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連續劇
  • 0

他看過很多的書,在沒有服用通靈藥劑之前,有些關於神靈的書還是有一些記載的,不過關於神靈的書不敢描寫太深,因為一旦涉及到神靈,那麼神靈的力量就自然而然的會富商任何翻閱過這本書的或者是翻閱過自己名字頌過祂的名的。神總是能夠知道的。

所以現在這會是讓莫里森自己感到擔憂的一件事情,當然被神靈知道了,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他現在就有一個神靈在與他對話。

「小傢伙沒有想到吧,我又見到你了。其實我也沒想到,你能這樣快的就又一次見到我,在我的印象中,現在火藥的原材料是不是很難獲取的,怎麼你是有渠道還是怎麼的?既然這麼快就把火藥的材料給收集齊了。」

工匠之神現在活躍的不像是一個真正的神靈,反而像是一個街邊平常的普通人,在吃飽晚飯之後和你聊著閑天。

「您好,請問您這一次來又幹什麼?」

莫里森用對神靈很不禮貌的用詞來跟工匠之神對話,他覺得工匠之神也許不在意這些東西,而這一次實驗剛好可以看出來,但是莫里森最主要的是因為他現在是一名工匠。

而且現在莫里森可以算得上是工匠的獨苗。

莫里森也猜測到,工匠之神並不會這樣對待他更不會因為某些不敬就對他怎麼樣,現在工匠犧牲的信徒並沒有多少導致他的信仰之力也並無多少。

所以說莫里森現在也只是和工匠之神正常的對話而已。

相對來說,在工匠之神面前這句話並沒有像其他神明那樣有壓迫感,也並不需要什麼儀式去召喚神靈,因為工匠之神自己就會來找他,這讓莫里森頗感無奈。

別人是巴不得去祈求神靈給予他們恩賜,而莫里森呢,只是不想讓神靈來他這裡,這點反差要是說了出去一定會被人打死。

「小夥子脾氣不要這麼差,好歹我也是個神明,你這句話要是放在其他那群老傢伙那裡說,可能就不是像我這樣原諒你了,不過這次來是送你一個禮物的一個非常貴重的禮物。」工匠之神笑著說的。

莫里森也不知道工匠之神這一次過來會是送禮物的,正常來說工匠之神自己也沒什麼禮物可送的,一個神評擁有的東西莫里森,現在自己也無法使用了莫里森,可是這樣想的。

但是一個神靈送的禮物怎麼可能會簡單,就算是一個最普通的神靈,送的一件禮物也是莫里森認為很高貴的。

「禮物?」這下莫里森被驚訝了。這一次來,工匠之神竟然會送給他一件禮物,這讓他很不敢相信一個真真正正的神能夠送給他一個倚天通靈者,還是默默無聞的,沒有什麼力量的通靈者。

這倒是這樣,工匠之神將會送給他一件貴重的禮物。我已經知道工匠之神送的禮物絕對不會簡單,因為工匠需要的是一定的創造力很大的創造力,這就說明了工匠之神贈送的這一件禮物,一定是他經過創造才創造的出來的。

任何一件工匠製品,特別是自己製作的自己在沒有前人的指導下製作出來的一件工匠製品,這是很重要的,這對於一個工匠來說有極大的提高,這也考驗一個工匠的創造力。

沒有創造力的人是無法自己製造一個工匠製品的,甚至是連按照前人的經驗去製造,都不可能。

莫里森也想過拒絕工匠之神送的這一件禮物,但是想了想他否定了心裏面這個想法,因為工匠之神現在都親自過來找他了,他如果不接下來,工匠之神贈送的這個禮物,他會怎麼樣?莫里森自己也不清楚,但是他知道的是。工匠之神贈送的這個題目,一定對他有幫助。

「您說說看是一件什麼樣的禮物,值得您親自過來送給我。」莫里森的語氣明顯恭敬了許多,因為一件禮物的價值,特別是遇見神鹿贈送的禮物價值不可能會很低。 第一百九十四章第七特異點日常——茶會&訪客

面對金髮少女的好奇疑問,愜意喝了一口蜜茶的小姑娘眨眨眼,揪起了一隻在漂亮玻璃器皿里游來游去的金魚果凍——

然後喪心病狂的當著獃滯看著自己的女神的面,兇殘地一口咬掉了還在吧嗒吧嗒甩尾巴的橘色金魚腦袋,接著滿足地眯起眼睛鼓起臉頰嚼嚼嚼:「是妖怪的甜食啦~味道很好的說!」

「妖怪?」

稀里糊塗就在這位幼年晴晝女神的指導下咬住了另一隻紅色金魚的腦袋,甜滋滋的草莓味道在口中擴散開,帶著微妙驚喜的心情,金髮冥府女神好奇問道。

「嗯!妖怪的世界也十分美麗哦~比如一個叫做『蜃氣樓』的妖怪世界,那裡永遠都是夜晚……」

用奶乎乎的柔軟嗓音,黑髮幼女模樣的神明帶著溫柔又幸福的回憶意味,向異域的女神說起了關於絢爛妖怪世界的故事。

驚奇又興奮地聽著異國的故事,偶爾提出幾個好奇的疑問,還不知不覺品嘗了各種稀奇古怪卻異常美味的甜品——

與女孩子們清脆的笑聲一起,有如夢境般的美好夜晚時間飛速流逝。

眼見晴晝姬君已經出現即將醒來的徵兆。

在不得不告別前,像不諳世事天真千金般的金髮女神戀戀不捨地交付給這位來自東方的幼年神明姬君自己的真名,並做出了約定:「我是冥府的女主人,抱踏靈峰之人,埃列什基伽爾——約定好了,下次……還要一起開茶會啊。」

「嗨!約定好了~!」

……至此,意識從夢境中抽離。

剛睡醒的小姑娘先是習慣性迷迷糊糊抱住還在看書的神明大人蹭蹭,然後在清醒過來的瞬間猛然睜開燦金的眸子,興高采烈地對低頭看向自己的戀人歡快宣佈道:「中也先生,幸運EX的說~日和見到這個世界的冥府女主人啦!」

「哈?」

剛看了不到小半本書,期間一直靠在沙發上抱著睡成球的幼年戀人。

確定自己記憶能力沒出問題,中也莫名其妙地摸摸依舊掛在身上不肯起來的小日和的額頭,吐槽道:「什麼啊,不會睡糊塗了吧?我可沒有感覺到有什麼亂七八糟的女神入侵這裡。」

托蠻不講理的蘇美爾金星女神的福,店員先生對異世界這些所謂『女神』們的觀感直線降到了最低。

「不是入侵啦,是友好交流的茶會哦~」

被召喚到異世界之後就沒有遇見過合適的茶會人選,平時最多只是偶爾和來找自己的綠髮紫瞳神造物一起吃點心。

終於遇到可以性格不吵鬧又抱有善意的女神,幼女模樣的晴晝姬君顯然格外開心,甜滋滋地為不知道具體情況的神明大人解釋道:「大概是因為不小心觸發了祖母大人的庇護,日和剛才的夢境和冥府連接起來啦——也就是神代意義上的『精神與身體分離』這樣哦~」

「然後就遇見艾蕾醬啦~!雖然和祖母大人一樣只能住在冥府,但是性格還是很友善的說!」

完全沒有發現神明大人伴隨著解釋內容一點點挑高的眉毛和不善的神情,小姑娘繼續歡快地向戀人分享新認識的朋友:「最後還主動告訴了日和自己的真名,是一位非常非常可愛的女孩子——噫!!!」

還沒開心到把話說完,黑髮幼女就冷不丁被忍無可忍揚唇冷笑起來的赭發正太抬起雙手掐住了滿滿軟乎乎嬰兒肥的臉頰。

根本克服不了Lily靈基狀態下的膽怯性格,遭到襲擊的小姑娘當即嚇得低頭一縮,傻兔子一樣試圖通過團成球埋在安全地方來躲避嚇到自己的東西,結果卻反而把自己更往襲擊者的手裡送了過去。

「又!把!本大爺的話當!空!氣?!!」

最終,在店員先生咬牙切齒地的低吼聲中,不管在哪裡都能意外交到新朋友的小姑娘委屈巴巴地被幼年戀人狠狠揉了一頓,白白嫩嫩手感超好的兩頰也凄慘得腫了起來,整整兩三天都眼淚汪汪的不能見人。

……

當然,身為善序神明的狀態下,完全不記仇的小日和並沒有生太久氣。

臉頰剛消腫,幼女姬君就又高高興興地黏上了作為罪魁禍首的正太樣戀人,成功給沒架打沒遊戲玩沒工作也不能喝酒之後閑極無聊到看完了晴天娃娃里所有藏書的神明大人找了一堆事做——

先是被拖去和人類幼崽們一起玩捉迷藏,卻因為過強的體能導致即使放水放成海也在不到十幾秒就抓住了一群四散奔逃的小孩子,最後還目睹了唯一倖存的一隻小姑娘被自己嚇得啪嗒平地摔在了花海里;

然後是休息的時候,雖然已經準備開始重新看第二遍同樣的書籍,但每次剛翻開書頁,眼前就會冒出一隻蹭過來找安全地點睡覺的小姑娘——

接下來,幼體靈基的店員先生就不得不紅著耳尖炸著毛,任由幼化后極其粘人的小姑娘掛在身上蹭蹭親親抱抱才肯乖乖睡覺。

總之,這樣的日常又過了小半個月。

運動量不足快要憋死的神明大人,甚至懷念起了之前天天暴揍魔獸和金星女神的日子。

然而,又過了一周左右。

按照慣例,每隔幾天就會去查看巴比倫廢墟附近還有沒有殘存逃難來的人類——

經常藉此活動一下筋骨的中也,卻愕然接收到了從『緣結永世』契約里傳遞來的、小日和恐慌至極的害怕求救情緒。

來不及細想為什麼自己設置的預警一個都沒有觸發。

沒想到還真有找死的傢伙敢於趁自己不在入侵神國欺負沒有攻擊力的幼女姬君,赭發神明霎時間怒氣暴漲,一腳踩塌了地面,用最快的速度向位於杉木林與高原夾角處的谷地趕去。

……

另一側,位於晴晝神國邊緣的太陽花永晝結界中。

完全不知道這一行人是怎麼無聲無息穿過戀人設下的荒蕪戈壁結界。

一回家就發現陌生人類和好幾個從者的小姑娘又驚慌又害怕,但依舊抱著晴天娃娃擋在晴晝神社前,與對面帶著足足三個從者的橘發女孩子遙遙對峙。

「嗚…嗚啊!你們是怎麼進來的!」

回到現世后便被規則暫時抹消了在生日宴特異點裡關於『不應當現在就遇見並了解』的部分記憶,目前對迦勒底沒有任何印象的小姑娘在安全所被突然入侵之後,當即因為極度驚恐而害怕起來。

而對面迦勒底一行人在烏魯克工作將近一整周才接到吉爾伽美什王第一個委託,儘管並非真正的正式委託,但也幹勁滿滿十分激動。

在精通魔術的半夢魘帶領下,一路完美避開所有魔術預警,順利進入這座結界正中心的位置。

萬萬沒想到遇見的第一位女神竟然是這麼可愛模樣,橘發女孩子目光炯炯地望著即使怕得要命還努力想守住神社的黑髮幼女姬君,金眸閃動著詭異興奮的光:「好、好可愛……!瑪修我想——」

粉發亞從者熟練又艱難地攔住了越來越脫線的御主,無奈又手足無措地攔住試探著想要過去揉野生小可愛女神的女孩子:「前、前輩!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啦!」

「瑪修說得沒錯~」

看熱鬧的花之魔術師駐著法杖,笑眯眯地插話道:「雖然看起來小小的很可愛,但是站在那裡的確實是一位貨真價實的女神哦~」

「而且我們也只是趁另一位更恐怖的神明不在,現在才能這麼順利的抵達這裡——穩妥起見,最好還是不要太放鬆呢。」

用與緊張氣氛完全不符的輕鬆語調說著調笑的話,梅林豎起一根手指晃了晃,裝模作樣地悄悄小聲提醒道:「如果不儘快與這位女神達成約定,很可能會有一場極其艱難的惡戰啊,藤丸。」

聽到他的話,頓時回想起了先前資料里與這位小小的女神一起出現、而且『實力足以碾壓伊什塔爾』的另一位可怕神明。

原本還有點蠢蠢欲動想要冒險去揉小可愛的想法瞬間消散,求生欲滿滿的藤丸立香一秒正經起來:「啊,但是看她的樣子,似乎很害怕我們……這樣根本無法靠近到可以交流的距離吧?」

「誒……確實看起來隨時準備攻擊的樣子呢。」瑪修也很是為難地遠遠望向哪怕已經快要怕得哭出來、卻依舊堅持警惕盯著自己方向的幼年女神:「果然,還是要先進行戰鬥嗎。」

聞言,戴著黑色兜帽的紫發蘿莉攥緊了手中的巨鐮,微微俯下身擺出攻擊姿態:「要進攻嗎?我能感覺到,她的神性……應當不適合戰鬥,我們一定會贏。」

「不!安娜!別做出攻——」

原本看起來輕輕鬆鬆的花之魔術師在她作出攻擊動作的一剎那,臉色就變了。

心知不妙的半夢魘才剛急切地阻止到一半。

幾乎同時,手環中遠在迦勒底坐鎮指揮的羅馬尼·阿其曼也急切地出了聲:「藤丸,瑪修!準備防禦!有一個速度接近音速的超超超—超強魔力反應源正在從巴比倫廢墟方向對準你們衝過去!太快了!我們無法探測到那是什麼!」

在他發出警告前一秒便覺察到動靜,藤丸立香、瑪修、安娜、芙芙和梅林齊齊轉過身,警惕望著破空而來的赤光。

「御主!請退後!」

圓桌盾牌頃刻間凝聚在粉發亞從者手中,抵擋在己方最前方。

在慫得理所當然、當機立斷藏身於同伴們最後方的花之魔術師不斷頭疼地『糟了糟了』碎碎念聲中,男孩子狂暴嘹亮的長嘯聲由遠及近而來:

「啊——————咿——呀————!!!!」

※※※※※※※※※※※※※※※※※※※※

– 「嗯,不錯,地參果然厲害,現在我的氣血與肉體再度得到淬鍊,不使用靈技的情況下都能達到上千斤的力道了。」楊昊起身捏了捏拳頭,興奮的說道。

刀祖又說道:「你的雙手暫時已經完成第一次淬鍊了,現在可以開始淬鍊雙腿了!」

「哦,怪不得最近我修鍊時感覺雙手吸收靈氣淬鍊的速度變得幾乎沒有了,原來是雙手淬鍊完成了啊!」楊昊聞言頓時露出原來如此的神態。

「對了,這黑岩蟒的部分東西可以拿去換點銀兩吧!」楊昊話題一轉,指著旁邊龐大的黑岩蟒屍體說道。

「嗯,它最堅硬的幾塊鱗甲可以做成護甲,蛇膽也能換個好價錢。」刀祖說道。

接著楊昊便拔下鱗甲,用匕首劃破蛇皮后取出蛇膽,最後楊昊突然想起黑蛇用的匕首還在黑岩蟒腦袋裡,於是他又拿出了那把匕首。

「這匕首和我的差不多,應該也能換點錢。」楊昊拿著這些東西一臉財迷的樣子倒是讓刀祖鄙視了一番。

臨走時楊昊隨便扒了一件黑蛇傭兵團的衣服穿上,不過他把胸口的大蛇標誌撕了,畢竟黑蛇傭兵團在嶺城太有名了。

楊昊還在幾人身上搜到了幾十兩銀子,回到嶺城后還可以先去買身衣物,這倒是意外之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