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略一沉吟,抬手在觸摸板上敲下一行令紀紫君大驚失色的指令。

「一杯阿瑟斯之血!」

7017k 我跟蔣妍可以說是不打不相識,這樣很快便熟悉了,跟她在一塊時很放鬆甚至經常忘記性別之分,她總是拉着我的手跟我睡在一張床上,我也漸漸習慣了不再抗拒。

雖然她的缺點一籮筐數都數不清,不過優點也是有的,比如她很聰明,記憶力很好,被我看管起來后成績突飛猛進;再比如她很整潔,每次看到我亂糟糟的書桌都會幫我整理好,也會把我亂丟的衣物掛好疊好放回原處,當然也有多管閑事的時候,比如她總翻我的抽屜,有一次竟然翻出幾本小黃書並且在未經過本人的同意下擅自就把它們丟到了垃圾桶,雖然那些書不是我的,但是也有一種被她抓包的感覺還是極度不爽的,而我也經常對她做一些無傷大雅的惡作劇作為懲罰。

這樣持續了一周左右,一天晚上,我們還像往常一樣在我的房間里,我正在浴室裏面洗澡,由於忘記了拿換洗的衣服,不得不喊蔣妍幫我塞門縫裏,而說來也尷尬,這天我媽終於回家了,而我忘記了這件事,我媽進我房間的時候,剛好看到蔣妍穿着清涼的睡裙拿着我的內衣褲往浴室走。

聽蔣妍說,當時我媽突然進房間,皺着眉審視的目光在她身上掃蕩,她被嚇得花容失色,我的內衣褲都不幸的被丟在了地上,感覺自己就像被抓的小三一樣狼狽。

而我並不知道外面的情況,以為是蔣妍故意不給我拿,還趴在浴室門口大聲道:「蔣妍,快把我的內衣褲拿進來,不然我脫你的了」

我趴在門邊一直聽不見外面的動靜,感覺不對勁,於是趕快擦乾身體,用浴巾包住重要部位,從裏面出來。

我一出來,我媽和蔣妍同時望向我,誰也沒吱聲,氣氛很尷尬,呆了兩秒心道不好我媽她一定是誤會了,趕緊走到她面前想解釋,我媽表情嚴肅的看着我,又看看蔣妍,不等我開口一個大耳光就落了下來,蔣妍看見我被打,連忙擋在我面前,直視着媽媽的眼睛,大聲道:「阿姨,你幹嘛打他,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

我媽看都沒有看她,想必她一定覺得主動送上門的女人沒幾個好東西吧,她看着我厲聲道:「穿好衣服,到我房間,我有話跟你說」說完不等我反應,轉身咣當一聲關上了房門,走了。

我的心情簡直糟透了,我以為我媽是可以跟我成為朋友的,沒想到卻如此武斷。不就是帶個女孩回家,至於這麼生氣嗎,而且還當着別人的面打我,真的不可理喻,怨氣很多,臉都拉的很長。

蔣妍忙靠近我,摸摸我的臉,一臉的心疼:「痛不痛,用不用上藥?」

我搖搖頭,這件事也讓她受了牽連很不好意思,擠出一絲笑容道:「沒事的,不疼」頓了頓又道:「不好意思,我媽平時挺隨和的,可能是誤會了,你別介意,我等下去跟她解釋」

「嗯,你換好衣服快去吧,我在這等你」蔣妍善解人意的笑着道。

我換好衣服,輕輕的敲媽媽卧室的門,半天才應,我才敢進屋。我媽坐在床上,背對着門不看我,我走到她面前,低頭道:「媽,剛才你誤會了,我們真的什麼也沒發生」

「你們是什麼也沒發生,因為我進去的早」媽媽這才抬起頭,沒好氣的道。

「媽,真不是你想的那樣,我跟她約好了都要考上大學,這幾天都在一起複習功課,剛才我去浴室沖個涼忘了帶換的衣褲,才讓她幫我拿一下,沒想到這時候您就進來了」

「小澤,你跟她的事情我多少知道一些,但我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沒太管,沒想到你會這麼沒有分寸竟然把她帶回家過夜,你讓我很失望」

原來我跟蔣妍的事情媽媽是真的知道,這麼說蔣妍也沒騙我,我只好繼續解釋道:「媽,我跟她真的只是學習,沒發生親密關係,請相信我」

「真的?你沒騙我?」媽媽將信將疑的看着我。

「真的,我說過要好好念書以後養你的,怎會說話不算話呢」我看媽媽語氣緩和了些,趕緊哄她。

「這幾天我沒在家,她一直在家裏住的?」

我老實的點點頭,馬上解釋道:「不過您放心,我們沒有發生什麼,就是一塊學習」

「好吧,我這次就相信你,時間很晚了,你讓她回家吧」媽媽輕嘆口氣,手揉揉眉心,語氣總算是平和下來了。

「哦,好」我鬆了口氣,剛要出去,我媽突然一把拉住我,回頭,媽媽看着我的臉變得柔和:「剛才打了你,臉還疼不疼」

我搖搖頭,自嘲的笑道:「沒事,快習慣了」

媽媽聞言有些愧疚,遲疑着道:「小澤,別怪媽媽剛才打你,你還小,很多事情還不懂,現階段應該以學業為重,我不想你以後變的跟你爸爸一樣只會玩弄女人」

我的心咯噔一下,瞬間體諒了她為何生那麼大的氣甚至還打我,原來是怕我步那個人的後塵,於是點頭道:「媽,你放心,我不會的」

回到房間,蔣妍已經換好了來時的衣服,看到我進來連忙拉着我的手,擔心道:「阿姨沒再打你吧」

「沒,我跟她都解釋清楚了,沒事了」

「她沒讓我走嗎?」蔣妍蹙眉看着我。

「對不起,她說很晚了,讓你先回家」我很歉意的道。

「行,我走了,電話聯繫」蔣妍似乎早就料到了,也沒猶豫,拿起書包就要走,我喊住她:「外面太黑,我送你回去吧」

蔣妍點點頭,我便送她回家,路上,蔣妍一幅心事重重的樣子話也不多說,似乎不開心,我用胳膊肘捅捅她,問道:「怎麼了?」

「以後我們是不是都不能再在一起學習了」蔣妍喃喃的道,表情有些低落。

雖然我媽沒說不讓她來,但是今天的態度想必也是不再歡迎,本來這是個甩開她的好機會,但是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我並不討厭她,想了想道:「要不我們再想想其他地方吧,不一定非得在我家裏」

蔣妍眼前一亮,立刻道:「去我家吧,反正家裏也沒別人,就我自己」

「去你家?」我蹙著眉,有些猶豫。 「說不定已經葬身於斷層下的岩漿河流里了!」年輕的聲音里充滿了幸災樂禍。

「你說的有理,真是白跑了一趟。我們繼續回去休眠吧。」蒼老聲音又再次啟動掃描模式,並未發現其他入侵者。

她怎麼也想不到一個膽大包天的傢伙正藏在她們身後的門後面,躲過了一劫……

藍心躲在門後面等了很長時間,她聽著沉重的機甲領隊們腳步越來越遠,直到完全消失。

這樣過了很長時間,只能聽到斷層底下的風聲和岩漿河流的奔騰聲。

藍心不敢直接出來,畢竟對手太強,她完全不敢以卵擊石,她很怕一出去就被機甲領隊們砍死。

她又提心弔膽地等待了了許久,才小心地扔了塊石頭,然後緊張地聽著。

聽到清脆的石頭落地聲,沒有任何危險,藍心又等了一會兒,才試探性地伸出一隻腳。

她躡手躡腳地從門後面露出來,卻發現外面沒有任何變化。

她又偷偷地朝門裡面望去,這一看大吃一驚,差點就雙腿都嚇軟了。

只見門裡那空曠的大廳里,角落裡正直直地站了七八個高大的機甲領隊。

雖然看起來沒有自家領隊的機甲看起來高級,卻依舊不是自己這個小小螻蟻能抗衡的。

唯一慶幸的是,那幾個機甲似乎處於休眠狀態,機械眼是黑暗的,看起來並沒有發現她的存在。

藍心趕緊又躲回門後面,她強迫自己冷靜下來,開始思考該如何處理當前的困境。

之前那幾個機甲領隊們也說過,派出去的守墓機甲已經報廢了,可明明還有一些守墓機甲只是受了損傷,自己還沒來得及補刀呀。

難道是師寶或者納蘭瑜做的?

或者是那些守墓機甲本身能量就有限,一旦受損不能及時回到地宮,就會自動報廢?

藍心越來越確定是後者,畢竟師寶雖然勇敢,卻絕對不會以身反險去補刀。而納蘭瑜能不能走出壁畫走廊還是問題呢!

藍心想著,可見這些守墓機甲們的能量也是有限的,畢竟機甲所需能量也是極大的。

擔任守墓任務的機甲們又是機甲大師言情時代的產物,那時候的機甲技術不一定能比現在先進才對。

藍心這樣想著,又無意中看到了地上的黑曜石塊,她突然想出一個絕妙的主意來。

藍心也明白機甲的走動聲太過沉重,一旦出去一定會驚動這些機甲領隊們,那到時候自己一定是死翹翹。

只見藍心解除了機甲狀態,把它設置成隱藏狀態。其實就是機甲快速變成成為一個石球,這樣也就不引人注意了。

感受到空氣中稀薄的氧氣,她只好連忙運行天香秘術。她的生理上深受天香秘術的影響,只要心裡默念那些熟記於心的花語,就會恢復到那種花體之身。

感受到櫻花花瓣提供的微薄氧氣,她輕手輕腳地撿了一塊地上的黑曜石石塊。

然後大膽地走了進去地宮,來不及觀察地宮裡的布局,連忙來到第一個高大的機甲領隊跟前。

藍心在軟軟的石塊上扣了一個孔,就見那石塊里的黑色液體流了出來。

她本來還打算拿火把進來,那樣計劃見效更快,但又考慮到萬一火把的溫度驚動了機甲領隊們,那就糟糕了。

藍心一手拿了一塊黑曜石石塊,義無反顧地進來了。她來到機甲領隊跟前,輕手輕腳地把黑色液體塗在後面的牆壁上。

由於機甲領隊們正好都靠著牆壁休眠,藍心就想到了這個主意。雖然沒有火把的溫度,黑色液體凝固的速度會慢一點,但是她目前也不敢冒那個險把火把拿進來用。

自從藍心用這黑曜石里的黑色液體修復了自己的機甲后,她也深切地感受到了,這黑曜石液體外殼的堅固,要比自己本身的機甲外殼更堅硬,更耐用。

藍心自己也是機甲戰士,她也明白處於休眠狀態的機甲,只要不是巨大的響起,基本不會蘇醒的。

她才放心大膽的溜了進來,她給機甲領隊們和牆壁挨著的部分,塗抹了足夠的黑曜石液體。

甚至還很大膽地給機甲領隊們的機械大眼睛上,也塗抹了一些,反正這些黑色液體似乎不褪色,嘿嘿……

藍心小小的身影在機甲領隊們身旁跑東跑西的,忙得不亦樂乎的。

話說這兩塊黑曜石石塊里的黑色液體倒真的不少,她已經給八個高大的機甲領隊們和牆壁挨著的地方,都塗好了黑色液體。

尤其是腳和手的位置,塗得最多。甚至第一個塗得機甲領隊已經被牢牢地粘在了牆上。

仔細看了看這銅牆鐵壁,藍心滿意地點了點頭,她也很慶幸中途沒有出現什麼意外。

做完了這一切,藍心覺得自己的花體提供的氧氣讓她身體狀況良好,不至於像其他人那樣呼吸不暢。

她也有了時間開始打量這處地宮。只見這座寬大的空間里,每個方位都守著一個機甲領隊。

至於頭頂上,竟然還鑲嵌在一些小小的熒光石頭,發出暗淡的光,倒也讓人能勉強看清這裡的情景。

她本來還以為有什麼天窗之類的,才這麼亮。原來是會發光的小石頭呀,這倒是挺不錯的創意。

藍心又看到地宮中間是一個青銅蓋子,似乎下面有什麼不為人知的密道什麼。

地宮牆壁上豎著寫著幾個大字,可惜自己現在是天香花體狀態,竟然不能識字,反倒看了那文字,有些頭暈起來。

藍心本想著回去和機甲合體,再進來繼續探尋出口,但又怕黑色液體不足以禁錮住那八個高大的機甲領隊。

她最後只好決定還是就這樣繼續下去,她試了試想要提起那青銅蓋子,卻發現那東西好像已經和地面融為一體了,根本一動不動。

藍心想了想,又趴在地上仔細的觀察。如果能打開這個蓋子,會不會下面有個地道,正好可以通向外面的壁畫走廊?

然後她哪怕再等一等,等黑色液體徹底凝固,出去穿著自己的機甲。

再從地道出去,通過機甲定位,找到師寶和納蘭瑜,再拖個守墓機甲回去,也是不枉此行了。

可是,趴在地上大半天了,也沒有任何辦法打開這青銅蓋子…… 「什麼看重我?」吳嬸感嘆,看了看蘇瀅道,「秦鋥是看重你姐姐啊,我是沾了你姐姐的光…..」

吳嬸說到這眼中已有淚花,看得蘇瀅怪不好意思的,忙給吳嬸夾了一筷子菜,「多吃點。」

「不用不用。」吳嬸忙抬碗接住菜,「蘇瀅你快吃,我自己會夾。」

她又對高彩霞道:「秦鋥他媽媽,不是我說,你家兒子真的太會找媳婦了,蘇瀅這姑娘,誰跟她在一起,誰好事自動找上門,就拿我家來說……」

蘇瀅忙打斷:「吳嬸,你再舀點冬瓜排骨來。」

吳嬸忙起身去盛菜,珍珍在那「嘿嘿嘿」笑:「大媽,你看是不是我說的沒錯?」

高彩霞不住點頭,蘇瀅插開話題:「伯母,我覺得你的事還是要跟秦伯父說一聲,你不好說的話要不要我去說?」

高彩霞想了想:「等再瞧瞧吧,如果能自己解決好,我不想為難你秦伯伯,多少人等著捏他的錯呢。」

「再說他最近也不在申城,你知道的嘛,錦城造紙廠是他一手扶持起來的,現在要從國外大量進設備,他跑去守着了。」

如被火燎到,蘇瀅手裏端著的碗差點掉地上。

這些天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突然有了答案。

史密斯為什麼只從竇慶芳那大量進貨?從合同上看他占不到任何便宜。

他二話不說就付大筆定金,怎麼會那樣爽快?在廣城咖啡廳蘇瀅明明聽到,他和劉麗萍抱怨沒錢了,也沒便宜占。

為什麼一聽出貨時間要一百天,就會大發雷霆,立即就不願簽合同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