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但是,真是下車容易,再上車難啊。

太難了。

四周也還沒有人經過。

整個就那麼一個傻乎乎的形象。

恐怕這裡是從來都沒有出現過,星期天的上午,一個外國男子,抱著那麼一大束,遮住了整個上半身的鮮花痴痴獃呆地站著的先例吧?

其實那邊吉普尼就有一大把。

路過這裡的也偶爾會有幾輛。

但他搞不清楚那具體的運行線路。

而且那車上面亂鬨哄的局面,他早就是領略過了。

加上現在懷裡捧著這麼大的一束花。

他確實再也不打算去感受那樣的氛圍。

也就是眼睜睜地看著身邊路過的車。

還有對於計程車的到來,望眼欲穿。

哪怕那吉普尼車上的乘客,對於他投過來無數看稀奇看古怪的眼神。

甚至是指指點點之類的動作。

他還是要堅持著等到計程車。

可能這樣才算是一種彌補了吧?

對於之前遭遇到的晦氣,還有這樣那樣的不順利,他覺得是已經影響了自己那誠心誠意的純度。

必須得是要在這最後一個環節上面,做得更好。

怎麼也得是要讓懷裡的鮮花,免於受到更多的折騰,以及其他更多不相干的人的評頭論足。

好像這也是他現在唯一還可以做得的吧? 只是這樣一來,很可能這往返一趟的計程車費,都快要趕上鮮花本身的了。

重生之嫡女風華 總體來說,這樣買到的鮮花,怕是會遠遠超過在花店購買的成本。

哪怕這不算是什麼買櫝還珠的愚蠢行為。

但卻已經是非常代價昂貴的了。

他雖然是對此有些強烈的感覺,卻也談不上什麼心痛。

更沒有半點後悔的意思。

唉,也只是寄希望於Anna,能夠稍微的感受到自己這樣做的一番苦心了。

就連好不容易才打到計程車,坐進了車廂的時候,他都忍不住的還要這樣想。

這前前後後,還真是等了好長一段時間。

沒想到,上車以後,駕駛員的第一句話就是,

「哇,先生,你這是要去求婚嗎?我的天,居然是這麼大的一束玫瑰花!」

看來這裡的本地人都是一個德性。

對於這樣規模的花束,總是一個基調地大驚小怪。

他也懶得去答覆。

或者是解釋一句什麼的。

除了告訴對方自己要去AyalaCenter之外。

幾乎就是沒有再開口。

有些有氣無力地躺在靠背上面。

長長地出了一口氣。

這才覺得疲倦消失了一些。

「為什麼要等這麼久啊?剛才我上車那裡,平時也是沒有計程車出現的嗎?」

「呵呵,也還好吧?只是可能因為今天是星期天的緣故。我們都不願意開那麼進來。」

「一般來說,都會認為是不可能有什麼顧客出沒於此的。」

唉,果然是因為星期天的緣故。

搖搖頭。

其實他這也只是抱怨的說法。

心裏面大概也是能夠想到會有這樣的原因。

他乾脆閉目養神。

只是這樣一來,駕駛員吃了個不大不小的癟,也就只好專心開起車來。

沒想到從卡本那裡去到Ayala,卻是不太遠。

比他預料的路程,要近了不少。

現在還不到下午一點鐘。

算是比較理想的時段。

走下車來,看著熟悉的Ayala的大門口。

他心裏面有些感觸。

自己這總算是回到了現代的文明世界。

之前那種驚悚莫名的感覺,也終於是徹底消失不見了。

彷彿是為了再次確認一下,他還專門騰出一隻手來,認真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的確這就是Ayala的大門口無疑的了。

那個保安小哥,還正在用一臉疑惑的表情看著自己呢。

不用問都知道,人家正覺得他是一副好奇怪的樣子。

抱著這麼大的一束鮮花,卻獃獃地站在門口。

好像是猶豫著要不要進去。

再這樣持續下去,怕是會被別人當做什麼神經病的吧?

這裡估計是沒有什麼行為藝術的說法。

有也不會被人接受的。

他回過神來,趕緊配合著通過那道安檢門。

之前為了方便辦事,他連隨身的小包都沒有帶。

就是輕輕鬆鬆的一身就出了酒店。

現在看來,倒是一個英明的決定。

抱著這麼一束沉重的花,也不會覺得很累。

只是一路上,總是有不少怪異的眼神投向他。

唉,怎麼就沒有幾個是羨慕的類型呢?

他覺得,如果旁觀者的目光中,再多一些羨慕的意味,自己肯定是會備受鼓舞的吧?

眼下的情況,好像也不容許他多想什麼。

因為自己實在是太容易受人矚目的了。

估計是多磨磨蹭蹭上那麼一小會兒,就會被人指指點點議論。

很簡單地考慮了一下,他就決定直接去上次請Elsa吃飯的那家餐廳。

既然是Elsa那樣的女孩子,都覺得那裡有著很好的氛圍。

當成是最想去的餐廳。

那麼,應該也會是對Anna奏效的了。

雖然才去過一次。

但他也覺得,那樣的露天平台,還真是一個稀缺的資源。

至少是在SM購物中心裏面,無論如何,都是找不到那樣的去處的了。

而且,那裡還有著一個得天獨厚的優勢。

就是緊挨著電影院。

甚至隔壁就是電影院的某個放映廳。

到時候,如果聊著聊著大家都很開心了。

那麼就可以乘勝追擊,直接去旁邊看看電影。

那樣豈不是不要太美好?

他美滋滋地盤算著。

三步並作兩步,就趕到了那裡。

由於現在的時間,餐廳當然不可能是客人滿座的。

事實上,外面的露天平台部分,是一個人都沒有的。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了。

沒有誰是會犯了神經病那樣的,要頭頂著這麼毒辣的烈日坐在外面。

與之相連的室內部分,倒是坐得密密麻麻。

可見這家餐廳口碑還是不錯的。

他有些慶幸,自己還沒有選錯地方。

事實上,這麼倉促的情況下,他又沒有其他的選擇。

像是大華那樣的中餐館,就在隔壁不遠的地方。

但他卻不太感興趣。

對於海外的中餐,他一向都是認為絕對不太地道而敬而遠之。

何況,他也不會認為Anna這樣的本地女孩子,會對中餐感冒。

要請本地人吃飯,最為保險的做法,應該就是去這樣的F國菜餐廳。

他也想趁機再感受一番,這樣的星級餐廳,做出來的美食,和之前常去的小飯店所提供的食物,會是有多麼大的不同。

但是,最重要的因素,應該還是這裡晚上獨有的氛圍吧?

「經理,我想要見你們的經理。」

才進去餐廳門口,他就衝到了收銀台的區域,對那個漂亮女孩子說到。

這樣一定是把人家給嚇了一跳。

那個女孩子有些結結巴巴地問到,

「先生,請你稍微坐一下。我這就去找經理。」

「不過,我可以知道,你是因為什麼事情要找經理的嗎?」

不過,話音未落,她看了看四周都好像是沒有什麼空位了。

就馬上抱歉地對他一笑。

「好吧,先生就站在這裡稍等一會兒吧。」

然後好像才看到他懷裡那一大束鮮花那樣,不大不小地驚呼了一聲,

「哇,好多的鮮花!」

「還是玫瑰花呢。先生你這是打算幹嘛呢?是要送花給我們經理的嗎?」

末了還有些調皮地咯咯笑了一聲。

這樣一來,她的緊張好像才消失了一些。

他也才有機會回答她剛才的問題。

「呵呵,當然不是了。」

「其實,我是來專門預訂今天的晚餐的啦。」

「可能應該是不用找來經理,就對你說出我的想法,也會是一樣的效果吧?」

她眨巴著好看的大眼睛,點點頭,

「先生你請講。實際上,我就是專門負責客人預訂的。我會認真地記錄下你的要求的啦。」

他大喜過望。

「很好。我想晚餐在外面平台的那一張桌子。」

他遙遙地指指露天平台最靠邊的位置。

「還要和你們的服務人員,有一個簡單的約定。」

「就是我拍拍手示意的時候,你們就要把這束鮮花,送到桌子邊上來。」

「嗯,現在還早。鮮花就暫時寄存在你們這裡吧。」

一邊說著,一邊把手裡的鮮花遞過去。

她點點頭,再仔細看看鮮花。

「先生,這鮮花倒是很漂亮,感覺也很新鮮。」

「但是,請原諒我的多嘴。怎麼這麼多的鮮花,卻是沒有好好的包裝一下呢?」

「你看看,連個像樣一點的彩帶和彩紙都沒有。」

「這怕是要讓它的檔次,大大地打一個折扣呢。」

她一邊說著,一邊流露出非常惋惜的神情。

「唉,當時我趕時間,走得匆匆忙忙,就沒有再去買一些相關的包裝了。」

他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不過,對於人家這樣好心的提醒,他也是有些感激的。

然後,他又靈機一動。

「哦,對了。你在這裡上班,應該也是對這樣的包裝都比較熟悉的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