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的內心此刻只有一個字,殺!只有殺才能解脫,只有殺才能忘記痛苦,只有殺才能心情暢快。不是你死,就是我死,死了才能一了百了!

一聲輕微的脆響,伴隨兩大劍道氣息的交織,夢星辰體內的極品劍元石全部裂開,龐大的劍元氣瞬間填滿了夢星辰的丹田和肺腑,夢星辰喉頭一甜噴出一口夾着內臟的血,看着陳鋒蘊含最後劍氣的凌厲一擊,夢星辰強自鎮定,冷靜道:“破敗一式!”

他在人生大悲大痛之下,悟出了破敗劍道,成爲整個無盡劍域極少能在劍徒時期就悟出劍道的人之一,但是他沒有絲毫興奮,因爲這代價是他承擔不起的昂貴。

蘊含破敗劍道的破敗一式劍招,席捲着體內狂暴的所有劍元氣,一劍攻向襲來的陳鋒。

一股巨大的氣浪爆炸開來,陳鋒的身上多了無數的傷口,有的深至骨髓。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手中的碎片,三品寶劍居然被震得全碎!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陳鋒哇的吐出一口血,雖然金色內甲抵擋了大部分的衝擊,但還是有部分席捲到了身上,看着跟自己傷得差不多重的夢星辰,毫無痛覺地緩緩舉起怪劍,陳鋒真的有些畏懼了。

“夠了!你不可能打敗我!你這個垃圾!”陳鋒情不自禁的咆哮了起來,自己堂堂一個劍徒八品的劍客,更是悟出了殺戮劍道,怎麼可能會被這麼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打敗?

夢星辰將斷劍舉起,眼中一片死寂,所有肉體的痛苦都不能阻礙他,此刻他的眼神彷彿在看死人一般!

“砰”,夢星辰沒有動用一絲劍力,舉起斷劍砸了下去,因爲丹田早已空了。而陳鋒在那一擊中,也消耗乾淨了劍力,劍也毀了,便舉起拳頭打了過去。

夢星辰的臉被揍了一拳,但是恍若未覺,但自己哪厚重的破敗劍直接將陳鋒砍趴在地上。

夢星辰的左臉瞬間腫起來一大塊,但他並沒有哼出一聲,只是再次舉起破敗劍,完全當做一個鐵棍一般,又“砰”的一聲,砸向地上的陳鋒。

“不可能!你這個廢物不可能打敗我!”陳鋒被砸得吐出一口血,繼續不甘的咆哮道。 一劍砸在陳鋒的面門上,他一口牙齒被打碎了。

又是一劍砸在陳鋒的肚子上,他噴出一口腥稠的血。

再是一劍砸在陳鋒的雙腿上,咔擦一聲,這是腿骨斷裂。

……

夢星辰此刻就宛如重複運作的木偶一般,提起劍,砸下去,再次提劍,又砸下去。

即使有內甲防護的陳鋒,被這樣野蠻的打法也打得要死要活。

“咚”夢星辰再次砸了下去,卻沒有提起劍來,因爲陳鋒死死的抓住了破敗劍。

他張開嘴吐出了幾顆牙齒和污血,嘿嘿的裂開嘴笑了起來:“殺我啊?你怎麼殺不了我?”陳鋒的內甲,也不知是什麼寶物,在夢星辰如此的打擊之下,陳鋒似乎仍然沒有受到致命傷。

“你拿着把破劍也想殺掉我?”陳鋒彷彿瘋子,“你不是信誓旦旦一定要殺掉我嗎?結果你打不死我啊!哈哈……”

“垃圾,就是垃圾,給你殺都殺不了!”陳鋒因爲牙齒掉了有些吐字不清,但還是自顧自的說着,“垃圾的一家子死了,垃圾的劍客也要死,拿着一把垃圾的劍,想要殺掉我!做夢哈哈……”

夢星辰聽到這兒,死寂的眼中全是熊熊的怒火,自己的父母已經煙消雲散了,不許陳鋒再次侮辱!劍被陳鋒抓住,也沒有力氣抽回來,便用腳去踹陳鋒的臉。完全不講章法,就憑着蠻力在發泄心中的怒火。

陳鋒受了一腳,掙扎着想要站起來,卻發現腿骨已經斷了,他便坐在地上,哈哈的大笑着:“來,我坐在這兒讓你打,你殺不死我,等我回復一縷劍力便可殺你!”

“你果然是垃圾,你的劍也是垃圾!”

夢星辰手中的斷劍開始震動,漸漸的有些抓不住,彷彿有靈一般的脫手而去,而陳鋒自然也抓不住,這劍自己飛舞了起來。

陳鋒很詫異的看着這把飛舞的怪劍,眼中止不住的驚訝和羨慕!寶劍有靈,這是超越無盡劍域九品等級的劍啊!

而夢星辰根本不管這劍的異樣,握緊拳頭,打在陳鋒的臉上,他要宣泄儘自己的最後一絲力量,不管能不能打死陳鋒。

“用劍都殺不死我,還想用拳頭打死我?”陳鋒捱了一拳,又迅速的將頭轉回來,哈哈的笑着說道。

而就在此時,夢星辰分明感覺到了破敗劍傳遞出一種憤怒到極點的情緒,飛馳而下,彷彿一道黑色的鴻影,一劍揮砍在了陳鋒的金色內甲上。


“噗呲”一聲,這樸實無華的甚至有些醜陋的破敗劍,自己有靈而憤怒的一擊,直接滑破了那堅韌非常的金色內甲,將陳鋒的內臟都帶出來一大堆。

陳鋒不可置信的終於痛得叫出聲來:“啊!”遂即便被龐大的衝擊力打飛,掉入了院前潺潺的杏河,定是不活了。

破敗劍咚的一聲不再飛舞,插在了夢星辰面前的土地上,夢星辰此刻已無法站穩,扶着劍支撐着。

“謝謝。”夢星辰對着這劍說道。

破敗劍傳遞出一種小事一樁的情緒,遂即歸於沉寂!

看着這破敗的小院,自己生活了十多年的家,一時之間止不住的淚流。

爲什麼自己成爲了劍客,反而招來了更多的殺禍,連自己的父母都不能保護!

分明雲霞劍宗纔是理虧的一方,卻能派出人來堂皇的追殺受害者!

這世界怎麼了?


漸漸的傳來腳步聲,一羣衙役和無數的村民跑來。看到那些火把,那些人影,夢星辰最終暈倒了過去。

當夢星辰醒了過來,已經躺在了牀上,渾身都是一股刺鼻的藥味。身上的外傷,大多已經結了痂;內視下,破損的內臟也不知怎的都恢復如初。破敗劍躺在劍鞘裏安安靜靜的在一邊,這是自己的房間,那剛纔的一切是夢嗎?

“你醒了?”一個有着欷歔胡茬的衙役湊了過來。

夢星辰看到他,便知道之前並不是夢,傷感再次來襲。

“小夥子很不錯!”這名衙役看見了夢星辰眼中的神傷,說道,“我是捕頭張青,之前的事我都知道了。”

夢星辰不想說話,只是別過頭去,因爲眼淚又止不住的涌了出來。

張青看着夢星辰,也是一聲嘆息,他說道;“雲霞劍宗的那些事情,官方已經知道,這羣惡人不思悔改,反而到處尋找逃出來的苦工們殺戮以揚威。”說道這兒,張青臉上掩飾不住的憤怒。

夢星辰回過頭來,他知道,這一切的根源都是雲霞劍宗!追殺自己的陳鋒和楚雲雖然已經身死,但是免不了今後會有云霞宗更多的報復。

“不過,雲霞劍宗與大治王朝的高層糾纏不清,換句話說就是大治王朝的一個爪牙,所以這件事情並沒有得到它應有的制裁。”

“本來我想引薦你加入官府,這樣雲霞劍宗今後也不敢對你太過分。”

“可是你卻殺了大治王朝的四公主。”

夢星辰靜靜的聽着,彷彿事不關己,可他心中痛得要死。憑什麼?善始終要被惡騎在頭上?只有惡才能止住大惡?以殺才能止住殺?

夢星辰的拳頭捏得緊緊的。

“你要抓我歸案嗎?”夢星辰看着這個國字臉的張青問道。

“我雖是官府的捕快,可我曾經也是一名仗劍天涯的劍客。”張青的臉上露出無限的遐思,“是與非我還是曉得的,小兄弟,你什麼時候能走便走吧,我不抓你!”

“多謝張捕頭。”夢星辰已經恢復了些力氣,雖然身上的傷口仍然很痛,但是並沒有大礙了。這聲多謝,不僅僅是謝他放自己一馬,更是要謝謝他不知用什麼手段治好了自己的重傷。

可張青卻說道:“小夥子,不用謝我,你的傷很重,我本來以爲不死也要脫層皮,沒想到你這小子自己倒很快的恢復了,我也就給你塗了點金瘡藥,所以我並沒有救你的命,是你自己救了自己。”似乎知道夢星辰這話中包含的意思,張青解釋道。

夢星辰有些詫異,什麼叫自己救了自己?不可能傷那麼重能自己恢復的吧!

“倒是我要謝謝你。”張青突然說道。

“爲什麼?”這夢星辰更不解了。

“因爲你殺了惡人。”張青說道,“我的全家也毀在雲霞劍宗的手裏,於是我提升實力,企圖滅了雲霞劍宗,但是我發現永遠無法擁有那個能力,後來我加入了官府,但是卻發現加入官府後,更是束手束腳,所以我真的感謝你。”

夢星辰想了想,也不再多說了,便從牀上掙扎着爬了起來。

“我睡了多久?”

“兩天兩夜。”

夢星辰帶着劍,有些不忍,但還是一腳跨出了房門,因爲他怕見到那悽慘的一幕。

可是院外早已收拾乾淨,除了些地方還有點血漬和殘破,沒有一具屍體。

夢星辰知道定是張青等人處理的,他並沒有回頭,而是沉沉的說道:“張捕頭,倘若此生不滅雲霞宗,我便生生世世不回頭!”

張青目光灼灼的看着那消瘦的背影,猶豫了片刻才說道:“多謝。”他相信,假以時日,這個少年一定能夠做到。

落花流水,何處是天涯;雙親不再,何處是溫柔的家?夢星辰在小院邊立了父母的衣冠冢,名曰:杏花。


雲霞劍宗覆滅日,便是回家祭奠時。 無盡劍域,除了無窮無盡的人以外,還有無窮無盡的妖魔一族。妖魔一物,或爲精怪,或爲鳥獸。據悉修爲高者,能化人形,蠱惑蒼生。

似乎也是命運,妖魔吃人,劍客除妖魔。每個王朝的建立,無一不是與妖魔爭鬥中鞏固起來的;而每個宗門的建立,更是建立在無數妖魔的屍骨上。因此,宗門和王朝有着共同的威脅,那就是妖魔。所以在某種程度上說,宗門與王朝是盟友。

這是青城南邊必須經過的一個小鎮,鎮上飄蕩着無數的紙錢和哭聲。街道兩邊皆是整齊的黑色瓦屋,天上的陽光都被煙霧遮蔽,顯得十分壓抑。還有許多人都揹着包袱,拖兒帶母往外走。

揹負着一柄巨大重劍的年輕男子一步一步的走在這淒涼的街道,這人正是夢星辰,他身着青衣,彷彿一把沖天的劍。他雖然知道雲霞劍宗以及大治王朝隨時都可能來報復,但他仍然要前往青城,因爲還有一個承諾。破敗劍又重又大,但他並不想放入儲物袋,因爲劍鞘是父親給自己的禮物,劍鞘在身邊就彷彿有父母陪伴一般。而破敗劍更是直接傳遞了一個情緒“大爺我就喜歡待在這個劍鞘裏”。劍鞘上面雕刻的睚眥還是那麼栩栩如生,彷彿要離開劍鞘跳到地上來似得。

空氣中的香火味道極其濃重,呼吸一口都快讓人窒息。夢星辰不知這個小鎮爲何會死這麼多人?是兵荒馬亂?還是疾病瘟疫?可這個地方是大治王朝的內部,不可能是敵國來襲;空氣中也並無藥味瀰漫,所以也不可能是疾病。

街道邊正有個老嫗在火盆裏燒着些黃紙,不時抹着些渾濁的眼淚。

夢星辰走向老嫗,有些關憂的問道:“大娘,小鎮發生了什麼事,怎的如此蕭條?”

老嫗擡起頭來,看到怪異的夢星辰,有些吃驚,畢竟誰看到那麼大一把劍都會驚愕。

“年輕人啊,你還是趕緊離開這兒吧!”老嫗搖了搖頭,似乎不想多說,繼續燒着紙錢。

“大娘,我是劍客,或許我能幫上忙。”夢星辰錶明瞭自己的身份,這個小鎮很明顯有麻煩,而劍客是被世人所敬畏的。

“劍客?”老嫗擡起頭,看到夢星辰那怪異的巨劍,最終還是認可了夢星辰劍客的身份,廈那間眼淚噴涌而出,跪在了夢星辰的跟前。

“年輕的劍客大人啊!”老嫗一聲痛心的稱喚後,便止不住激動的暈倒在地,老嫗身後應該就是她的家,夢星辰趕緊抱着她送回屋裏。

將老嫗放在牀上,灌了些糖水,掐了掐人中,老嫗醒了過來,又是一臉止不住的眼淚。

“大娘,您別哭了,能跟我說說是怎麼回事嗎?”夢星辰趕緊將老嫗扶了起來坐着。

“哎,我那苦命的兒子啊……”

接着,老嫗痛心疾首的講述了起來。

半年前,這個小鎮的鎮長納了個小妾,豈知是妖魔的化身,蠱惑了鎮長,說吃人心可以壯陽益壽。於是偷偷將鎮裏的年輕人抓去挖了心吃了。年輕人越來越少,就開始抓成年人,後來愈演愈烈,光明正大的在鎮上抓,抓到一個便是一個。搞得人心惶惶,人們倉皇往外搬走,剩下的孤寡老人們想搬但搬不動。

前些天,老嫗的兒子與她正準備搬家,結果被抓走了,老嫗孤家寡人,無可奈何,還被鎮長的隨從打了一頓,如今料想兒子已經身死,所以老嫗無可奈何的燒起了紙錢。

想到一鎮之長都陷入了妖魔之手,小鎮官府也必定陷落。夢星辰心裏極其憤怒,下定決心要管這件事,因爲這個妖魔太過於無法無天!同時也想到,王朝內部是很少有妖魔的,因爲一個朝代建立國度,必然會將妖魔趕走,國與國之間的交界處,纔是妖魔的領地。這個能夠深入一個王朝內部,更是光天化日之下作威作福的妖魔,絕非泛泛之輩。

老嫗嘆了口氣,抓着夢星辰的衣袖便跪了下來:“劍客大人,您一定要幫忙除掉這個禍害啊,老身求你了!”


劍客是百姓們心中的俠,當官府因爲很多原因無法處理時,他們便將所有希望寄託在了民間的劍客上。

“那我便去鎮長府上看看!”夢星辰不懼妖魔,倒要去看看這個傷天害理的東西,問清了路線,起身便走。

“你要小心啊!”雖然夢星辰已經表露了身份,是一名劍客,可是老嫗看着他那瘦小的身材,仍然十分擔憂。

夢星辰點了點頭,應了一聲,便踏上了去鎮長家裏的路。

什麼妖魔喜歡吃人心?夢星辰不清楚。對於妖魔這一塊,知之甚少,因爲妖魔大多數都在一個王朝的領土外圍活動,邊關軍士鎮壓,妖魔不敢入內。夢星辰在童年時,村裏出現了一個黑背花臉的四腳獸,被村民們圍上去打死了,據說那就是妖魔。

想了很多關於妖魔的事,夢星辰仍然沒有一個確切的結論,不多久便來到了鎮長家門口。

這是一個府院,鎮長姓王,匾額上寫着王府,但他只是一鎮之長,並非王爵,所以叫王府是極其忌諱的,但山高皇帝遠的,他還真的就是這個鎮上的土王。

鎮長的家雖然修得很是宏大,但很很多地方已經破舊不堪,可以用蕭條來講,連個守門的僕役都沒有。

夢星辰推開結滿蜘蛛網的大門,一步走了進去。院子裏是一片狼藉,景觀植物全部枯死,而地上血跡斑斑、雜物陳列。

“你是誰!”幾個彪形大漢也不知從哪兒冒出來的,瞬間就圍了上來。

“斬妖除魔的人。”夢星辰淡淡的回答道。

“哈哈,也不知哪兒來的黃口小兒!正好大王渴了想喝點人血,真是想睡覺就有人送枕頭。”一個大漢怪笑道。

夢星辰身爲劍客,不可能被這幾個漢子嚇跑。這幾個漢子是人類,但在他們體內似乎藏了些什麼邪惡怪異的東西,可夢星辰也不知道那是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