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自從開始做了那件事之後,便根本就沒有辦法去喜歡一個人,因為他根本就負不起那個責任。

起初也是村裡的老郎中非要說為他考慮,拉著他去見了趙芽兒,不過是擔心老郎中的身體,他才不得已去了。當天便是明確的拒絕了她,她也答應的好好的。

可是自那之後卻是纏上了他,話里話外的跟人宣告他們關係不一般。

蘇戟再三澄清, 反派都是我前男友[劍三]

罷了,那他便少回家,可她每每都纏上他,哪家姑娘因為一些原因跟他走的近一點,多說一句話便會被她給欺負。

所以,他便遠離別人。

惹不起他還躲不起嗎?


可是沒想到她今天居然會對蘇葉這樣。

這是他的侄女,兩個人不可能一輩子都不說話。更何況,他們相處的確實不錯,是很好的家人。

而她,憑什麼這麼對蘇葉?

看出蘇葉剛剛也是生氣了,蘇戟對趙芽兒更是沒了好臉色,比起以前的面無表情,現在多了幾分厭惡。

他討厭這般死纏爛打,仗勢欺人的女人。

「我們哪裡不合適了!我們明明就最合適,我家裡那麼有錢,你就算是不做我家的上門女婿,也可以保你一輩子都衣食無憂了。只要你對我好好的,不會朝三暮四,我的就會是你的,我家就我一個女兒,我爹那麼寵我,他自然也會好好的幫你……」趙芽兒很是委屈,帶著哭腔道。

她是真的喜歡他,除了他哪裡還有人能夠配的上她?

「我們哪裡都不合適。你渾身上下,我哪裡都不喜歡。」蘇戟神色淡淡,說出來的話確實讓趙芽兒心寒。

可即使是這樣,她還是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他忍住不讓自己的眼淚落下來,堅持道:「可是不喜歡也不討厭啊!」

蘇戟似乎是沒有想到她會如此的堅持,皺了皺眉道:「是不討厭,是覺得噁心。噁心你的驕縱,善妒,不擇手段。和你待在一個地方,我都覺得很難忍。」

蘇戟的話就好像是一把利刃,恨恨地刺在趙芽兒的心頭,她不可思議的睜大眼睛看著蘇戟。

她沒有想到,沉默寡言的他居然會說出來如此傷人的話。

「我和蘇葉是叔侄,除了我娘之外,是我最在意的人。」說著,他目露凶光的威脅道:「你若是再敢傷她,我定然不會放過你。」

如果是前面所有的話都沒有打倒趙芽兒,還能讓她苟延殘喘的撐著,那麼現在的這句話就是壓倒她的最後一根稻草。

說罷,蘇戟覺得自己該說的都已經說了,便轉身離去,好像和她待在一起都是折磨一樣,離開的腳步那樣的快。

趙芽兒雙手緊緊的抓著地面,指甲甚至都折斷了。

終於,在眼眶裡面不停打轉的眼淚終於掉了下去。

她從小便被爹娘給慣著,何時曾受過這種屈辱?

她家裡事全村最有錢的,她又是村裡這麼多女孩子裡面打扮的最好看的,他憑什麼為了那個醜八怪這麼對她?

她剛剛一直在等著他跟她道歉,一直在等著他將她給扶起來,可是他從頭到尾都沒有。

甚至,他還說了那麼惡毒的話。


行……

她緩緩的站起身來,垂在身側的兩隻手緊攥成了拳。

他不是不讓她對她動手嗎?

她還偏偏就要對她動手了。

她家在村裡最是厲害,她想要欺負個人簡直是易如反掌。

她不弄死蘇葉那個死肥婆,她就不叫趙芽兒!

【叮!情緒點+20。】

而被趙芽兒記恨上的蘇葉,此刻根本是沒有閑工夫再想她,早就把她給忘到了腦後。

畢竟……跟她不和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蘇家。

蘇葉剛回來,甚至還沒有進去,就被人給拿棍子打了。

她忍住想要罵人的衝動,緩緩的轉身看向了手拿棍子的女人。

李秋菊。

蘇葉眼底一片森寒,李秋菊眼底滿是憤怒。

這下蘇葉不解了,她又沒有對她做什麼,為什麼會是一副像是在看殺父仇人的目光。

「你瘋了吧?」蘇葉沉沉出聲。

如果現在李秋菊可以給她一個合理的解釋,她便不計較她打的這一棍子了。

「蘇葉你個小賤人,我就知道你是個不安好心蔫壞的。可是我沒想到啊,你竟然如此的惡毒,我們兩個之間不對付你來找我啊!你幹嘛對月娘下手,你的心怎麼就那麼狠呀!」李秋菊失控的大喊著。

她剛剛才回家,可是一回家就看到月娘躺在了炕上,一動都不動。

氣息非常的弱,腳腕那裡還腫的老高。

「什麼?」蘇葉根本就沒有聽明白她的到底是什麼,只是依稀知道了似乎是因為月娘。

「月娘怎麼了?」她皺眉追問道。

「你還有臉問月娘?」一聽蘇葉提蘇小月,李秋菊更是憤怒了,不由分說的就又抬起了手中的木棍,又要對著蘇葉再打。

這次有了防備,蘇葉自然是不可肯白白挨打的。

她抬手抓住劉秋菊手中的木棍。

「月娘怎麼了?」她再次問道。

「月娘都快要被你給弄死了,你還有臉問月娘怎麼了?」劉秋菊失控的大喊。

蘇葉簡直是一頭霧水,她走的時候月娘還是好好的,只是摔了一跤,但是也沒有傷到要害的地方,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可是這會兒李秋菊大喊大叫著,蘇葉心裡有一種不妙的預感。

如果僅僅是中午的時候那點兒小傷的話,李秋菊應該不至於這樣的。


她這樣,很有可能是月娘真的出事了。

「你別在這兒給我裝蒜,我們月娘要是醒不過來了,我跟你拚命!」李秋菊怒目看著蘇葉,雙目通紅充血,好像一副隨時都會殺了蘇葉的模樣。

蘇葉比較理智,猜測事情肯定不會是那麼的簡單,她將李秋菊手中的木棍奪過。

「你打我總要讓我知道原因吧?月娘到底怎麼了?我今天離開的時候她還是好好的。」蘇葉冷靜下來,也盡量的平緩著李秋菊的情緒。

她現在實在是太激動了,這樣激動地情況下是沒有辦法解決事情的。

說起來這事,李秋菊便是遏制不住的憤怒,她惡狠狠的盯著蘇葉的眼睛。

「我跟你不和不假。以前也沒少欺負你,這些都不假。但是有什麼你沖我來就夠了,你為什麼要對月娘這個好孩子下手。她人小心善,幾乎所有人都欺負你,看不起你,可我們月娘沒有過呀。她還是個小孩子,你為什麼要那麼對她?」

李秋菊說著便是一陣惱火,恨不得狠狠的抽上蘇葉幾個巴掌。

但是正對上蘇葉的視線,她那想要抬起來的手卻是怎麼都抬不起來了。

蘇葉的目光,實在是太坦然了。

她眼睛里有著很明顯的不解。

她不解月娘到底怎麼了,明明中午的時候那孩子還沒事兒,並且甜甜的跟她笑著道謝。

「不管你信不信,我沒有做任何傷害月娘的事情。雖然我不喜歡你,但我很喜歡那孩子。」蘇葉如是道。

「你……」李秋菊想要說什麼,但是看著蘇葉如此坦然地模樣又突然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呦,我們家的殺人犯回來啦?」這時候,林玉屋裡的門打開,她靠在門框一副看戲的姿態說道。

蘇葉聞言擰眉。

殺人犯?

「林玉你給我閉嘴!我們月娘還活著,你再胡說我就撕爛你的嘴!」李秋菊十分敏i感的瞪向了林玉,恨不得直接上前撕爛她這張烏鴉嘴。

殺人犯,雖然說的是蘇葉,可是她這話不是咒她們家月娘嗎?

「弟妹呀,要我說你就趕緊的,再生一個算了,這躺在炕上都不動彈了,可不就是離死不遠了嗎?」林玉依舊是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語氣。

蘇葉聞言十分的吃驚,然後反應過來她說的是誰,猛的朝著老三屋裡跑進去。

月娘! 李秋菊根本沒有反應過來,還沒來得及攔住蘇葉,蘇葉就已經跑進了屋。

屋裡面,老太太正攥著小丫頭的手。

小丫頭躺在炕上就那麼動也不動一下,奄奄一息的模樣。

「怎麼會這樣……」蘇葉不可置信的呢喃。

老太太聞言看向了蘇葉,「我也是剛才你三嬸子回來才知道,過來這邊的。」

「月娘怎麼會這樣?」蘇葉蹙眉問道。

老太太搖搖頭。

她也不知道,她腿腳不方便,平時都少出屋。

如果按她的印象來,最後一次看到小丫頭,小丫頭還是在她那屋吃雞肉粥。

蘇葉走近,剛要碰到月娘的臉,就被衝進來的李秋菊給推開。

「你別碰我們家月娘!」李秋菊很是抗拒蘇葉和蘇小月有接觸。

「我只是看看月娘的傷勢。」蘇葉沉聲道。

她現在不想和她吵,只是想知道月娘到底為什麼會這樣。

因為這實在是太詭異了,明明中午的時候只是摔了一些皮外傷,根本就不會有大礙不說,她還給她處理的好好的。

是絕對不可能會有生命危險的!

這點蘇葉可以確定。

但是月娘現在卻是這樣,實在是很令人費解。

「你看什麼?你離我們家月娘遠點兒我就謝天謝地了。你是不是想對月娘下殺手?這樣就不怕月娘醒了會說你都做了什麼壞事兒傷害她了!」李秋菊的嘴巴一刻不停的對著蘇葉罵道。

「我發誓,我拿我的命來發誓。我蘇葉,若是做了什麼傷害月娘的事兒,就讓我天打五雷轟!」蘇葉舉手發誓道。

可偏偏就在這時候,外面轟隆一聲雷響,十分的巨大,震的地彷彿都動了。

倒是沒劈到蘇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