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但是如何巧妙的規避,自然要由暗影來做了。

“我明白!”

暗影點了點頭,抓捕李清揚的事情也一直都是他協助的。

所以這件事情,他也會繼續演下去,直到把那內鬼徹底的挖出來。(。) 篝火燃起,在這湖邊的沙灘上。

載歌載舞的演員們,可都是專業的,那長袖飄飄以及民族特色的舞蹈,讓人眼花繚亂。

篝火上,那鮮美的烤全羊散發出陣陣香氣,飄蕩在這夜色中。

圍坐在篝火前的人們,也伴隨着音樂的節奏拍着手。

“好多年都沒有這麼輕鬆過了!”

天龍忍不住伸了個懶腰,看了看坐在右手邊的火鳳,又看了看左手邊的雲天。

這些年來,大大小小的任務不知道執行了多少。

每次到了任務閒暇的時候,他們最喜歡就是暢想未來的生活。

陪伴在自己妻兒身邊,一起到景色美麗的地方旅遊。

大婚晚辰 這些話不知道說了多少遍、多少年,但是一直都沒有實現過。

現在終於得償所願,天龍忍不住又想起了陣亡的戰友們。

“以後我們有時間就出來玩好不好?”

只需一個眼神,火鳳就猜得出天龍在想什麼。

雖然這些年來,兩夫妻聚少離多,但是這種心靈相通是一直陪伴在他們之間的。

火鳳依偎在天龍的懷裏,壓低了聲音對着自己的男人說道。

他是中華的脊樑,也是家裏的頂樑柱,不管什麼時候,她都會全力支持他的。

“好!以後我一定多陪陪你!”

天龍摟着妻子的肩膀,這些年來,他虧欠家裏的太多太多了。

如果可以,他願意天天過着這種自在逍遙的日子。

普通人的快樂,在他們看起來卻是那麼的奢侈。

完美至尊 駙馬是個高危職業 除了天龍他們,其他人自然也是非常感嘆這種生活。

飛天虎緊緊握着老婆的手,眼神之中的愛意足以說明一切了。

十多年了無音訊有家難回的痛苦,也只有他知道。

就連一張照片都不敢留,更不敢回國看看的他,生怕自己太眷戀而無法離開。

閃電豹也一樣摟着妻子的肩膀,抱着小兒子的他,體會着作爲父親的快樂。

就連金鋼熊那五大三粗的傢伙,都偷偷摸摸的拉緊了女友的手指。

愛意在這羣人的身邊流傳着,而云天則看着左手邊坐着的潘瑤和唐曦。

篝火的映襯下,兩女嬌容秀麗,尤其是嘴角掛着的甜美微笑,更是無比動人。

“謝謝你!”

雲天拉過潘瑤的手,一臉感激的說道。

今天的安排對於他們來說,是真的真的太重要了。

“謝什麼,我的頂樑柱,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

老婆大人是學霸 潘瑤飲了幾口酒,那本就粉嫩的臉龐現在更加的動人了。

波光粼粼的湖水放佛已經融入到了她那雙迷人的雙眸之中。

脣紅齒白下,雲天情不自禁的握緊了她的手。

“一會我們去泛舟吧,湖心島上還有一件客房呢!”

潘瑤在雲天的耳邊壓低了聲音,這可是她特意安排好的。

至於用心嘛,大家心照不宣了。

重生之我本純善 “小丫頭,你還真壞!”

雲天掐了掐潘瑤的鼻子,同時又望向她左邊的唐曦。

平靜生活有太多太多的美好,他對此自然也是堅信不移的。

“有你壞嘛,就知道偷女孩子的心,你要是再多偷幾個,要買多大的房子啊!”

潘瑤吐了吐舌頭,一臉壞笑。

女人總是有很多面,而在雲天的面前,奪命妖姬只剩下可愛和善良了。

“不用了,兩個就已經受不了了!”

雲天眨了眨眼睛,看着潘瑤,人生能有此紅粉知己,足矣。

“討厭,夢夢,咬你爸爸!”

潘瑤一陣嬌羞,把懷中的夢夢直接塞給了雲天。

這小傢伙可是一頓猛跑,此時正睡着呢。

“寶貝乖!”

雲天撫摸着夢夢的毛,疼愛的說道。

篝火跳動自然是把酒言歡,就連戒酒的老將軍也破例了。

推杯換盞間,大家喝的面紅耳赤。

歌曲作罷後,那嘹亮的軍歌又一次響起在山巒之中。

一腔豪情兩行淚,軍魂不朽堅不摧,古有忠良今依存,萬古豪情化酒杯。

直到大家東倒西歪,這才心滿意足的向着各自的房間走去。

等候在那裏的服務員們,也是訓練有素,早就習慣了這樣的場合。

“雲天那裏去了?”

忙活完的牛博宇,好奇的看着左右。

貌似在晚宴結束之後,就不見蹤影了。

“管好你自己吧!”

紅龍一臉壞笑的白了牛博宇一眼。

又不是雲天自己消失,同來的潘瑤和唐曦不也一起消失了嘛。

這美景之中,三個人之間的故事,又何須再問呢。

尤其是微醺之後,恐怕天雷地火都不夠表述的了。

“好吧!我睡覺!”

牛博宇一拍腦袋,自己還真是喝多了。

否則怎麼會問出這麼傻的問題來呢。

於是大家紛紛回房,而那圓月當空的郊外,月光下的湖水上,一條孤舟正在一點點的向着湖心島駛去。

這小船不大,也沒有任何的現代化驅動設備。

雲天坐在船尾,依靠雙槳推動着小船前行。

潘瑤和唐曦此時已經脫掉了鞋子,坐在船頭的她們,用那白嫩的腳丫拍打着清涼的湖水。

因爲飲了不少酒,這讓兩女的身上發熱,臉色紅紅的她們,閉着眼睛,任憑那陣陣微風吹在臉頰上。

腳丫泡在水中的清涼,讓這酒意清醒了幾分,但是有的時候酒不醉人人自醉。

就比如划着船的雲天,現在看着美豔的兩女,眼睛都直勾勾的。

若不是這小船單薄,他恨不得現在就撲上去。

“喂,你就不能慢點嘛!”

越看越美,雲天忍不住加快了速度,小船猶如離弦之箭般,射向了湖心島。

潘瑤忍不住有些抱怨,這良辰美景是那麼的愜意。

可是雲天卻好似在比賽一樣。

“我怕這風太小,吹不醒你的酒氣!”

雲天心中暗自叫苦,看着如此美豔的女人,他又怎麼可能不使勁呢。

“討厭鬼,我看你是想讓我們更加的醉吧!”

明知道雲天快要被點燃,潘瑤卻裝作不知道一樣。

倒是一旁的唐曦一直羞澀的低着頭,因爲三個人心裏都清楚,這湖心島的客房,是爲什麼準備的。

小船漸漸靠岸,雲天急忙跳上了那碼頭。

將船綁在木樁上後,在一一的扶着潘瑤和唐曦的小手,讓她們平穩的下船。

湖心島不大,但是規劃的可是非常的美麗。

國際級的園林設計師親手設計,整個湖心島全部都被綠色的竹子包圍。

綠意盎然中,聞着那竹子散發的清香,踩着那由鵝卵石鋪成的小路。

一路羊腸小道間,周圍的竹葉都是經過精心種植的。

月光灑落在竹林中,隱藏在竹林裏的燈光讓這裏並不暗淡,卻也不明亮。

完全由手工製成的各種桌椅,也帶着一股返璞歸真的感覺。

陣陣微風吹過竹林,發出颯颯的風聲。

竹影搖曳,帶着古韻,讓人有一種穿越會古代的錯覺。

而此時,兩個猶如仙女下凡的美人,光着腳丫踩在這鵝卵石上。

陣陣歡聲笑語中,讓身後的雲天真是有一種視覺上的衝擊。

放佛誤入仙境,巧遇兩位仙子的那種夢幻之感。

穿過竹林,眼前到了一片開闊地帶。

一個平頂的木製房舍出現在了三個人的面前。

整體以實木搭建的房舍透着典雅,尤其是此時房間裏的燈光照耀,有一種似夢似幻的感覺。

踩着三級臺階,來到了門前,潘瑤和唐曦一左一右拉開了房門。

眼前是一個寬敞的大廳,各色傢俱雖是實木,卻又擁有現代的美感。

再加上由處理過的草繩編制而成的配飾,更是帶着一種人間仙境的美麗。

房子不大,但是一應俱全,兩間半開放式的客房中,也擺着那舒服的大牀。

廚房、書房自然也有,尤其是那開放式的浴室,更是讓人有一種做夢的感覺。

此時小島之上,也只有他們三個人,一半在室內一般在室外的大浴缸已經放滿了水。

這浴缸足以承載十多個人一起沐浴游泳,再加上那一旁的美麗噴泉,讓着美景更加的誘人。

潘瑤和唐曦已經迫不及待的跑進了浴室,羞澀的她們不忘關上房門。

很快的,披着浴巾的她們,躺在了那半開放的浴缸之中。

享受着現代化按摩噴頭的舒服,又可以欣賞大自然的美景。

尤其是那天上的繁星點點,靠在傾斜的牆壁上,看着竹影晃動,是那麼的美麗。

“好美啊!我真想一輩子都住在這裏!”

唐曦靠在潘瑤的肩膀上,忍不住開口說道。

這種對於美麗的追求,可是女孩子們共同的愛。

“好啊,等我們老了,我們三個人就住在這裏好不好?”

潘瑤當然也喜歡這裏了,一臉微笑的她,看着天空說道。

“好啊!”

話音未落,唐曦頓時小臉羞紅,可還不等她再說什麼,一個身影已經出現在了她們的面前。

“小美人,我來了!”

早就迫不及待的雲天,藉着酒勁,壯着膽子,直接向着潘瑤和唐曦撲了過來。

水花四濺下,或許是因爲酒精的作用,又或許是因爲感情已經到了,反正都是水到渠成。

半推半就,在這浴室之中,唐曦就這樣的倒在了雲天的懷裏。

碧波盪漾下,這些年來的夢想,就這樣的變成了現實。

以酒遮臉,潘瑤和唐曦就這樣的被雲天徹底征服。

美景美色,人間極品的享受,讓雲天感覺到是那麼的幸福。(。) 當清晨的陽光照映在房間裏的時候,雲天這才懶懶的睜開了眼睛。

而此時這大牀之上,潘瑤和唐曦一左一右的蜷縮在雲天的懷中。

昨夜的瘋狂,真是兩女都想不到的,至於雲天就更是連想都沒有想過。

隨着雲天移動,兩女也睜開了眼睛,遍佈紅霞的臉頰更是美麗。

誰都不敢亂動,更不知道說什麼,因爲昨夜的行動實在是太瘋狂了。

“起牀嘍!”

看着潘瑤和唐曦的美麗,雲天不由的將兩女摟在懷中。

每個人的臉上都送上一吻,算是三個人的重新開始。

不過,很快,兩女就掙脫了他的魔爪,抱着被子直接跑了出去。

看着那美麗的背影,雲天不得不承認,自己確實享受了齊人之福。

等到雲天起牀的時候,兩女都已經穿戴好了衣服。

羞澀的她們,連眼神都不敢和雲天有絲毫的交流。

倒是雲天,不斷的挑釁着兩女,但兩女也僅僅只是躲避,到最後直接手挽手跑了出去。

湖心島上的朝陽是那麼的美麗,看着跑過來的夢夢,雲天也將它抱在懷中。

隨着三人起牀,已經有專門的快艇來接他們了。

隨着快艇在湖面上破開波濤,三個人又回到了山莊之中。

“壞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