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立刻起身,伸手便將人扯入了懷裡,大手罩在她頭頂摸了摸,低沉磁性的嗓音裡帶著明顯的驚喜:「怎麼也不和我提前說一聲。什麼時候到的?」

喬綿綿靠在他胸口,拿手把玩著他襯衣上的一顆紐扣,勾唇甜笑道:「想給你一個驚喜啊。我下了飛機就直接過來了。怎麼樣,你高興嗎?」

「高興。」墨夜司緊了緊手臂,抱緊懷裡嬌軟甜美的小人兒,忍不住低頭在她白皙光潔的額頭上吻了吻,柔聲道,「今天不走了?」

「嗯,不走。明天再回F城。」

「好,明天我跟你一起回去。晚上想吃什麼,有沒有想好去哪裡玩?我今天早點下班陪你。」

少女身上有股甜甜的香味。

髮絲間,也有一股怡人的淡香。

整個人,像是一顆散發著甜蜜氣息的水蜜桃,讓人有想將她吃干抹凈的衝動。

墨夜司眼眸低垂,深邃的眸光落在懷裡少女精緻白嫩的小臉上,看著懷裡美得像是精靈一樣的少女,想到剛剛掛掉的那通電話,眸光不由得沉了沉,眸底泛出了一絲冷色。

他早就應該知道的。

他家寶貝這麼好,會被人惦記上,那不過是遲早的事情。

他都這般深深喜歡著,痴迷著的女人,旁的人怎麼可能會一點都不起心思呢。

可其他人起心思都正常。

他也不至於太憤怒,太介意。

如果起了心思的人是他的好兄弟,性質就完全不一樣了。

何況他了解宮澤離。

兩人在很多方面,佔有慾都是一樣的強。

也都是一樣的偏執。

喜歡上了一個人,極有可能就是一輩子。

只是他不能理解的是,宮澤離心屬的人不是沈柔嗎。

為什麼現在又……

以他對宮澤離的了解,他不該是這麼見異思遷的人。

可是宮澤離之前的種種表現,都說明了他的確是有問題。

這種時候,墨夜司倒希望他是想多了。


可有沒有想多,他心裡還是很清楚的。


他的判斷,從來就沒有出過錯。

這次,也是一樣。

「啊,晚上嗎?」


喬綿綿從他胸口抬起頭,眼裡帶了點歉意的看著他:「那個,我晚上已經有約了,可能不能跟你一起吃晚飯了。」

墨夜司眉頭一蹙,不滿了:「你已經有約了?」

喬綿綿心虛的眨了眨眼:「是,是啊。」

「跟誰約好了?姜洛離嗎?」說起這個名字,男人臉上的不滿又增加了兩分,語氣也變得有些酸溜溜的。

他在他老婆心裡,還比不上她的閨蜜嗎。 半年後,一片漆黑的森林中,數道身影躲閃不定。

「跑到哪裡都是死,停下!」就在這時,一個戲謔的聲音從他們的背後傳來,緊接著一張金黃-色劍網轟然砸下!

「啊!」

「不要~!」

「凌少饒命!」

幾道慘叫聲響起,然後就沒了聲息。

緊接著,一道黑色的身影閃過,一襲黑衣的陽凌就出現在了被劍網破壞的地方。真是陽凌。

此時的陽凌與半年前相比,好了一份稚嫩,多了一份穩重,整個人的氣息更加穩固,剛剛的那道劍網就是陽凌的傑作。

「一道劍網擊殺三名神通一境的高手,還不錯!」如此駭人的成績在陽凌看來只是還不錯。

此時的陽凌已經突破先天中期,成為一名先天後期的高手,更個人的基礎打得無比的穩固,這也是陽凌回到陽家這半年來的成就之一。

半年前的那場比賽在最後關頭被二長老家庭,沒有分出勝負,不過陽皓卻被錄取了,原本已經名聲初具的陽家五傑成了陽家七傑!

此時,陽家七傑中最強大的無疑還是陽研,畢竟是已經覺醒了神通的神通境武者,沒有足夠的時間,陽研也沒把握打贏她。

緊隨其後的是陽剛,那個被陽凌稍有敵意的陽剛,這半年來,在陽凌這個巨大的威脅的威懾下,他的修鍊更加努力,是他成功覺醒了兩個神通,成為神通二境的武者,戰力極強,僅次於陽研。

而後的排名就有爭議了,本來按照修為排名應該是陽戰,但是自從陽凌在一次任務中一拳擊斃一名神通一境的武者之後,陽凌和陽戰的排名就一直不確定,所以二人現在就是第三和第四,不確定誰前誰后。

第五是陽鵬,曾經在小世界中得到天神傳承,一手陰陽戰法出神入化,但是年齡卻不大,之比陽蘭和陽皓大幾個月,修為只有先天後期,雖然和陽凌一樣,但是卻沒有陽凌得到的萬劫體等功法變︶態,略微弱一些。不過他的未來卻是最讓人看好的,和陽凌有一拼,畢竟人還小。

之後就是陽蘭,雖然當日他和陽皓沒分出勝負,但是不要忘了,它的修為已經到了先天中期,當時她是壓制修為的,一旦分開修為,同樣的招式威力強大個三五倍完全不是問題。

最後的老幺自然是陽皓了,年齡小,硬傷,但是眾人對他的潛力卻很看好,畢竟九焰至尊道的強悍是眾所周知的,陽家最不缺天材地寶,幫助九道靈火成長絕對不在話下,至於九炎合一的危險,他們並不擔心,畢竟那是飛升天界一后的事,陽家老祖如今已經是一方霸主,這件事就讓他老人家去頭疼吧。而陽皓也很爭氣,短短半年的時間,九道靈炎已經成長到玄級中品,陽皓本身的修為更是到了先天初期,戰力非凡,九焰齊出,威力暴增,堪比先天後期,強悍非常!就算是陽戰也不敢亂接。

黑暗的密林中,陽凌並沒有繼續追擊,因為來的人不止他一個!

隨後,在黑影逃竄的方向處,一連幾道慘叫聲響起,而後又有六道身影從四面八方飛掠而來,落在陽凌身邊。

「唉,這次又是陽凌弟弟你殺的最多,看來這次的獎勵是你的了。」一個酸酸的女聲從一個黑影的口中傳來。一聽就是陽研,這七人中能叫陽凌弟弟也就只有她了。

「妍姐謙虛了,你每次都少報三分之一,大家都心知肚明。」陽研對眾人極好,每次在報功績的時候都會少報三分之一,這樣就讓修為比她低的人也有了很大的可能性得到獎勵,因此眾人都無論怎麼爭,但是只要是陽研需要的,他們一定會雙手奉上包括陽凌。「不知道這次的獎勵,妍姐是否用得上?」

「怎麼,想將獎品給我?」陽研嗤嗤一笑半開玩笑的問道。

「當然,不是啊。」陽凌直言不諱,「不過,妍姐修鍊至今,卻依舊沒有知道屬於自己的道,不著急嗎?」

「嗯?凌弟,你是不是……」陽研很激動,甚至已經無法維持自己平靜的內心。也不怪他實在是陽凌這傢伙實在是太變︶態了。


這半年來陽凌和陽皓之所以能和眾人完全融合,其中陽凌自己也是努力過的。

要不然他回來不過半年,無論是視他和陽皓為回來搶奪資源的陽剛、陽戰、陽鵬三人,還是溫婉可人的陽研恐怕都會有些接受不了陽凌二人。

陽凌的做法很簡單,幫他們!五人都是天才中的天才,無論在哪一方面幾乎都沒有缺陷,但是卻還是被細心的陽凌找到了一個非常大的漏洞,一個關係到他們的未來的漏洞!

道!

陽凌發現,他們五人都沒有找到自己修鍊的道!

即使是專修水之一道的陽蘭,也沒有知道自己修鍊的道!

找到突破口之後,陽凌從最好相處的陽蘭出手,生成和陽蘭交流水之道,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在和陽蘭交流水之一道的時候將她引導上水之一道的修鍊。

這下這個七人小組可就熱鬧了,其實他們都知道自己沒有找到自己修鍊的道這件事,並且很著急,但是這種事急是沒有用的,只能感悟,感悟自己、感悟天地,慢慢來。

而陽凌的這一做法卻讓他們看到了希望。

其實他們那裡知道這一切都是混元教的,陽凌不過是用嘴巴說出來而已。

不過怎麼說,陽凌能幫他們,這下,真箇組的修鍊徹底改變了,從每日對練,然後誦讀古代族人的修鍊手札,變成了野外生存訓練,每日去和陽家所在的天陽域接壤的暗魔域暗魔森林也就是現在陽凌幾人所在的地方。

而在訓練中,陽凌的任務不是殺敵而是專心觀察幾人,然後儘力幫助他們找到自己的道!陽凌也不負眾望,在這半年裡一次與一次的幫助幾人找到自己的道!

陽皓的火之道就不用說了,他自己已經找到,然後就是陽鵬,陽凌在詳細的了解了他的信息之後就直接請示家族讓陽鵬將自己得到的《陰陽破道訣》和陽家傳承的《神魔訣》同時修鍊,以陰入魔,以陽化神,雙系同修,參悟陰陽魔神之道。

之後就是陽戰,這傢伙就是個戰鬥狂,一根筋!陽凌對於他的道也是觀察了兩個月都沒有頭緒,而後就在他要放棄的時候,才發現,這傢伙竟然還輔修鍊體,這讓陽凌緊緊地抓住了機會,而後在深入的了解之後,才知道這傢伙從下-體弱,他煉體是為了能夠治療自己的體弱之症,卻沒想到自從煉體之後,他的資質就讓突飛猛進,一路狂飆到陽家五傑的地位,而後這傢伙的身體也好了就再也沒有練過體。陽凌這次找到他的道——煉體!以無上身體求大道!為此,陽凌還特意將《乾元霸體訣》交給他,讓他好好修鍊也算是為了讓這部陪自己走過人生最艱難的時刻的功法發揚光大!

很快就到了陽剛,這傢伙對陽凌還是有些成見,不想接受陽凌的幫助,但是最後卻怎麼也找不到自己的道無奈也只能求助於陽凌,陽凌也沒拒絕,了解情況,最後請刀皇教陽剛學習刀道。

之後就是陽研了,要說陽凌,性格溫婉、文人-大方、對於武道也很有見解,但是要在哪一方面找到很突出的,除了身體發育之外還真沒有,或者說都很好,讓陽凌無從下手,總不能說:你去參加全能才女選秀吧。

這不單是陽凌的煩惱也是陽研的煩惱,畢竟這關係到她的未來。

知道今天早上,出來做任務之前,陽凌突然看到了一樣東西讓陽凌突然想到另外一條出路。

「今天早上,二長老拿出一本《神紋原解》作為獎品,不知道妍姐有什麼想法嗎?」

「神紋原解?那不就是一本介紹神紋師和神紋術的書籍嗎?」陽研不解,不是她沒聽出來陽凌道意思,而是她並不喜歡什麼什麼的,那些密密麻麻的曲線、紛繁複雜的反應和如同天書一般的符號她看著就頭疼。「你想讓我學那個?」

「當然不是,神紋那東西什麼的學起來太複雜,我自然不可能讓妍姐你去那裡浪費時間,我說的是和神紋、制器合成為三大道的丹道!」陽凌說道:「我曾經不止一次的看見妍姐對藥材做出驚人之舉,這說明妍姐你對藥材有很高的天賦,而後我有悄悄的詢問了二太爺爺,太爺爺也給出了你從下就喜歡藥材和看丹藥師煉丹的事,而且妍姐的房間里不是也有記住千年靈藥栽種著嗎?」

「可是,我只是喜歡而已……」

「興趣是最好的老師!」

「煉丹很難的……」

「楊姐也很聰明。」

「我……」

「不試試怎麼知道?」

「那……」

「大膽的試一試。」

「好吧!」陽研最終答應試一試,「不過,我要是弄砸了,你們不準笑我。」

「嘻嘻嘻,不笑,我絕對不笑!嘻嘻嘻!」還沒開始呢,陽蘭小蘿莉看著陽研不自信的樣子直接就忍不住了!

… 她每次一回來,都是第一時間去找姜洛離。

他這個做老公的,反而被她拋到一邊了。

他在她心裡的排名比不上喬宸也就算了,現在連她的閨蜜也比不上。

「不是。」喬綿綿看出了男人眼裡的不滿,馬上伸手勾著他脖子跟他撒嬌道,「是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要談,跟謝姐約好了晚上一起吃飯。你別生氣嘛,等我吃完飯,剩餘的時間都陪你好不好。」

墨夜司還是板著臉:「什麼工作上的事情那麼重要,非得今天談,還非得當面談?」

原以為她飛回雲城是為了給他一個驚喜。

現在卻忽然發現是他想多了。

墨夜司的心裡就別提有多堵了。

感覺他自作多情了一回。

「厄。」喬綿綿想了想,還是決定暫時不把解約的事情告訴他。

她才簽約沒幾天,這麼快又解約了。

在墨夜司面前,她都沒臉說這個事情。


總覺得……太丟人了。

她大概是圈子裡從簽約到解約,時間最短的一個藝人吧。

本來她還想在墨夜司面前好好表現一下,跟他證明自己的能力的。

要是讓他知道她這麼快就被公司解約了,她也太沒面子了。

喬綿綿猶豫了下,撒了個謊:「就是一些關於後期發展之類的事情。在電話里一時也說不清,所以才需要當面詳談。」

「這樣。」

聽了她的解釋,墨夜司心情稍微沒那麼堵了,但臉色還是不大好,臉上沒什麼笑容:「就不能換個時間?一定得今天談?」

他都已經想好了今晚上該怎麼安排他們的美好約會了。

她忽然跟他說有約了,他心裡多多少少都是有點失望的。

「厄,應該不行。」喬綿綿抬眸看了眼男人依舊沉著的俊美臉龐,咬著唇角猶豫了下,覺得剛剛的撒嬌力度應該還不夠,便踮起腳尖飛快的湊到他唇邊吻了他一下。

「老公,我知道你最善解人意了。」她知道墨夜司最喜歡聽她稱呼他什麼,軟綿綿的一聲「老公」剛剛喊出口,就見男人臉色瞬間便緩和了一些。

見這一招有用,她眼底閃過一絲得逞的笑意,繼續再接再厲道:「老公,到時候我盡量少吃一點,把肚子空著。等跟她吃完飯,我們再一起吃晚飯,好不好呀。」

「不過,你要是不願意等我,那就算了……」

懷裡少女聲音本就軟糯甜美。

撒嬌時喊得那一聲聲「老公」,嬌媚又不甜膩,再加上她那一臉嬌羞的表情,那一瞬間,墨夜司感覺渾身的骨頭都酥掉了一樣。

有種神魂顛倒的感覺,

他呼吸不由得就急促了些,攬在她細軟腰身上的手臂也不由得緊了緊,開口,聲音變得有些低啞:「寶貝,我喜歡聽你喊我老公。以後,你都這麼喊我好不好。」

喬綿綿當然知道他喜歡。

每次她這麼喊他,他都會表現的很激動。

但是她平時也很少這麼喊他。

雖然兩人本來就是夫妻,她這麼喊他沒任何問題,但她老是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可不是嘛,一直是全能大姐姐形象的陽研,何時有過這樣的神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