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的額頭出現了一道細縫,緩緩張開,露出了一隻墨綠色的眼睛。

咔咔咔,骨骼增長移動的聲音在體內響起。

待一切平息后,富江用兩隻帶着點點黑鱗的雙手將兩具屍體抓起。

呼。

綠色的火焰從掌心燃起,很快蔓延到了屍體上。

轉瞬間,兩具屍體就被灼燒成了兩具蒼白老化的屍骨。

咔咔,火焰燃燒木頭的聲音從一旁響起。

顯然是他惡魔化的次數太少,對惡魔之火的掌控並不熟練,導致火焰引燃了其他物品。

富江眉頭微皺,直接拿起掛在辦公室內的滅火器噴向惡魔之火。

情況沒有脫離掌控,惡魔之火似乎與普通的火焰區別不大,都可以被滅火工具熄滅。

而能瞬間將血肉燒掉的原理…想不明白,應該和柯學有關。

富江俯下身子,仔細的觀察桌角的焦痕。

留下的痕迹和燃燒普通物體的速度和普通火焰似乎沒有什麼區別。

確認這個痕迹和房間內的一點點烤焦味不會引來什麼問題之後,他解除惡魔化。

然後他將兩具屍骨收進了物品欄。

這並非他多此一舉,而是物品欄無法直接存放屍體,原因未知,系統並不智能,無法給他任何他所需要的答覆。

因此,富江只能藉助不知真假的傳聞通過臆測來進行推斷。

可能性最大的是,物品欄內無法存放帶有靈魂的物品。

他猜測人在死後,身體燒成灰燼前,靈魂都會附着在肉體上,所以屍體無法存入物品欄。

而地獄之火,可以將靈魂燃燒殆盡,所以被灼燒后的屍骨失去了靈魂,可以被物品欄收入。

當然,也可能是靈魂存在血肉之中,地獄火將血肉燒盡后,就不會妨礙物品欄的收入功能了。

這兩者其實都是一個樣。

至於不能收入血肉這個可能性則是被富江直接否決了。

因為他的物品欄里現在還存放着很多肉食呢。

….哇,和屍骨放在一起,這些飯菜還能給人吃嗎?

算了,問題不大,他不介意,那成實也沒理由介意,而琴酒更是不會介意。

大不了以後給成實餵食時提醒一下,如果成實無法接受就算了。

至於琴酒,嗯,眼不見為凈,『不知道』是一件很幸運的事,所謂難得糊塗嘛。

富江把滑到牆邊的轉椅拖了回來,然後取出物品欄內的牛大骨放在桌上。

一想到食物,就突然有些餓了,一直忙着組織發佈的任務,他都忘了他從醒來到現在一口飯也沒吃過。

按揉了一會兒乾癟的肚子,富江佝僂著身子,好像大型食肉動物一樣對着牛大骨撕咬了起來。

……

門口,貝爾摩德扳動把手用力的推了兩下門。

辦公室的門紋絲不動,只有把手受力后發出的咔咔聲。

「松川小姐,您需要鑰匙嗎?」站在門口的光頭保安出聲詢問道。

他覺得有些奇怪,四井重人很少鎖門,而松川亞子是一直攜帶着辦公室的鑰匙的。

「不用。」貝爾摩德從衣兜內掏出鑰匙插入鎖孔,「我有。」

她很慶幸自己離開時帶了鑰匙,因為格拉巴真的如她所料的那樣把她鎖在門外了。

保安見狀后沒有多說,轉過身保持先前的姿勢背對着門口。

關門后,貝爾摩德順手將門鎖好,視線掃向之前擺放屍體的位置。

那裏空空蕩蕩。

而富江則是趴在桌子上,因為電腦屏幕的阻隔,她看不清富江在做什麼。

貝爾摩德皺了皺鼻子,「屋子裏怎麼有燒焦味,你不會試圖把屍體燒掉吧?」

任何一個有常識的人都該知道這是不可能辦到的。

「不是試圖…」富江直起身子,用手帕擦了擦嘴角,「我已經燒好了。」

貝爾摩德差點笑出聲,邊走邊說道:「燒好了?你最多把他們烤熟….」

突然,她的腳步一頓,高跟鞋踏地的嗒嗒聲止住。

她雙眼微眯,淡綠色的眸子緊緊地盯着辦公桌上的盤子。

「你在…吃什麼?」

她很確定,在她離開前,辦公室內根本沒有任何食物。

而那兩具本該躺在地上的屍體,卻已經不見了。

「嗯?當然是…」富江的嘴角向臉頰兩側拉扯,貝爾摩德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牙齒上掛的碎肉,「烤肉啊。」

注意到貝爾摩德的視線,富江伸手將掛在牙齒上的碎肉扯了下來,「準確的說,是烤大骨。」

感受到空氣中的寂靜和一絲詭異的氛圍,富江微挑左眉,一步一步的逼進貝爾摩德。

「你怎麼不說話了…為什麼…..」

在貝爾摩德後退的瞬間,富江猛地往前竄了幾米,扯住她的手腕,「為什麼用這種眼神看着我?」 白鈺檳在濱海理工大學入學以後,還真是挺適應這大學生活的,主要是因為他萌萌的性格。

孫羽除了教了他一點基礎的生活知識外,其他就靠他自悟了,孫羽可沒那個耐心客串一下幼兒園阿姨,去教一隻有三百多歲的大兔子生活自理能力。

但是同寢室的鄧猛哥幾個和白鈺檳卻打成了一片,特別是白東明正好和他組成了二白組合,雖然白鈺檳只是臨時住在這個寢室,但還是把他列為了老六,就是有一點,白鈺檳叫孫羽「老闆」!讓兩人有點想不通,但白鈺檳還是有點小聰明地,他的解釋是:自己是南方人,老闆是方言中大哥的意思!

鄧猛見人家白鈺檳來了,就主動叫孫羽大哥,自己還裝這老大有點不太好,但是老話不是說了嗎,先入門為大!誰讓自己是第一個來報道的呢,所以自己還是這寢室里的大哥,自己必須是老大,而不是老兄弟。

這天孫羽吃過午飯,回到寢室休息,發現鄧猛、陳琳、陳熙和白東明這幾個活寶都不在,自己可是一上午都沒見到他們了,心裡還真是有點不安,那幾個二貨不會帶著白鈺檳去闖什麼禍吧!

那白鈺檳雖然看起來人畜無害,傻傻的,但那可是只三百年窖藏的大妖怪啊!你要真是逼他,不一定會幹出什麼事來啊!

就在孫羽正心中焦慮時,這幾個活寶回來了,他們大包小包的拎了好多東西,有一台台式機電腦,還有兩台筆記本電腦,還有數碼相機,印表機之類的一大堆東西。

孫羽看了看這一大堆東西。疑惑道:「你們這是要開複印社啊?」

「不是啊!這些都是作為一個吃雞遊戲發燒玩家的必備裝備啊!」鄧猛和陳熙在那邊講解了起來。

「這些東西不得好幾萬啊!你們出去搶劫了啊!」孫羽簡單算了算這些東西的價格,飛常不安的問道。

聽著孫羽的話,鄧猛和陳熙都有些菊促不安,故意迴避著。

白鈺檳倒是毫不在意的拿出一張銀行卡非常自豪地道:「沒事老闆,我有這張魔卡!只要用它一刷!就什麼東西都有了!你羨慕我不!」

「我……羨……慕……死……你……了!」

此刻孫羽真是萬分無語的,心道這隻兔子精也算是有大氣運的主,一開始稀里糊塗的就和一隻半妖的狗成為好朋友,開了靈智,後來更是撿到仙丹化妖,因為弱智稀里又糊塗的混了幾百年躲過天劫,現在化成人形了,更是接受了一個土豪的全部身家!這還真是一般人…羨慕不來的!

白鈺檳拿出了那單反相機,居然比專業的相機也不差哪去,孫羽看了看價格居然三萬多塊!

白鈺檳將相機布置好,幾人先是拍了幾張合影,而且白鈺檳又膩著孫羽拍了拍了幾張合影。

當初這個白鈺檳身體原配的主人,似乎也是個懶散的傢伙,他有好多的QQ、微信還有微博等社交賬號,但是這傢伙似乎是記不住賬號和密碼,就把這些都記在了一個小本子上,這就便宜了兔子精白鈺檳,全部招收不誤,直接登入拿了過來。

幾人忙乎了一會就去吃飯了,大家還是吃火鍋,但是沒讓白鈺檳刷他的魔卡,而是由老大鄧猛請客,因為鄧猛講這是規矩,必須大家輪流請客吃飯!

昨晚那頓火鍋,孫羽多喝了幾杯,頭有點暈沉沉的,起床後去上了幾節課,就去買複習資料了,畢竟上大學了,自己得努力學習!

孫羽在書店裡買完複習資料,剛想回學校,一個穿著職業裝的年輕女孩非常禮貌的叫住了他,笑道:「孫先生你好!我們懂事長正好也來逛書店,遇見了你,所以想請你喝杯咖啡,就在書店樓上,你能賞個臉嗎!」女孩說完歪頭一笑,來了個自認為能用自己美色殺死所有男人的標準動作!

孫羽看了看這女孩,雖然她這做作的表現,給人有點非奸即盜的感覺,但是這樣一個小姑娘又能把自己怎麼樣了。

「是成項禹董事長找我嗎?」在本市孫羽只想到了成項禹這奇葩會用這種方式來聯繫自己。

「不是的!我們懂事長姓白!孫先生請這邊請!」女孩說完向前作了個請的手勢。

既然都這樣了,自己也不矯情,就去看看吧!難道還能綁架自己啊?大不了使個美人計唄,看這女孩……反正自己也不吃虧!

就這樣,孫羽跟著這女孩上了一部電梯,孫羽來過這書店很多次了,還真沒注意過這裡還有部電梯。

這電梯是直達的,中間沒有停止的樓層號碼,有點像是電梯入戶的高檔別墅。

這樓層還挺高,估計得五樓往上。

「叮」的一聲,電梯停了下來,電梯門打開。

電梯門口站著兩男兩女四個類似白領的工作人員,他們的職責居然有點像迎賓,只是在孫羽走出電梯後向他鞠躬致敬!

走出電梯后,又有一名漂亮的女孩過來接替了那個帶路女孩的工作,引領著孫羽來到一個小客廳里。

在客廳靠窗的位置有一中年男人正坐在那裡批示著一些文件,一男一女兩個類似文秘的工作人員,哈著腰站在他身邊,在他身後不遠處還站著兩個黑西裝男人看樣子是保鏢。

「好大的威風啊!」這是孫羽見到那中年男人後的第一感覺!

孫羽站在這中年人面前微微皺著眉頭,中年人看了看孫羽知道他心裡在膈應著什麼,站起身,伸手笑道:「孫兄弟你好!我叫白振業,這家書店也是我的產業,剛才我剛好見你進來,所以就邀請你上來喝杯咖啡!」

這中年男人穿著均價八千歐元的義大利Cesa

eAttoli

i西裝,手腕上戴著十幾萬美元的百達翡麗手錶,絕對的身份地象徵!

但是你在這中年男人臉上卻見不到一點那上層人士的高貴和不可接近的傲慢,有的只是普通鄰家大叔般接地氣的笑容。

如果這中年男人把那身國際名牌西裝脫掉,換上一身跨欄背心和大花褲衩子,那就跟整天圍在衚衕口下象棋的大爺沒什麼區別了! 江南曦在被少年帶出船艙之時,彎腰撿起了掉在地上的手術刀。

他們到了上一層船艙,白瀟霆正帶領四個保鏢在上面接應。

在夜北梟走後,白瀟霆就隱藏起來。可是他很快就感覺到不對勁,因為他看到,有許多的武裝者從不知道什麼地方冒了出來。有的去了甲板上,有的朝着他撲過來。

他就知道壞事了,肯定是暴露了。

他把那幾個追他的人,引到了下面,才發現自己拿的武器裏面,根本就沒有彈藥,讓他差點死在那幾個人手裏。還好他身手好,沒有武器,也把那幾個人都幹掉了。

然後他跑去甲板上,畢竟江小狼還在甲板上,他不放心。

可是等他到了甲板上,上面卻沒有人了。不但沒有找到江小狼,就連那四個保鏢也不見了。

他連忙跑去那個大船艙,幹掉了外面的武裝者,進到那個大房間里,竟然空無一人,不但沒有看到夜北梟和江南曦,就連凱撒的影子也沒有看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