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但是

對着白雨遲等人,辰夜冷冷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公子”

辰夜揮揮手,道:“白樓主,再告訴你們一個祕密,瘋魔乃是青帝前輩傳人,而他妻子柳研,更是擁有着天聖之體,以你聽一樓的情報,應該知道,當天他們夫婦逃過葬天谷的追殺,會付出怎樣的代價。”

“而這個代價,便是滅了葬天谷,都不夠解我心中之恨。”

“什麼。”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望着辰夜他們的離去,僻靜客廳中,以白雨遲爲的一干聽一樓高手,個個面色,均是呆滯了下來,有些不知所以!

許久過後,一位老者謹慎的說道:“樓主,那年輕人的話,可信嗎?”

“可信!”

說話的是林修,他看着衆人,道:“絕對可信!諸位,固然諸位前輩,都可以讓龍族恭恭敬敬,但唯有青帝前輩,才能使龍族爲之付出一切,那瘋魔如果不是青帝前輩的傳人,龍皇不可能在剛纔,表現出驚天的殺機來”

“也許,這是因爲龍皇與那青袍年輕人關係密切的緣故,你也說過,他們是一起進入傳承之地的最中心,這裏面生了什麼,不會有別人知道的。”又有一位老者接過話說道。

聽到這裏,林修淡然一笑,道:“樓主,諸位,其實我們根本不需要理會那年輕人的話究竟是真是假,只要是他說的,我們照着做就行。”

“爲什麼?”

白雨遲卻是神色微微一緊,道:“林長老說的沒錯,只要是他說的,假的,我們也可以當成是真的。”

“樓主?”

另外幾位老者臉色顫抖了片刻,旋即也是明白了這句話的意思。

不管那瘋魔是不是青帝前輩的傳人,至少,以瘋魔夫婦表現出來的實力和潛力,已足夠的驚人,能有多少人,在修爲差距那麼大的情況下,可以在來大尊玄高手手中逃出生天來?

葬天谷的幾個老傢伙實力如何,白雨遲這些人非常清楚。

不提瘋魔夫婦,方纔問話的年輕人,以及他身邊的女子,還有他們的另外倆個同伴,都在未來,足以走上巔峯之途。

葬天谷的那些人和他們比較起來,實在太不重要了。

“可是樓主,葬天谷背後,有柳之一族,這個,卻不是我們可以無視的。”一會過後,一位老者說道。

默然一會,白雨遲道:“這事就交給族裏了,不是我們所能夠管的,不過我相信,即便在族中,青帝傳人這個身份,不管真或假,都沒有人無視!”

再度回到失落平原上,這裏,已經沒有了離開時的那種天地變化,到處靜靜悄悄,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生。

“辰夜!”

看了眼不遠處,正在構建空間通道的龍皇一眼後,紫萱說道:“你將瘋魔的身份說了出去,就不怕白雨遲的話,是假的嗎?”

如果是假的,後果將非常嚴重!

在邪帝殿眼中,四位大帝傳人,以及龍族,會是最大的威脅,以聽一樓的情報系統,只要瘋魔在中域再度出現,不會太難被找到的,到時候,瘋魔他們危險了。

“不礙事!”

辰夜溫和笑道:“即便聽一樓乃是邪帝殿的勢力,找到瘋魔,他們夫婦固然是危險,可同時,也會令我們快些的找到他們夫婦。如果不是的話,這份安全的保障就足夠了。”

總裁寵妻有道 還有一點辰夜沒說,辰夜無法把握瘋魔和柳研在擺脫葬天谷追殺的時候,到底天聖之體解封了多少,三年時間過去,究竟,恢復了幾分。

瘋魔和柳研都是重情重義之輩,卻不願意,將麻煩帶給辰夜等人,更加不會將傷痛折磨展現在辰夜他們面前,讓後者等人擔心的。

正是知道這一點,所以,辰夜纔想到,最後要借聽一樓來找瘋魔,如果聽一樓乃是敵對一方,這樣也是個機會。

情報系統遍佈整個中域,這樣的敵人,如何能否容忍他們存於世間之中?

當然,不是敵人就最好了,聽一樓的存在,其實挺有必要的。

“辰夜,紫萱,好了!”

二人短暫的交談中,龍皇身前半空中,已經有着一方龐大的空間大門顯現出來。

不愧是聖玄級別的高手,如此輕易的,就將空間通道構建出來。

達到聖玄境界後,可以化空間之力爲天地之力,但凡世間任何一方,只要去過的,便是都可以將之連接起來,這就是天地之力的妙用。

在世間中,除卻本源力量外,以及虛無縹緲的天道之力,就屬天地之力是最爲的強大,傳說中,當達到天玄境界,那天地之力,便是可以隨心所欲的使用,猶若手臂,到時候,他人眼中所謂的神通,都不在是神通。

天玄高手,舉手投足,便可滄海桑田,不需要任何的展現,就能揮出強大無匹的力量來。

三道身影,快的沒入到空間通道中,剎那過後,空間大門,徐徐的消散於虛空內,若有其他人到來,也不會現,這裏曾經生過的事情。

“辰夜!”

“龍皇前輩,有話請直說。”見到龍皇的吞吞吐吐,辰夜馬上說道,心中卻是有着幾分的好奇,究竟什麼話,以龍皇的身份,都不好講出來的?

頓了好一會後,龍皇才道:“你們對我龍族有着大恩,所以,對你們的要求,我根本無法拒絕,化龍池,因爲紫萱需要,族中長老,也不會反對紫萱進入化龍池。”

“但是,化龍池乃是我族至寶,每當有先輩即將坐化時,都會進入化龍池之內,然後散去畢生力量,化爲枯骨,他們的力量,就會融入化龍池。”

“這個我知道,龍皇前輩,你的意思是,進入化龍池也需要我們經過某些考驗,是吧?”辰夜問道。

“是的!”

龍皇沒有否認,他說道:“在無數多年的累積之中,化龍池之內所凝聚的力量,也是達到了一種相當恐怖的程度。如此一來,才能保證我龍族傳承,可以一直延續下去,儘管這多年來,因爲當年大戰緣故,致使龍族勢微,但依舊存於世間中。”

“也是因爲那場大戰的緣故,我龍族許多高手隕落後,無法進入化龍池,致使我龍族傳承,在這些年來,出現了極大的斷層,因此,化龍池顯得更加珍貴與緊張,到如今,已無法讓我族後輩,想進就進了,所以”

龍皇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辰夜與紫萱,他不懷疑辰夜曾經說過的話,因爲龍皇很明白,如果不是三足火龍和黑龍倆位先輩願意,辰夜,不可能得到百戰決,以及黑龍畢生的傳承。

因此,辰夜對龍族而言,就有着天大的恩情,這個恩情,足以讓龍族傾囊相待,可是!

紫萱倒了笑了一聲,說道:“龍皇前輩,沒關係的,到時候,你按照龍族的規矩來辦就是。”

“多謝姑娘!”

龍皇抱了抱拳,神色鄭重說道。

對於紫萱的實力,龍皇儘管不曾親身領教過,卻是親眼見過,放眼世間年輕一輩,只怕,能越過紫萱者,只怕不可能存在。

以她的年紀,尊玄三重境界,這等xiūliàn天賦,無人可比!龍族儘管強大,可是,要找出一位年輕的後輩與紫萱交手,也是根本沒有。

因此,龍皇從她淡淡的話中,聽出來的,是強大無比的自信,然而,龍族的考驗,又豈是這樣的簡單。

否則的話,龍皇根本就不用對辰夜和紫萱抱有什麼歉意見龍皇這樣,辰夜笑道:“龍皇前輩,化龍池,我們是非進不可,所以,你就把心放平穩了,不管什麼考驗,難不到我的。”

總不可能,龍族裏的那些活了不知道多久的老怪物會對他們全力出手吧?只要不是這些人出手,而即便是,沒有全力的話,辰夜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因爲他相信紫萱的實力。

別看現在,辰夜憑藉着本身實力,加上諸多手段,便是尊玄高手也能夠與之一戰,但是,面對的對手如果是紫萱的話,辰夜就沒什麼信心了。

龍皇歉然一笑,沉默了下來!

中域某一處遙遠地方,這裏彷彿已自成一方空間。

天際之上,飄蕩着的,是厚厚的雲層,然而,卻是猩紅顏色的雲層,從遠處看去,仿若那血雲一般。

被如此的雲層所籠罩着,下方整個天地,都是呈現出鮮血的顏色來,不但如此,空間中飄蕩着的氣息,也是極其濃郁的血腥味,彷彿這個世界,是有鮮血所構成的世界,可怕之極。

視線緩緩的向下移動,當到達地面上的時候,赫然,那方大地,全部的範圍,被猩紅的鮮血所籠罩着,由於鮮血太濃,太腥,致使這裏看起來,血海似乎在凝固。

這裏,赫然是一片血的海洋!

血海之中,波1ang翻滾,轟隆之聲,也是絡繹不絕,那泛射出來的殷紅光芒,與天際之上的血雲遙相呼應,直接將這個世界,渲染成了,猶若十八層的無間地獄。

而地獄,恐怕也不上這裏如此的可怕吧?

濃濃的血雲,無至盡的血海,以及在這裏,除卻血腥氣息外,再也沒有別的氣息蔓延如果有人到了這裏,別說生存,便是呼吸一口,只怕都要喪命。

某一刻,那翻滾着的血海中,突然,在血海表面,無數鮮血快凝聚,到最後,好像有着一張巨大的臉龐,被凝結了出來。

“無數年過去,今天,又有一位老友永遠的離開了,還真是有些懷念曾經的歲月啊,只可惜,時間不會復返了。不管怎麼樣,呵呵,玄帝,一路走好”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當無止境的空間通道走到盡頭後,剛剛踏出空間通道,站在空間大門處的時候,一陣,極度濃郁的生機,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來

那等濃郁,沁人心脾,以至於在接觸到生機的剎那,辰夜清晰的感應到,他自己所擁有的大地本源,都是出了愉悅之意。

要知道,大地本源地精之心,便是代表着大地之力,而大地,纔會衍生出生機,倒是不曾料到,這裏的生機,居然可以讓地精之心有着如此的表現。

這龍族,當真是了不起!

這是一方無邊無際的世界,是龍族如今棲身之地,而這片天地,乃是龍族高手,以大神通,在真實的空間中,硬生生開闢出來的另外一方虛空,如此手段,放眼整個世界,能夠做到的,怕也是不過一手之數。

瞭望前方,是一片浩瀚無垠,彷彿未曾開墾出來的大地,大地之上,一座座山脈猶如巨龍匍匐般延伸着,一片片的遠古森林聳立,散着古老歲月的氣息。

萬丈般的古老巨樹猶如一座座小型山峯般的矗立着,那擴散而開的枝葉,彷彿是遮掩了整個天際,一種濃濃的生之氣,涌蕩在這天地間。

時不時的,會有驚天的嘶吼聲音響徹起來,充滿了野性與桀驁之感。

“這裏,便是龍族所在的空間嗎?”

辰夜與紫萱輕聲呢喃着,一座座山脈,一片片森林,都寫着悠久之感,偶爾的,會有龐大的巨龍,自山脈深處,或是自森林當紅,騰飛而起,千百丈身影,威武之極。

“當年大戰過後,青帝先輩在隕落之前,用其畢生修爲,生生的爲我龍族開闢出了這樣一方空間,致使他老人家提前時間隕落,不然,以先輩的滔天實力,縱然是抗不過那一次大劫,但無論如何,不會讓他老人家的傳承,時隔無數年之後,才重現天地之間。”

望着眼前這方生活的空間,龍皇眼眸一黯,嘆道。

辰夜也是嘆了一聲,說道:“幾位大帝的大義,我們作爲後人的,一定要銘記於心,不能忘卻掉。”

不管辰夜的內心,是否心甘情願的接受那所謂的使命,但幾位大帝的做法,叫他無比敬佩,若沒有他們,這方天地,在無數年前,就已經淪爲邪帝殿的產物。

辰夜無法想像,當這天地被邪帝殿一手掌控後,會變成怎樣的一幅光景?

再次見到玄帝的時候,辰夜曾經問過,當年,邪帝欲要一統天下,玄帝等人爲什麼不同意?

天地之中,高手輩出,天才絕豔之輩層出不窮,那些有大毅力,大堅持之人,憑藉着自身努力以及天賦,最終踏上最巔峯。

當有人有了這樣的實力,他即便沒有想過要掌控天下,可事實上,天地仍在他掌控之中。只不過,所謂的統一,更是彰顯這位絕頂高手的存在!

捫心自問,在世任何一人,有誰沒有想過,有朝一日,可以登上那方天地間的寶座?

xiūliàn是爲了什麼?

很多人都會說,是爲了逆天而行,是爲了改變自身命運,但這些,都是虛的,只是擺在明面上的一個僞裝而已。

少年時代,三兄弟聚大戰,隨後義結金蘭,道出了他們那時候的夢想,希望終其一生,無論如何,我們都要站在世間最巔峯處!

一統天下,並不是野心太大,只要你有這個實力,爲什麼不可以統一天下?

其他人會反對,會拼命,那也只是以爲,身在人下,無法自己而已!

但是,如今這世間,有着各大勢力,每一個勢力中,高高在上的,總歸是少數,更多的人,何嘗代表着的,不是一個賣命的角色?

說到底,只不過是因爲,那些已經高高在上的人,不希望見到,有更加強大的人,不但凌駕於他們之上,更是將屬於他們的榮光全都奪走,並,讓他們也成爲了人下之人。

當然,若是相差的太大,自不會有所謂的反抗,畢竟,反抗也是雞蛋碰石頭,這種事,不會有人去做。

可如果雙方差距,並不見得有很大的時候,那就不會有人願意見到,某人,將他們硬生生的壓在下面。

諸如當年,古帝,玄帝,青帝,白帝聯手,足可與邪帝一戰!

辰夜問,當年大戰,是否不想看到邪帝登頂,從而,掩蓋了天底下的所有人?

辰夜心中清楚,這樣問,會傷了玄帝的心,會將他自己置於尷尬的地步中,但他還是問了,不爲別的,如果,僅是他們幾位大帝不願看到邪帝登頂而動的大戰,那就一切都沒什麼必要了。

自然,辰夜也是明白,如果是一己之私而挑起大戰,或許,就不會有所謂的天道之力降落,幫助他們大戰邪帝,但未必,就沒有私心!

天道是無情的!

一話問出,玄帝沉默許久,久久之後,只道出了一個字――邪!

辰夜於是明白,若邪帝殿君臨天下,對這天地蒼生,會是一個巨大的災難,可同時,他心中也明瞭,那一場大戰的起,玄帝等人心中,多少都有一點私心!

但相比起他們無怨無悔,這點私心,自也算不得什麼,他們的做法,仍叫人認同,無論人,神,佛,都不可能沒有私心的。

他們如果沒有這樣做,一個邪字,要是邪帝殿控制了天下,這方天地,會更加的混亂與不堪。

“是!”

龍皇正容道:“所以無論如何,我們都要秉承先人遺訓,誓死守護着這方天地!”

聞言,辰夜頓時沉默了下來!

當走出空間大門後,二人便是清晰的感應到,天地之間,那極爲濃郁精純的靈氣。跟在龍皇身後,越加的深入着片空間時,靈氣的精純,越的濃郁了起來,到得後來,甚至連空氣都是有些黏稠的感覺,那是因爲天地靈氣充沛到一定的程度後,方纔能夠出現的景象。

辰夜和紫萱感嘆不已,不愧是大帝級別的人物,這一手的神通,絕不是其他人所能夠辦到的。

身在這裏xiūliàn,絕對可以事半功倍,那效果之好,無法言喻!

在龍皇的帶領下,約莫個把時辰後,他們便是停了下來,前方的虛空,出現了一些扭曲的跡象,好似有一層無形的屏障存在,隔絕着這方虛空,使那裏面,衍生出了另外一方世界。

這層無形,雖然肉眼不可捉摸,但辰夜和紫萱都是可以感應到,屏障的強大,如果猜的沒錯,這必定是龍族的守護大陣。

至於威力,當靈魂之力蔓延上去的時候,恐怖的,令人生起無法抵擋的威壓,便是迎面撲來,這叫二人清楚,這方守護大陣的威力,用毀天滅地來形容恐怕都並不過分。

感應到這裏,都不得不感嘆,青帝爲了龍族,算是傾盡了所有,不提虛無的空間,使人無法捉摸到龍族棲身之地的所在處。

即便是找到了這裏,如此大陣,要想破開的話,即便是聖玄高手,都極難辦到的。

“倆位請稍等片刻!”

龍皇對着二人笑了笑,隨即手掌輕輕一握,其眉心中,金芒閃爍而出,就在其眼前,化爲一條栩栩如生的金色小龍,蜿蜒盤踞間,瀰漫着生氣以及一種真實的威壓。

“吟!”

金色小龍低淺吟聲中,而後化成流光,掠進了無形屏障中,片刻之後,那空間開始緩緩的扭曲着,沒過多久,一道空間大門,徐徐的幻化出來。

便在這個時候,一股更加濃郁的天地靈氣,猶若下山的猛虎一般,衝涌而出,猝不及防之下,就連辰夜和紫萱,都是被硬生生的給逼退了幾步。

二人赫然不已,這天地靈氣得多濃郁,才能凝化成如這般的實質啊“二位請!”

龍皇一笑,率先踏進了大門之中。

辰夜與紫萱連忙隨尾而進,那空間大門,在三道身影進入之後,便是快的無聲無息消失不見。

“砰!”

前方的景象,陡然間的生了完全不相同的變化,而在這個時候,辰夜二人的身影,也是因爲周遭天地靈氣的太過濃郁,而覺得身體太重似的,被逼的降下了半空。

“好一方洞天福地!”

辰夜嘖嘖的讚歎着,目光掃視這龍族真正的棲身地,放眼前方,乃是一片蔥綠的海洋,顆顆巨樹,百米之高,樹枝延伸四周,彷彿觸角般,伸進了浩瀚虛空中。

盛夏綻放 這些大樹,彷彿xiūliàn有成的妖獸一般,呼吸之間,吞吐着天地間的靈氣,辰夜突然有所領悟,空間中如此靈氣,或許,就是這些大樹的功勞。

龍皇再度嘆了聲,說道:“這些,都是青帝他老人家親手構建出來的。”

辰夜點了點頭,也唯有青帝這等大帝級別的人物,才能構建出如此一方神奇之地。

進入到這裏,陣陣龍吟聲,便是此起彼負的響徹起來,一條條龐大的巨龍,自深山中,林海之中騰飛出來,帶着與衆不同的強大氣息,嬉戲在這片與世隔絕的天地中。

儘管辰夜對龍族已經有所瞭解,可見到這些巨龍的影子,依然是有着好奇之心,畢竟,這可是號稱妖族至尊的――真龍!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倆位隨我去見諸位長老吧”

當見到辰夜二人適應了這裏的空間壓力之後龍皇笑着說道而後身形迅掠出辰夜和紫萱也沒有多遲疑也是馬上跟了上去

三道身影自天空飛掠而過只見得那下方一座座山脈盤踞一股歲月古老的氣息散出來猶如恆古長存

所去的目的地乃是遠處那最高的一座山脈如今已經隱約可見在那山脈之巔一座龐大的宮殿在雲霧繚繞間顯得十分巍峨霸道

隨着一路所過條條巨龍龐大的身影也是越的清晰起來所遇見巨龍見到龍皇后皆是恭敬施禮隨後讓到一邊等候着龍皇與辰夜二人的過去

他們的眼瞳中有着恭敬更有着疑惑龍皇大人怎麼會帶着倆個人類來到這裏

沒有過上多久那最高的山脈便已在不遠處了一股磅礴大氣之感頓時迎面而來

辰夜此時不覺眉頭輕皺了一下龍族成員的數量還有不少的粗略的算了一下就所見到的已不下百餘之多

但是實力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