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說,青雉,多笑笑,你的眼睛比天上最亮的一顆星星都要亮。

他說,青雉,你是個好女孩,你是一個很好很好的女孩,你不是被遺棄的,這世上每一個被遺忘在角落裡的孩子都是精靈。

他說,青雉,莫要怕,我會保護你,再不讓那些人欺負你…… 「青雉……「

夢過千百次的聲音從身後傳來,難不成她睡著了,做起了白日夢?

「青雉?「又是一聲。

「青雉,真的是你嗎?「這次不光有聲音,還有溫度。

腰上是真實而貼合的觸感,一個溫暖的身體緊緊的擁著她,不似夢裡的虛無一碰就幻化成煙霧,而是結結實實的臂膀交叉在她的後背,清晰的心跳在她的心口上此起彼伏。這不是夢,他真的出現了。

「阿遠……真的是你?「

遙不可及的溫暖她可以不奢望,若即若離的溫暖她可以捨棄,可是的已經觸及到心底的溫暖叫她如何捨得放手?就算他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就算她只能仰望他,就算有一萬個理由告訴她不可以,不應該……,她也不想在此刻抽離這蝕骨的溫暖。

感覺到自己胸前一點有一絲熱熱的濕,江靜遠的身體一僵,直綳綳地挺著,一動不敢動。深淺不一的呼吸隔著衣服噴出濕熱的氣體,時而輕,時而重,時而癢,時而涼,然而無論哪一種都讓他的血液沸騰。

他不敢挪動,更不敢將她推出去,只能任由自己的呼吸變得沉重再沉重。他日思夜想的女孩就在他的眼前,在他的懷中,他的心隨著她的呼吸上下起伏,變熱變軟。

許青雉感覺到江靜遠的呼吸變沉,變重,呼出的氣體都是滾燙的,拂過她的脖頸,在空中漸漸變涼,激起一粒粒細小的疙瘩。陌生的氣息縈繞在鼻尖,夾雜著地面上落葉腐蝕的氣味,有些刺鼻。彷彿那夜,他擁著她在狹小黑暗中,給予她無盡的溫暖和安心。有他在的地方,她總能莫名的安心。

「阿遠,你怎麼會在這裡?」先反應過來的是許青雉,她慢慢從溫暖的懷抱中退出來,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江靜遠為什麼出現在這裡。

「我在這裡上學,倒是你,你怎麼會在這裡?這裡……」可是男校。

「我是陪朋友來的,她去找人了。」重新看到江靜遠,許青雉的聲音里都是掩不住的愉快。

「那我在這裡陪你,對了,你搬家了嗎?我去找過你,可是你不在。」一陣風吹過,樹上的梧桐葉發出悉悉索索的聲響,透著股蕭索,江靜遠的聲音也隨之變得有些凄清。

他記得那一天他在她家門口從中午坐到晚上,記得那一天他在狂風暴雨中凍得瑟瑟發抖,記得那一天阿黃的墓碑在風中飄搖,記得那一天她不見了……


「我借住親戚家,我學校就在你隔壁。」許青雉避重就輕,沒有告訴他自己離開的原因,也沒有告訴他關於莫楚的那段。

他們在這裡重遇,拋開過去的不堪,一切重新開始。原來,他們竟然在同一座城市。沒有什麼比這意外的巧合更值得欣喜。

「那以後可以經常見面了,不用再像以前一樣只能暑假才能見面,你可以來我這裡,我也可以去找你,太好了。」阿遠就是阿遠,就連激動時也是沉靜的,如梧桐散發在空氣中的氣味,厚重而悠然。

他還是如記憶里的那般溫潤,才三個月沒見而已,身高已經距離上次見到的高上許多。

每次見他,他都會長高一大截,相比較江靜遠的突飛猛進,許青雉發覺她似乎都沒有什麼進展,三年前自己已經是這般高,如今依舊是。難道她是長不高的?

「阿遠,你平時都吃了什麼?長這麼快?」許青雉歪著腦袋好奇地問。

江靜遠看著還不及自己肩膀的她,身子瘦瘦弱弱,臉頰明顯可以看到顴骨,只有眼睛異常靈動,酒窩深陷,下巴削成尖,一陣心疼。

「以後,我吃什麼你就跟著吃什麼,這樣就可以長得跟我一樣高了。「江靜遠拉過許青雉,坐在樹下,寵溺地摸了摸她的頭,認真地說。

許青雉鬼使神差跟隨著他手上的頻率點點頭,因為她是真的很想長高。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就不見身高有長進了,著實讓她很擔心,萬一她以後都長不高了而他卻見一次高一節,她豈不是以後都要仰望了?她不要仰望,她要和他一併高。

兩人坐在樹下,你一言我一語,太陽沒打聲招呼就落入山中,梧桐樹沒了陽光的照耀,變得黯淡無光,提前做好融入夜色的準備。

「青雉,天都黑了,你那位朋友還沒回來,會不會是先回去了?要不你回去看看,如果我在這裡看到你那位朋友,我會幫你轉告她的,別過了門禁。」夜空中,清醇的聲音,醉入清風,亂人心弦。

許青雉似乎對他的聲音總是沒有抵抗力,他說的每一句話都讓她覺得特別有道理,就像曾經他說他家在另一顆星球上,她也從未懷疑過。

在江靜遠的護送下,許青雉從孔雀窩安全出來,也許以後就不能再稱這裡為孔雀窩了,因為這裡有了江靜遠,他就像一群花花綠綠中鶴立雞群的白鶴,驕傲卻不自負,孤芳卻不自賞。

這次相見,他們之間比以前更加親昵,或許是分別過後讓他們都更懂得了珍惜。江靜遠小心翼翼地收藏起心中的那份無以言表的喜悅,他望向許青雉的時候眉目里是含情的,或羞澀,或隱忍,但都不缺乏他喜歡她。

這段還不到一百米的路,儘管他們彼此默契地故意放慢速度,終還是走到了盡頭。學校門口,依稀有同學路過,看見難捨難分的他們,不禁投來好奇羨慕的眼神。沒人能懂他們才剛剛重逢,就要分別的心情。

「進去吧,等你進去了,我再走……」江靜遠站在校門口對著許青雉招手,直到她的影子變遠,變淡,他才轉身離開。

原來戀戀不捨的感覺是這樣的感覺,像是手心裡捧著的一大卷棉花糖,儘管還有很多,但就是不敢大口大口吃,生怕吃完了就沒有了。伸出舌尖輕輕一舔,就好像能得到全世界。戀上了,才會不舍,她是否也同他一樣?江靜遠在心底默默問自己。

重逢后的喜悅被小心翼翼隱藏著的不單單是江靜遠,許青雉也一樣,直到她感覺到背後的視線漸漸消失,她才鼓起勇氣轉過身來搜尋他的影子。她忽然間很想再看他一眼,她害怕這一切都是做夢,夢醒了什麼都會消失了,溫暖消失了,他消失了,她急迫想確認今天發生的都是事實而不是一場白日夢。

她發了瘋似得原路返回,一路狂奔到校門口的時候,他已經走了,連影子也沒有留下,和她預想的一樣,可是她還是失望了。心彷彿被一個玻璃珠卡住,呼吸之間,都覺得心塞。

當她失望之際準備轉身的剎那間,她聽到了他溫柔而熟悉的呼喚,他還沒有走?

「青雉,太好了,你回來了,我還以為你走了,這個給你……」江靜遠遞過一個打包袋,靦腆的他其實很不善言辭,他不知道該如何解釋自己為何突然返回,白凈的臉上出現淡淡粉紅,」這個……是臊子面,很……好吃的。」

「很晚了,食堂一定關門了,你拿回去吃吧,我……我先走了。」

許青雉手捧著那個打包袋,愣愣站在原地,嘴角含著傻傻的笑意,心卻是甜的。 人物介紹:

女主一號:歐陽倪璃。性格:在熟人面前溫柔體貼熱情,在陌生人面前冰冷,眼神足以殺死人。家世:是一位千金小姐。父親是十大家族中的首領,歐陽集團是世界第001章團。歐陽倪璃因為在11歲幫助公司解決一份致命案子而被董事們刮目相看。是世界第一黑幫老大。本領:柔段,舞蹈,樂器,跆拳道,唱歌、烹飪樣樣在行。學習經常得滿分,只要有她在,沒人稱得上學霸。從不追星,不知道tfboys是什麼。樣貌:撲朔閃亮的大眼睛,透露出一股寒氣,長長的睫毛,花瓣似的嘴巴,奶白的皮膚,長發及腰,標準身材169cm,45kg。10歲遷至英國,15歲回到中國。出生日期:2000年05月20日

女主二號:慕容雪冉。性格:可愛大方,不拘束,愛吃愛玩,無論在外人和在內人面前都是一個樣。家世:父親在十大家族中排行第二,與歐陽家族是世交,在歐陽家族的幫助下才創立了公司,僅次歐陽家族。與倪璃一起干黑幫,是老三。本領:唱歌跳舞,畫畫柔道都難不倒她。學習和歐陽倪璃不差上下,但還是稍微差一點。和倪璃一樣不追星。樣貌:一頭及腰的自來卷,一雙星星眼,稍有一些嬰兒肥,所以讓人看了就想捏,比倪璃黑一丟丟,但在人群中依然很出色。167cm,43kg。與倪璃、曦如是閨密,一同去了英國,又一同回來。出生日期:2000年11月16日

女主三號:上官曦如。性格:忽冷忽熱,在自己愛的人和閨密面前絕不會冷,但在不認識的人面前惜字如金。家世:也是一位千金小姐,但從不愛慕虛榮,家族排行世界第三。父親與歐陽家族和慕容家族是多年的好友。黑幫老二。本領:以跆拳道為主,比歐陽倪璃武功高一些,唱歌很棒,但從不輕易唱。學習數一數二,也從不追星。樣貌:長的大眼睛、小嘴巴、頭髮比倪璃稍短一些,也算長發,皮膚白皙,雨冉,倪璃和她站在一起可以互相媲美了,亮瞎觀眾的眼。168cm,44kg。與雪冉、倪璃一樣遷至英國,又回到中國。出生日期:2000年12月01日

男主一號:王俊凱。組合tfboys的隊長,人長得帥,霸氣外側,唱歌很好聽,也是一名學霸。出生日期:1999年09月21日

男主二號:王源,呆萌可愛,讓人見了就想捏。tfboys成員,對舞蹈很不感冒唱歌也很好聽。學霸一枚。出生日期:2000年11月08日

男主三號:易烊千璽。tfboys的舞蹈擔當。舞蹈最好,各種舞蹈樣樣精通。學習很好,曾經是學校的年級第一。出生日期2000年11月28日

男配一號:歐陽夢辰。歐陽倪璃的親哥哥,從小被倪璃耍的團團轉,非常寵溺倪璃,帥到不可思議。出生日期:1999-03-29

(作者第一次寫文哦~寫得不好多多見諒~如有意見,請加qq:2652230376。這是寫作專用qq,第001章有些少,大家多多見諒,因為字數不夠,要把第001章沒有tfboys出場,下一章一定會有的,請大家多多支持我寫的文文~么么噠) 「呼~累死我了,也不知道哪個明星那麼大牌,本小姐來了都不讓路,連保鏢也沒起到作用,好不容易才擠出來!」雪冉不滿的嘟了嘟小嘴。「好了,你就別抱怨了,我不也是!」倪璃也發話了。「走了,買房去吧!」曦如永遠都是冷冷的。兩位也不再說什麼,乖乖的跟在曦如後面。三個卡哇伊的姑娘和一群保鏢走在大街上,回頭率自然不低,甚至還有草痴過來要電話號碼但都被保鏢攔下了,好不容易才來到售房處。只見,倪璃一副大姐大的樣子,隨便說了幾句話,就搞定了,自然讓雪冉羨慕得五體投地。回去時,她們可不想再被圍觀,所以三人打發了保鏢,打了一輛taxi直到目的地。

外型採用英倫式石磚設計,讓人陷入了遐想。共三層,一層是廚房客廳,二層是7個房間加一個儲物室,三樓是ktv和運動室。為了安全,管家除了房間內,其它地方都裝了360度全方位針管攝像頭,一般人看不出來。「看起來還可以嘛!」曦如滿意的點了點頭。「走了,選房去吧!」倪璃邊說邊上樓。

「我要這個!」雪冉一眼就看中了這個有著大圓床的房間。滿屋的玫瑰香,粉色為主題的房間,透露著公主的味道,倪璃和曦如是絕對不會選的,也就只有雪冉看得上。「就這個吧」。倪璃選了一個以紫色為主題,瀰漫著薰衣草味道的房間。而曦如一話不說,走進一間黑白主題的房間,將行李放下。三位女孩將自己的房間收拾了一番,沖了個澡之後,準備出去逛逛。

倪璃穿了一件白色蓬鬆衣,黑色哈倫褲,外加一雙白色帆布鞋,將頭髮紮成了簡易蓬蓬頭。(平南文學網)雪冉則穿了一件乖乖女連衣裙,頭髮自然落下。曦如穿了一件白色乞丐外套,一條藍色乞丐褲,和一雙藍色布鞋。

「去遊樂園吧!」曦如提議道。這可是曦如第002章完了,下章更好看,大家多多支持~ 「呼~終於到了,隱藏身份也蠻辛苦的嘛!」倪璃不滿的說。「忍忍吧,總比別人知道的好」!雪冉笑笑說。「走吧!」曦如說。倪璃一回頭,突然看見了遊樂場的那個少年,王俊凱也看見了這個女孩。倪璃說:「這不是那個王什麼凱嘛!」王俊凱無奈的笑笑:「是王俊凱!」「哦?你們怎麼也在這裡,不會跟蹤我們吧!」雪冉用著獨特的娃娃音說。「切,才不是呢,我們就不能住在這裡嗎。」王源反駁道。「真巧,我們也住這,以後都是鄰居了,多多關照哈~」倪璃白了一眼雪冉,笑笑說。「嗯哪,不會把你弄殘的。」王俊凱腹黑的說。「走了!」曦如冰冷的聲音響起,讓大家都打了個哆嗦。「嗯…那個…我們先走了。」倪璃如果再不走,可能就要被打殘了。「拜拜」三人有禮貌的回應著。然後大家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媽了。(聲明:劇情需要,tfboys和三個女孩都不和父母住在一起)

女孩家——————————————————————————————————————————-"話說咱們天天在家也沒意思,不如去上學吧。」倪璃邊嗑瓜子邊說。「依本姑娘的成績考博士后都沒問題,還上什麼學呀!」雪冉不滿的嘟嘟嘴。「話雖這麼說,可天天在家未免有些乾枯,好歹去看看同齡人都學什麼。」「嗯啦!」雪冉也同意了,倪璃當然無話可說。「管家,安排一所初三學校,除了校長,不要暴露我們的身份,選擇培優班,明天去上學……」雪冉啰嗦的交代著,讓旁邊的兩人滿臉黑線,一句話的事情為什麼要說這麼多呢,無語ing。

第003章更精彩,我才不會告訴你們下章三人和tfboys在一個班~啊!說漏嘴了~ 千尋萬找三人終於找到了校長室。曦如冰冷的敲敲辦公室的門,一個低沉的聲音傳來「進來」!倪璃毫不客氣

的踹開了門,走了進去,坐在沙發上。校長被突如其來的氣勢氣地火冒三丈,剛準備罵兩句,一抬頭看見她們又滿臉堆笑的端茶倒水。「不用這麼客氣,知道我的身份就好說了。第004章課開迎新會吧,你們慢慢聊,倪璃、曦如、雪冉,你們自己找空位做吧」。說完悻悻的離開了教室。前腳剛走,無數草痴湧上了講台,「做我這裡…」「這兒…」「我的女神,這裡…」教室里嘈雜聲一片。倪璃望了一圈,看見了王俊凱,易烊千璽、王源三人(劇情需要,三人都在重慶同一所中學)。插著耳機的王俊凱看見教室混亂,也朝講台上望去,目光對住了,小凱是溫柔的目光,倪璃是冰冷的目光。「趕對我們的凱皇用這樣的目光,以後的日子不好過了。」花痴四大叫。「就是…」「對啊…」班裡許許多多的女生應和道。雪冉推推倪璃,小聲說:「別理她們先找座位吧。」「嗯!」倪璃也小聲應和,說完,目光繼續在教室里遊盪。

這是,一句話響徹天空,不知多會兒,王俊凱來到倪璃身邊,溫柔的說「做我同桌吧!」「哦!」倪璃不以為然,因為,他根本不知道王俊凱是明星,然後,迎著憤恨和失落的目光走到位子上放下書包。王源一愣,只要是女同學能和王俊凱坐同桌,哪個不得幸福的暈過去,可這個女孩一點也沒表現出興奮,一點點也沒有。可王俊凱沒有驚訝,他知道,這個女孩很不一般。雪冉看見倪璃有了同桌忘了朋友,無奈的嘟嘟嘴,這樣子要多可愛有多可愛,正往講台上瞟了一眼的王源不禁看入迷,興奮的跑過去把雪冉拉了過來,雪冉在發愣的情況下就跟著過來了,坐到座位上才反應過來,「王源,我多會兒過來的?」王源捏了一把汗,無奈的笑笑,眼神里儘是寵溺。千璽望著講台上被男生層層包裹卻若無其事玩手機的曦如,心想:為什麼你這麼特別?一會兒,回過神的千璽走過去,拉拉曦如,示意跟他走,曦如只認識這個男生,所以乖乖的跟去了。

下章更精彩,大家敬請期待吧~ 校長聽說自己女兒打架,不足為奇,但聽說是跟歐陽千金打,虛汗不停的往外冒,他可是知道倪璃就是把自己的女兒打死都不是不可能。不一會兒,校長趕到現場,急忙拉住準備打倪璃的許丹,氣憤的說「快道歉"。許丹一怔,全校同學都一怔,往日,校長一定仗勢欺人會讓對方道歉,可今日,校長卻讓自己的女兒道歉。「爸,你說錯了,是讓她道歉吧?」許丹指指倪璃。「不許指人家,讓你道歉你就道,你知不知道倪璃小姐可是……」校長話音未落,一個聲音響起「咳咳…那個許老頭,你忘了」倪璃提示道,她可不想身份被曝光。「是,倪璃小姐,很抱歉,是我的女兒不對,我替她向您道歉,請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寬恕一下我的不孝女。」「沒關係,我也沒放在心上。」「謝謝您,倪璃小姐!」「只要你別忘了你答應我的就好,不然…」「是!」在場的人都驚呆了。「校長居然叫她倪璃小姐。」學生一反應過來。「她居然叫校長許老頭。」學生二驚呆了。「校長居然和倪璃道歉。」學生三叫到。「校長答應倪璃什麼?」學生四說到。「是啊…」「就是…」「天哪…」大家議論紛紛。曦如和雪冉卻毫不意外,就連tfboys都驚呆了。

第005章更精彩) 放學了,六個人來了酒店,敲開了門,信打開了門,(信,夢辰的好友,曦如的前男友,一直愛著曦如,但卻和其他女孩成為情侶,雖是被迫的,但曦如毫不知情。人帥家富,現在回來找曦如。)「曦如,你們來了。」信溫柔的開口。讓曦如心軟了許多,但卻讓千璽聽得彆扭。「呵,好久不見,你的女朋友呢?」倪璃冷冷的發話。「我……」信接不上話。「我們下樓等你們,有事call。」雪冉說。一旁的千璽還是沒反應過來。但是其它四人已經走了,只留下千璽,信和曦如。

————————————————————樓下——————————————————————-

「你能給我講講他們的故事嗎?」小凱試問道。「信是倪璃的前男友,一直愛著曦如。但後來一個女孩介入,威脅信,信只好和她訂婚,但在訂婚時信逃跑了,因為他愛著曦如。可是曦如不知道信是有苦衷的,雖然我們知道,但還是不願讓曦如心痛,所以瞞著她,對信也是冷淡,從那之後,曦如就變的冷淡了。」倪璃語氣普通,二源也聽得一愣一愣的。「那也就是說,信是回來找曦如複合的。」小凱腦袋一轉,想到了這個。「大概是吧,所以我讓千璽在裡面。」雪冉say道。「倪璃,夢辰…他…」小凱不好意思說出口,但他真的好像喜歡上倪璃了。「怎麼了?」倪璃用少有的溫柔說到。「那個…那個…夢辰他是…」小凱話還沒說完,倪璃就接話了「他是我哥,從英國回來的。」「哦!」小凱特別高興,看來倪璃註定是他的了。

————————————————————轉樓上——————————————————————

「小如,這位是。。。」信緩緩的開口。「不要叫我小如,這位是誰你終會知道。」曦如面無表情。「進來做吧!」曦如牽著千璽的手走了進去,千璽有心跳的感覺,曦如伏在千璽耳邊,悄悄的說「配合我一下。」千璽蒙的點了點頭。「曦如,你應該知道我這次回來的目的吧?」信說。「知道,但不可能,我不可能和你複合,我有男朋友了。」曦如道。「是他嗎?」「沒錯!」「我不信,除非他親口說。」曦如輕輕拽了拽千璽,千璽反應過來,「沒錯,我是她的男朋友,請你不要再糾纏她了。」「曦如,你幸福嗎?」信還是不相信。「很幸福。」曦如說完就在千璽的臉頰上親了一下,鬧的千璽一陣臉紅。信說「你幸福就好,我會守護你的……」信聲音越說越小。「那再見了,我今天晚上要回英國,多聯繫吧,再會。」信終於放下了。

————————————————————-回家———————————————————————-

千璽他們下了樓,才發現,其它人早已不義氣的回家了。「咱們在一個小區,一起走吧。」千璽決定和曦如一起回家。「嗯…好吧。」走在半路上,曦如覺得自己心跳好快,從剛才親千璽開始,她就臉紅的不行。「那個,剛才對不起,謝謝你幫我。」曦如不好意思的說。「沒關係,小心。」千璽還沒說完,就看見一輛大車疾馳而來,曦如還在不好意思中,也沒有注意到大車,千璽一把將曦如拉過來擁入懷裡。曦如臉紅的拍拍手,說了句謝謝,害羞的側過頭往前走。卻被千璽一把拉入一個死角,千璽覺得,自己真的離不開曦如了,他好想要這個女孩。

(曦如的初吻沒了,被誰奪了呢) 「你…你要幹嘛?」曦如結結巴巴的一步一步往後退,千璽卻在步步逼近。「你怎麼臉紅了。」千璽戲虐地說道。「我…我沒有啊。」曦如還在往後退, 南少,你老婆又跑了 。「還說沒有,都結巴了。」千璽慢慢逼近。「那個…那個」曦如不知怎麼回事,面對這個男孩,她一點反抗力都沒有。話沒說完,千璽就霸道的吻上了她的唇,只是蜻蜓點水般。曦如推開了他「你怎麼這樣,這是我的初吻。」「你的初吻,也是我的初吻誒~」帶有魅惑的聲音讓誰都拒絕不了。「我發現我喜歡上你了,你願意做…」千璽繼續說,卻被曦如捂住了嘴。曦如在想,為什麼我會心跳加速?是喜歡上了他嗎? 閃婚大總裁:嬌妻是二婚 ?斟酌一會兒,曦如伏在千璽耳邊說「既然是我的初吻,你當然要還給我了。」說完,輕輕咬了一下千璽的耳垂。千璽心跳加快,曦如卻趁千璽發獃時,把唇覆上了他的唇。千璽迎接著曦如那細密的吻,一股檸檬味散發出來。曦如不爭氣的把手搭上了千璽的脖子,千璽卻因此有了動力,將舌頭穿入曦如的櫻桃小嘴裡,曦如卻沒有拒絕,就這樣,一分,兩分,三分。。。不知過了多久,兩人喘不過氣時,才戀戀不捨的離開。「你…這是答應了嗎?」千璽小心翼翼的開口。「笨蛋!」曦如甜甜的說了這句話就走了。千璽反應過來后追上了曦如,將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兩人甜蜜的牽著手回了家。


回了家,坐在電視前的四個人都八卦的看著他們倆。「你怎麼在她們家?」千璽看著小凱,驚訝的不行。「你不也在嗎?我們來蹭零食。你,搞定了?」小凱更是驚訝,看著他們牽在一起的手,才認識一個月不到,就發展成這樣了。「啊…曦如,你太快了吧。」倪璃大叫。「快給我們講講怎麼搞定的?」雪冉八卦到。「是啊,是啊,小千千,快說嘛。」王源也不甘示弱的插嘴。「玲玲玲」門鈴響了,這才解救了被審問的兩人。「123」三個女孩一同喊道,無奈,最後倪璃出了石頭,其他兩人出了布,只好倪璃去開門。「哥你回來了,你怎麼知道家在這裡?」倪璃一把摟住了夢辰的脖子,夢辰寵溺的揉了揉倪璃的頭髮,說「有什麼是哥不知道的,哥還給你帶了個驚喜,明天上學你就知道了。」倪璃拉著夢辰坐到沙發上,撒嬌到「不許掉我胃口嘛!」夢辰翻了個白眼,可覺得自己的妹妹好可愛。「那你哥回來了,我們就先走了。」小凱說到。不知為什麼,夢辰從第一眼見到小凱開始,就覺得他好特別。「那個…你和我上一下樓。」夢辰看著小凱說道。「我嗎?」小凱問。「嗯」小凱乖乖的和夢辰上了樓。只留下五個人興緻勃勃的看電視。

———————————————————-樓上————————————————————–

「你叫什麼?"夢辰問道。"王俊凱。"小凱全是平靜。「倪璃是我的親妹妹,我們從小就很寵她,她在英國有一個男閨蜜叫影迪,影迪和她關係特別好,但倪璃不知道,影迪的父母和我的爸媽在他們不知情的情況下給她們倆訂了婚,只有在訂婚前找到真愛才可以解除婚約,倪璃也只把他當好兄弟,知道這件事一定會大發雷霆,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幫忙演一下倪璃的男友,在他們解除婚約后你們是可以分手的。」夢辰帶有幾分懇求的說到。「那你為什麼選我當呢?」小凱問。「因為我覺得你最能配得上。」「嗯…好吧。」小凱答應了。

他們是否會假戲真做? 「哥。」倪璃推門而入。「倪璃,你…」夢辰驚訝的說不出話。「沒錯,我都聽到了。」倪璃表面如無其事,心裡早就奔騰了無數個草泥馬。「那個…我是不想讓你傷心才沒告訴你的。」夢辰磕磕巴巴的說。「沒事我知道,我也只是把影迪當朋友,但你讓王俊凱演就不好了,你可能不知道,他可是名星,要是被公司知道交女朋友可能會被開除的。」倪璃平復了一下心情。「那個,小凱對不起,我也是剛從英國回來,對中國不太了解,既然這樣,我們還是另找他人吧。」夢辰表達了深深的歉意。「沒關係,公司沒說不讓談戀愛,樂於助人嘛,而且我演技很好的,可以幫幫新同學的忙,況且我上次還不小心磕了一下倪璃的腿,順便表達一下我的歉意。」小凱說,他其實真的很珍惜這個機會,這個來之不易的機會。倪璃考慮到他的演技不錯,剛剛改變了一點看法,誰知,他那個調皮搗蛋的哥哥二話沒說就答應了,「嗯嗯嗯,就說了小凱一表人才,再找一個很難呢,既然小凱都這麼說了,我就替我這個猶豫不決的妹妹答應了。」「哥,你別一口一個小凱叫著,也沒問人家覺得好不好聽。」倪璃為哥哥剛才的行為有點生氣。「沒關係了啦,人家小凱都沒說什麼呢。我下去弄飯,你倆排練排練。」夢辰也沒在意。夢辰下去后,倪璃首先發話了,「那個,你想好了嗎。」「當然,還有…」小凱慢慢逼近她,搞得倪璃有點害怕,「你別亂來啊,咱們倆可是假的。」直到把她逼到一個死角后,小凱看著滿臉通紅的倪璃,忍不住笑出聲來,「我只是想告訴你,以後你可以叫我凱。」「哦哦…嗯嗯。」倪璃趕緊答應,她可不敢保證待會兒小凱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說完,倪璃就偷偷從小凱的胳膊下頭鑽出來,跑下樓去。小凱望著倪璃的背影笑了出來。


———————————————————————–第二天—————————————————————一大早,倪璃一出家門就看見小凱拿著她家紅色限量版法拉利的車鑰匙依靠在車門前。「王俊凱,你怎麼在這?」倪璃一臉疑惑。「我來接你上學呀,本來打算走路去,結果你哥非要叫我開上你家的車帶你去。哦,對了,都說了叫我凱,如果你再叫我小凱我就當眾吻你。」小凱一臉平靜,可心裡早就在笑這個臉紅的女孩了。「啊?哦…哦。」倪璃說話都變的結巴了。「上車吧。」小凱笑笑說。「你考駕照了嗎?」倪璃對此表示懷疑。「沒有呀。」小凱顯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今天有交警,我來開吧。萬一被警察發現了就不好了。」倪璃說著,就走到駕駛座旁。「你一個女孩子家家,會開嗎?」小凱顯然不相信。「看我技術就知道了。」倪璃自信滿滿,說著,上了車。法拉利以180邁的速度在馬路上賓士著。還真讓小凱下了一跳:看來這個女孩不怎麼簡單。這是,紅綠燈旁來了一個警察,警察看法拉利是一輛外地車牌,就想狠狠訛一把。倪璃見警察來了,淡定從容的搖下車窗。「小姑娘,你不知道這條路上不能超過120邁嗎?算了,看你還小,就扣5000吧!哦對了,你年齡這麼小,肯定沒考駕照,那就得扣8000元了。」警察表面無奈,其實心裡很是高興,原來只能扣500多,今天這個小姑娘這麼有錢,他就多訛點。王俊凱在一邊很擔心。「第一,這條路上沒有標速多少邁。第二,這又沒有監控,你怎麼知道我開了多少邁。第三,我的導航是最新版的,上面顯示可以超過180邁。」倪璃說話冷冰冰的,可強大的氣場讓警察都哆嗦了一下。「那就扣1000吧,畢竟…你沒有駕駛證。」警察說話都有點口吃。「你怎麼知道我沒有?諾,給你。」倪璃從口袋裡把駕駛證掏了出來。警察看了差點把下巴掉到地上,12歲就考了駕照了,神童那!「你…你走吧。」警察知道自己理虧,想當作沒發生一樣趕緊回去。

抱歉,作者最近沒更,我會有時間就更的,一定不會棄文,大家多多關注。 「站住!」倪璃冷冷的說。警察怔了一下,回頭假惺惺的一笑,「小朋友,還有什麼事嗎?」「當然沒有,我只是告你一聲,以後你都不會有事了。」倪璃一笑。「什麼意思?」警察顯然是沒反應過來。「就是說,你下崗了。」倪璃不耐煩的解釋道。「小朋友,小小年紀何出此言。」警察不相信她有這個能力。「那你就等著看吧。」倪璃的車疾馳而去,踩開油門的那一刻,警察接了個電話,臉色頓時不好看了。倪璃從後車鏡里看到了這一切,嘴角輕輕一勾。五分鐘不到,倪璃的車子一個漂移,停在了學校大門口。這時,上課鈴響了,倪璃依舊不緊不慢的向教室走去。「快遲到了唉,我們跑吧。」小凱抓起倪璃的小手,不由分說的跑了起來。就在到教室的那一刻,老師先一步進了教室。小凱有禮貌的喊了聲報告,倪璃則毫不客氣的踹門而入。老師氣呼呼的說:「你們…你們給我跑50000米去。」「哦~是嗎?」倪璃挑釁的看著老師。「那個,看你是新同學的份兒上我就饒你一命,你回教室吧。王俊凱跑50000米去。」老師戰戰兢兢的說,生怕惹到倪璃一家人。王俊凱沒有反駁什麼,轉身準備離開教室,「等等。」一個女聲響起,「誰敢給我動他一根汗毛試試。哦~這位老師,他還需要跑嗎?」倪璃的氣場不容小噓。「當……當然。」老師說這句話的時候明顯結巴了。「也就是說,就連我的面子也不給了。那麼,你可以回家睡覺了。」倪璃頭也不抬地說。「什麼…意思。」老師著實被嚇了一跳。「我說你這個黃臉婆怎麼這麼煩啊,就是說,你下崗了。」你離明顯不耐煩了,頓了頓,又說「同學們今天放一天假,我限你們一分鐘內出去,否則後果自負。」不到30秒,教室里就一個人也沒有的,當然,除了曦如、雪冉,易烊千璽、王源和王俊凱,還有那位,被嚇傻的老師。「那個,死八婆,你還不滾嗎。」雪冉沒好氣的白了水桶腰老師一眼。雖然說雪冉和老師沒什麼過節,但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只要是惹到她們的大姐大的人,雪冉和曦如都視為仇人。話音剛落,只見那位老師便連滾帶爬的出了教室。老師前腳剛走,後腳就有一個人到來,不是別人,正是我們最近的男主角4號:影迪。「哦~我們的三位大小姐,我錯過了什麼好戲嗎?」影迪帶有幾分戲虐的說。「啊,小迪迪,我想死你了。」倪璃倒是沒有在意什麼婚約,上去給了影迪一個大大的擁抱。影迪也毫不忌諱,反手摟了摟她,可是這個擁抱,看起來更像兄妹的擁抱。「哎呦,迪哥哥,你忘了雪冉了嗎?」雪冉裝作一副眼淚汪汪的樣子。「當然沒有了。」影迪寵溺的摸摸雪冉的頭。「影哥哥,我也好想你。」就連冷漠的曦如,也表達出一副激動的樣子。「影哥哥也很想你呢。」影迪眼神里滿滿的憐愛。這讓一旁的三個人心裡一肚子的無名火,腳踏三隻船,氣死他們了。

作作不會棄文,一定不會,大家多多關注。 「嘶……」痛…渾身像散了架…好難受…

怎麼回事,陌陽抬起手撫上額頭,好像…好像我出了車禍…然後呢,這裡是? 終極美女保鏢 ,微微側身,拉到身上的傷讓陌陽吸了口涼氣,真他媽疼啊…眯了眯眼,不會…吧…

紫色的頭髮微卷,散落在鬆軟的枕頭上,落下邪魅的弧度,雙眸緊閉,挺翹的鼻樑英挺,淡粉的薄唇映著白皙的肌膚,透著誘人的光澤,就是一向清冷的陌陽也不禁愣了一下。「啊…」陌陽輕呼出聲。鬆軟的薄被下是不著寸縷的身體,身下的殷紅,任誰也猜到發生了什麼,問題是,不對,這不是她的身體,啊?瞬間大腦有點短路…

來不及細想,門外一陣細微的腳步聲,陌陽閉上雙眼,耳邊傳來的聲音帶著微喘。

「還好沒醒…」一個男聲響起。

「小聲點…哥,你快把這臭女人抬走,馬上精市也該醒了…」女聲中滿是急切和嬌柔。

「好好好,不打擾奈奈你和幸村的好事…也便宜這丫頭了,真別說,幸村還真是個貨色。」

「那是…要不是這個女人是個處…丫的,想來就氣…不說了不說了,快點…」

一陣涼意襲來,寬鬆的外套被粗魯的套在身上,伴著女人指甲的刺痛,陌陽微微蹙了下眉,接著是一陣男性香水的味道撲面而來,濃的有些嗆人……

「我先走了,你快點…」

「嗯……」

心中升起煩躁,這算什麼事嘛。等等…精市…幸村精市…我不會是穿越了吧,還是網王世界?嗯,怎麼可能,哪個混蛋敢跟他惡作劇,

身下觸到一片柔軟,床,過度的勞累讓陌陽的神經些微放鬆,不知不覺便昏睡過去。

不知睡了多久,窗外透進來的陽光刺痛了陌陌的雙眼,抬手擋住陽光,陌陌側身下床,映入眼眸的粉紅色的屋子,粉紅色的窗帘,粉紅色的衣櫃,粉紅色的床單,粉紅色的地板,粉紅色的睡衣…陌陌不禁黑線,多深的公主病啊。抬起步子到鏡子前,墨綠色的長發披肩而下,琥珀般的瞳孔帶著薄涼的氣息,五官精緻卻又帶著一抹英氣,只是面容蒼白了些,過分瘦弱了。。。。。不行,這個節奏不對,靜坐在鏡子前,陌陽仔細回億前發生的事,有些混亂,身體的記憶似乎不知不覺中進入腦海,我是月歸吟夏…那剛才的聲音就是月歸吟夏的哥哥川夜和姐姐奈希…吟夏好像很不受寵,這月歸家的偏愛也太明顯了,神奈川的立海大,月歸家家產不大,這是要攀龍附鳳嗎?月歸家的三兄妹都和王子們很熟,尤其是神之子還和月歸家清純美麗的大小姐月歸奈希是男女朋友的關係…那之前算什麼?對了,「要不是她是個處…」,難道…,哈,把吟夏當做犧牲品,看來這月歸奈希還真是「清純美麗的公主」啊…陌陽,不,吟夏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勾起一抹冷笑。

大概梳理一翻,門被推開女僕面無表情的說:「二小姐,該下去了」陌陽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女僕微愣,他們家的二小姐。。那一眼是錯覺了吧。「知道了。」 剛走進客廳,就聽到一陣渾厚深沉的笑,身著一身茶色的居家服,還算英俊的臉有些歲月的痕迹,是月歸剛正,月歸集團的總裁,月歸三兄妹的父親。

「精市說笑了,我想奈希也是很幸福的…」。月歸剛正的雙眼溢滿笑意。

陌陽這才注意到客廳里三個耀眼的少年少女,金色的長發微卷,搭在肩上,映著少女白皙的肌膚,美麗的雙頰緋紅,讓月歸奈希看起來更加可人和嫵媚。

一旁的單人沙發上靜坐著一個黑著臉的男子,釋放者讓人無法忽視的氣壓,應該是真田弦一郎。陌陽小小的鬱悶了一下,他這是因愛生恨嗎?…

「叔叔,我一定會照顧好奈希的…」。低沉優雅的聲音拉回陌陌的思緒。幸村精市,不愧是神之子,在真田的氣壓下笑的一臉燦爛的男人。相比昨晚的邪魅,俏麗的紫眸更添了一份溫潤的氣質。回憶起身上的疼痛,陌陽打了個冷戰,不能被表象所迷惑,這丫的絕對是個禽獸……

「咳,爸爸,姐姐,哥哥,幸村同學,真田同學,早…」

月歸剛正收起笑,眼角閃過一抹明顯的厭惡。稍縱即逝卻清楚的落入陌陌的眼。

「夏夏起來了,快去吃早餐吧…。」

陌陽微微一笑,「嗯…」幸村淡淡一瞥,目光落回奈希身上。

優雅的吃著麵包,陌陽輕輕一笑,看來這是一切順利了。自己和幸村發生關係,留下處子之血,再讓月歸奈希過去,來個狸貓換太子,想攀上幸村家這棵大樹,哼……也罷,自己剛過來,這樣也好,與自己無關,至於這種事(v^v)好吧,她陌陽也是21世紀新新人類,而年齡也25歲了,可以……不介意……

一旁的女僕看著自家小姐越來越陰險的笑,不禁一陣冷汗。阿門,今天是怎麼了……

「夏夏,我跟精市、弦一郎要走了,你好了嗎?」月歸奈希溫柔的說。

「嗯…」陌陌應了聲。月歸奈希愣了一下,似乎沒料到她會答應。也是,以吟夏的性格,遇到這種事,肯定會閃的遠遠地。「那我們走吧…」……

步入立海大門,陌陽再一次發出感慨,╭(╯_╰)╭避不開啊,真不懂了,接近王子,很光榮嗎?

「早,雅治.比呂布…」。

「早,精市、弦一郎、奈希…還有月歸桑」。

「啊…早…」。奈希?月歸桑?看來你們對我的「印象」不錯啊…

翻了翻眼前的一堆教科書,還真是初中的知識,不錯不錯,不用擔心。前世陌陽本是很聰明的,可惜陌家堅信重男輕女的思想,不管她怎麼優秀,家人的眼光都在比她小兩歲的弟弟身上,就連那輛卡車過來時,爸爸媽媽也是下意識伸手拉開了弟弟,而她……

眼眸中不禁透著一份淡淡的憂鬱,一閃即逝。柳生比呂士

推了推眼鏡,「月歸桑有什麼不懂的嗎?」不知為何,那一瞬的悲傷讓柳生心疼,忍不住打亂那種氣氛。

「啊…沒有…謝謝」。陌陽淡淡一笑,是看在月歸奈希的份上照顧我嗎?真是謝謝。

女孩疏離的笑讓柳生微微吃驚,要是平常,她肯定會撲過來說有很多不會。雖然網球部的人說月歸吟夏任性善妒,可作為她的同桌,柳生卻覺得她只是單純的可愛,至少她每次撲過來,他都會有種淡淡的歡喜吧……

一道白色的影子晃過。「比呂士,你是在想奴家嗎?」仁王故作嬌嫩的對柳生拋了個媚眼。

「咳…」柳生直接忽視了仁王。「失禮了…」

「比呂士…你看人家嘛…」……

不理會二人的打鬧,陌陌直接趴在桌子上補覺。

(本來文是寫好了,放了快一年了,越寫越有感覺,這次也鼓足勇氣上傳,畢竟是心中的一份渴望,只想趁少女心還在,即便是公主夢,至少是美好的,希望有人喜歡,我會努力,後面會更精彩。也祝所有有夢的人,一起努力。) ……

「月歸同學,月歸吟夏……」

陌陽迷迷糊糊的起身,雙眼迷茫的看著暴跳如雷的早澤老師,可愛的樣子讓柳生有一瞬間的恍惚。(平南文學網)

「月歸吟夏,你上來做一下這道題…」早澤老頭食指顫抖(氣的)指著陌陌。


「哦…」女孩走上講台,柳生目光帶著擔憂。這是喻節高中升學

學考試題,一個初中生怎麼會!早澤明顯在為難吟夏。陌陌看了看黑板上的題目,打了個哈欠,拿起粉筆飛速的寫著…ok,搞定!

「早澤老師,我可以下去了嗎?」意料之中早澤吃驚的面容,不用這麼誇張吧。

陌陽在眾人驚「嚇」的目光中回到了座位…然後睡覺……


仁王目光狡邪的看著陌陽,微微蹙了蹙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