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但緊接着,意外的情況發生了。

聶飛的雙掌竟然從兩頭鐵屍的胸口中穿了過去!

早就對這種情況見怪不怪的聶飛頓時心頭一凜,這是殘像!

背後忽然傳來重物襲擊的厲嘯,聶飛雙足發力,硬是將原本的速度再次提升了一節,向前衝出一段距離。聶飛身後傳來兩聲沉重的巨響,整個地面都顫抖了一下。

回過頭來的聶飛發現兩頭鐵屍正站在原地盯着自己,沒有了皮膚的臉上肌肉扭曲着,竟然像是在不屑的笑着。

“忘了告訴你。”此時站在樓梯口處觀戰的監視活屍開口說道:“有感於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所以我在煉製這兩頭鐵屍的時候特別注重他們的速度。由於擔心鐵屍過於呆板容易被人利用,所以我又給他們添加了一絲靈智。所以他們的戰鬥本能還是相當不錯的。”

監視活屍的話讓聶飛心頭一沉。

兩頭鐵屍本來就很難對付了,現在速度上得到了加強,而靈智上也進行了一定的強化。

如此一來,這兩頭鐵屍的戰鬥力何止翻了一倍!

可是聶飛既然已經選擇了獨自對付這兩頭鐵屍,那他無論如何都要取勝!不然陪葬的人太多了,這個責任聶飛擔當不起!

兩頭鐵屍看着聶飛,同時伸出了猩紅色的舌頭在只有肌肉的嘴脣上轉了一圈,身影瞬間虛掉。

凝神靜氣的聶飛能夠清楚的看到兩頭鐵屍從左右兩邊向自己包抄而來。但能夠看到不代表能夠躲得掉,鐵屍的速度僅比聶飛慢上一絲。

如果只有一頭的話聶飛根本不懼,但是兩頭分別襲擊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聶飛躲過了左邊那頭鐵屍的拳頭,卻無法避過右邊那頭鐵屍的鞭腿!

有成人幾倍粗細的大腿狠狠的抽在聶飛的背上,伴隨着一股清脆的骨裂聲,聶飛猶如炮彈般向前飛出,落在地上滑行出十幾米,直接滾到了八十層樓的邊緣,只差一點點就會掉下去!

聶飛絲毫不敢遲疑,立刻給自己施展了瞬療術。隨着淡淡的熒光泛起,聶飛終於能夠動彈了。

剛剛得到恢復的聶飛還沒來得及從地上站起來,就聞得身後一陣風響。聶飛想也不想,雙手往地上一撐,整個人立即向後滑行了數米。

兩聲沉悶的巨響傳出,聶飛清楚的看到兩頭鐵屍的拳頭從地上抽出的時候還帶動了樓層的鋼筋。他們這一拳可是直接將樓板給擊穿了!

聶飛雙手一撐,從地上彈了起來。看着兩頭鐵屍,眼神中充滿了凝重。

“本來我這一招是打算留着對付你的,沒想到現在就得用上了!”聶飛將頭轉過去看了站在樓梯口的監視活屍一眼,冷冷的說道。

監視活屍聽到這句話,彎腰向聶飛施了一個紳士禮說道:“能夠見識到小飛的新靈術,我感覺很榮幸。”

兩道黑影從左右兩邊分別向聶飛襲來,這一次聶飛沒有閃避,而是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兩頭鐵屍來襲。

兩條鞭腿對準着聶飛的腦袋轟擊而來,‘鐺鐺’兩下金鐵交鳴之聲傳出,兩頭鐵屍粗壯的大腿被兩隻散發着金屬光澤的手臂給擋了下來。

聶飛被兩頭鐵屍的鞭腿夾在其中,兩隻纖細的手臂過雙肩擋住了鐵屍粗壯的大腿。聶飛兩隻纖細的手臂和鐵屍粗壯的大腿對比起來就是牙籤和木棍的區別,可是這兩根牙籤卻硬是頂住了木棒的轟擊!

“武裝色,倍化!”聶飛冷冷的吐出了一句話。雙臂的皮膚下像是有東西在活動一樣,飛快的蠕動着。

聶飛雙掌一翻,五指直接扣進了兩頭鐵屍粗壯的大腿之中。雙臂一合,體型巨大的鐵屍就跟紙片一樣被聶飛甩了起來,狠狠的對撞到一起。

聶飛雙手一鬆,兩頭鐵屍直接落到地上,立刻發出了憤怒的嘶吼。他們的腿因爲聶飛剛纔的那一抓直接把骨頭給捏碎了!

武裝色,倍化。

這是聶飛新創造出來的靈術。原本的武裝色只能是作用於皮膚之上,大幅度的提高聶飛的攻擊和防禦能力,但內裏的肌肉卻沒有得到很好的強化。

在經歷了雷劫洗禮之後,聶飛的身體強度比起之前不知道提升了多少倍。在這樣的條件下,聶飛終於能夠將武裝色同時作用於肌肉之內,加上倍化之術的雙重作用,聶飛的肉身無論是力量、防禦力還是速度都比以前提升了不止一倍!

即便是鐵屍,骨頭被弄碎的情況下他們也難以站立。兩頭鐵屍掙扎着站了起來,但是立馬又摔倒在了地上。

聶飛一步步的走向兩頭鐵屍,臉上無悲無喜。

左邊那頭鐵屍怒吼一聲,揮舞巨大的拳頭迎面襲來,聶飛只是將手掌豎在面前,輕描淡寫的就將這一拳擋了下來。

拳風將身後的無數雜物都吹飛,而聶飛卻紋絲未動。

“就讓我送你們去輪迴吧。”聶飛輕嘆一口氣道。身影消失在了鐵屍的拳頭面前。

‘啵’的一聲脆響,襲擊聶飛的那頭鐵屍腦袋整個炸裂開來,紅白之物頓時噴灑了一地。

不到一秒之後,另外那頭鐵屍也步了同類的後塵。

隨着兩頭鐵屍巨大的身軀倒地,聶飛的身影緩緩走向監視活屍。

聶飛在監視活屍面前站住,沉聲問道:“我可以向第九十層前進了吧?!”

“歡迎之至!”監視活屍微微一笑,衝聶飛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 聶飛消滅了兩頭鐵屍總共用了不到十分鐘,這得益於他的新靈術。

但在第九十層的王朗可就沒有聶飛那麼輕鬆了,因爲他面對的是一頭鐵屍和一位鬼王!

鐵屍的物理攻擊能力無出其右,而鬼王作爲靈體則能夠無視各種物理限制來發動攻擊。

這樣的組合讓王朗很是頭疼。

被左布衣特殊煉製的鐵屍本來實力就不弱,加上一位靈智正常的鬼王從旁協助,王朗是顧左難顧右,應接不暇。

有時候剛剛躲過鐵屍的一次攻擊,冷不丁從地下就鑽出一隻手來狠狠的給自己腿上撓上一爪,這樣的襲擊王朗經受了許多次。

如今的王朗身上傷痕累累,看上去十分的悽慘。

“孃的,要不是這個地方限制,一個小小的鬼王也敢在我面前放肆?!”王朗好不容易又多過一次鐵屍和鬼王的夾擊,退到一邊喘着粗氣說道。

在這棟大樓內戰鬥受到的限制實在太多,王朗根本沒法放手一搏。這樣造成的後果就是原本能夠被王朗輕易消滅的東西,現在反而成了棘手的存在。

畢竟鐵屍和鬼王不必顧忌是否對這棟大樓造成嚴重的破壞。而王朗則是顧慮重重,既要小心自己不能造成太大破壞,還要小心避免鐵屍對大樓的主體結構造成傷害。

試問在這樣的情況下,哪個人能夠輕鬆戰鬥?

“沒想到大名鼎鼎的特查局王大組長實力竟然這麼差,看樣子之前還真是高估了你!”此時,那位鬼王看着負傷嚴重的王朗,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道。

王朗飛快的從腰間掏出了一隻針劑在自己的脖子上注射下去,身上開裂的傷口開始飛快的止血。

這是特查局專門用在戰鬥時候療傷的針劑,能夠快速的讓傷口止血,並且具有一定的止痛效果。不過這種針劑激發人體的恢復潛能會造成極大的消耗,因此在藥效過後,使用者就會陷入起碼長達一個月的虛弱期。

但在這種時刻,王朗根本也就沒考慮過虛弱期的事情,他現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把面前這兩個傢伙給幹掉!

鐵屍巨大的身體再次消失,王朗掏出腰間的手槍向呆立原地的鬼王連開數槍,然後看也不看自己攻擊的效果,轉身一掌擊向身側的虛空處。

噹的一聲響,王朗的手掌擊中了彷彿鋼鐵一樣的鐵屍拳頭。向王朗發動了進攻的鐵屍拳頭帶着極大的力量將王朗整個往後推了數米。

王朗雙目一凝,大喝一聲:“靈能電極,最高輸出!”

一道電弧在王朗帶着黑色皮手套的掌心閃過,下一個瞬間,在整個昏暗的第九十層耀起了刺眼的青白色光芒。

一股烤肉的氣味瀰漫而出。

被王朗的靈能電極擊中的鐵屍發出了一聲憤怒的嘶吼,他的金剛不壞的拳頭此時變得通紅中夾雜着灰色,就像是被炙烤過的牛肉一樣。

鐵屍如同門板一樣大小的手掌帶着淒厲的風嘯向王朗扇來。王朗正準備躲閃,兩隻慘白的手掌從地下冒出,銳利的指甲直抓他的腳踝。

王朗立即拔腿而起,在半空中飛快的完成了一個旋轉,兩顆指頭大小的黑色東西被扔到地面上。

‘嘭’的兩聲響起,電弧彷彿水波一樣在地面上盪開。躲藏在地下的鬼王頓時發出一聲慘叫,帶着一身黑煙從地上鑽了出來,那副蓬頭垢面的模樣看起來被電得不輕。

不過王朗這一下看上去雖然瀟灑異常,但也意味着他沒辦法快速的避過鐵屍的手掌。

‘啪’的一聲響,王朗被鐵屍門板大小的手掌扇中,跟蒼蠅一樣被打飛出去,連撞穿了兩堵牆才停了下來。

‘噗’的一口鮮血從王朗的口中噴出,鐵屍這一掌讓他受傷匪淺。如果不是特查局的制服本身就能夠抵消掉很大強度的物理攻擊,光是這一掌他就能直接倒地不起!

看着鐵屍若無其事的向自己走來,鬼王一臉猙獰的漂浮在空中,王朗臉上閃過一絲猶豫。

“難道又要發動那一招?”王朗在心中暗道。

作爲特查局的四大組長之一,王朗不可能沒有壓箱底的絕招。只不過這一招靈術使出來,王朗起碼要在牀上躺個半年左右,而他本打算把這一招留到對付左布衣的時候才發動的!

“算了,還是先顧眼前吧!”王朗摸了一下自己的肋骨處,苦笑着說道。

儘管特查局的制服能夠抵禦很大強度的物理攻擊,但畢竟不是絕對防禦。鐵屍那一掌的衝擊力直接讓王朗的幾條肋骨斷掉,現在的他連呼吸都覺得有些困難。

面對不斷靠近的鐵屍和鬼王,王朗擡手摸了一下自己左眼上的疤痕,嘆了一口氣,準備發動自己壓箱底的絕招。

一個人影忽的出現在王朗的身前,說道:“王朗前輩暫且休息一下吧,這兩個傢伙交給我就好!”

王朗有些錯愕的看着這個身影,結結巴巴的說道:“你已經把那兩頭鐵屍給解決掉了?!”

這個及時趕到的人影自然是聶飛,剛登上九十層的他正巧看到王朗被扇飛的那一幕,因此飛快的趕到了王朗的身邊。

“對付這些東西,還是我更適合一些。你就先休息一下吧!”聶飛微微一側身,衝王朗笑道。

“哪裏來的小鬼,找死嗎?!”漂浮在空中的鬼王看到擋在王朗身前的聶飛,臉上立刻浮現出了譏諷的神色喊道。

“究竟是誰找死,一會就知道了!”聶飛嘴角微微一揚,看着鬼王說道。

鐵屍可不管出現在面前的究竟是誰,他的唯一任務就是幹掉所有出現在這一層樓的活人!

巨大的拳頭帶着淒厲的風嘯向聶飛襲來,鐵屍準備這一拳就將聶飛和王朗一同轟殺!

‘啵’的一聲輕響。

在王朗震驚的目光中,鐵屍的腦袋炸裂開來,巨大的身體重重的摔在地上,威力十足的一拳還沒有擊中目標就無力的落下,砸在地上發出沉重的響聲。

那個漂浮在半空中的鬼王還沒弄明白怎麼回事呢,只見一個手掌在自己的眼前極速變大,將他的視線完全擋住。

在這個手掌的掌心當中,一個他十分熟悉的符印正在閃閃發光。又是一聲輕響,鬼王彷彿重新感受到了地心引力一樣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聶飛的身影慢慢的在他身邊浮現出來。

易修之路 …… “喂,我把這傢伙給封印了也算過關吧?”聶飛擡頭看着站在樓梯口的監視活屍高聲喊道。

“nonono,看樣子你沒弄明白我的意思。”監視活屍斜靠在牆上看着聶飛笑道:“我的條件是所有的守關者都要消失,你只是把他封印了而已,並沒有讓他消失!”

腹黑老公靠邊站 “你夠了!”聽到監視活屍這麼說,聶飛一皺眉,不滿的說道:“你知道身爲討債人是不奪人命不滅鬼的!”

“那就是你的問題了。總之,你只有讓他消失了才能夠繼續往上走!”監視活屍無所謂的一攤手說道。

“這件事就讓我來吧!”剛剛從聶飛震撼的表現中回過神來的王朗開口說道:“一個被封印的鬼而已。你有顧慮,我沒有!”

王朗雖然不是很清楚討債人的規矩,但是既然聽到聶飛這麼說,他很樂意效這個勞。一個被封印的鬼王而已,隨便一發靈能子彈就可以解決掉。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被封鬼咒封印起來的鬼王聽到王朗這麼說,全然沒有方纔意氣風發的模樣,雙膝跪地,痛哭流涕的給王朗和聶飛磕着頭說道。

王朗的意見固然是不錯,可是聶飛卻有些接受不了一個鬼在自己的面前被消滅,而且這還是由他間接造成的。

聶飛的目光在王朗身上停留了一下,然後又轉到面無表情的監視活屍身上。

聶飛低頭看了被封印的鬼王一眼,問道:“你可願輪迴?如果你願意輪迴,我現在就可以送你去!”

“這……”鬼王聽到聶飛這麼問,面帶猶豫的沉吟了起來。

“你只有兩條路可選,要麼去輪迴,要麼就挨我一槍魂飛魄散。我們沒有那麼多時間在這跟你耗着!”王朗看見這個鬼王還有猶豫的意思,立即不耐煩的喊道。王朗的手指已經搭在扳機上,槍口對準了鬼王,隨時都可以開槍。

“我願意輪迴,願意輪迴!”看到王朗如此這般,鬼王立即抱着聶飛的大腿哭喊道。

聶飛看了鬼王一眼,嘆了口氣說道:“下輩子記得去做個好人吧!”

右手一揮,一個輪迴通道在聶飛的身前展開。

鬼王站了起來,戀戀不捨的走進了輪迴通道。

隨着輪迴通道的關閉,監視活屍幽幽的開口道:“你沒有給他清算債務,這樣的話,他就算去輪迴也是強制性的。爲此而負擔上一筆因果,你覺得值嗎?”

“我只是接受不了一個活生生的鬼在我面前死去而已。”聶飛掃了監視活屍一眼說道。

“王朗前輩還能前進嗎?不然你就在這休息,接下來的事就交給我。”聶飛看着王朗輕聲問道。

“還死不了。”王朗輕笑一下,掙扎着從地上站了起來說道:“我可是吃公糧的,讓你一個平民百姓去冒險。而我在這休息像什麼話。”

聶飛見狀,知道王朗心意已決,遂不再勸說什麼,轉向監視活屍問道:“我們可以繼續前進了吧?!”

“當然可以,請儘快哦,你們的時間可沒剩多少了!”監視活屍讓開了擋在樓梯口的道路,笑道。

聶飛正準備動身,發現王朗的腳步有些踉蹌,立刻上前攙扶着他。

“多謝了!”王朗將半個身子的重量都搭在了聶飛的身上,舒服的喘了口氣說道。

“王朗前輩客氣了。你已經傷成這個樣子了,爲什麼還要逞強。”聶飛一邊攙扶着王朗走到樓梯口開始往上進發,一邊搖頭嘆氣道。

“如果沒算錯的話,接下來最少還有兩關要面對。你別看我現在這個樣子,真要動起手來我還是有底牌的。究竟能幫你打到哪我也不知道,但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我就一定會堅持到底!”王朗嘿嘿笑道。

似乎是說話抽動了王朗的傷口,他的面容一片扭曲。

聶飛微微一搖頭,不知道如何再勸王朗,沉默的扶着他往一百層的方向攀登。

監視活屍不緊不慢的跟在兩人的身後,眉心處的攝像頭彷彿思考一樣在來回轉動着。

好不容易,聶飛攙扶着王朗終於上到了一百層的位置。出現在二人面前的是一個同樣寬敞無比的空間。高處的風力十足,強風穿過空蕩蕩的樓層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嘯聲。

“這一層又是什麼玩意?”聶飛將王朗小心的靠在了牆邊,轉頭看着監視活屍沒好氣的問道。

“你看看就知道了!”監視活屍微笑着說道。

兩個黑影慢慢的出現在二人的視線之中,在兩個黑影的旁邊,兩個半透明的靈體正跟隨在一旁漂浮着。

“異鬼?!”一看到這個場面,聶飛的臉色立即變了。

兩個巨大的黑影是聶飛方纔對付過的鐵屍,只不過這兩頭鐵屍卻和之前見過的都不一樣。

原本的鐵屍身高兩米多,但起碼雙手雙腳還算正常,而這兩頭鐵屍的雙臂竟然被煉製成了武器!

靠左邊那頭鐵屍的雙臂完全就是兩根狼牙棒,而右邊那頭鐵屍的雙臂則看上去更像是兩把長刀!兩頭鐵屍的腿都異常的粗壯,即便鐵屍的體型已經十分的巨大,但那雙腿還是特別的顯眼。

至於兩頭鐵屍身邊的兩個靈體,一位整個後背就像是刺蝟一樣長滿寸許長的尖刺,佝僂着身子,十指同樣細長得幾乎能夠洞穿人體。另外一位則是長着狼頭人身,兩隻後腿同樣異常的粗壯,而且彎曲的弧度一看就不像是人類的腿。

“你死定了!”聶飛一眼掃過面前出現的四頭怪物,臉色異常難看的對着監視活屍說道。

無論是活屍還是異鬼,都是天地難容之物。而左布衣身爲討債人本應該是秩序的守護者卻知法犯法,這等於是罪加一等。

而且煉製活屍和異鬼同樣都會給被煉者帶來極大的痛苦,這是聶飛難以接受的一件事情。

“我可不覺得我犯下這些事情後,還能有個好下場。只要我的目的能夠達到,我可以不惜一切代價!”監視活屍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說道。這個動作讓一個沒有了皮膚的活屍做出來,怎麼看都滲得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