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腳踏著一個方塊,一用勁,想看看自己到底能夠邁多遠。

可是這一用勁,石峰嚇了一跳。

第一次入夢境,自己什麼事情都做不了,身上僅存在人世間的功力;第二次如夢境,心裡想什麼,這個世界就會變成什麼樣,可是身上也不算有什麼修為。

可是,剛才的那一步,居然邁出了足足上千米。

這種距離,雖然趕不上在神魔仙界他的能力的一半,但是,著著實實的笑了石峰一跳。

有修為,就說明這裡有可能不是夢境,雖然不能飛行,但也是有修為。

如果不是夢境,那這裡又是什麼地方,自己為什麼會莫名其妙的來到這個地方。

謹慎,必需謹慎!

石峰開始小心翼翼的往前移動。

可是,他走了有十來公里,沒有碰到任何生靈,也沒有任何危險可言。

這是怎麼回事?

正在疑惑間的他,突然聽到身後很遠的地方有動靜。

心隨意動,石峰一個箭步竄向森林中。

這一個箭步,再度嚇了石峰一跳。

剛才隨意一步,邁了上千米,而這一步,他居然感覺自己有了一點能夠飛行的感覺。

剛才,就在剛才,他只是有修為而已,根本不能飛行,而現在,走了短短的十來公里而已,居然有了能夠飛行的感覺。

沒有太多時間去疑惑,他要看看發出動靜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令他感覺鬱悶的是,他這一步,居然邁出上萬米,想要看清楚那是什麼東西,還必須往回去。

那發出動靜的東西速度極快。

石峰感覺到它的時候,大約離他有五六公里,可是在石峰再度回到林蔭道邊,進入隱匿空間的時候,那個東西已經離他只有三四公里了。

遠遠地,一個銀白色,高約三米,寬約四米的怪物迅速前移,懸浮在林蔭道上,沒有太大的動靜。

那怪物的前面有一個凸起,就像是人世間石峰見過的船艦上面的大炮,只不過縮短了數倍而已。

怪物的底部,那些方塊不斷的散發著紅光。

石峰感覺,那怪物的移動,好像是藉助那些紅光。

因為,怪物所經過的地方,紅光立刻亮一點,怪物過後,紅光立刻恢復正常。

嗖的一聲,就在石峰觀察怪物的短短几秒內,那怪物已經從他的身邊飛速略過。

這移動速度,怎麼也趕得上幽聖了吧!

石峰暗自嘀咕了一句。

任由怪物離去后,他更加小心翼翼。

這個世界,是他所不能了解的世界,萬事小心為妙。

他繼續小心前行,既然來到這個世界,不知道自己怎麼離開,或許會生活一段時間,那麼,就必須要了解這個世界。

兩邊的林蔭道依舊,好像沒有盡頭一般。


大約前行了一個時辰左右,石峰清晰的感覺到,身後大約十公里的地方,再度有聲音響起。

他只得再度構建隱匿空間,藏身其中,看看後面出現的又是什麼東西。

一會的功夫,和剛才他所見到的怪物一樣,一個銀色的怪物以剛才怪物同樣的速度前行,從他身邊飛掠而過。

這個東西,到底是什麼東西?

為什麼老是以同樣的速度移動?

他們這麼移動,又是去幹什麼?

繼續前行的石峰,心中開始胡亂琢磨起來。

咦,不對!

第一次感覺到怪物,好像是五六公里的距離,可是第二次,為什麼感覺到了十來公里?

難道自己的修為有提升了?

嗯?石峰驚訝的無以言表。

他現在居然擁有了幽皇級別的飛行能力!

太,太怪了!

剛進這裡的時候,自己是有修為,不過最多相當於幽王一級,而這短短的一個多時辰,修為居然到了幽皇!

這到底是哪裡,這到底又是怎麼回事?

石峰有點抓狂了!

到了一個莫名的世界,有修為,沒有修為都無所謂,畢竟前面有過經歷。

有修為的有,沒有修為的也有。

就是沒有碰到過修為不斷暴漲的。

這事情,不合常理!


一番胡思亂想之後,石峰開始沿著林蔭道飛行。

既然不了解,就找個地方了解去!

當石峰再度飛行了大約十來公里的時候,本來的林蔭道變寬了。

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一個碩大的廣場。

廣場中間是一個極其高大的雕塑。

看著雕塑,石峰的嘴巴居然沒有合上! 碩大的廣場大約有萬米見方,廣場周圍布滿各種奇花異草,中間一個極其高大的雕像赫然正是自己。

廣場上沒有任何生靈,只有四個剛才他見過的怪物在廣場的四個角緩緩的游弋。

石峰驚訝的不只是這個。

那個雕像正是當初娜拉他們雕刻的雕像,用來紀念他的。

更令他驚訝的事情,是讓他有些無語的事!

廣場邊上的一個高大的石碑上赫然寫著,『始祖紀念碑』!

始祖,自己成了這個世界的始祖!

石峰終於確認,自己現在所在的地方,和以前兩次如夢境的地方屬於同一個世界!

他笑呵呵的站在廣場邊上。

既然自己成為了始祖,那這待遇肯定差不到哪裡去。

既然自己是始祖,那麼,不論問誰,都應該可以了解這個世界。

這個世界,從石峰目前的所見,應該是一個極其發達的世界。

這樣就會知道自己所在之處,甚至都可以知道怎麼離開這個世界!

咔咔咔咔,離石峰最近的兩個怪物緩緩的轉過身,將那個類似艦船上面的大炮對準了石峰。

「居然敢冒充始祖,你想死!」一個金屬聲音響起!

「我不是冒充,我是真正的始祖!」石峰滿心喜悅的說道。

「長得像,就能說明你是嗎?像你這樣的人,我們世界已經處決了上百個了!始祖已死,怎麼可能再出現?你就受死吧!」金屬聲音再度響起。

接著,那個大炮裡面散發一種黑暗,瞬間向石峰衝過來!

「既然敢冒充,就讓你嘗嘗暗黑炮的厲害!也為暗黑能量做點貢獻,哈哈哈哈!」金屬刺耳的哈哈聲響起!

壞了,這是什麼武器,怎麼讓自己有一種瀕臨死亡的威脅?

嗖,石峰身子一側,轉身閃向一邊。

可是那一團黑暗速度極快,居然轉了個彎,直接將石峰包裹其中!

咦?這怎麼有種死寂之地的感覺?

身在其中的石峰心中極其納悶。

只是死寂之地的感覺,並不代表這團黑暗就是死寂之地!

和死寂之地不同的是,組成黑暗的空間微粒在急速的竄動,一種強烈的撕裂感,傳遍石峰的全身!

身在其中的他,居然感覺沒有絲毫的抵抗力量。

他明明感覺,自己現在的修為已經和幽聖相仿,可是居然對面前類似於死寂之地的黑暗無能為力!

黑暗包裹著石峰,無情的撕扯著他,好像隨時都會把他撕裂一般!

秦玲瓏面前的丹爐,裡面此刻已經形成了一個小小的霧的圓球,正在慢慢凝實,慢慢變大。

秦玲瓏享受著舒泰的同時,盯著丹爐裡面的霧球。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形成一個霧球?

霧球中的森冷傳來,那是讓秦玲瓏覺得舒泰,一般生靈會被凍僵的森冷。

身在黑暗中的石峰內心充滿了無奈。

好像下一刻,他的身體就會被這無情的黑暗所撕裂。

秦玲瓏面前的丹爐突然劇烈的抖動起來,周圍的迷霧居然如同瘋狂了一般,開始迅速的往丹爐內凝聚。

已經凝聚成霧球的迷霧,居然探出了一縷霧線,直接穿過玲瓏心丹爐,探進無盡的迷霧之中。

秦玲瓏內心驚訝不已,難道說這霧球居然有生命?它既然被玲瓏心丹爐所凝聚,那縷霧線,又是通向哪裡的?

遺迹中,迷霧裡面跌倒在地的石峰的下丹田處,一個小小的五行環自動出現,一縷霧線穿過五行環,正在急速的滲透向石峰的下丹田。

那霧線,正是秦玲瓏的玲瓏心丹爐裡面那個霧球所探出的霧線。

其實,此刻秦玲瓏離石峰並不遠,最多也就是百米左右,只是秦玲瓏和石峰彼此不能相見而已。

另一個世界的一團黑暗中,石峰正在承受那團黑暗撕裂的劇痛。

石峰承受過被擰成麻花的劇痛,這種撕裂的劇痛雖然很痛,但,還是可以忍受的。

他正在試圖讓自己的心情平靜,然後才能靜心觀察這團黑暗,以圖能夠找到破解黑暗的方法,或者衝出黑暗!

突然,一陣清涼由丹田開始,迅速的傳遍全身。

那種撕裂感沒了,黑暗顆粒運動的速度好像受到了什麼牽制,居然變慢了!

石峰驚訝的發現,自己現在居然成了幽尊修為相當的存在。

黑暗雖然沒有了撕裂感,但是,石峰還是沖不出黑暗。

下丹田的清涼不斷的傳遍他的全身的同時,輕輕的一顫。


一個小小的五行環懸浮在石峰的面前。

石峰突然恍然大悟。

對呀,為什麼不用五行之力來克制這種黑暗呢!

除了獨行者那類存在,其它萬物,皆是以五行之力為基礎的!

廣場上那四個怪物已經移到了一起,正在那裡笑談。

「明知道冒充始祖就是死,為什麼還有這麼多人願意冒充始祖呢?」


「如果冒充成功,那不就是我們世界第一人了?什麼東西不是歸他所有?什麼資源不是屬於他?這個誘惑,足以讓成千上萬的人去冒充始祖了!」

「可是,他們不知道冒充的結果就是死嗎?我們現在已經能夠控制這個世界的所有能量,包括這種發現不久的暗能量。我們已經可以完全掌控這個世界了,有什麼我們是不能利用的?有什麼不是我們大家的?我們已經可以舒舒服服的生活無盡歲月,為什麼還要做那些無謂的事情呢?」

「不要我們,我們的。我們只不過是人類製造出的機器而已,怎麼能和真正的人類相比?」

「有什麼不好比的?我們也有感情,有家庭,有思想,不適跟他們一模一樣嗎?如果不經過技術手段探測,誰能將人和我們機器區別開?」

「咦,等等,不對呀!按道理那個冒充始祖的人,早就應該死掉了。可是,為什麼暗黑能量炮打出去的暗黑能量到現在還沒有散呢?」

「咦,是啊!奇怪了!」

「你看,你看,那黑暗團居然開始變淡了!」

「變淡有什麼值得驚訝的?變淡說明它要消失了,裡面的人完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