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但畢竟也是未婚女子,如今要和一個男人坐在這討論他對女人的性.趣和他的性.功能,她內心實在有些排斥。

而且偏偏這個病患開始給自己的印象就不是很好,讓自己對他有了一定的偏見。

見葉乘風朝自己招手,翁貝怡強定心神,為今之計,只有先請他走,隨後再想想辦法,想著清了清喉嚨。

「我知道了,今天約葉先生你來診所,主要是想做一下初步了解,我了解的也差不多了,今天先到這好么?下面還有其他病患……」

葉乘風聞言卻沒有要起身離開的意思,「我說翁大夫,我的實質『性問題』還沒有解決呢,這就要走了?」

翁貝怡低著頭,已經揭過了葉乘風的病例,開始看下一個病患的資料了,聽葉乘風這麼說,頭也不抬地道,「我不是說了么,今天主要是做初步了解,而且我和孫醫生不一樣,每個醫生都有自己的治療方式,特別是心理科,我要按照你的病例,給你研究出一套我的治療方案!」

葉乘風聽翁貝怡這麼說,這才點了點頭,又問翁貝怡道,「那我下次什麼時候複診?」

翁貝怡道,「我們診所里有所有病患的聯繫方式,貼心小護士會在你複診前一天通知你前來複診的!今天你來,不就是我們貼心小護士發的信息么?」

說完這些,翁貝怡坐直了身子,正色地看向葉乘風,「請問,葉先生還有什麼不明白的么?」

葉乘風搖了搖頭,隨即起身,朝翁貝怡伸出了手,「那就多謝翁大夫了,以後我的病就有勞翁大夫了!」

翁貝怡看了一眼葉乘風,伸手和葉乘風的手簡單一握立刻鬆手,「那就不送了!」說著在桌上一個按鈕上一按,門口的號碼立刻變成了26。

葉乘風知道自己也不好強留,不過這時他站起身的角度,剛好翁貝怡的胸口又暴露在他的面前了。

他瞥了一眼后,朝翁貝怡道,「翁大夫,我有一個建議!」

翁貝怡抬頭看了一眼葉乘風,見他正盯著自己的胸口,立刻又坐直身體,理了一下領口,「什麼建議?」

「你的罩杯有點小了!」葉乘風朝翁貝怡一笑道,「這樣容易影像你胸部正常發育……而且黃色和豹紋不適合你,我建議你用黑色蕾絲,配合翁大夫你白色的職業裝,應該相得益彰……」

翁貝怡本來還以為葉乘風是對自己的工作有什麼建議呢,沒想到這個人渣居然是對自己的文胸指手畫腳。

她之所以選擇帶比自己實際罩杯要小一號的文胸,是因為以前也遇到過像眼前這個人渣一樣的男人會盯著自己的胸口。

至於是豹紋好,還是黑蕾絲適合,那完全是見仁見智,自己就是喜歡黃色和豹紋怎麼了?

想到這裡翁貝怡滿臉不快地朝葉乘風道,「謝謝,再見!」

葉乘風見狀笑了笑,「 我在民國看風水[甜寵] ,再見!」說完便出了診室。

等葉乘風走出診斷室后,翁貝怡不禁摸了一下自己的文胸,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我穿豹紋真的這麼難看么?」

權門婚寵 ,她又變得滿臉不屑了,他又不是正常人類,人渣的話,我為什麼要介意?

重生之縱寵 ,翁貝怡立刻朝門口道,「下一位!」

不過等下一位病患進來的時候,翁貝怡的腦子裡還是始終停留在上一個病患的身上,和眼前的病患說話都有些言不及義了。

好不容易接待完了今天的所有病患,翁貝怡開始整理桌上的病例,當看到葉乘風的病歷單時,眉頭一皺,毫不猶豫的將他的病歷單放到了抽屜里鎖上。 ;


葉乘風出了診斷室,走到診所門口的時候,才發現門口有一張診所的職員介紹表。

眉頭處是開心診所的文化宗旨,取名開心的意思是讓人放開心懷,掃去心中陰霾。

主治醫生欄,是一張翁貝怡穿著醫生大褂的半身照,旁邊便是關於翁貝怡的個人資料。

從資料上看,翁貝怡今年二十六歲,某醫科大學心理學碩士,還在北京某著名醫院有臨床經驗。

葉乘風想到翁貝怡的樣子,看上去好像還沒自己大呢,沒想到居然比自己還大兩歲,真是看不出來。

他也沒多看,只是想到剛才在診斷室里,翁貝怡被自己調戲時臉紅的樣子,不禁覺得一陣好笑。


葉乘風回到學校的時候,保安室的門窗已經弄好了,桌上的那台電腦顯示器也已經換了。

幫他看著的校工李師傅見葉乘風回來后,立刻和他交代了一下工作,便離開了。

下午葉乘風見一個婦女站校門口看著學校一陣猶豫,他一眼就認出了是吳敏敏的母親,不過她現在穿的是便服,而不是清潔工服飾。

葉乘風打開校門,朝吳母道,「阿姨是過來找敏敏的?」

吳母一見葉乘風,頓時也想起他來了,立刻上前笑著握住葉乘風的手,「葉先生,我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敏敏都告訴我了,你是我們吳家的恩人啊!」

葉乘風連說應該的,又和吳母說,「敏敏成績那麼好,不讀書實在是可惜了!」

吳母握著葉乘風的手道,「敏敏的成績一直都很好,可惜在高考前幾天,她父親出了車禍……唉,總之是家裡耽誤了她啊……」

說到這裡時,眼眶不禁有些泛紅,「總之要謝謝你,葉先生,不但幫敏敏找到了一所學校,還幫我找了一個這麼好的工作,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謝你才好……」

說到這裡一激動,居然要給葉乘風下跪,好在他及時拉住了吳母,「誰家都有困難,能搭個手就搭個手,應該的!」

吳母雙目含淚,不住地點頭,朝葉乘風道,「等我們家敏敏出息了,我一定要她好好報答你!」

葉乘風不禁想到吳敏敏的樣子,其實說實話,吳敏敏的底子不錯,從那晚在大富豪里就可以看出來了。

可惜吳敏敏受了家庭條件的限制,整天穿的都是發了顏色的衣服,加上不怎麼收拾,使得她埋沒了本來的姿色。

他相信吳敏敏只要稍加收拾打扮一下,絕對不在任何美女之下,心中這時想到報答?以身相許么?

他甚至看吳母看著自己的時候,上下打量著,眼神好像有點特別,也沒多想,畢竟吳敏敏對他來說,只是一個小妹妹。

他又和吳母寒暄了幾句后,指引了校長室的方向給吳母,讓她去找周校長報道。

吳母千恩萬謝的走了,葉乘風又開始了他保安的無聊工作,很快半天功夫就過去了。

等到學生放學的時候,吳母和吳敏敏在食堂給葉乘風打了一份飯,特意給他送來,母女倆對葉乘風又是一陣感謝。

吳母還不住地朝吳敏敏道,「敏敏,你遇上葉先生是你的福氣啊,以後你出息了,一定要報答人葉先生!」

吳敏敏也不吭聲,紅著臉低著頭,吳母又問吳敏敏,「對了,敏敏,你是怎麼認識葉先生的?」

吳敏敏頓時一陣尷尬,葉乘風立刻朝吳母胡謅道,「哦,那天我在路上掉了錢包,是敏敏撿到給我的,當時我就覺得敏敏這丫頭不錯!」

吳母對此深信不疑,朝葉乘風道,「是啊,我家丫頭從小心底就好,不是自己的東西,從來不要,這個叫什麼來著……對了,拾金不昧……」

吳敏敏見葉乘風幫自己說謊,臉色更紅,朝葉乘風投去了感謝的眼神。

吳母這時又文葉乘風道,「對了,葉先生,你家裡還有什麼人?」

葉乘風笑著隨口道,「我父母死的早,家只有我了,孤家寡人了!」

吳母聞言一陣沉默,也不知道在想什麼,良久后才道,「葉先生沒有成家么?」


葉乘風不禁心中一動,詫異地看了一眼吳母,又想到之前吳母看自己的眼神,心中一動,不會真是看上哥這個女婿了吧?

溫柔正好此時下班,路過保安室的時候,看到吳氏母女在保安室里在感謝葉乘風,她不禁也多看了幾眼。

葉乘風見到溫柔站在窗口,立刻打開了窗戶,叫了一聲溫老師,又和吳母岔開話題說,這就是吳敏敏的班主任。

吳母聞言立刻起身,朝溫柔道,「溫老師,以後我家敏敏,既要麻煩您了!」

溫柔連忙朝吳母說是應該的,和吳母客氣了幾句后,這才說了一聲再見。

葉乘風見溫柔要走,立刻朝著窗外道,「溫老師,我今晚夜班,就不回去了!」

溫柔一聽這話,臉色頓時一紅,見周邊已經有不少學生在用詫異地眼神看著自己,臉上就更紅了。

這個葉乘風偏偏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這話,分明就是故意的,她真是後悔當初為什麼要答應住到葉乘風那裡。

溫柔將頭一低,就當沒聽到葉乘風的話,也不回答他的話,繼續往前走。

吳敏敏聽到這話,臉色不禁也是一動,問葉乘風道,「你和溫老師住在一起么?」

葉乘風朝吳敏敏笑了笑,還沒說話,吳母就在一旁朝吳敏敏使了一個眼色后。

吳母這時站起身來,「那個,我們就不打攪葉先生上班了,以後只要是你的班,我就讓敏敏給你送飯來,你不用去食堂打飯了!」

「那多麻煩,我還是自己去打飯吧!」葉乘風連忙起身相送,又和吳母客氣了幾句,吳母堅持讓吳敏敏給他送飯,葉乘風也知道答應。

吳氏母女走出保安室后,吳母微微一嘆,「看來人家葉先生和你班主任才是一對啊!」

吳敏敏臉色微微一動,不禁回頭看了一眼坐在辦公室里的葉乘風。

吳母見吳敏敏一臉的失落,又是一嘆道,「敏敏,這樣也好,以後你只要考上好大學,肯定會找到更好的!」

吳敏敏拉了一下吳母,「媽,你別說了!」說完就走向食堂處。

吳母看在眼裡,又是一聲長嘆,知女莫若母,女兒的心思她懂,畢竟是二十的少女了,難免有些懷春心思。

當時她也只是覺得女兒在聽到葉乘風三個字時,表情眼神都不一樣了,才看出女兒可能對葉乘風有意思。

在自己再三追問之下,吳敏敏才承認了她的心思,女兒從她父親走了之後,為這個家付出了很多。


如今女兒難得遇上一個喜歡的人,作為母親也不好多說什麼。

要說葉乘風的確不錯,人品好,長相也可以,唯一讓吳母不太滿意的就是工作。

不過吳母依然沒有提出異議,,畢竟自己家的家庭條件也擺在那呢。

但在知道葉乘風和溫老師可能是一對后,吳母心中倒真輕鬆了不少,長吁了一口氣。

走讀生放學后,學校里還有不少住堂生,葉乘風夜班的職責就是保障住堂生安全。

一群住堂生吃完飯後,也陸續的走出校園,出去逛街或者上網,但是必須九點前歸校。

九點鐘后,葉乘風關上學校大門和保安室門,準備上床,卻聽到一陣敲門聲。

葉乘風打開保安室門,見到門口站著的居然是吳敏敏,「敏敏?這麼晚你還不休息?明天不上課么?」

吳敏敏看著葉乘風道,「我……我睡不著!」

葉乘風見吳敏敏的神色有些不對,暗想該不是認床睡不著吧?

想著還是讓吳敏敏進了保安室,搬了一張凳子給她坐下。

吳敏敏坐下后,也不說話,眼眶卻有些泛紅了。

葉乘風覺得奇怪,又見吳敏敏肩頭一陣聳動,放在膝蓋上的手上,有晶瑩的液體在燈光下閃動。

「怎麼回事?」葉乘風見吳敏敏居然哭了,心中一動,「敏敏,有什麼事儘管和哥說!」

吳敏敏搖了搖頭,伸手擦了一把眼淚,又站起身來,「沒什麼,你休息吧,我走了!」

葉乘風拉住了吳敏敏的手,「肯定有什麼事,你不說,我沒辦法幫你!」

吳敏敏抬頭看著葉乘風,雙目濕潤,突然眼淚又止不住的流了下來,將頭枕在葉乘風的肩頭上,又是一陣啜泣。

葉乘風心中一動,伸手拍了拍吳敏敏的後背,「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

吳敏敏依然沒有說話,只是將頭埋在葉乘風的胸口啜泣了好一陣,這才抬頭深吸了一口氣,「沒有,我現在好多了,我回去睡覺了!」

葉乘風看著吳敏敏出了保安室門,那身影逐漸消失在夜幕之中,突然心中想到了什麼,立刻將保安室門關上,跟著吳敏敏而去。

他盡量放輕腳步跟在吳敏敏身後,一直到了宿舍樓下,卻見吳敏敏站在樓道口抬頭看向樓上,卻始終沒有邁開步伐上樓。

葉乘風也跟著吳敏敏的目光看向宿舍樓上,心中頓時想到了什麼,問題肯定是出在她的宿舍里。

想到這裡,葉乘風立刻上前拍了拍吳敏敏的肩頭。

吳敏敏沒想到葉乘風會跟過來,嚇了一跳,怔怔地看著葉乘風,「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