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面若冰霜,冷漠道:“又見面了,老朋友。”

聽到男人的聲音,蕭卓終於想起來了。

一個多月前,凌楓的同事在城郊的荒草從裏被王神婆迫害。那天晚上,和他交手的那個黑衣男人,就是眼前的這個人!

但除了那天晚上的事,蕭卓沒有一絲關於這個黑衣男的記憶,他爲什麼要稱自己爲老朋友?

蕭卓絲毫沒有給這個男人面子:“你誰啊?別瞎套近乎啊,我不認識你。”

秦爺冷冷道:“你無需記得我,你只需要知道,我要殺你!”

“嗖——”秦爺宛如一道疾風,動作極快。

蕭卓瞳孔一縮,猛地側身,躲開了秦爺的拳頭。

“轟!”一聲巨響,秦爺的拳風打中了蕭卓身後的一間木屋,那間木屋頓時四分五裂,坍塌在地。

秦爺的功夫很厲害,一拳下來,堪比炸.彈的威力。蕭卓擔心和秦爺糾纏下去,禁令很快就會啓動。再加上有個喬隱,就算自己不死,也得受重傷。

秦爺下了死手,一招一式都企圖擊中蕭卓的要害。蕭卓反應速度極快,在躲避的同時,還不忘耍兩下嘴皮子。

“不好意思哈,我能活到250歲耶,你想殺我?做夢吧!”

面對十分囂張的蕭卓,秦爺並沒有發怒,他輕蔑地瞟了蕭卓一眼,口吻冷淡:“蕭卓,別得意得太早。就算我拿你沒轍,但蘇家四口人的生死,照樣能被我緊緊掌握在手中。”

蕭卓笑了:“打不過我就企圖對我家人下手,懦夫,慫貨!”

秦爺似乎非常牴觸有人輕視他,被蕭卓這麼一罵,秦爺臉色驟變。

“唰!”秦爺手裏白光一閃,瞬間多出了一條鎖魂鏈。

秦爺甩手一揮,鎖魂鏈直中蕭卓的手臂。蕭卓旋身一躲,雖然他躲得快,但手臂依然被鎖鏈抽出了一條又深又長的血痕。

蕭卓低眸望了望手臂上的傷口,冷哼一聲,鄙夷道:“拿着偷來的東西耀武揚威,簡直不要碧蓮!”

“偷來的?”秦爺嗤之以鼻,笑着說:“這玩意兒可不是我偷來的,是你,親手送給我的。”

蕭卓記得,在和秦爺第一次交手的那個晚上,他曾說過鎖魂鏈是他的好兄弟贈予他的。

但蕭卓壓根兒就不記得自己認識秦爺,怎麼可能親手送給他鬼差的法寶?

蕭卓表示不信:“拉倒吧,我有這寶貝會送給你?你誰啊?”

說話間,蕭卓長臂一伸,猝不及防地拽住了秦爺的鎖魂鏈,他手上一使勁,鎖鏈頓時斷成了兩截。


神奇的是,這條鎖魂鏈就像被賦予了生命,迅速恢復成了原來的樣子。


蕭卓微微詫異,這法寶居然有自動修復的功能?

秦爺發現了蕭卓眼底的驚訝,沉聲道:“這條鎖魂鏈是你親手製造的法寶,難不成,你連自己親手製作的東西都給忘了?”

秦爺的話在蕭卓耳裏聽來可謂是莫名其妙,他可不記得自己製作過什麼法寶。

秦爺見蕭卓一臉茫然的樣子,頓時明白了什麼:“原來如此,看來禁令不僅封印了你一半的法力,還封印了你的一段記憶。”

秦爺一臉玩味地笑了笑:“這也難怪,自己的兒子做了那麼多缺德事,閻王爺也必須得維護一下自己的聲譽。”

蕭卓眉頭深鎖,禁令怎麼會封印了他的記憶?他當時確實犯了錯,但犯下的錯誤並不是什麼不可彌補的事情,父親又爲什麼要封印自己的記憶?

眼前的男人很神祕,似乎知道許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兩人之間的交戰停了下來,秦爺望着蕭卓這副不明所以然的樣子,反脣譏諷道:“蕭卓,你就是人們嘴裏常說的,紈絝子弟、敗家子。閻王爺那個不長眼的老東西,爲了你的事,可謂是操碎了心啊。”

聽到秦爺侮辱閻王,蕭卓瞬間怒了:“注意你的措辭!”

“哈哈哈……”秦爺譏笑道:“我說錯什麼了?閻王要真長了眼,就不會放你到人間快活,而是把你打入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超生!”

秦爺的語氣越來越狠,彷彿恨極了蕭卓。

蕭卓皺眉問:“那你告訴我,我到底犯了什麼錯,才讓你如此記恨?”

回想起兩人過去的恩怨,秦爺的眼底閃過了一抹悲涼,但很快,眼底的那一抹悲涼便被恨意代替。他長長地嘆了一聲,無奈道:“蕭卓,你害得我……”

“轟!”突然,蕭卓身後的屋子毫無徵兆地被炸得粉碎。

蕭卓猛地回頭,他身後塵灰瀰漫,完全看不清眼前的景象。待塵灰散去之後,蕭卓纔看清,屋子中央站着一個人。

是劉智明!

炸.毀屋子的,並不是埋在地裏的炸.彈,而僅僅是劉智明的隔空一掌!

劉智明一個箭步衝上前,身形宛若疾風,比秦爺的速度更快!

蕭卓本想躲開,可他忽然看見,劉智明的臉竟變成了自己的!

在這麼一瞬間,蕭卓分了神。下一秒,蕭卓脖子一緊,被劉智明狠狠地擒住。

見到突然出現的劉智明,秦爺眼底也閃過了一抹驚訝。今晚,他並沒有告訴冥王無赦,自己會出現在這裏。沒想到,冥王無赦居然親自找來了。

秦爺知道,冥王無赦是衝着蕭卓來的,他恨蕭卓,比自己還恨。

見到又多了一個幫手,一旁的喬隱再也按奈不住那顆想要殺了蕭卓的心,他催促道:“還等什麼?憑我們四個人的實力,就算弄不死他,也能弄殘他!”

聽聞此言,五爺立即從地上拾起了一把大砍刀,他手持砍刀氣勢洶洶地衝向了蕭卓。

“啊——”五爺嘶吼一聲,奮力舉起手裏的砍刀,對準了蕭卓的腦袋。 蕭卓餘光一撇,看見了向自己提刀衝來的五爺。

在大砍刀即將落到自己頭頂上的時候,蕭卓眼疾手快地扣住了劉智明的手腕。一個輕鬆的過肩摔,劉智明身子一翻,擋在了蕭卓身後。

蕭卓拿劉智明當擋箭牌,五爺猛地收手。劉智明劍眉一蹙,迅速穩住了身子。他沒想到被禁令封印了法術的蕭卓,依然能夠擺脫自己的禁錮,這個蕭卓,確實有能耐。

下一刻,蕭卓隱了身。五爺看不見隱身後的蕭卓,一時間像個無頭蒼蠅一樣四處觀望:“他去哪裏了?”

秦爺和冥王無赦法術高強,就算蕭卓施展了隱身術,他們依然能看見蕭卓的實體。

蕭卓猝不及防地衝向了五爺,他擡腿一踢,正中五爺的襠部。

“哎喲!”突如其來的一招斷子絕孫腳,把五爺踹得兩眼冒金星。下身的劇烈疼痛迅速席捲全身,五爺疼得暈死了過去。

蕭卓不忘對着五爺的肚子踹了幾腳:“今晚,老子的目標就是你!”

他不想再和秦爺一羣人做無畏的糾纏,他只想快點把五爺帶出去交給巡捕。

“想把五爺帶走,就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秦爺冷言譏諷,隨即,他從兜裏掏出了一個小小的招魂鈴。

“叮鈴!叮鈴!”秦爺搖響了鈴鐺,霎時間,四周陰風呼嘯。

“嗷嗚——嗷嗚——”蕭卓感覺到腳底下的泥土好像在動。他低頭一看,地底下竟然冒出了一堆人頭,一隻慘白慘白的手從地下鑽出來,擒住了蕭卓的腳踝。


“啊——”喬隱怒吼一聲,他的手上不知何時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利劍。

蕭卓的大腦裏忽然閃過了一個畫面,一把沾滿了血的刀,一顆滾落在地的人頭……

“冥王無赦,我要殺了你!”見到蕭卓被限制了行動,喬隱如發瘋的猛獸一般朝他砍了過來。

聽到喬隱說的話,冥王無赦雙眼一眯。正好,秦爺也朝他看了過來,兩人四目相對。

冥王無赦見喬隱似乎非常厭惡自己,轉身對秦爺問道:“這人是誰?”

雖然秦爺有意隱瞞劉智明現在的真實身份,但如今兩個當事人都在這裏,他就是想瞞也瞞不下去了。

秦爺平靜道:“他叫喬隱,無論前世,或今生。”

聽到“喬隱”兩個字,劉智明臉色驟變。

喬隱,是他前世的心腹!


最後,慘死在他的寶刀之下……

蕭卓單手一伸,手心裏瞬間凝聚了一團白光。白光宛如一道堅硬的屏障,擋住了喬隱的劍。

喬隱使出了全身的勁和蕭卓的法力對抗,“啊——”喬隱又一聲怒吼,額頭上滴下了豆大的汗水,然而他的劍依然沒有前進半分。

蕭卓甩手一揮,白光頓時飛向了劉智明的方向,喬隱的劍也被帶偏了。

“大哥,你的仇人是劉智明,不是我。劉智明,已經被冥王無赦附體了!”

此話一出,劉智明眼裏閃過了一抹稍縱即逝的詫異,而喬隱更是震驚不已。

他難以置信:“你在胡說什麼?!”冥王無赦難道不是蕭卓嗎?

“我沒胡說啊,你前世的仇人是冥王無赦,可我的前世是冥王尊啊!”蕭卓表示很無辜。

蕭卓話音剛落,體內便有一團鬱結的悶氣直衝胸膛,糟了,禁令啓動了!

一股腥甜涌入喉間,蕭卓強行把嘴裏的血給嚥了回去。

喬隱不可置信地看向了劉智明,轉頭對秦爺問道:“蕭卓說的是真的?”

秦爺沒有出聲,劉智明緩緩擡眸看向了喬隱:“本將確實是冥王無赦,可本將,並沒有殺你。”

喬隱恨冥王無赦恨了幾千年,怎麼可能因爲他的一言兩語就消除心中的恨意。

喬隱提劍指向了冥王無赦:“這麼說,你纔是我的仇人?!”

劉智明冷眼看着喬隱,沉聲道:“本將已經說了,殺你的人,並非是我!”

“我呸!”喬隱急了。劉智明的解釋蒼白無力,喬隱根本不會相信他。

喬隱義無反顧地提劍衝向了劉智明,嘴裏怒罵:“你這個敢做不敢當的東西,我要親手殺了你!”

喬隱是什麼段位,冥王無赦是什麼段位?

喬隱刺殺冥王無赦,無疑是飛蛾撲火。但蕭卓管不着這麼多,他巴不得他們狗咬狗。

蕭卓單手拎起了五爺的衣領,正想把他帶出村子。

“呼——”微風拂面,蕭卓眼前一黑,秦爺擋住了他的去路。

兩人的臉近在咫尺,甚至,蕭卓能看到對方臉上的汗毛孔。

秦爺戲謔道:“我知道,你的禁令已經啓動了。”

蕭卓不知道這個男人爲什麼會這麼清楚自己,難道他是自己肚子裏的蛔蟲嗎?


被人看穿的感覺不好受,蕭卓罵罵咧咧:“好狗不擋道,勞駕讓讓。”

秦爺不急不躁:“我說了,你休想帶走五爺。”

秦爺磨磨唧唧,囉囉嗦嗦的,擾得蕭卓都煩了。秦爺想要阻止自己帶走五爺,但他也遲遲沒有對自己動手。這個男人,還真是有夠婆媽的。

蕭卓剛在心裏把秦爺吐槽了一頓,對方就說話了:“知道我爲什麼遲遲不動手麼?”

蕭卓翻了個白眼:“你想怎樣,關我屁事?”

秦爺依然平靜:“我在等。”

蕭卓聽得一頭霧水:“等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