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的臉色一點點的蒼白下來,“是……是嗎,那還真是謝謝長安了。”

“對了,四哥哥剛纔進來是想同我說些什麼?”我找了個臺階。

他把手裏的東西給我,“是給你送這個來了,四哥哥也沒什麼好的,這是單獨給你準備的南海夜明珠。”

碩大的夜明珠,安靜的躺在盒子裏,光是看這材質,就價值不菲。

我摩挲了幾下,仰頭笑眯眯的,“謝謝四哥哥。”

一直到他出去的時候,我臉上的笑容才逐漸的落回去,那夜明珠也隨手放在一側。

我所收拾的那幾個地方根本就沒露出倪端,只是我先下手爲強而已,打四皇兄個措手不及,也當是一棍子錘到他腦袋上,給他個警醒。

綠柚從外邊進來,提了點吃食,“公主您先吃點,不然一會頂不住。”

吃食都格外的精緻,並且個頭不大,恰好能一口一個,也髒不了手。

綠柚表情卻很奇怪,像是被硬塞了一口泔水,我疑惑的擡頭,她許久才從另一個食盒裏抱出來一個胖乎乎的雪糰子,“這是,攝政王說給您的,怕您孤單。”

一隻雪白的白虎幼崽,奶萌的睜開眼,嗷嗚的蹭了蹭我的手指,沒任何攻擊性。

我提起幼崽頸後的皮毛,看着他四隻爪子在空中亂擺動,有些茫然,“綠柚。”

“哎,奴婢在。”

“你說他會恨我嗎?”

綠柚遲遲沒回答,只是遲疑的看着我,我撲哧一聲笑了,把白虎放在地上,興趣缺缺,“我毀了這大婚,他肯定會恨死我的。”

大婚之前,四皇兄必定造反逼宮,我早早佈置了兵馬,只等今日。

拋出去的那支精兵不過只是幌子,數月數年的潛伏,數不清日子的籌備,只等一舉攻下,與裴佑晟正面對抗,破他百萬精兵,破他築牢的領地。

斬逆賊,擁新君,爲我陳氏千秋萬載築牢根基,殺出一條血路,才能與撼天動地的攝政王來抗衡。

“若是失敗呢?”綠柚喃喃道,有幾分的茫然和不安。

“若是失敗。”我低聲說,“我安排了後路,他們隱姓埋名不成問題。”

綠柚眼眶突然就紅了,“那您呢?”

“我啊?”我笑道:“擔心什麼,人常說禍害遺千年,我這樣的就算死,閻王爺都不肯收。”

我卻沒說,大紅色的喜袍下,我早就偷着換了一身素白的衣服,若是失敗,那我就可以問心無愧的下去見我父皇了。

只可惜我查清楚了顧玟嵐的事情,卻始終查不到,一向仁慈治國的父皇,爲什麼會突然聽信奸臣,滅了裴家滿口。

白虎一點不認生,一直在拱着我的腳腕,發出很低的咕嚕聲音,像是討好。

我又氣又笑,把它從地上抱起來,點了點它額頭,“你啊你,分不清楚好壞,要是哪天被人給燉了,是不是也乖乖的扒了自己這身皮。”

可手裏的白虎分毫不懂,拿着腦袋蹭了蹭我的手心,又毫無芥蒂的趴着睡着了。

說了也是白說。

大婚還沒開始,外邊就熙熙攘攘的,來的賓客不少,誰也不是傻子,不趁着這個時候攀附關係,還等什麼時候。

我唯獨擔心的是,白府的護衛,有沒有按照我的吩咐,先把人都偷着帶出去。

門咯吱一下響了,我下意識的抱緊懷裏的白虎,身體猛然一僵,看向門外。

來的不是裴佑晟,而是一個宮女,伺候在太后身邊的,小心翼翼的帶着個盒子進來,“太后說,這是額外給您的。”

一個精緻的小首飾盒,約莫着放着些首飾之類的,打開一看的確是,只有一枚釵子,樣式精緻,不是現下流行的。

這是太后常年愛不釋手的釵子,聽說是她當初的祖宗給的傳家寶。


我看了一眼,把盒子扔到桌子上,冷嗤一聲,“本宮又不是她女兒,也犯不着操這個心。”

我與太后因之前的隔閡,長久不走動,可我身邊那兩個孩子卻極其喜歡過去,我頂多就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日子久了也就習慣了。

盒子扔下,裏面的釵子差點掉出來。

我掙扎了半天,最後還是重新拿起來,我不擅長撒嬌,只硬着語氣,“回去吧,就說本宮收到了。”

宮女聞言出去。我摩挲着釵子,眼眶莫名的有點脹。

釵子在我手心裏轉了幾下,咔吧一聲,成兩段了,裏面竟是空心的!

有一張紙條,上邊的字歪歪扭扭的,像是小蟲子在爬,辨認了半天,纔看出來那兩個字——寬心。

宮內宮外,有心打聽的都能打聽的到,太后成爲太后之前,也只是個底層掙扎的小侍女,家境貧窮,學琴棋書畫的錢都沒有,更是不會寫字。

這兩個字,幾乎快把紙給戳破了,寫的很用力,可是依舊歪歪扭扭的。

她竟不肯假借他人手,自己握着毛筆,一筆一劃的給我傳出消息。


“你說我又不是她親生的,管那麼多幹什麼,哪怕我不安排,她一個沒實名的太后,換幾番天地,她都會安然無恙的,沒事摻和這個幹什麼。”

雖然抱怨,可我還是小心的把紙條塞回去,把那一枚釵子插在頭髮上,固執的高揚下巴,把眼淚逼回去。

“明知道跟我摻和多了會死的,何必呢。”我低聲唸叨了幾句,有些晃神。 若是沒有暗下的這些事,單單是這麼看來,這的確是讓人歆羨的大婚。

十里紅妝都不爲過,光是太后和白府給我添的那些嫁妝,再加上裴佑晟的量,這價值幾乎快抵過大半個城池了。

我所料的事情都沒發生,顧玟嵐推辭身體不好,從頭到尾沒出現,頂多就是身邊的大侍女送來了一些賀禮。

只怕她現在自己在屋子裏慪死了,針鋒相對多年的死對頭,如今嫁給同一個人了,不膈應纔怪。

距離吉時的時間越近,我心裏越是不安,步步籌謀,隱忍多年,等的不就是現在嗎。

若是現在出現一點偏差的話,那可就真是滅頂的災難。

千等萬等,出去打探消息的綠柚沒來,等到的卻是裴佑晟。

他身上也換上了大紅色的喜服,看着張揚如火,比平時的內斂更加的肆意,眸眼更加的深邃濃沉,讓人不敢直視。

“看到我進來,你好像有點失望。”

他應該是喝了點酒,常年不苟言笑的臉上,也多了幾分的弧度,像是冰山消融,高嶺坍塌。

從我耳邊撿起一縷碎髮,在指間把玩纏繞,彎腰看着我,清冽的酒味醉人。

“怎麼會,能嫁給皇叔,可是三生難求。”我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在他脣上印了一下,冰涼的沒有分毫溫度。

他身上常年似乎就是這麼低溫。

大概是我難得不跟他對着幹,如此乖順,他眼裏閃過驚詫,一動不動任憑我舉動。

我一觸即離開,大概是帶着一股的離別的心情,難得不帶任何情感的偷偷打量他,他的確是天人之姿,也能力超羣,一手遮天,是多少少女的夢中情郎。

那高挺的鼻樑和眼眸,還帶着點異族的深邃,低頭看着我的時候,恍惚的讓我覺得他眼裏似乎只有我。

他脣上有淺淡的味道,我只觸了一下離開,沒嚐出什麼味,只是覺得惋惜也覺得心下輕鬆了,心中默道,就此別過吧。

今晚之後,塵歸塵,土歸土,只是不敢想象,他會不會暴怒,會不會做出瘋狂的舉動?

可下一秒,後腦勺卻被箍住了,重新的被壓回去,柔軟的脣碰撞到他牙齒上,纏綿以復,幾乎侵城略地而來,席捲了我所有的思維。

本來淺淡的酒味,現在也都格外的濃重,我腦子甚至都有些空白,一瞬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只是睜着眼,有些茫然的看着他。

“閉眼。”他低聲沙啞道,脣卻輕輕的碰了一下我的眼皮。

嘴脣不復剛纔的冰涼,而是有些滾燙,燙的我眼皮有些疼,也燙的心裏有些奇怪的感覺,又酸又疼的。

外邊有敲門的,他轉身要出去的時候,我下意識的揪扯了一下他的衣袖,他頓住腳步看向我。

外邊的風從窗戶吹進來,吹的我腦袋清醒了許多,一瞬涌上來的感情,也都逼退了。

“怎麼?”他問。

我彎了彎脣角,沒有任何鋒銳和爭執,而是衝着他笑,“沒有,只是自己有點孤單。”

“今天之後,你我就是生同衾,死同穴的夫妻了。”他沙啞的聲音裏有沒壓住的情.欲,紅色的衣服在他的身上異常的和諧,讓他更具有侵略性,也更加的耀眼。

“那顧玟嵐呢?”我突兀的問了一句。

他沒緊接着出去,而是站在我面前,彎腰看着我,額頭抵着我的額頭,格外的親暱,似乎我跟他真的是最親密無間的人。

他深黑的眸子褪去了情.欲之後,依舊是深邃的不可探尋,“長安,你有心事。”

篤定的語氣,這不是疑問。

我心下驟然一驚,重新莞爾一笑,退後一步,踮腳幫他整理衣服,“沒有,我只是很歡喜。”

那雙黑濃的眼裏,瞧不出來別的,信與不信,都瞧不出來。

他任憑我給他整理,一直垂眸看着我,我後背上的汗水起了一層又一層,按照計劃的話,現在應該是開始了,我手僵了僵,被他握住。

“你以精兵示好,我撤百萬精兵,所有精銳人馬,都爲你我的大婚保駕。”他每個字說的都緩緩,可每個字卻也清楚的砸下,“長安,莫要騙我。”

分明每個字都不重,可是每個字都成功的讓我身上冷了再冷。

我歪了歪頭,對着他俏皮的笑了笑,“皇叔丰神俊朗,吾思之念之,之前想不開,如今便是想開了,有什麼不願意的。”

他這才鬆開我的手,出去應付外邊的場合。

方纔我幫他整理喜服的時候,發現他並未穿一直穿着的軟甲,果真坦坦蕩蕩的,只是爲了大婚。


而我大紅的衣服內,卻是既然不同的素白,只是爲了最後一搏,要麼生,要麼死,陳家的子孫向來都剛烈不屈。

這場婚事本來就是心懷鬼胎,可不知道爲什麼,我心口有些憋的疼,像是幾根針,一下下的刺過。

“公主。”

綠柚趕忙扶着我,我才意識到後背都被汗水浸透了。

方纔嘴角的巧笑倩兮,現在也都收起,我望着銅鏡中略有紅腫的脣,有些茫然:“我今日的選擇是正確的嗎?”

綠柚在旁邊心疼的快哭了,狠狠心咬牙說:“如今還來得及,公主若是您真的……”

“不。”我看着銅鏡中的自己,方纔眼尾還帶點春意,現在都變得冰涼,壓住心裏的酸澀,“我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我手心被掐破了,可絲毫感覺不出來疼,只是有些茫然,心口爲什麼會疼到麻木。

喜娘笑嘻嘻的進來幾次,牀上鋪滿了紅棗和桂圓,還有一張代表着貞潔的白帕。

屋外是喜氣洋洋的敲鑼打鼓聲,可再遠點,應該就是急促的戰鼓擂擂聲。

“您何必呢。”綠柚胡亂的拿着袖子擦了擦眼淚,“總是會有辦法的,不過就是個想回來分杯羹的人,您何必做到這一步呢?”

綠柚從來不會說這樣的話,可如今也是被逼狠了。

我拿着沾水的手帕,把臉上的妝一點點的擦拭下來,白虎還窩在一側睡的很香,無憂無慮的讓人羨慕。


“今日不是四皇兄,也會是別人,想要斬斷這些人的蠢蠢欲動,就必須比他們更狠,更何況,裴佑晟毀了我的一切,我恨他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