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走到我面前,殘忍的說道:“哼,看不出來還有兩下子,本來想拿你去威脅君無邪,可我現在改變主意了,我會把你身上一根根的骨頭拆下來,做成美人骨,放在我的地宮裏入口處。有鬼後給我看門,哈哈哈,那是何等的榮耀。”

“在把你的頭完整的頭顱割下來,寄給君無邪,你說他會不會氣的吐血瘋掉?”

“哈哈哈,想到這裏,我就無比的興奮,來把,小美人,我一定不會虧待你的,我一定會讓你在興奮和愉悅中死去,你的靈魂看着我慢慢怎麼折磨君無邪的……”

我咳咳的咳嗽幾聲,卯足勁對他說道:“閉嘴,我和君無邪完了,我的死活和他沒關係,你大可不必拿我去侮辱他,要殺要刮,你痛快點。”

他睜大眼眸,不可置信問:“君無邪不要你了?你不是他苦苦等候了一千五百年的女人?”

他一說到這裏,我一肚子火氣,磨牙憤憤的罵道:“別跟我提那個王八蛋,他有新歡了,哦不,是舊愛,那個叫凌幽的回來了,我這個替補讓位滾蛋了。”

“你也別妄想着把我威脅君無邪,在他心裏,我只是個玩具,是個打發時間的工具,我的靈魂也不可能看着你報復他,雖然很想報復他,我死了直接魂飛魄散了。你要是真的這麼恨他,就來點痛快的,什麼美人骨也好,送頭顱也罷,他不會在乎……”

說着說着我眼淚就流出來了,我怎麼這麼慘啊,家沒了,男人變心了,就連唯一相信我的鳳子煜下去了沒上來過。

我哭泣引起了他的不悅,他對我怒吼道:“閉嘴,我最討厭哭哭啼啼的的女人。”

我被怒吼聲下的一愣,嚇的趕緊閉聲,不敢在哭。

這時,暗夜天空裏,一頭紅狐狸從天空跳躍過來,朝他脖子處撕咬。

我一下心揪起來,是薛紅,可這個男人不是實體,是個幻影,在說薛紅如何是他對手。

“薛紅,快跑,走啊,不要去……”

果然,薛紅還沒觸碰到他,結果被他一巴掌打落進水庫裏,沒了蹤跡。

我大聲崩潰的喊道:“薛紅……”

偌大水庫在迴歸平靜,暗夜天空下,寒風嗚嗚的肆虐吹着。

那個男人站在我面前,猖狂喧囂道:“小小狐狸,也敢跟我鬥。”

我看着他,抱着身軀在寒風中瑟瑟發抖

我也被逼上絕境了,沒有退路了。

他俯下身,對我寒笑道:“下去把,我一定會讓你飄飄欲仙中死去。”

一隻黑霧手拉着我,把我從水庫岸邊拖進水庫。

我放肆尖叫反抗着,可那隻黑手把我一點點的拉進湖裏。

我雙手死死趴着地面,地面被我趴出一條長長的水痕。

眼看離水庫越來越近,我心裏越來越急……

突然,拖着我的那隻黑影子後瞬間嘭的一聲,瞬間渙散,煙消雲滅。

我眼睛駭然睜大,煞白的臉上,全是冷汗。

誰,是誰?

鳳子煜上來了?有人來救我了?

我半隻腳已經垂在水庫旁邊,在拉下去,我一定會掉落水庫。

天空上方,傳來熟悉縹緲的聲音:“千水泅……你這個手下敗將,本尊的妻也是你能肖想的?”

我瞬間轉頭,循聲音處望去。

君無邪穿着一身黑色龍袍,懸空而立,墨色披風在身後獵獵飛舞,左肩上金色琉璃骷髏頭對準我的方向,斜長鳳眸擔憂的望着我。

他從半空中落下,一步步朝我走來。

不知怎麼的,我鼻子一酸,竟然很想哭的衝動。 他走到我面前站定,節骨分明的手伸來過,想朝我臉上輕撫。

我頭一歪,躲過他手的觸碰,冷冰冰嫌棄道:“不要用撫過其他女人的手碰我。”

他手指抖了幾下,收了回來。

“你還在怨恨爲夫?”

我從地上顫顫顛顛的爬起來,眼淚在眼睛裏打轉轉:“怨恨你,你值得嗎?”

他收起平日裏目光一切的狂傲,低聲下氣的說着,聲音低沉動容,帶着懇請和憐憫。

“跟爲夫回去好嗎?爲夫知錯了,自大上次以後,在也沒有見過她。”

我把眼眶裏淚水一抹,聲音若大的質問他:“你見不見她與我何干,我就問你,你下的去手殺她嗎?”

一堂堂鬼王大人,我就不相信他不知道凌幽想殺我。

這些東西他稍微查一查就能差清楚,在不擠還有陰陽輪迴鏡可以看見。

可是他呢?

他卻下不了手殺掉凌幽,別跟我說什麼查清楚她背後的藉口,查了這麼久,他有查到蛛絲馬跡嗎?

用這點爛藉口,和凌幽堂而皇之的出雙入對,我怎麼能忍?

我一原配,過的比小三還憋屈。我找誰說去,誰又能理解我?

每一次都說對不起我就輕而易舉的原諒他,而這次他實在太傷我的心了。

每天晚上我都是哭着入睡,淚水浸溼枕頭,第二天早上起來時,眼睛腫成核桃大,我用冰塊每天敷,怕別人看見我這個鬼樣子。

我看起來的沒心沒肺,可是一想到這事,我就想哭。

大神我來報恩了 自己的老公偏袒一千年前的舊情人,這是多麼荒謬和扯淡的事。

君無邪顫抖的手指伸過來,想擦拭我眼底的淚珠。

我往後一退,怒道:“別碰我。”

突地,黑色霧氣聚集而成的男人,手指君無邪,鬨堂大笑道:“君無邪……哈哈,沒想到你在冥界所向睥睨,不可一世。卻被一個凡人所厭棄。簡直太丟人現眼了,哈哈哈……”

君無邪收回手,朝他怒道:“閉嘴,你個手下敗將有什麼資格談論本尊。”

“哈……當年不是你,我如今會落入這番田地,君無邪,這是陽間,不是你的冥界,今日我就把當年的恥辱一一的討回來。”

說完,他舉起雙手,平靜的水庫升起一股水柱,水柱騰空而起,千斤頂的壓力朝君無邪和我所站的地方衝過來。

嘩啦啦……

君無邪抱起我,凌空一躍,懸立在半空中。

君無邪面色冷凝,如血眸子盯着那虛幻影子,單手凝聚鬼氣,鬼氣形態如龍,朝那水柱子射去。

嘭……

一聲巨響,水柱子從半空中爆炸,水柱子四分五裂的散開。

君無邪抱着我,迅速躍到更高的位置,躲過無數水珠子。

國潮1980 黑影子見狀,似乎氣急。

雙手呼起水庫裏的水,那水像煮沸了一般,全部沸騰起來十餘米高,洶涌的朝岸上拍去。67.356

君無邪見狀,鬼氣凝結成巨龍,黑龍盤旋呼嘯,朝蔓延而起的水奔去,扭曲在一起。

君無邪抱着我穩穩落地,放開我。

他聲音蕭寒道:“一千年前,你打不過我,就算一千年後,你依舊打不過我,妄想用分身贏我,去死把……”

他手袖一道黑氣朝那男人劈去,嘭一聲,那黑色分身炸開,迅速幻滅。

騰飛起來的水位,瞬間覆滅,湖面迴歸平靜。

我迅速跳離君無邪的身邊,趴着身子望向湖面。

鳳子煜和夏侯櫻下去了這麼久都不見蹤影。

那分身就這麼厲害了,他的實體不會在下面和鳳子煜鬥起來。

我有點焦急了。

君無邪走到我身旁,聲音蕭寒冷凝:“你在擔心鳳子煜?”

我瞅了他一眼,沒吭聲。

他語氣帶着微怒:“龍小幽,本尊問你話!”

我不耐煩了:“是又怎樣?”

他怒了:“你纔是本尊的妻,居然擔心別的男人,你欲要至本尊於何地?”

“你管我?我快死的時候是鳳子煜救的,我在手術檯上經歷幾次大手術,也是他在旁邊照料着,他現在生死未卜,我擔心他怎麼了?走開,我不想和你吵架。”

“你可知剛纔本尊沒來,你就會被拖下去。你還想依靠鳳子煜?”

他的話讓我心裏很不是滋味。

是啊,剛纔他要是沒來,我一定會被拖下去。

鳳子煜不是還沒上來,我擔他的緊。

我不耐煩擺擺手:“行了,行了,就算我欠你一次人情,你愛怎麼地就怎麼地,別在我面前煩我,我要在這裏等鳳子煜上來。”

他朝我怒吼:“龍小幽,你不要一再而三的挑釁本尊的耐心。”

我被他吼生氣了,站起來罵道:“你吼什麼吼,聲音大了就有理?你就算在吼我也不會離開,今天我就呆在這裏,你愛滾那滾那去,我不管,你也沒權利管我。”

君無邪大概是從來沒有見我這麼撒潑耍賴過,狠狠的說:“你……”

然後你不出來了。

我瞪了他一眼,憤恨道:“我什麼我,我就這樣,咋滴?離婚?你趕緊的,我也不耽誤你找小三了,哦,不對,是舊情人。你也別來煩我,我們以後各走各的路。”

他聽見我的話,鳳眸深深凝視我,許久未說話。

幾分鐘後,幾欲哽咽的聲音說道:“小幽,你曾經那麼愛爲夫,爲何你會變成這個樣子。”

“我怎麼樣了我?啊……?你說? 總裁深度寵:Hi!軍長嬌妻 是,我龍小幽粗俗不堪,不夠溫柔,髒話連篇,可是我有打擾你泡小三嗎?”

“但是,君無邪我告訴你,你想左擁右抱,享受齊人之豔福,做夢……”

他勃然大怒道:“夠了,龍小幽……我原本以爲你愛我,會懂我,但我萬萬沒想到,你會和鳳子煜混在一起,至今寧願和他住在一起也不肯跟我回去。”

他眼眶凝聚血淚,聲音哽咽道:“龍小幽,我們這段好不容易走到一起的感情,你是想放棄了嗎?”

我自嘲的撇了撇嘴角,自言自語道:“不是我想放棄,而是你不要我。”

我是這麼的愛你,而你寧願相信凌幽都不相信我。

想放棄的是你。

他凝結而出的血淚在眼眶處徘徊,望着我久久未語。

我雙手握得緊緊的,告誡自己,千萬不要心軟,千萬不要被他花言巧語說動。 我之前兩次都輕而易舉的原諒了他,可他呢?

他是怎麼回報我的?一次次的跟凌幽廝混在一起,明明知道她要殺我,抉擇時,他的心偏向凌幽。

我不可以原諒他!

本以爲他會繼續跟我耗下去,耗到地老天荒。

豈料,他開口了:“本尊從未想過放棄你。小幽,跟我回去?”

“不,我要等鳳子煜回來。”

他苦苦說服我,卻見我無動於衷,似把所有耐心磨光。

走到我面前,一把抱住我的腰,態度霸道強硬:“我告訴你龍小幽,只要本尊活着一天就不會讓你和鳳子煜在一起,你不答應也好,不走也罷,本尊今天一定要帶你。”

他一把把我抱起來,我頓時急了:“放開我,君無邪。你這個流氓,放開我……”

我還沒嚷嚷完,水裏噗通一聲,夏侯櫻和鳳子煜,還有薛紅從水裏冒出來。

他們沒個人手裏都拿着一具屍體,三具屍體都是女屍,從水庫立下躍上來。

鳳子煜把屍體放到地上,對着君無邪大怒道:“君無邪,放手……”

君無邪抱着我對鳳子煜怒道:“閉嘴,如果不是你介入我們之間,小幽會和我分開?”

“你……你真的冥頑不靈,今日的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如果你不是在和凌幽之間左右徘徊,小幽會鐵了心的和你分開。”

君無邪把我放開,手心幻化出龍魂劍,他劍指着鳳子煜,怒道:“鳳子煜,你在說一次?”

鳳子煜幻化出半月彎刀,毫不猶豫對上君無邪。

一時間,氣氛凝重。

兩人眼眸殺氣瀰漫,火光電石,刀光劍影,恨不得置對方於死地。

眼看就打起來了,夏侯櫻飛奔過去,站在兩人之中,打開雙手勸阻。

“停!停!停!你們冥界的兩大王能不能消停一會,先看看清楚,我們這湖底下有個怪物,很強大的怪物,你們先把這頭怪物解決了在打行不行?”

君無邪像是沒聽到夏侯櫻的話般,龍魂劍上陰氣越來越重,劍身陰森寒光閃爍。

鳳子煜沒收回武器,半月彎刀還不妥協對上君無邪。

薛紅走到我身邊,拉拉我的手臂:“水裏的那個鬼物很強大,用幻影分身一直跟我們玩,長相和岸上的一樣,南陰皇把分身破了後,我們三個纔上來。現在千萬不能讓他們打起來,沒查清楚下面的怪物是什麼,別打草驚蛇了。”

我點點頭,問薛紅:“你知道千水泅嗎?厲害嗎?”

“千水泅?”薛紅震驚道:“一千年前被北冥鬼王大敗了的千水泅?”

“對,君無邪是叫他千水泅。”

“他是水鬼,很厲害。一千年前成名冥界,所向睥睨,那時候老冥王很看中他,要把他收入麾下,而北冥鬼王剛剛氣勢,爲了打壓北冥鬼王,千水泅一次次的和北冥鬼王鬥上,然後……”

“君無邪贏了?”

薛紅點點頭:“一千年前,北冥鬼王鬼修,才至心煉境界,而千水泅已經高他一個境界,靈噬。 神女駕到:王爺,請接招 照道理說北冥鬼王是打不過千水泅的,整個冥界都在傳言北冥之地要幻滅了,誰想,雙方越戰烽火臺時,千水泅輸了,帶着屈辱滾出了冥界,我沒見過千水泅,但聽見過這個傳說,沒想到他今日會屈尊在這裏掩藏。”

我問薛紅:“水庫下面是他的藏身地嗎?”

“不,是他的分身。”

“他當時抓住我說,他說過他有個地宮,地宮又在那裏?”67.356

薛紅爲難道:“這個以後慢慢查,當即先把北冥鬼王和南陰屍皇給拉開。”

我朝兩人望過去,夏侯櫻還站在中間勸架,他苦口婆心的勸說着。

好似兩人身上散發冷冽寒氣,不但沒下去,反而越來越高了。

我三兩步走到鳳子煜,面無表情的對君無邪說道:“你走把,倉絕公司的事情我還在查,等我查完後,我會去找你。”

君無邪眼眸一亮,目光灼灼的望着我:“當真?”

“當真……”

鳳子煜澈眸一凜,他生氣道:“小幽,他是怎樣對你的,你難道還不知道嗎,你還願意相信他?”

我沒說話,只是搖搖頭。

“那你還要去找他?”

我撇了撇嘴:“當然去找他,不找他怎麼離婚?我要和他辦離婚手續。”

“他有權勢有錢。那個結婚證,我琢磨着應該是真的,先把陽間的離婚手續辦齊,在把陰間的辦好。”

鳳子煜眼睛瞬間點亮,欣喜若狂的對我說:“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我考慮了三個月才做的決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