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擡起頭,顯然不能接受這樣的結局,大喊道:“我不是鬼!我不是鬼!你們,不能束縛我!”

我一下明白了,他以爲自己鬼附身,唸了一個束縛鬼的咒語,結果咒語,要作用在他自己身上了!

如果是我,我也接受不了。

小秦道長向後退去,一下跌坐在梅花九宮格的位置上!

左耳(終結版) 我可以清晰感受到他的想法,他不想死,非常地,渴望活下去。

符文在地上迅速蛇行,就在快要衝擊到他面前的一刻,突然地,只見一道金色屏障,在梅花九宮格旁升起。

符文一下子停住,緊接着慢慢消退。

小秦道長愣住了,隨着符文消失,地上升起的屏障,也消失了。

他趕緊反身去查看那個條石中的卷軸,拿出來打開,令人震驚的是,那是一張空白的紙。

不過底部有樑家款字。

我心裏知道,對於樑家畫作來說,並不是眼見就爲實,很有可能,是用了什麼特殊的材料,使畫卷上的內容,消失不見了。

但是小秦道長顯然不會在意,他把畫卷丟在一旁,繼續伸手,去拿條石下方的東西。

他拿上來一看,居然是一個菌絲包裹着的書籍。

他的手一碰到菌絲表面,菌絲立刻退開來。

書的表面破舊不堪,封面上的字,難以辨識。

他遲疑了一下,還是繼續打開。

我看不懂裏面的內容,都是一些乾坤八卦,還有各類符咒的用法,畫法,以及結印的手勢。

小秦道長肯定是看懂了的,他坐在地上,每一頁都仔細研究着。

翻到最後一頁的時候,書裏面掉出來了一張符。

那是一張黑符。

小秦道長撿起來一看,立刻倒吸了一口氣,接着他大聲狂笑,同時大喊:“天不讓我亡!”

難道,那就是還魂符?

應該沒錯,小秦道長,像瘋了似的,開始自言自語,“有了這本失傳的道法,任何妖鬼!都要爲我所用!”

緊接着,他開始唸咒,並捏着那張黑色符,開始結印。

這個咒語相當長,在我聽來,和菠蘿菠蘿蜜沒有區別,唸完後,起碼過了五分鐘。

我注意到,四周的孢子,發出的藍光越來越強烈,開始聚攏在他的四周!

接着他把符對天上一丟,藍色孢子迅速飛了出去,紛紛撞擊那黑符。

每撞擊一下,藍色孢子就變成了一張黑符,飄回到了小秦道長手中。

小秦道長趕緊把黑符貼在自己的身上。

他低頭盯着自己已經腐爛的身體,我驚奇地發現,他的身體,開始一點點的復原。

腐爛的肉塊,變成了完好的肌肉,血管。

長了蛆的皮膚,很快恢復到了人類活着時候的樣子。

小秦道長有很長的頭髮,本來是紮成糰子,頂在腦袋頂上,現在已經全部散落。

他拿起自己的頭髮一看,竟然全部變成了白色!

小秦道長也沒在意,把頭髮重新盤起,三下兩下,就爬了上去。

他的身體機能,已經全部變了。

上到地表,他深吸了一口氣,原地起跳,唰地一下,竟然跳到了樹上!

往下再看,起碼有十米!

小秦道長非常興奮,他開始學人猿泰山,在樹枝之間,飛來飛去。

他很快跳到了山下,可以看見,底下的村落,有人在行走。

我可以感覺到,他心裏想的事情,他想回到道觀去。

他狂奔着,就在快要出山的時候,太陽已經很大,剛邁出去一隻腳,碰到陽光,突然地,他疼得一縮。

再一看,被陽光照射到的部位,又變回了原來的樣子!

腐爛至白骨!

小秦道長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眼前就是樹蔭和陽光交界的地方。

只要一步,他就可以回去。

他伸出手,陽光射下來,投射到他的手上,他猛地縮回,發現手也爛了。

“難道…難道我一輩子,就要生活在這山裏?”他喃喃道。

就在這時,他忽然感覺脖子被咬的地方,一陣刺痛。

條件反射去摸,他發現,脖子上,好像長了什麼東西!

像一根細細的絲,從脖子裏伸了出去。

他摸着那根絲,轉身過去,仔細端詳,這才發覺,他脖子裏伸出來的絲線,一直連接到了地面以下。

並且,他所過之處,居然長出了許許多多的真菌… 在許曜與呂彥分開后,許曜才察覺到不對之處。

當自己再次回到戲院時,無數目光於暗中朝自己所在的方向飄來。

「原來他們的目標是我,這簡直就是在找死!」察覺到他們的真正目標后,許曜不由得冷笑一聲。

這些人的力量,微弱到連自己都會下意識忽略他們的存在,就這群雜魚也想要對付自己?

已至金丹,半步成神。此刻許曜一個念頭就能夠將整個戲院包裹起來,使其完全處於自己的神念監視之下,這群人的一舉一動都會被自己看在眼裡。

許曜完全有把握在他們動手之前,甚至在他們剛起念頭的時候就將他們抹殺。

「不知道這新來的女演員怎麼樣,這個呂彥聽說剛剛從雲南大學的戲劇專業畢業,這可是她第一次表演正旦。」

這正旦指的就是戲劇中的女主角,也就是說這個呂彥還是第1次以女主角身份登上大戲場。

「我看過了海報上宣傳的妝容,這姑娘面相還蠻適合的,看起來也能夠演出江姐的氣勢,雖然還不是名角兒,但如果這場戲劇她能演出順利,討得咱們觀眾的喜歡,基本上就奠定了今後的發展。」

聽到了周圍有人討論這個呂彥許曜才知曉,原來這個呂彥是第一次以主角的身份參與演出,平時所做的全都是一些跑龍套的表演,也就是說這場表演對於呂彥非常的重要。

如果自己在此,對於這些傭兵進行攻擊,很有可能會引起混亂從而中斷戲劇的表演。這樣一來自己很有可能會硬生生斷了一條呂彥前進的道路,這種結果是許曜絕對不想看到的。

如果這些殺手全部都是朝著自己而來,那麼一切後果由自己來承擔就已經夠了,許曜絕對不允許他們也將呂彥拖下水。

此刻戲劇即將開幕,許曜從容地坐在了千秋暮雪的身旁,時刻注意著台上台下的動靜。

千秋暮雪似乎也注意到了許曜的心思並不在戲劇之上,於是輕聲問道:「怎麼了?是不是覺得這種無聊的劇,不太符合你的胃口?」

「不是,只是周圍有異動而已……」許曜俯身湊在了千秋暮雪的耳邊,將自己所觀察到的事情告知於她。

千秋暮雪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原來如此,那麼夫君打算怎麼做呢?」

「引蛇出洞,一鍋剿滅。」許曜短短的幾個字,就已經透露出了自己的計劃。

「噗嗤……還真有自信呢。」千秋暮雪會忍不住的笑了起來,隨後目光再次看向了前方的舞台:「對於她來說,第一次擔任正旦的演出確實非常重要,夫君可別搞砸了,對於戲劇的話夫君應該不太感興趣吧?我就在這裡好好的看演出,你去應付他們吧。」

這句話的意思正是讓許曜好好去處理此事,讓演出正常的進行,同時她自己則繼續留在這裡看戲,若是發生了什麼意外她在這裡也好鎮場。

再怎麼說千秋暮雪也是一位修道者,只是對於戰鬥並不擅長,但以她的實力對付平常傭兵也是綽綽有餘。

心網 眼看著演出快要開始,許曜在千秋暮雪的臉蛋上親了一口后,便悄無聲息的離開了位置。

原本許曜坐在位置上的時候,他們的目光全部都盯緊許曜,現在許曜一副要離開戲劇的樣子,他們的目光也隨之許曜的一舉一動,各個紛紛的從位置上走下來。

許曜以極快的速度就來到了幕後,此刻戲台上已經傳出了敲鑼打鼓的聲音,許多樂師在屏風後進行著一陣陣的表演拉唱。

由於今天是呂彥第一次上台,所以許多幕後的人員都紛紛來到舞台進行觀看,想要看一下她的現場表現。

這也就意味著所有人都聚集在了舞台附近,而舞台後空無一人,正式決戰的最好地點!

許曜的神識無時無刻不在注意著整個戲劇院的環境,很快他就找到了一處空曠無人的地方,而此刻他也感受到了無數的殺手和傭兵,正在前來討伐自己的路上。

這群殺手和傭兵在來到此地的路上,紛紛驚訝的看著對方,沒有想到盯上許曜的人居然有那麼多,於是他們在趕來的路上就交流著是否要進行合作。

有些人只是選擇跟在後邊按兵不動,覺得先讓自己的同行上去試探一下許曜的力量,自己再想辦法趁機渾水摸魚。

有的人則是不想讓同行搶先一步,而急急忙忙的直衝許曜所在的地方,等到他們一起來到了戲院練舞的場地時,他們才看到許曜此時正坐在練武場的正中央,正毫無防備的背對著他們。

這下其他人皆為一驚,雖然許曜背對著他們,但僅是那從容的背影就讓他們心中警惕,不敢再向前一步。

「既然你們都來了,何不一起現身?你們不是想要殺我嗎?」

許曜頭也不回,背對著他們發出了挑戰。

這下那群傭兵更加的警惕,雖然他們並不是什麼大型的傭兵團,但他們也做過獵手知道這種感覺,這是一種獵物一步一步進入自己的節奏,陷入自己的陷阱時,獵人看著已經到手的獵物而流露出來的從容感。

他們發現自己早就已經踏入了許曜的節奏之中,從他們跟著許曜走出來的那一刻,就已經在踏上一條通往死亡的道路。

雖然許曜已經對他們喊話但卻沒有一個人回應,他們已經在原地擺好了自己的武器,準備著進行戰鬥。

就在這時一個響亮的聲音橫空出世:「既然同行們不捨得出手,那麼就讓我來做這第一個試吃螃蟹的人!」

話音剛落就有著一群穿著黑色西裝的人,他們手中拿著各種各樣的槍支和武器,大搖大擺的朝著許曜所在的方向走去。

「雖然我平時非常的敬重醫生,但是我更喜歡錢,有人給了我十億讓我來殺你。我稍微的調查了一下,發現你並不害怕子彈,所以我打算用另一種方法來對付你。」

那穿著西裝的男人摘下了自己的墨鏡,其他人看到他的這張臉,看到他臉上的一道刀疤頓時傳來一陣低聲竊語的討論。

率先出場的,居然是任務完成率高達百分之百的新生傭兵團夢魘!

夢魘傭兵團雖然創立不到半個月,但是接下的五十六單高難度任務都被他們輕鬆的解決,而且萬無一失的完成,是所有金主都看好的存在。

卻見夢魘傭兵團的團長,抬起手舉起了一個遙控器對許曜說道:「我在戲劇場中埋下了微型炸彈,只要我按下這個按鈕,無論是觀眾還是演員,都會在瞬間升天!」 總裁寵妻有道 小秦道長回到坑洞裏。生活了兩日後,洞裏已經長出了一層菌絲。

他發現他根本不用吃東西,也不用喝水,也不用上廁所,根本沒有任何生理反應。

兩天,他都盯着坑洞,眼神都沒有動一下。

我特媽急死了,心說怎麼沒有快進功能,要是這個記憶裏的時間,和外面的時間是等價的,那老子豈不是要看他的記憶幾十年。

想想我就蛋碎,別說去追居魂了,醒來後,估計矮子都去找妹結婚了。

什麼叫做乾着急,我這才知道。

光有一個意識,沒有身體,就是鬼附身的感覺。

好在兩天之後,事情出現了變化。

第三天,坑洞頂部,出現了一個人。

他對着洞裏喊了一聲,小秦道長立刻擡起頭。

那個人揹着光,不過我知道,小秦道長,認出了他。

小秦道長立刻爬了上去,他已經蓬頭散發,那人看着他,也沒有一絲恐懼。

直到小秦道長爬到地表,這纔看清,這人也是個道士。

他看上去,比小秦道長年齡要大一些,臉上有一道疤。

小秦道長咚的一聲,就跪到了他的面前。

“張師兄,張師兄…”小秦道長一把抓住面前人的道袍。

“我想回道觀!”他幾乎要哭出來。

我能感覺到,小秦道長內心的恐懼。

讓我沒有料到的是,這個被他稱之爲張師兄的人,並沒有動容。

張師兄非常冷靜地看着小秦道長,挑了挑眉,沉默了半晌,才問道:“你怎麼會搞成如此境地?”

小秦道長還是沒有起身,張師兄也沒說扶他起來,連安慰的語氣都沒有。

我就在心裏納悶兒,這難道是瞎子道士口裏說的那個天資聰穎的師兄?

看來聰明的人,不一定心腸好。

小秦道長一五一十地把事情告訴了他,包括練黑色符咒的事。

原來小秦道長知道那是失傳的邪道術,也知道那個黑符,是還魂符。

他只是不想死。

我看着張師兄的表情,發現他慢慢向後退去了幾步。

媽的智障啊!我真想給這小秦道長兩大耳光,傾訴也要看對象好嗎!你沒看見他那麼警惕,他這是要幹你啊!

可惜這個小秦道長聽不見我的聲音,還在求他張師兄救他。

張師兄一直沒說話,等小秦道長說完,他蹲了下來,道:“你已經不是人了,你知道嗎?”

臥槽,這怎麼說話的!

小秦道長低下頭,看着自己手上,隱隱長出的菌絲。

“幫我一次吧,師兄,看在我們一起長大的份上…”小秦道長不住哀求。

就在他擡起頭的一刻,只見那張師兄,手裏已經夾緊一道符,以極快的速度,貼向小秦道長。

劍破九天 說是遲,那是快,小秦道長身後瞬間發出許多白色菌絲。

一下捆住了張師兄的手。

這菌絲看似柔軟,卻力道十足,張師兄倒吸一口冷氣,微微挑眉,大喝道:“妖孽!”

小秦道長拼命搖頭,“師兄!不是我!”

張師兄完全沒給他解釋的時間,手上浮塵一甩,菌絲同時被割斷!

他念了一個咒語,與此同時,天上開始悶雷滾滾!

小秦道長四下裏望去,接着看着他的師兄:“你真的要用着響雷咒對付我?”

張師兄沒有說話,浮塵再一甩,又是一句咒語。

頓時,一道閃電劈了下來。

小秦道長下意識跳開,只見他剛剛跪倒的位置,出現了一個坑。

坑裏濃煙滾滾。冒着火苗。

“沒想到,你如此絕情。”小秦道長大吼道,聲音顫抖。

就在這時,我可以感覺到,他心裏涌起一陣陣的憎惡。

接着他的手上開始長出密密麻麻的菌絲。

菌絲猛烈攻擊着張師兄。

張師兄同時唸咒,雷電劈下來,燒斷了小秦道長的菌絲。

張師兄的動作,比小秦道長快很多,一下子就繞到了他的身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