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但是這樣直接曬着,蘇薇兒真的感覺皮膚癢的越來越厲害。

拍攝結束之後。

蘇薇兒趕緊回到保姆車你,繼續噴了噴霧。

慕行之自然看出蘇薇兒的異樣,上車,“薇兒我先送你回去!”

蘇薇兒沒有說什麼,答應下來,現在她真的需要快點回去好好護理上藥。

而慕行之對蘇薇兒的關心,這裏的人自然都看在眼底,之前慕行之給不少大模拍過照,或許真的比不上蘇薇兒這樣的勾人心魂,但是也是美的讓人傾慕,可從來沒見過慕攝影師這樣關心過。

慕行之開另一輛車單獨送蘇薇兒回去,吩咐好一些事項之後,便開車離開。

“住哪裏?我馬上送你回去!”

蘇薇兒說了地址,“金城路花園別墅24號!”

“好!”

坐在後車位的避免陽光照射,雖然還是癢但現在也算是在承受範圍之內。

“薇兒你現在的情況,還是先暫停幾天拍攝,只有兩期拍攝,等你康復,加班兩天拍攝,完全來得及,你還是要好好養好才行,不然到時候治療起來麻煩那就不好了。”

慕行之勸道着。

蘇薇兒:“我先看看!今晚再給你消息!”

權少的天價蠻妻 “好!但是我還是希望你好好休養,畢竟外在的美對一個模特來說是相當重要的,薇兒你心底應該都清楚,就算結束日前兩天加班加點拍攝以薇兒你的實力來說,完全不是問題,所以還是先照顧好自己。”

慕行之是希望蘇薇兒能好好休息。

“我知道!謝謝!”

“……”

“對了!薇兒你接下了盧蘭的代言?!”

從今天兩人的話裏,大抵都能猜到什麼,盧蘭化妝品的代言合同LK一直都沒有做出回覆,畢竟盧蘭在化妝品界並不算是很出名的公司。

蘇薇兒恩了一聲。

只聽到慕行之繼續道:“盧蘭產品算不上高端,面向的羣體都是普通收入的女性,但是我相信以薇兒你的魅力,一定會讓盧蘭銷售創新高,我是相當堅信!”

“……”

“那就借你吉言了!”蘇薇兒一笑道。

“……”

“如果到時候真的如我所說,要考慮請我吃頓飯?”玩笑的語氣,說話的方式完全像是很相熟的朋友了一樣。 就在柯望看著光洞一籌莫展,尋思著有什麼辦法可以突破的時候,他的乾坤袋中忽然有了動靜。

乾坤袋裡躁動不安,就好像有什麼東西想要掙脫束縛衝出來一般。

柯望連忙將它按住,卻反被它拖著飛了起來。

在天上繞了幾圈之後,柯望只能無奈地鬆了手。他已經快被繞暈了。

而柯望的乾坤袋在脫離了柯望的掌控之後,更是猶如魚入大海,在天上可著勁兒的撒歡。膨脹,縮小,膨脹,縮小,膨脹,縮小……終於,「砰」的一聲,在天空中完成了一次盛大的煙花綻放。

柯望一直以來收集的各種法器、靈符、靈丹、煉藥煉器的材料……統統從天上飄落下來,如同下了一場大雨一般。

看著這場別開生面的大雨,柯望欲哭無淚,這可都是他多年的收藏,有錢也買不來的好東西,這下全給崩飛了!也不知道撿回來之後,還能不能接著用?

好在一些重要的東西,比如祖師爺留給他的召喚符還有《祖師手札》,驅使「雷大爺」的雷擊棗木印之類的都被他帶在身上,沒有被爆掉,要不然他真的想要刪號重來了!

好好的乾坤袋,怎麼會突然之間就自爆了呢?

柯望的眼睛噴著火,四下尋找罪魁禍首。

其實根本不用找,那罪魁禍首十分張揚地還在天上掛著,生怕柯望找不到,還很貼心的泛著白光,要多晃眼就有多晃眼!

不過在柯望眼中,那就是嘲諷啊嘲諷!

柯望已經出離憤怒了,從來只有他嘲諷別人的份兒,現在居然淪落到被人……不,是被一件東西給嘲諷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不發飈它還真不知道主人是誰了!

柯望馬上飛上天去,仔細端詳,這才發現這個害得他全部家當化為烏有的罪魁禍首,居然就是他在宗門遺迹中尋得的木匣子!

不過此時的木匣子卻跟柯望初見之時大不相同,靈氣外溢,氣場逼人,顯然裡面藏著的東西並不是柯望師門的珍藏那麼簡單。

那到底是什麼東西?

柯望滿腦子的問號,一時間不敢輕舉妄動。

可即便是柯望停手了,那個木匣子卻是不肯消停下來。

柯望不知道木匣子之中的東西是什麼,不過它現在的確是非常的跳。

在掙脫了乾坤袋的束縛之後,它又向裝著它的木匣子本身發起了進攻。

這木匣子看起來平平無奇,沒什麼特別,但卻能夠抵擋得住木匣子中東西的進攻,果然也是一件難得的法器!

光芒時弱時強,攻與守的力量在不斷轉換,正如兩軍對壘,殊死廝殺,驚險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

柯望不知該幫哪一方,索性作壁上觀,看著它們你爭我奪,就當是在看戲了。

正當兩方廝殺正酣,難解難分之際,那個被柯望所遺忘的光洞卻是突然殺到,從中分出了一波兒靈力幻化成一個大鎚子從外部準備強行拆遷,與木匣子中的東西來了一招裡應外合!

柯望大驚失色,想要阻止,卻已是來不及了,木匣子遭受兩方突襲,再也撐不下去,身上出現陣陣龜裂,不一會兒功夫就分崩離析,碎成了一堆廢渣!

木匣子中的東西得到了自由之後,立刻衝天而起,暢快地在天上繞了好幾圈。

柯望晚了一步,只能暫時回到地面,靜觀其變。

那光洞身懷敵意,既然幫助了木匣子中的東西脫困,想來那木匣子中的東西應該也不是什麼善男信女!

那東西在天上繞了幾圈兒之後,徑直朝柯望飛了過來。如飛鳥投林,其速勢不可擋!

柯望大驚失色,所幸他不知其是敵是友,一直保持著戒備狀態,這才得以及時反應,身體往後一跳,避開了那東西的突襲。

那東西沒有擊中柯望,一頭撞在了地上,砸出了一道深深的坑。

在這個時候,柯望才得以窺見這東西的真容。

那是一塊玉佩,上邊刻了一個古篆體文字,因為這塊玉光芒太盛,看不清刻的是什麼,也就無法得知其來歷。

不過柯望卻是覺得這塊玉非常眼熟,自己肯定是在什麼地方見過這塊玉佩。

不過柯望卻也來不及細想了,那玉佩一擊不成,又晃晃悠悠的飛了出來,沖著柯望又是一記飛鳥投林。

醫手遮天:腹黑王爺狂萌妃 柯望哪兒敢輕易被它打中,馬上邁開他那一米二的大長腿,繞著圈子跑了起來。

那玉佩在後邊兒窮追不捨,跟著柯望跑起了圈兒。

柯望一時之間哭笑不得,自己居然淪落到被一塊玉佩給追著跑的地步了,這都叫個什麼事兒啊!

雙方你追我趕,不知不覺間便已經跑了五里地,幸好這地兒夠空曠,不至於跑著跑著就跑到地圖外邊兒去。

總這麼跑著也不是個事兒,柯望已經意識到他甩不掉了,不如先下手為強!

這玉佩還真是執著,追著他跑了五里地,還是鍥而不捨,這是什麼樣的精神啊!

柯望眼中精光一閃,就要回身與玉佩決一死戰。

誰知就在這個當口,柯望的腳忽然被什麼絆了一下,身子抑制不住的往前倒去,「啪」的一聲摔了個狗吃屎!

這個時候居然被絆倒了!

柯望憤怒地望向絆倒自己的傢伙,居然是那光洞幻化出來的靈力手!

嘿!他又把那玉佩的這個「盟友」給忘了!

現在柯望也只剩下感慨自己時運不濟的時間了,因為那玉佩已經殺到了柯望的眼前。

柯望閉上眼,默默的準備接受自己最後的命運。只可惜,沒能見一見自己母親的老家……

玉佩終於如願以償的使完了那一招「飛鳥投林」,整個沒入柯望的身子,消失不見。

一刻鐘……兩刻鐘……一個時辰……

柯望緩緩睜開眼睛,上下摸索了一番,身體里一點異樣都沒有,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他不敢相信,馬上站了起來,上下走動了一下,也沒發現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兒,精神頭兒比之前還好。

他感到一陣荒唐,搞什麼?那玉佩進入他身體里了嗎?怎麼什麼變化都沒有?無毒無公害嗎?

這麼說,剛才他跑什麼啊!

正在柯望感到莫名其妙的時候,那個一直被他忽略卻又一直在刷存在感的光洞已經等不及了。

趁著柯望失魂落魄的時候,光洞猛地幻化出一條長長的鞭子,卷了柯望就往洞里拖。

柯望腦子還有些暈乎乎的,不是不讓進嗎?怎麼現在反而把他拖進去了?

還有,能不能不要玩捆綁PLAY,這樣好羞恥的說!

……

就這樣,在「和諧」與「美好」的氛圍中,柯望迎來了他的彩雲界穿越之旅。

嘛!不要在意細節! 林芳回答道:“是!今天蘇薇兒去沙灘參加外景拍攝!”

“我不是說過她現在的情況,還讓她參加拍攝?這期封面拍攝延遲一個月!”嚴厲的語氣夾帶的怒氣。

林芳沒有任何的反駁,“是!我知道!”

“……”

“還有!你去讓人查清楚,昨天薇兒都吃了什麼東西,好端端的可不會無緣無故的過敏!”

“……”

“我現在吩咐人下去查,會盡快給陸總消息。”

陸少宸掛斷電話。

回到臥室,看着躺在穿上熟睡的女人。

隨即到了浴室的洗了腳,回到牀上,脫了外套,側身躺在女人一側,伸手摟着她在懷裏,即使這會兒臉色紅疹的女人,但是陸少宸看着的目光這一刻仍舊如此的溫柔迷離。

修長的手指在她的臉頰上來回的輕撫着。

就在這時,一陣手機鈴聲響起。

這聲鈴聲驚醒了蘇薇兒,迷迷糊糊睜開雙眸,恢復意識,清晰感受到這包裹着她全身的氣息,甚至沒有想要去反抗。

只聽到頭頂傳來男人低沉的嗓音道:“寶寶!”

喚道着,只聽到電話那端傳來激動嘟囔的嗓音道:“粑粑!你接媽咪回來沒有,回來沒有?寶寶要見媽咪,寶寶要見媽咪!”

陸少宸溫柔的聲音安撫道:“爸爸很快就帶媽咪回來,寶寶乖乖的不許鬧,寶寶鬧的話,我就告訴你媽咪,寶寶不聽話了!”

這話完全可以震懾到發脾氣的寶寶。

“寶寶會聽話!寶寶會聽話!那粑粑快帶媽咪回來!”

“……”

“知道了!”

哄好了這個小東西,陸少宸掛斷電話,垂眸看到已經醒來的女人,沉聲道:“醒了!”

話落,蘇薇兒猛地緩過神來,伸手忙的捂着自己的臉頰,似乎在遮擋什麼。

而陸少宸伸手握住他的手腕,緩緩移動開,“沒事的!很快就會好!我讓人去給你配了藥!按時服用擦拭,過不了幾天就會好的。”

低沉溫柔的語氣簡直要軟到人的心底去。

蘇薇兒也不知鐵石心腸人聽到這聲音,這語氣,無不是在刺激着她的耳膜。

只是恩了一聲,依舊保持動作背靠在男人懷裏,問道:“今天真的要回去看寶寶?但是我現在的情況?”

“……”

“還是回去吧!不會嚇到寶寶的!你難道對寶寶這麼沒信心,以爲寶寶會嫌棄你了?”反問道。

“……”

“我沒有這個意思!”

“……”

“起來收拾吧!現在回去!要是寶寶等着急了,可不好哄。”

蘇薇兒當然知道,只是隔了一天沒有見到寶寶,真的很想這個可愛的小傢伙,想抱着他軟軟的身體,寵着這個小肉球。

想了一會兒。

蘇薇兒最後還是同意。

陸少宸側身下牀,隨後扶着牀上的女人起身,完全就是貼身照顧。

“先擦些藥!”

頂級老公好霸道:婚久情深 “……”

“我已經上過藥,等明天在上藥!”

“……”

“也行!去換衣服吧!”

無形之中,兩人對話方式變得這般的溫柔平靜,一種說不出的和諧美好的氣氛。

蘇薇兒換了長袖,休閒褲,這會兒是在不敢穿裙子,戴上黑色口罩,披散着頭髮。

收拾好出門時,蘇薇兒突然想到什麼,給張姨打了電話。

“喂!張姨你今天說的草藥有消息了!”

“……”

“我正準備給蘇小姐你打電話,我聯繫上老家在的人了,他明一早就去山上給你採藥,給你寄過來。”

“……”

“那這樣太好了,謝謝你張姨,多少錢,我現在轉給你!”

“……”

“蘇小姐你也就看着給吧!”

“……” 彩雲界,中央王庭。

正值壯年的彩雲王閉著眼睛端坐在鐵王座上,聽著書記內宦宋承恩那如催眠曲一般的枯燥報告,還得給出批示,實在是煩不勝煩。

「啟稟我王,今年的雨水不足,彩雲之西的梭羅果歉收,駐守將軍羅烈上奏請示我王,是否可以酌情減貢?」

「不準!告訴羅烈,收不上梭羅果,他就留在彩雲之西,一輩子不用回來了!」

「啟稟我王,今年年成不好,彩雲之北的蠻族頗有異動,或許會南下「打草谷」。邊境大將段宏飛請示我王,是否可以將歷年拖欠的軍餉軍械到位?」

「哼!又是那個「段瘋子」!告訴他,孤沒錢,讓他自己想辦法!」

「啟稟我王,北王柯天行上書自請領兵北伐,現在正守在殿外求見,是否召見?」

「那個臭小子,還沒死心呢?不見!就說孤偶感風寒,不見外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