裡。」

頓了頓,皇甫御風眼裡劃過一抹深沉:「等綠頤姑姑找到了,我就將你們兩個人送出城去!」

糖糖伸手扯著他的胳膊:「真的嗎?綠頤姑姑不會有事,我能回去?」

皇甫御風點了點頭,給她將鬢間的頭髮捋到耳根後面,柔聲道:「糖糖,相信我,我不會讓人傷害你。」

糖糖抬頭看著他,男人輪廓分明的臉帶著真誠和認真。

「我相信你!」糖糖點了點頭:「你一定要將綠頤姑姑平安帶回來!」

皇甫御風知道她的心思,看著她柔軟精緻的小臉,他心裡一片的柔軟。

接連幾日,皇甫御風都陪在糖糖身邊。

糖糖雖然不能出宮,可在皇甫御風的照顧下,她在北齊皇宮逛了一遍,心裡的恐慌漸漸也少了許多。

北齊和西臨很不一樣。

西臨皇宮金碧輝煌,帶著精緻和詩韻,可北齊的皇宮許多地方都是用漢白玉築成的,奇特的建造,很有意境美。

「御風,我戴這個好看嗎?」糖糖將一朵白色的花簪在頭髮上,抬頭對著男人笑了笑。

皇甫御風寵溺的看著她,沒有任何猶豫:「好看!」

糖糖朝著他眨了眨眼,撿了一朵花踮起腳。

可卻夠不到合適地方。


「你低下來!」糖糖不滿嘟囔。

皇甫御風立刻低下頭,糖糖很快將另外一朵紅色的花插在了他頭上。

她放下手后,看著陽光下,男人精緻的眉眼,和那朵紅花配一臉,倒是別有滋味。

「你也好看!」糖糖笑眯了眼睛,盈盈出聲。

皇甫御風從她黑漆的眸子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他抬手去摸。

糖糖立刻出聲制止:「我喜歡你戴著這個,不準拿下來!」

皇甫御風的手一頓,低頭看著她,很快便放下了手。


「我們再到那邊去看看!」糖糖拉過皇甫御風的手。 「陛下,那個是太子!」身旁的太監低聲在閉目養神的男人跟前耳語。

皇甫夜華睜開眼睛,從躺椅上坐起身,摸了摸懷裡的青玉壇。

「他怎麼來這裡了?」

太監回道:「太子好像和一位姑娘來逛園子了,陛下,我們要不要迴避?」

皇甫夜華摸著罈子的手一頓,陰沉的抬頭看了旁邊的人一眼。

「奴才越矩了!」老太監連忙跪下身來。


「去將那逆子叫過來!」皇甫夜華看了看懷中的青玉壇,眼裡深沉。

「是!」老太監立刻站起身。

糖糖正驚奇的四處看,突然看到朝著這邊走過來的太監,她心裡一驚,下意識的轉過身往皇甫御風身邊躲了躲。

皇甫御風捏住她的手,安撫的拍了拍,抬起頭的瞬間,眼裡閃過冷凝。

「太子,陛下有請!」老太監恭敬說道。

糖糖心裡一緊,伸手拉住皇甫御風的衣服。

皇甫御風抬頭看著不遠處的八角亭,嘴唇緊抿:「我現在沒有時間。」

「陛下說了,若是太子現在不去,他會直接請這位姑娘……」

老太監意味深長的看了皇甫御風身後的糖糖一眼。

「御風,我不要去!」糖糖下意識的脫口,聲音帶著敵意。

皇甫御風沉默了一會,眼裡森冷冰寒,過了一會兒,他拉過糖糖:「我先送你回去。」

糖糖猶豫了一會,點了點頭。

「太子,陛下說也想見見這位故人的女兒,」老太監適時出聲。

妖帝心尖寵:逆天邪妃太囂張 ,沉聲道:「他到底想做什麼?」

糖糖聽到這聲『故人』,整個人一愣,立刻反應:「這個皇帝認識我爹娘?」

老太監訕笑點了點頭:「當年攝政王和王妃來過北齊,奴才有幸見過一面。」

糖糖有些意外,她是聽過綠頤姑姑說的,娘當初在北齊住過兩年,後來爹帶著她找過來了。

糖糖想到綠頤姑姑,思慮了一會兒,抬起頭看向旁邊的男人:「御風,我們一起去。」

她緊緊握住他的手。

皇甫御風擔憂的看了她一眼,最後點了點頭。

來到八角亭之時,糖糖立刻看到一個身著龍袍的男人,當他抬起頭之時,她下意識的握緊皇甫御風的手。

「別怕!」

皇甫御風低聲安慰:「有我!」


糖糖朝著他點了點頭,跟著他走了進去。

皇甫御風陰沉的看著那個男人:「你找我們有什麼事情?」

皇甫御風抬頭看向兒子,目光落在他頭上的一朵小紅花上,有些怔然,他摸著青玉壇的手一頓。

隨即將目光挪開,落在旁邊的丫頭身上。

「你很像雲回!」

糖糖驚訝:「你真的見過我娘?」

皇甫夜華點了點頭,聲音粗啞,帶著一種經過時間打磨的腐朽:「我們也算有兩三年的交情了。」

「那你能不能將綠頤姑姑還給我?」糖糖立刻開口,眼裡帶著希冀和懇求。

皇甫夜華一愣,顯然沒有想到這個小丫頭會和他一見面就提要求。

他目光落在她的臉上,女孩兒的臉純凈無暇,那雙眼睛又黑又亮,帶著和他們這種人不相符的乾淨。 沒有想到楚陌那種男人竟然能養出這樣的女兒!

皇甫夜華低頭看了看懷裡的東西,眼裡劃過一絲悵惘。

糖糖見他沒有出聲,心裡一緊:「你將我綠頤姑姑怎麼樣了?」

此時她眼裡的緊張不加掩飾,聲音都帶著急切和驚慌。

皇甫夜華笑了笑,抬起頭意味深長的看了自己的兒子一眼:「你下去,朕要和她單獨聊一聊。」

糖糖連忙握緊皇甫御風的手:「御風別走,我要和你一起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