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但昆吾不知道的是,此時此刻,別說是昆吾,就連林白自己也有些弄不清楚眼前的形勢。因為在這七十七級石階上,他所感受的氣息,除卻威壓比之前稍強之外,再無任何特異之處! 長安城東一萬里處,一隻大軍正躲在哪裏,時不時的數只小隊就奔出大營,直奔長安而去。

“主公,咱們就這麼等着?萬一洛陽被袁紹等人瓜分了,咱麼可是什麼都得不到。”曹洪在後邊提醒道。

“哈哈,洛陽算什麼,被董卓搬空的城市罷了,如今長安纔是寶地,那裏有我想要的。”曹操望向小隊離去的方向。

曹洪搖了搖頭,這已經是第十次的勸說了,但是曹操就是認準了長安,哪都不去。讓曹洪等人很是着急。

如今大軍的糧食雖然足夠,但是看着袁紹等人瓜分地盤,曹操一點也沒有,他們着急啊。


“子廉,不必着急,只要拿下天子,這個天下都是我的。”曹操爲了平息手下的疑惑,說出了他的目的。

“嘶。”聽到曹操的話,曹洪直接閉嘴了。

既然主公已經做好準備,他只有聽令就是,直接下去訓練大軍去了,爲了以後的大戰做準備。

“子廉,希望我能夠成功,哈哈哈。。。”曹操一想到那個結局,就忍不住笑出來。

“主公,萬一事情不是那樣,怎麼辦?”戲志纔在後面問道。

“志才,實在不行,就按照你說的去辦。”曹操沒有回頭,只是淡淡的說道。

“那文若怎麼辦,他是不會同意的。”戲志纔有問道。

這次輪到曹操無語了,想到文若,他實在是沒有辦法。

“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希望事情沒有我想象的那麼糟糕。”曹操嘆了口氣說道。

戲志纔則是搖了搖頭,雙眼炯炯有神的看着地圖,研究者一切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

於此同時,遠在洛陽的袁紹等人經過長時間的休息,終於恢復了戰鬥力。

看着眼前的洛陽,都是心裏火熱,不過有一個人則是不怎麼上心,那就是孫堅,如今的他十分想要回到江東,好去發展自己的勢力。實在是手中的寶物讓他發狂,想要遠離袁紹等人。

但是沒有藉口,要是離開了,搞不好會引起懷疑,那就得不償失了。

“咳咳,今日着急大家來是來商議的,怎麼都不說話。”袁紹坐在主位,看着下面的十六人。

其中袁術公孫瓚都是興致勃勃的看着,沒有任何發言的動向,而馬騰孫堅則是有着心事,也不想開口。

至於那些弱者,袁紹連看都是沒有看,如今的他們士卒稀少,戰將缺失,一點威脅也是沒有。

如今最大的威脅就是袁術和公孫瓚,袁術士卒太多,用堆都能把他堆死,至於公孫瓚則是士卒太強了,至少還有四百萬的精銳部隊,不知道他是怎麼留下來的。

“我認爲,咱們應該去長安,解救天子。”孔融這時開口了,不過他的話語一下子引走了大家的注意。

“哼,滾,在廢話殺了你,都是你,我手下的戰將都死了。死了。”王匡大聲的喊道,並且有一種拔刀殺人的感覺。

這也不怪他,手下的士卒傷亡超過一辦,戰將更是所剩無幾,能夠不發火那是因爲有袁紹等人再此,怕惹怒了他們,所以一直忍着,如今聽到孔融再次說話,實在是忍不住了。

都是因爲孔融的建議,要去擊殺呂布,白白損失了九成的戰將,讓他們如今有士卒沒有帶領,陷入了僵局。

“咳咳,我認爲,咱們應該回去,都休養生息。”馬騰這時開口了。

如今他是打算趕緊回到西涼,他是怕董卓直接回到西涼,把他的老巢滅了。

現在的諸侯還不知道董卓已死的消息,玩家們是知道,但是沒有人去說,他們在領取完任務獎勵後,都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刷副本做任務,爭取早日到達三轉,不能讓李易領先那麼多,所以在洛陽的十七路諸侯,都是不知道董卓的消息。

只是知道董卓去了長安,大軍也是跟去了,至於最近的消息,就是曹操在長安城下吃了大虧,其他的一概不知道。

“我認爲壽成的提議不錯。”孫堅見此直接認同了馬騰的意見。

“我也贊同。”孔融也是急忙說道。

“我也是。”

“還有我。”

這一下子,大多數的都是贊同了回家休養生息的決議,至於袁紹袁術公孫瓚三人則是點了點頭,也是同意了。


“既然這樣,咱們就各自散了,回去修養吧。”袁紹直接拍板了。

馬騰見此直接站了起來,看樣子要直接離開。

“等等。”這時公孫瓚發話了。

“哦,伯珪有什麼意見?”聽到公孫瓚發話了,馬騰打着看戲的思想,有坐下了並且直接問道。

“這洛陽歸誰?不能就這麼放着吧。”公孫瓚見此直接問道。

“洛陽離我的屬地比較近,就有我看管,你有意見!”袁紹眯着眼睛說道。

不過眼裏的寒光讓其他人都是不寒而慄,他們看出來袁紹起了殺心,要是公孫瓚不知好歹,繼續下去,搞不好兩人要戰鬥起來。

“哼,洛陽給你可以,但是我要幽州,必須給我幽州牧我纔會放手。”公孫瓚大言不慚的說道。

“幽州牧?如今天子不再,誰敢冊封,則是劉虞那老傢伙沒死,你想要怎樣?”這下子輪到袁紹懵了。

剛纔的虎視眈眈一下子沒了,讓他摸不着頭腦,不僅是他,其他人也是如此。

“你是真傻還是假傻,如今咱們趕跑了董卓,怎麼也要弄點官職回去,就算沒有天子的詔書,但是咱們是功臣,可以討要啊。”公孫瓚有種恨鐵不成鋼。

看着在座的人,發現他們都是傻眼了,看來真的是沒有想到這裏。

“嘶,對啊,咱麼打敗了董卓,雖然沒有救下天子,但是按照功勞跟定會有封賞,咱們先分了他。”袁術興奮了。

如今是山中無老虎猴子成大王,這天下也真就如公孫瓚說所,是他們說了算,只要董卓不吭聲,他們就可以撈到很大的好處。

“好,幽州給你,但是幽州牧夠嗆,咱們說了也是不算,但是我不會干擾你的戰事,這是我最大的讓步。”袁紹聽了,直接點了點頭。

“對,幽州給你,我要揚州。”

“好,我要涼州。”

“我要幷州。”

不一會,十七路諸侯把天下都是瓜分了,袁紹等到了司隸,袁術得到了揚州,公孫瓚得到了幽州,其他人則是和幾人得到一州,爲此他們皆大歡喜甚至廣開糧倉,讓手下的士卒都是飽餐一頓,好爲接下來的大戰做準備。

三天之後,除了袁紹袁術還留在洛陽,其他人都是離開了,爲了爭奪地盤迴去拼殺去了。

“弟弟,南邊給你,北方給我,你看怎麼樣。”袁紹看着對面的袁術說道。

“哼,我的好哥哥,你是不是有些貪心,精銳士卒可是都在北邊,南邊都是河流,你讓我怎麼去戰!”袁術不開心了。

本來他要回去揚州拼殺,然後好搶奪北方的土地,爲他訓練士卒,可是袁紹找到了他,讓他稍等。

等到其他人走了,袁紹竟然說出了這麼一番話。

“弟弟,你不是不知道?北方可是董卓的地盤,我這是爲你着想。”袁紹抱怨的說道。

還別說,這句話管用了,袁術想到董卓,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呂布和李儒,他倆一個文一個武,配合的那叫一個好,李儒主內,呂布主外,殺得他們哭爹喊娘。

要不是董卓直接撤退,能不能打下洛陽都是一件事情。

“好,我不要北方可以,但是你不能和我搶奪家主之位。”袁術開出了他的底線。

只要袁紹不去和他爭袁家的家主,那他就可以順順利利的做到那個位置,有了天下第一世家的幫助,幹什麼不行。

袁紹聽此,搖了搖頭有點了點頭,看着袁術十分着急。

“你到底同意不同意,不同意我可走了。”袁術直接問道,並且做出一個站起來的動作。

“好,但是我要一千萬的士卒,不要那些炮灰,給我一些普通士卒。”袁紹也是說出了他的條件。

“一千萬?你就不和我搶奪家主?只要你不搶,我給你。”袁術見此眼神一亮。

並且心中樂開了花,一千萬士卒而已,還不到他總數的三分之一,就算是給了袁紹也沒事,只要有家族的幫忙,在招募十億都是可以的。

“好,成交,咱們擊掌爲誓。”袁紹擡起了右掌,伸了過去。

“啪。”袁術直接拍了上去,然後走出大帳,下去吩咐去了。

等到袁術把一千萬士卒交給了袁紹,就直接離開了,他要回到家族,告訴他們這件事情,好爲自己謀取利益。


看着遠去的袁術,袁紹笑了,笑袁術白癡。

“哼,白癡,這一千萬士卒可都是寶貝,上過戰場的士卒,只要稍加武裝就是精銳,你如今只有一點精銳和許多的炮灰吧。哈哈。。。”袁紹的笑聲傳出去很遠。

附近的士卒聽了,則是裝作沒有聽到。

至於袁術的心裏怎麼想,袁紹是不管了,他如今要把整個司隸都抓在手裏,消化了地盤,好向外擴散,等到一統北方,就直接南下,滅了所有敢於阻擋的人。 一直墨昊靳準時回來和洛夢櫻一起吃飯,司亦琛就回去了。

洛夢櫻看到墨昊靳帶回來的東西,她確實很喜歡,她也發現了墨昊靳一直都在迎合自己。

他們想不到洛夢櫻在這裡還是一樣的警惕。

「都說了你們那些小手段對她根本就沒有用,已經打草驚蛇了,現在我們的行動根本就動不了她。」

「你們還是第一次和她作對嗎?你們失敗的次數還少嗎?」

「那我們要重新規劃一下了,暗的不行,那我們就直接動手不就好了嗎?」

「你認為他們那些人可以近得了她的身邊嗎?」

「我們是不可以,她已經既然來到了這裡,怎麼可能不會得罪別人,還要我們動手嗎?」

「她一直都不和外人接觸,根本就不會得罪人好嗎?而且外面的白痴,你們感覺可以跟她斗嗎?」

他們這些人都是老謀深算了,可是每一次對洛夢櫻出手都是無功而返,還計劃沒有完成就算了,還被洛夢櫻給處理了一些勢力。

「你們說得容易,要不你來呀!」

「你們想她現在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大小姐,為什麼還要殺她呢?」

「你認為她放棄了東西,就已經沒有能力了,她如果真的這樣,那我們還用在這裡忙活嗎?」

「你們看看這些人,如果從他們這些人下手不是事半功倍嗎?更何況就算失敗了,我們也沒有什麼損失。」

「這個不是司家的少爺嗎?你不會是想讓他對付大小姐腦子壞了吧!」

司亦琛是什麼人,一直以來都是洛夢櫻身邊最好的守護者,現在他們的困難就是因為司亦琛。

「你再看看這些,這個女人和孩子,跟司亦琛的關係你們調查清楚了嗎?如果讓他的女人動手,你說會不會很好玩。」

林菲語和林童景成為了他們對付洛夢櫻的目標。

到時候他們就可以兵不血刃傷害到她。

「就怎麼兩個人,如果他們又不受控制。」

「當然不只他們了,難道你們不知道,愛可以讓人瘋狂嗎?如果愛而不得你說說有沒有好戲看。」

「靳,你工作應該很忙吧!你這樣天天跑也不是辦法其實你可以放心的。」洛夢櫻看著他可是有事又不說,天天對著,自己都沒有時間了。

墨昊靳看了她一眼,和她生氣沒必要說:「我吃飯的時間還是有的,難道你只想他陪你了。」

司亦琛在她身邊跟著也不見她說多一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