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但既然孫雅麗沒有追究這件事,恐怕裏面就另有隱情了,要麼是有人在背後打掩護,要麼是孫雅麗覺得,這麼做得不償失。

反正不管是出於什麼原因,宋乾都認爲,這種情況不能夠繼續存在下去。

這樣的事情如果長此以往的發展下去,到最後名聲傳出去了,別人會怎麼看待乘風投資?

肯定會有人說乘風投資公司打着投資的名號,騙這些創業公司的錢。

可是宋乾的這家公司是一家正兒八經的投資公司,怎麼能讓這種臭名給傳出去呢?

想到這裏,宋乾明顯的已經有了一絲怒意。

宋乾直接拿出電話,撥到了孫雅麗的辦公桌上。

“咦?你怎麼不打我手機?打公司座機幹什麼?”辦公室內,孫雅麗接起電話好奇的問道。

“因爲我是以董事長的身份,來打的這通電話。”宋乾語氣嚴肅的說道。

在公司裏,那麼就沒有什麼男女朋友的關係,只有上下級的關係,這是宋乾在很早之前就交代給孫雅麗的事情。

這一來是爲了鞏固孫雅麗在公司裏的地位,不至於讓別人只看到宋乾和孫雅麗之間的關係,而忽略了孫雅麗個人的能力。

第二個原因,便是宋乾希望能夠將公私分明,這樣也有利於對公司的管理。

聽到宋乾以這麼嚴肅的語氣和自己的說話,孫雅麗便知道,一定是公司裏面出了什麼紕漏。

而這個紕漏恐怕還不小,不然一般的小事兒,宋乾可不會這麼生氣。

“現在馬上下樓接我,你招的保安把我攔在了門外!”宋乾說完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雖然門口這個保安態度十分囂張,並且也十分的無恥,然而宋乾卻並沒有對他發火。

因爲他明白,一個公司出現這種問題,最關鍵的原因不是出在這些保安身上,歸根結底還是公司的管理有問題。

別人都已經囂張到直接在門口大搖大擺的收錢了,宋乾不相信這個事情公司裏面的管理會不知道。

然而明知這個問題的存在,卻沒有去處理,是什麼原因?

這還用說嗎?肯定是有着利益牽扯!

接完宋乾的電話之後,孫雅麗立刻離開辦公室,親自下樓迎接宋乾。

即便孫雅麗心中有怨氣,她也明白不能在這個時候表現出來。

因爲她知道,宋乾剛纔的態度並不是在針對自己,而是要表現給公司裏的人看。

不到三分鐘的時間,孫雅麗便來到了公司的門口。


在孫雅麗的身後,還跟着公司各個部門的負責人。

“董事長好!”

來到門口後,各部門領導齊聲對着宋乾喊道。

這聲董事長,直接就把門口那個新來的保安給搞蒙了!

“這人還真的是公司的董事長?”

保安的額頭上留下了汗水,這是攤上大事兒了啊。

自己才入職半個月,工作丟了也就丟了,但是自己剛纔居然向董事長收錢,這件事恐怕不會這麼善了。

這保安越想越是心慌,丟掉工作是小事,搞不好自己還會擔上法律責任。

想到這裏,這保安立刻便嚇得滿頭大汗,連忙向宋乾道歉。

“對不起董事長,剛纔是我有眼不識泰山……”

“我纔來不久不懂規矩,董事長請你原諒我……”

然而宋乾對這人的求饒充耳不聞,畢竟他只是一個小角色而已,即便宋乾要發火,也不會發到他的身上。

在這個保安道歉求饒的時候,宋乾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而是眼神死死的盯着面前的這些公司高層管理者。

然而宋乾果然發現,在這些人當中,有很多人臉上的表情都十分的不自然,尤其是當那個保安說出收錢這個事情之後,這些人的反應,簡直太明顯了。

具體是那些人在別後支持這件事,宋乾現在心裏也算是有了底了。

然而讓宋乾寒心的是,這些人當中,大部分都是自己從學校裏招來的校友! 這些人原本應該是宋乾最爲信任的人了,但是結果卻讓他大失所望。

在學校舉辦校園招聘的時候,是宋乾給了他們這樣一個工作的機會,然而他們不但不懂得珍惜,反而還做出這樣的事情。

這羣人中,有一個人宋乾的印象極爲深刻,這人名叫蘇澤,是宋乾在學生會裏面認識的人。

根據宋乾的瞭解,這個蘇澤家裏十分的困難,當初參加實習的時候,當初招聘會的時候,也沒有一家公司願意要他。

是宋乾在他最爲困難的時候出手幫了他,但是這個蘇澤不但不感恩,反而在背後搞這些小動作。

今天這件事,算是讓宋乾徹底的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做人還是要心狠一點才行。

然而宋乾卻不想親自插手這件事情,具體該怎麼處罰,那是孫雅麗的事兒。

孫雅麗作爲公司的總經理,如果連這點事情都處理不好的話,那麼宋乾也只能讓她老老實實呆在家裏了。

人員很快便別排查了出來,一共有三個高層管理參與了這件事,對這三個人孫雅麗給予了最嚴厲的懲罰,直接開除!

至於那些參與其中的保安,他們只是聽上面安排做事,孫雅麗罰了他們半個月的工資。

對於這個結果,宋乾談不上滿意,但也還行。

就在宋乾呆在辦公室聽着孫雅麗彙報情況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拿起來一看,居然是周冬青打來的。

宋乾一想,便知道周冬青爲什麼會這個時候給自己來電話。

肯定是周霖將之前商量好開網絡公司的事情告訴給了周冬青。

“喂?怎麼這麼久才接電話啊?”電話那頭周冬青問道。

“沒有,剛纔在處理點兒事情,現在剛忙完。”宋乾說道。

見到宋乾在接電話,孫雅麗也識趣的離開了宋乾的辦公室,並且在離開的時候將門給關上。


“老周啊,這麼長時間沒聯繫了,怎麼突然想起給我打電話了?”宋乾問道。

宋乾估計,這周冬青打來電話,估計是也想在科技公司裏面參上一股。

然而宋乾卻並沒有拉上週冬青的意思,雖然周冬青很有能力,但是宋乾卻考慮到,如果周冬青也在公司裏面的話,周霖做起事情來,難免會畏手畏腳。

畢竟周霖以前一直都是由周冬青帶着的,難免會對他有依賴感。

然而這一次宋乾卻是猜錯了,周冬青打來電話並不是爲了這件事。

不過卻與這件事也有一些關係。

“我這段時間一直帶着沿海這邊,最近這邊有個會議,規模還挺大的,想問問你有沒有興趣過來看看?”周冬青如是說道。

“哦?什麼會議?”宋乾好奇的問道。

“廣交會,聽說很多行業大佬都會來參加這個會議,你要不也過來一趟吧。”周冬青再次說道。

聽到周冬青提醒,宋乾這纔想起來,原來是廣交會!

廣交會的大名,宋乾可絕對不陌生,只是一時沒有想起來而已。

這麼重大的會議,宋乾當然不會錯過,但是宋乾這次卻同樣只能以投資人的身份參會。


因爲宋乾手裏目前還沒有能夠拿的出手的項目,也只能這樣了。

宋乾之所以想去參加,其實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這個會議上,洛基亞公司大概率也會去。

宋乾本就有和洛基亞合作的打算,正好藉着這個機會,去和對方接觸接觸。

掛斷電話之後,宋乾將孫雅麗重新叫進了辦公室。

“雅麗,目前我們公司賬上,還有多少可以動用的資金?”宋乾問道。

這些事宋乾本來應該是找公司的財務經理來詢問的,然而之前被孫雅麗開除的那三個人當中,剛好就有這個財務經理。

所以孫雅麗也只能臨時的頂了上去。

“年初的時候,企鵝和阿狸那邊打過來一筆分紅,目前公司賬上可以動用的資金還有接近四億。”孫雅麗看着手中的財務報表說的。

“四億?這麼多?”宋乾驚訝的看着孫雅麗問道。

這段時間以來,宋乾沒有過問公司裏面的事情,但是他沒想到的是,才這麼點時間,公司就已經盈利將近四個多億了。

宋乾總算是明白了,這企鵝和阿狸兩家公司到底有多麼的恐怕,這賺錢的能力也太嚇人了一點。

現在企鵝和阿狸都還沒有上市,就已經這麼厲害了,等到他們上市的時候,不知道有多麼瘋狂。

同時宋乾心中不由的爲自己的果斷出手感到慶幸,如果他不是那麼早的做準備,等到這個時候纔去找這兩家公司談入股的話,有百分之九十的機率都會被拒絕。

這也堅定了宋乾一定要去參加這次廣交會的決心,因爲還有很多公司,是宋乾想要投資,但是一直沒有抽出時間去接觸和洽談的。

正好趁這個機會,把這些想投資的公司,通通投資個便。

至於那些不願意接受投資的公司,宋乾也想好了,那就直接讓周霖也去做對方公司的業務,將生意給搶過來。

“那行,這段時間,你這邊先停掉手頭的投資項目,公司賬上的錢也別去動,過幾天我會用到。”宋乾對着孫雅麗叮囑道。

“對了,幫我訂一張後天的機票……我得去參加一個會議。”

孫雅麗點頭,很快便去做安排。

正好這個時候公司剛剛開除了三名高管,很多業務都無法展開,宋乾此舉,也算是緩解了孫雅麗的壓力。

這個時候就體現出宋乾這家公司的效率了。

什麼事情只要宋乾做出決定,根本就不需要和別人商量,直接全公司配合宋乾的決定。

之所以會這樣,那是因爲宋乾這家公司的股權架構問題。

從一開始,宋乾成立這家公司就沒有想過未來要去上市。

所以公司的股權現在是由宋乾一個人掌握在手中的,拿着百分百的股權,宋乾當然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不需要像其他公司一樣,做個什麼事情還得召集各大股東開會討論。

宋乾就是公司裏唯一的股東,他的決定,就是董事會的決定。 雖然這廣交會主要的會議核心是進出口貿易,但是來參加會議的人,卻是做什麼的都有。

這可是一個大佬雲集的會議,即便不是做進出口貿易的人,也會來參加,哪怕是在會上和這些大佬們攀談幾句,也是有所收穫的。

在周冬青給宋乾打完電話之後,兩個老馬也給宋乾來了電話通知他這件事情。

在宋乾的記憶當中,逆風快遞,正是通過這次的廣交會打開了局面,一路崛起成爲了行業的龍頭。

一個搞國內快遞運輸的企業都能在廣交會上獲得這樣的機遇,更何況其他企業。

時間到了出發的日子,宋乾早早的來到機場,等候登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