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這個回答倒是讓我驚訝了一下,忍不住嘲笑地問他:呵,你不是說我是精神分裂,我見到的鬼都是假的麼,那你怎麼還會不知道?

他望着我說:因爲我自己並沒有見過鬼,我不敢確認。

我皺起了眉頭,反問說:既然你自己都不確認,那你怎麼確認我遇到的不是鬼,是我自己幻想出來的?

他被我問得有些啞口無言,但很快就恢復了正常,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站起來說:你有一個弟弟你知道嗎?

一直以來我都是獨生子,不過我也沒有驚訝,我只是淡淡地哦了一聲。

他又接着說:你弟弟叫黃斌,比你小一歲,你們兩兄弟從小感情就很好,在你十五歲那年,你弟弟因爲跟同學去墳場拍畢業照出了事,死在了墳場。當時你接受不了這個事實,不肯承認你弟弟死了,從那時候開始,你就開始患上精神分裂症,經常自己和自己說話,說能看到你弟弟,到最後,你的病越來越嚴重,分裂出一個新的人格,幻想你就是你弟弟,是你去墳場拍畢業照的。

饒是在他說話之前我告訴自己,無論對方說什麼我都不要相信,都不要激動,但他說完這些,我的手還是控制不住地顫抖起來!

“哦,然後呢?”

我微笑地望着他,心跳卻不受控地加快,額頭的汗也開始流出來。

他沒有說話,而是拿出一個相冊,然後就過來對我說:你自己看,這是你和你弟弟的合照,那時候你們還很小。

我不想看,我對自己說,這都是假的,但他拿過到我面前的時候,我還是忍不住看了。

照片裏面兩個人,兩個十來歲的小男孩,其中一個是我自己,另外一個,是和我現在這個樣子長得像的人,他們兩個正親密地摟着肩膀。

“知道哪個纔是真的你嗎?”

中年男人用很傷悲的眼神望着我,好像我是一個可憐蟲!

我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恐懼和彷徨,我搖頭說:我不信,這些都是你弄出來迷惑我的,這些都是假的,你們都是假的!

中年男人沒有生氣,他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很傷感地搖搖頭,說:唉,黃權,我沒想到你已經病得這麼嚴重,爲什麼你到現在還不相信我,爲什麼你還不肯醒來?這世界上根本就沒有鬼!你根本就沒上過大學!你根本就沒去過墳場拍畢業照!

“放屁!你他媽放屁!”

最後我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我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站起來對他罵道。

他沒有被我嚇到,還是用那種討厭的眼神望着我。

“黃權,我一直都不想對你進行物理治療,那樣是治標不治本,我一直都想你自己能走出來,你再不清醒過來的話,你可別怪我了。”中年男人盯着我說。

他越是這樣,我的心理防線就越弱,就越懷疑自己,他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好,你說我是精神分裂,那你給出證據,別老整這些虛的!”我冷靜地說。

中年男人聽到我這樣說,明顯有些驚訝,然後又平靜下來,點點頭說:好,我能說出你拍畢業照之後的所有事情。你是聽你班長的話一起去墳場拍畢業照的,當時去的一共有十一個人,上去之後,陳東說他能聽到小女孩哭的聲音,一開始他是故意裝的,爲了佔女生便宜,沒多久他又說聽見了,這次他說是真的,把你嚇到了。然後班長讓你們別用手電筒往自己臉上照,他們都照了,就你和班長沒照。在然後,他們最後拍集體照的時候,你旁邊的張麗麗說你摸她,其實你沒摸她,你覺得是鬼摸她,再然後第二天……

他面色很平淡地說,我越聽就越心驚,因爲他說的這些,都是我記憶中發生過的事情!

這,這怎麼可能?

說到最後,他望着我說:你現在還懷疑自己已經死了,上了別人的身,是麼?

我想否定他,但我卻發現,我張開了嘴巴,說不出一個字來,臉色一片蒼白。

難道,我真的是有病,真的是精神分裂?

我,我完全接受不了這個事實!

“來,你脫了衣服我看看,你在自己身上刻了什麼字?”

聽到這句話,我心頭更是如同遭受一個重擊。

我行屍走肉一樣地脫掉自己上衣,他伸出手去輕輕撫摸我的皮膚,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很同情地說:黃權,你連這個都不記得嗎?是你自己刻的,你感覺不到疼痛嗎。

我癡呆地搖搖頭,腦子亂糟糟一片,手腳一片冰冷!

最後他說什麼我已經不知道了,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出去的,我感覺自己的大腦像要裂開一樣,第一次這麼難受。

我不斷地回憶之前發生的事情,從小時候一直想到最後發生的這麼多事情,這些都是活生生的記憶,竟然是假的,是我得了精神分裂想象出來的?

我有聽說過精神分裂能分裂出幾個人格,但我從來沒聽過,會分裂出一個完全不同的人生啊,而且我對中年男人說的事情,絲毫印象都沒有!

到底他是真的鬼,是拍畢業照事件的主使,還是他真的是醫生,他在給我治療?

我已經完全分辨不出來哪個是真,哪個是假了。

不知不覺中我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等我醒過來,中年男人坐在我牀邊,很慈和地望着我,笑着問我:睡醒了?感覺怎麼樣?好點了沒?

我點了點頭,他很滿意,就對我說:休息好了就起來吧,我帶你去吃飯。

我說:好,你等下我,我上一下洗手間。

中年男人點了點頭,就先出去了。

他出去之後,我進去洗手間,剛解開褲鏈,準備掏出傢伙撒尿,這時候就突然從後面聽到了一個聲音!

“大哥哥,你千萬別相信他,他就是老黑,專門害你的!”

我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不輕,整個人都抖了一下,尤其是下面,麻痹的,把尿都抖到手上了臥槽。

不對,這個聲音,是小女孩!

我猛地回頭一看,果然就看到了小女孩,她不知道什麼時候冒出來的,正站在我後面,滿臉緊張地望着我。

我以爲是自己看錯了,下意識地說:草,你是什麼時候進來的?

小女孩過來抓住我的手,着急地說:哎,你別問那麼多了,趕緊跑吧,那個中年男人就是老黑!

聽到這話,我的頭皮一下豎了起來。

但是馬上我就又想到,不對,如果我真的是精神分裂的話,那眼前的小女孩就是假的,是我的幻象!

(本章完) 第619章

紫楊門的消失,震驚了整個隠族,只是對於紫楊門為何消失,卻是成為了一個不解之謎,凡是紫楊門的弟子,全部都不記得當時的情況了……

只知道他們昏迷醒來后,躺在紫楊門外不遠處的紫楊山裡,然後紫楊門便起火了,他們便各自回到自己的家族……

這也是紫楊門弟子們離開后不久,看到紫楊門起火,統一了供詞的結果,對此墨九狸倒是覺得不錯……

墨九狸和暗護法帶著月九黎,再次回到小院的時候,聖俟夜一直站在院子中徘徊著……

看到墨九狸等人回來,立即走上前來擔心的問道:「怎麼樣?都沒事吧?雪晨呢?」

墨九狸淡淡的看了一眼月九黎,顯然自己並不打算解釋,只能月九黎自己去說了!月九黎看了眼自己的好友道:「俟夜,雪晨沒事,只是他現在可能跟木子去了別的地方……」

在聖俟夜疑惑和震驚的眼神中,月九黎直接將事情解釋了一遍,當然了,關於君筱木子和柯雪晨已經離開凌天大陸的事情,是墨九狸告訴他的……

聞言,聖俟夜依舊有些難以置信的說道:「沒想到木子真的在紫楊門,該死的,我竟然都沒有發現!」

「俟夜,你也不需要自責,現在紫楊門已經沒了!我相信雪晨能夠照顧好木子的!」月九黎看著好友自責安慰道。

「嗯,我知道!這樣也好,免得木子總想著雪天城那個混球!」聖俟夜狠狠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嘴角一抽,貌似某人口中的混球,在她的空間裡面呢……

不過,這事她可沒打算說……

「娘親,你回來了,有沒有受傷?」帝溟寒察覺到墨九狸的氣息,抱著寶寶走出來,寶寶立即像只蝴蝶似的,飛到了墨九狸的懷裡,擔心的問道。

「娘親沒事,寶寶可有聽話?」墨九狸抱起女兒親了親她的小臉,笑著問道。

站在門口的帝溟寒,看著墨九狸親吻寶寶,心裡暗暗吃味,分明是他的女人,不親他幹嘛總親女兒啊……

暗護法悄悄隠到暗處,看到自家主子那副哀怨的樣子,真是眼角直跳啊有木有!

「可是累了?先進去休息!」帝溟寒直接來到墨九狸的身邊溫柔的說道。

「還好!」墨九狸淡淡道。

至於月九黎和聖俟夜,直接被一家三口給丟在了外面,他們也沒有什麼意見……

房間里,墨九狸懷裡抱著寶寶,看向帝溟寒,將陰陽墜的事情跟他說了一遍……

帝溟寒聽完后,挑了挑眉道:「他們應該是被帶到別的大陸去了!」

「別的大陸?浩天大陸嗎?」墨九狸問道。

「也許是,也或許不是……」帝溟寒微微一笑道。

「嗯?」墨九狸疑惑。

「這個世界有著許多的大陸,像凌天大陸是屬於低級大陸中的其中之一,在凌天大陸之外,還存在著許多跟凌天大陸類似的大陸,那些大陸中的人,實力也跟這裡相差不多,一旦突破神玄之後,就會飛升到中級大陸,也就是你即將去的浩天大陸,那是中級大陸中的一個……」帝溟寒耐心的為墨九狸解釋道。 想到了這種可能,我就停了下來,認真地望着小女孩,眼前的小女孩是這麼地真實,真的會是我的幻象嗎?

我就忍不住問她:喂,你是真的還是假的?

她抓住我的手,神色很着急,壓低聲音說:什麼真的假的?哎,我說你別問那麼多了,趕緊跑吧,老黑肯定不會放過你的!

說着,她就拉着我的手走,我甩開她,冷靜地說:等等,你告訴我,你是怎麼找到我的,你是真的還是假的?

然而這時候,忽然從門外傳來了一個聲音:黃權,你在和誰說話?

是中年男人。

小女孩明顯很畏懼中年男人,聽到這聲音,她渾身抖了一下,臉色說不出的慌張,甚至可以說是恐懼。

她對我拼命地搖頭,讓我不敢暴露她,我想了一下,點了點頭,然後迴應說:沒,我在唱歌。

大叛賊 門外沉默了一會,然後才傳來中年男人的話:黃權,你是不是又看到幻象了?

眼前的小女孩真的是幻象嗎?我不由恍惚起來。

想了想,我說:沒有,你等等,我這就出去。

我剛準備走,旁邊的小女孩就對我搖搖頭,她不敢直接發出聲音,而是用脣語說:你別相信他說的話,他是騙你的,我們是同類,我不會害你,你趕緊跑吧。

一邊是中年男人,一邊是小女孩,在這個時候,我真的是不知道該相信誰了。

我也用脣語說:他到底是誰,爲什麼要害我?

小女孩說:他是老黑啊,你忘了?你現在還在別人身體裏面,他要趕你出來呢,你要是出來,你就沒魂飛魄散了!

“啊?真的假的?”我忍不住叫了出來。

剛發出聲音,門外中年男人就用力地敲門,並且大聲地說:黃權,你是不是又開始病發看到幻象了?你不要相信幻象,會讓你走不出來的!

說着,他繼續用力地敲門,要把門都砸破了一樣,把動靜鬧得很大。

我不敢再耽擱,趕緊過去開了門,就看到中年男人臉很黑地望了我一眼,然後繞過我進來房間,查看了一邊,我跟着他回頭,發現小女孩已經不在了。

“剛纔你看到的是誰的幻象?”他直視我眼睛說,眼神很犀利,我被他這樣看着渾身不舒服,感覺被他一眼看穿了心底一般。

我不敢直視,避開他的眼神說:沒有,你聽錯了,我剛纔是在唱歌。

他很明顯不相信我的話,望了我好久,臉色不斷地變換,然後嘆了一口氣,很無奈地說:黃權,你對我說謊的話,我是幫不了

你的,難道你想一直這樣分裂下去嗎?人生才短短几十年,你已經浪費了五年時間了,你還要這樣浪費下去嗎?

他的話讓我陷入了更深的掙扎,一時間我都不知道到底該相信誰了,兩個都說得這麼真,兩個都讓我不要相信對方。

中年男人看我不說話,拍了拍我肩膀,很意味深長地和我說道:黃權,你要相信我,我是你的主治醫生,我不會騙你的。

老實說,你可以說我意志不夠堅定,現在我倒比較相信中年男人多一點了,相信我真的得了精神分裂,之前發生的事情都是我憑空幻想出來的,不然的話,這世界怎麼可能會有鬼呢?

我點了點頭,望着他說:我該怎麼配合你?

他微笑起來,很滿意地說:很好很好,你有這個想法就好,只要你好好配合我,你很快就能走出來的。

接下來的幾天裏,他每天都會過來和我說話,給我一些我從來沒看過的藥給我吃,我吃了那些藥之後,的確感覺到精神了不少,而且吃了那些藥之後,小女孩再也沒出現過了,這讓我更加地相信自己得了精神分裂這個事實,更加配合中年男人給我的治療。

要不是那天我突然半夜起來去上洗手間,我根本發現不了事情的真相!

那是我開始接受中年男人治療的具體第幾天我忘記了,大概是有半個月的樣子,這半個月來,他一直都讓我呆在房間裏面,沒他的批准不要隨便走出房間,反正都已經相信他了,我也就沒有多想,但是那晚我半夜醒來實在尿急,房間裏面的洗手間又用不了,我叫了幾聲也沒有護士進來,我就直接自己走出去找洗手間解決了。

誰知道我剛打開房門,就感覺到從走廊裏面,明顯吹來一陣陰冷的涼風,把我冷得打了個哆嗦。

而且走廊裏面竟然沒有開燈,黑乎乎的一片,只有窗外透進來一點點光線,勉強能看到路的那種。

遇到這種情況,我心裏第一反應就想到那方面去了,但很快就被自己否定了,這世界上根本就沒有鬼。不過倒是奇怪,這麼大一個醫院,走廊爲什麼不開燈呢,那些護士又跑到哪裏去了?

憋得實在難受,我也沒有心情多想了,趕緊找到洗手間尿完纔是正經。

藉着昏暗的燈光,我在走廊上走着,記憶中洗手間就是在這附近的,可是我走到一半的時候,我忽然聽到了一個聲音,把我給嚇了一跳!

聽起來像是一個婦人哭泣的聲音。

嗚嗚……嗚嗚……

我頓時就嚇得一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

這,

這是哪裏傳過來的聲音?

等等,是從身後傳來的,而且好像還越來越近!

我的脖子後面一下就起了一堆雞皮疙瘩。

不對,這不會又是我的幻象吧?

這樣想着,我就壯着膽子,猛地回頭,往後面大聲地叫了一聲:喂!誰在後面裝神弄鬼!

沒了。

聲音沒了,一切又恢復了正常。

我頓時就鬆了一口氣,看來真的是我的幻象。

雖然是這樣想着,但我也不敢再墨跡了,加快速度找洗手間,實在不行的話,我隨便找個角落尿了算了。

終於在我又走了一會後,我找到洗手間了,心裏一喜,就連忙推門,可是我推了一下,門竟然紋絲不動,我愣了一下,尋思着不會是反鎖了吧?我就敲了敲門,衝裏面說:喂,裏面有人嗎,麻煩開下門,我進去方便下。

沒有人應。

這就奇怪了,沒人在裏面?

我又加大音量地叫了幾聲,叫得挺響的,在這空蕩的走廊裏面顯得特別地刺耳,可裏面還是沒有人迴應。

我憋得實在難受,忍不住了,我就一腳用力地踹在門上,門應聲打開,原來真的是被反鎖了,而且還是從裏面鎖的,這就意味着,必須有人在裏面才能這樣鎖……

難道有人在裏面?

想到了這種可能,我就有一種說不出的恐懼。

我吞了吞口水,也不敢叫了,就直接悄悄地走進去,一個一個地查看,沒有,空蕩蕩的,裏面沒人!

既然裏面沒有人,那這門是怎麼反鎖到的?

我不敢再想下去,趕緊尿完了回去算了。

然而我尿到一半的時候,又忽然聽到了從外面的走廊,傳來了一陣腳步聲,聽起來像是幾個人在一起走路。

其中一個腳步聲聽起來還特別熟悉,是中年男人的。

他們似乎是在對話,但走廊的迴音太大,我在這洗手間裏面,聽不到清楚他們的內容,就大概聽到了一些:救我兒子……不顧一切……殺死他……之類的話。

不一會兒,他們就越來越近了,我也越來越聽清楚他們的對話,這時候我聽到了中年男人說話:

“你們放心,現在黃權已經完全相信我的話了,只要再給我幾天時間,我就能成功了,到時候,黃權肯定就會魂飛魄散,我們的計劃也會成功!”

聽到這話,我頓時就倒抽了一口涼氣,不小心啊地驚呼了一聲。

“誰?誰在裏面!”

糟糕!被他發現了!

(本章完) 第621章

一夜無話,翌日,墨九狸一家三口走出來時,已經是接近晌午時分,墨九狸沒有想到自己竟然一覺睡了這麼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