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靜靜的感悟著體內的變化,服用的丹藥都是雲衡特地為他準備的,在服用過幾枚丹藥之後。那些藥力如同一隻只靈巧的小手,把他受創的筋脈一點點的修復著,讓他的筋脈能承受元氣的遊走。

在楊羽的授意之下,有雲衡代為掌控神秘空間的飛行。

雲衡現在境界雖然很不凡,但他控制神秘空間飛行的速度和楊羽控制飛行的速度相等,若是按照雲衡的速度,只是半個呼吸的功夫,就能遁離數萬里,瞬間回到天門斷然不是難事。

不過事實讓人無奈。

雲衡只好一邊煉化鐵荒的那一縷幽魂,一邊掌控著神秘空間的飛行。

躺在聚靈陣裡面的楊羽。全身乏力感覺無限。簡直要讓他昏沉的睡下去。眼皮都開始向下耷拉了,困得像幾千年沒有睡過覺一樣,頭腦沉重不堪重負,真想就這麼永遠的睡下。

「老雲。我實在困了,我先睡會,等回到天門后,把所有人都放出來,然後再叫醒我!」楊羽只是和雲衡打了聲招呼,就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雲衡心中點點頭,暗暗的讚歎楊羽。

這小子果然不凡,他清楚的感應到,鐵荒的實力已經等同普通的真神境強者了。楊羽在鐵荒的轟擊下不死,就已經是很不容易了。

畢竟現在的楊羽修為只是元師高階,連巔峰都不曾邁進。

真神境乃是修鍊的一道坎,元師境和真神境的差距十分的大,遠遠不是元宗和元師的差距那麼簡單。

修為臻至真神境的武者強者。神魂已成,身體裡面的力量也經過了一番蛻變,遠不是普通的元氣能夠相比的。

睡吧!睡吧!好好的睡一覺吧!等你醒來后,說不定就是元師巔峰了,這也算是你的運道了。

雲衡輕輕的低聲喃喃著。

此戰若是等到你進階元師巔峰之後再進行的話,或許就會順利許多,可惜時不我待,鐵荒可不會留給你時間,下次就是真神境的鐵荒到來了。

楊羽用意念開闢的那片只有方圓十幾里的空間裡面,蘇夢琪、雷柏等五人都在焦急的等待著,這已經過去了數個時辰了,就是不見楊羽的蹤跡,雖然楊羽之前說了他沒事,不過五人漸漸的著急了。

同樣的,在另外的一片空間里,陸鎮南、齊秦、聶清影、血冥等諸位強者,也是一臉焦急的四處試探,想找到出去的方法。

突然間,一個冷清淡漠的聲音傳了過來,「你們這一群小子們,不要在折騰了,可否安靜會?楊羽那小子沒事,我們正在回去的途中,老子這把老骨頭都快被你們折騰散架了。」

這乃是雲衡的聲音,他正在煉化魔主殘魂,還要控制著神秘空間飛行,但他也能感應到眾人的焦急,於是就出言安慰了他們。

他心意一動,處於兩個分割空間的眾人,彼此聚集在一起。

一念之間,能把裡面的人隨意挪移,雲衡把眾人挪移到一起根本不是什麼難事,只是一念之間罷了。

聶清影等人見到蘇夢琪等人,一個個噓寒問暖的,眾人都閑扯了一會,在蘇夢琪、雷柏眾人的要求之下,都開始閉目修鍊了。

這趟下來,但凡沒有殞命的強者,有諸多都有了很深的感觸,那些在某個級別壁障上呆了許久的人,都隱隱感覺自己快要突破了。


眾人都收穫頗豐,一番苦修下來,短時間內有許多人都能破除現在的境界壁障。

就在蘇夢琪盤膝坐下不久,一股深深的悸動出現在她腦海裡面,魂海裡面在那已經形成的靈魂祭台上面,一個虛幻的嬰兒正在緩緩的形成。

這一刻彷彿她就是某個世界的主宰,在用心的體悟著魂海的奇妙,不斷增進著魂嬰的奇妙,讓魂嬰更加的凝實。

那魂嬰便是蘇夢琪的縮小版,和蘇夢琪的模樣十分相像,不過是縮小了諸多倍一般,若是放大很多倍的話,那就是另外一個蘇夢琪了。

雷柏也是在閉目不久,魂海上面方形靈魂祭台上面,一個虛幻的魂嬰漸漸的形成,不多時便漸漸的凝實起來,那分明就是雷柏的模樣,只是縮小了無數倍。

同一時間,坤源的魂海中,也在悄悄的變化著,一個虛幻的蒼老模樣的身影,如同被輕紗遮擋了一般神秘,在坤源魂海的滋養之下,漸漸的凝實起來。


坤浩的魂海裡面,灰濛濛的靈魂,突然像是晴天霹靂一樣,飛快的凝結起來,一滴滴的魂液如同雨水一般滴了下來,下方一個魂液池塘正在漸漸的形成,漸漸擴張著,悄悄的朝著魂海的方向發展著。

齊秦、聶清影、諸逸等諸位強者,都在不停的苦修著,他們並沒有抓到突破的契機,只是把現有的境界給平復了,漸漸的朝著下一個境界邁去。

冷峰沒有盤膝修鍊,也沒有感悟所謂的天劫,只是靜靜的站著,眼神閃爍著精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倒是血冥和劍羅,身體裡面的元氣突然狂烈的暴動起來,猶如驚濤駭浪,不斷的翻滾著,時而上下不停的翻滾起伏著。

這是將要突破的徵兆。


「咦!」

一聲輕嘆之音傳來,雲衡的一縷靈魂突然在他們身邊凝練出來,眼神怪異的看著他們,旋即露出了笑容。

蘇夢琪眾人都在修鍊之中,並沒有覺察雲衡的到來。

冷峰看到雲衡靈魂出現,立刻微微躬身,道:「前輩好!不知道我大哥他如何了?雖然知道他沒有事情,但我還是有些擔心!」

「不消多禮!」雲衡輕輕點頭,道:「既然你想見楊羽,那我就讓你看看吧!免得你擔心!」

冷峰一喜,旋即輕輕頷首。

雲衡只是用手輕輕一劃,劍羅、血冥、冷峰三人所在的空間,就如同被切割挪移了一般,把正在閉目的劍羅、血冥挪移到聚靈陣裡面,而冷峰則是出現在聚靈陣的外面。

劍羅、血冥已進入聚靈陣,一個白色漩渦一般能量氣旋出現,聚靈陣裡面的元氣,如同潮水一般,傾瀉到他們身體裡面。

只是不大會的功夫,他們的氣勢就攀升一小截,天地之能更將瘋狂的進去他們的體內,在經過筋脈煉化后,才開始進入元氣星海裡面。

在聚靈陣外面的冷峰,看到楊羽躺在聚靈陣裡面,立刻緊張起來,「前輩,楊羽為何這幅模樣?你不是說他沒事么?」

雲衡嘿嘿一笑,「稚嫩的小子,他以元師高階的修為,硬抗了魔主的攻擊,不免會受傷,現在只是他恢復的時期,等他醒來的話,或許就是元師巔峰的存在了。」

聽完雲衡的介紹,冷峰這才漸漸的放心下來。

冷峰只是在聚靈陣前面站著,不時看了楊羽一眼,心中已經不是特別的擔憂,只是還有些疑惑不解罷了。

時間在悄悄的流逝,數個時辰很快過去,劍羅和血冥二人紛紛突破到元師巔峰的境界,又過了一刻鐘的時間,他們才緩緩的睜開眼睛,境界漸漸的穩固下來。

另外一邊的眾人,有幾人也已經突破,大多數人都已經恢復了巔峰狀態,只有蘇夢琪雷柏等幾人還在閉目苦修,境界都在飛快的增進。

這神秘空間,仿若有一種很奇妙的力量,能讓人在短時間內突破境界,能讓一切的奇物都能在短時間內完成蛻變,增強力量。 在神秘空間的某個地方,弒神劍上面自發的散逸著強烈的紅光,一股濃郁的血煞之氣突然散逸出來,讓人聞之作嘔。

那弒神劍,在沒有楊羽使用的情況下,竟然自發的出現了異狀,隨著時間的流逝,弒神劍之上的紅光更盛了,附近的空間全都是血紅之色。

在那魔主的血池裡面,楊羽收穫了許多,把靈魂之力提升不少,魂海也擴張了不少為他的進階打下堅實基礎。

弒神劍更是收穫甚大,吸收了血池裡面的許多的精華所在,讓本就是凡級秘寶的弒神劍到了巔峰狀態,經過這幾個時辰的凝練力量境界,感悟了秘寶才能觸摸的境界,自身在快速的進行著蛻變。

劍羅和血冥進階后,睜開眼睛就看到了雲衡和冷峰的存在,他們四下看了一下,滿是驚奇的目光。

在看到已經昏睡的楊羽,他們立刻不淡定了,血冥詢問道:「前輩,少爺如何了?」

旁邊的劍羅也是目露關切,急於知道楊羽的情況,並沒有為自己的進階而極度歡喜,翹首以待雲衡的回答。

劍羅見到雲衡后,心中滿是震驚怪異,他竟然不能看出雲衡的境界,但他從雲衡身上感到一種淡淡的壓力,那是境界的壓迫,他很快恢復了正常。

「你們無需擔心,他很快會沒事的!」

雲衡擺擺手,示意他們無需擔心,又道:「你們兩個真算不錯,這麼快就進階了,日後可堪重用!」

血冥可就沒有那麼多的規矩了,聽說楊羽沒事了,他立刻興奮起來,沉侵在進階的喜悅之中,滿臉的歡喜。

又是幾個時辰過去了,一心煉化鐵荒幽魂的雲衡,突然眉色一變。暗自感應著什麼,不多時臉上露出了笑容。

在他的感應之中,那弒神劍很快的出現了異狀,漫天的紅色光芒,不停的閃爍著,剛才還有的血煞之氣現在竟然出奇的消失了,空氣中非常的清新。

一絲絲奇怪的力量,彷如最靈巧的裁縫一般,不斷的改造著弒神劍的構造,彷如普通金鐵的構造。在漸漸的變得神奇起來。

本來是金鐵組成的弒神劍劍身。現在朝著一種極其玄奧難測的方向發展著。一絲絲玄奇的力量飛快的被弒神劍吸收掉。

弒神劍的劍靈,此刻正在閉著眼睛,靜靜的感悟天地至理,以求用某種天地哲理來改變自己。更久更高境界的形態。

這股奇妙的力量,就是弒神劍突變根本,也是更高等級秘寶存在的根本,彷如人類修鍊以求進入更高的境界一樣,弒神劍也在朝著高等級發展。

冷峰本就在不時的看著雲衡,在雲衡眉頭變化的時候他就有發覺了,等到雲衡感應到什麼之後,他才開口問道:「前輩,您發現了什麼?」

聞言。血冥也是一臉的有興趣,眼巴巴的望著雲衡,劍羅也不比血冥強到那裡去,就差兩眼冒綠光了。

「嘿嘿!你們真是好運氣,弒神劍要渡器劫了。這可不是容易見到的場面!」雲衡輕輕笑著,「我讓你們看看便是,對你們日後的修鍊大有好處,嘿嘿,這可是很不容易見到的場面,你們用心看著!」

說著,雲衡手臂輕輕一揮,一片空間悠然出現在他們的視線之內。

那是正在發生變化的弒神劍,漫天的紅光,只能隱約的看到特別光亮的弒神劍,其餘的都是猶如紅色的霧氣一般。

那弒神劍猶如有奇妙的磁性一般,靜靜的懸浮在虛空之上,不是的上下晃動著,一條紅色的絲線猶如遊離的天地能量一般,飛快的湧進弒神劍劍身裡面。

「前輩,何為器劫?」冷峰突然問道。

在他聽雲衡說器劫的時候,他隱隱感覺有些熟悉,好似在哪裡聽說過一般,細細想想又想不起來什麼。

血冥的感覺也是如此,對於「器劫」這個詞語好像聽說過一般,只是被埋藏的記憶深處,一時間不能捉到那靈光一閃的感覺。

血冥也是一臉的迷惑,「對呀!何為器劫?不知怎麼地,在你說器劫的時候,我好像冥冥中聽說過一般,但仔細想想又感覺很荒謬!」

雲衡淡然一笑,為他們解釋道:「你們人間的凡級秘寶,在我們諸神大陸只是墊底的武器,你們所謂的元師境,在諸神大陸也只是墊底的存在!」

聞言,冷峰和血冥還好受一些,那劍羅可就太不容易理解了。

「額!」

劍羅現在雖然也有了元師巔峰的境界,但關於諸神大陸的事情,他根本是一概不知,不知道在元師之上還有境界,還有廣闊的天地。

雲衡的話徹底的打亂了他的世界觀,打碎了他心中引以為傲的自信,在見過雲衡的存在後,更加讓他覺得自己的渺小,原來自己要走的路還有很長。

「在元師境之上,還有著真神、玄神、虛神、始神、神王五大境,只有在真神境之上,才能算是踏入強者的行列!」雲衡淡淡的說著。

他們三人都靜靜地點點頭,消化著雲衡所講的知識。

雲衡又道:「秘寶分為凡、靈、玄、地、天,又分為一至七品,弒神劍將會蛻變成一件靈級秘寶,這是無容置疑的,具體品級,應該在靈級一品!」

就在說話的時候,天空中異變突生。

在弒神劍的上空,突然傳來一聲炸雷一般的響聲,猶如轟破天際的巨錘在敲打著什麼,發出了一聲巨響。

只是片刻的功夫,那聲音就如同炸雷一般,接連不斷的響起,旋即就是震耳欲聾的轟鳴之聲,源源不絕。

突然間,一道閃電猶如劃破天空的利器,突然從天而降。

雲衡滿是震驚,他本以為在這神秘空間之內,不會有秘寶的天地至理存在,以為在這裡就能延遲弒神劍器劫的時間。

但眼前的景象讓他也不知所以,不明白神神秘空間的古怪之處,只能任由弒神劍在這神秘空間之內渡器劫。

那道閃電猶如要滅世一般,從高空落下,恰好落在弒神劍上面。

在雷電落下之時,弒神劍表面上,突然湧出陣陣的紅光,充斥了劍身四周,為弒神劍抵擋那道閃電的劈殺。

「轟!」

那閃電在落到弒神劍上面后,立刻被那紅光一點點的抵消了,在閃電消失后,弒神劍還是沒有什麼變化。


天空中突然凝聚了一片片的烏雲,在弒神劍的頭頂,彷如一頂大傘一般,倒扣在弒神劍的上方。

雲團之內,一條條手臂粗細的閃電正在凝練著,那恐怖的壓力充斥在整片的空間裡面,好像要把弒神劍給劈碎。

只是平靜了數分鐘的時間,天空中一條條的閃電再次的凝練出來,天際都好像咧開了一道道的縫隙,為雷電的降臨讓路。

在天際裂開縫隙之後,旋即又是數道手臂粗的閃電轟然落下,直接砸在弒神劍之上。

那弒神劍猶如不屈的戰士,只是輕輕的晃動幾下,突然間紅色光芒再次閃亮起來,紅芒如一根根利刺,直接迎向了空中的閃電。

「啪啪啪!」

閃電的落下,一根根紅色的劍芒轟然破碎,空中的劍芒只是阻擋了閃電一霎的時間,就全部破碎掉。

那些閃電還是威勢不減,飛快的落下,狠狠的劈在了弒神劍之上,一道道的細小的雷電長龍在弒神劍上面不停的遊走著,好似在破壞著弒神劍的構造。

不多時,一條條細小的雷電長龍漸漸的消失掉,弒神劍在經歷了雷電的兩次洗禮,好像已經有所進步,堅固程度更甚,紋理構造也在悄悄的變化著。

又是停頓了數分鐘的時間,一道道的雷電長龍猶如劈殺神邸的雷罰,不斷的轟擊在弒神劍的劍身之上。

空中不斷的傳來一陣陣霹靂之聲,一道道的雷電猶如撕裂一切的利刃,要把褻瀆天威的弒神劍誅殺掉,才能泄恨。

冷峰血冥劍羅三人只是不停的看著,眼神中滿是震驚之色,對於天威的強大感覺驚訝和振奮。

「天威果然強大!」冷峰嘆了一聲。

一刻鐘的雷電轟擊后,弒神劍紅芒漸漸的平復下來,上面猶如失去了光澤一般,竟然泛出了金鐵的顏色。

一道道淺顯的傷痕,出現在弒神劍之上,裡面的劍靈也在閉著眼睛感悟著什麼。

突然間,那一道道傷痕猶如被良藥醫治了一般,正在悄悄的蠕動復原著,只是幾個呼吸的功夫,劍身上的傷痕就盡數消失。

天空中烏雲不斷翻滾著,一波波的電光不斷向外傳遞著,上天還在醞釀著更為猛烈的雷罰,想要把弒神劍劈殺。

過了半個時辰,就在冷峰以為已經渡過器劫的時候,天空中的天雷突然傾瀉下來,漫天的雷電轟擊在弒神劍的劍身上。

弒神劍上,一道道的裂痕缺口悠然呈現,不過很快被某種力量修復著,沒有破碎開來,天空的雷電彷如一柄巨錘一般,不停的捶打著弒神劍,讓弒神劍出現裂痕,旋即有奇異能量修復過去。

這乃是對弒神劍的捶打,就猶如淬鍊兵器需要一錘錘的敲擊一般。 冷峰三人面對這強大的力量,突然產生了心悸的感覺。

如此天威,若是讓他們承受,十有會被天劫劈殺,連靈魂一起被滅殺掉,就連轉世的機會都沒有了。

天威果然恐怖,弒神劍的蛻變是一道大門檻,渡過了就是一柄靈級秘寶了,如實渡不過的話,弒神劍將會成為一堆廢鐵,或者成為飛灰,就連器靈也會徹底的消散掉。

武者在元師巔峰渡天劫的時候,也是如此。

就到恐怖的天雷,一道強似一道,每一道都有滅殺普通元師強者的力量,第九道劫雷,更能輕易劈殺普通的元師巔峰強者。

但凡渡天劫的人,一定準備的十分的充分,一般情況會有人用自己的秘寶、武器作為替代犧牲品,來阻擋部分天劫的威力,讓自己渡過天劫的機會大大增強,秘寶畢竟是身外之物。

數個時辰后,器劫的威力漸漸變小了,猶如捶打弒神劍一般,不斷增強弒神劍的堅固程度,讓弒神劍再次進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