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但與園主夫人比起來,似乎都要缺少一種韻味。

林絕雖然不是花心蘿蔔,但見到夫人這美貌,也還是有些心動。


“夫人,起牀了,得出門去辦事呢。”

林絕加大音量喊着。

園主夫人好看的眉頭皺起,依然沒睜開眼睛。

林絕繼續叫,還是沒反應。

“夫人,這是你逼我的,我已經叫你了,你還是不醒來,我只能動手了。”

林絕說着,一巴掌就拍了過去。

叫人起牀,當然是打屁股了。

手感……怎麼說呢,你們懂的。

就像聽一曲天籟之音一樣讓人陶醉。

林絕還陶醉在觸感中,頓時寒毛炸起,一種極端危險的感覺,瞬間包裹了他。

只見園主夫人不知何時已經睜開了眼,大大的美眸冰冷地看着他,一字一句道:“林大師,你對我做了什麼?”

林絕動都不敢動,這女人的實力他是知道的,前車之鑑還擺在那裏呢,羅豹那悽慘樣,林絕可不想嘗試。

“夫人,我叫你起牀,你一直賴牀不起,我只能出此下策了。”

林絕急忙解釋,額頭上汗水都出來了。

園主夫人依然注視着他,絲毫沒有減輕那股龐大的壓迫:“林大師,手感好嗎?”

嘎?

饒是以林絕見過無數世面的心理,也徹底的愣住了。


“夫人,你……你這個,其實,手感還是挺不錯的。”

林絕說話都吞吐了。

園主夫人這個問題,比讓他面對超級高手還要緊張。

“那就好,說明老孃的韻味還是挺十足的。”

壓力消散一空,園主夫人笑了,很開心的樣子。

“對了,林大師,你覺得是我的手感好,還是若雅和玉珠的手感好?”

園主夫人又盯着林絕了,眼裏的意味很清楚。

謹慎回答,否則打死。

林絕脫口而出:“夫人你的手感好,絕對是世界一流,無人能比。”

求生欲讓林絕不得不選擇了一個完美無瑕的回答。

園主夫人顯然很滿意,舒展着光潔的玉臂:“這還差不多,林大師,麻煩出去下,我要換衣服。”

“哦,好,夫人你趕快,麪條快冷了。”

林絕出門,順手關門。

等他走後,園主夫人淡定的表情不見了。

絕美的臉蛋刷一下通紅,紅到發燙。

“這混蛋,從來沒人敢對我這樣,剛剛差點條件反射的一巴掌拍死他了。”

她輕輕拍打着自己的酥胸,心頭涌起從所未有的麻酥感。

這種感覺很奇妙,似乎林絕的那一拍有了魔力。

園主夫人居然想着,那一巴掌,滋味還挺不錯的。

“算了,難道是我單身太久了,怎麼會有這種想法?”

她被自己的想法弄得渾身雞皮疙瘩。

樓下,林絕等了半天,園主夫人才下樓。

園主夫人邊吃麪,邊問:“這麼早叫我,是有什麼要緊事嗎?”

“太陽都快出來了。”

林絕心想不早了,道:“韓老傳回來消息,新月社要對龍虎門偷襲,我得過去一趟。”

園主夫人驚訝道:“這老小子這麼快就給你帶來好消息了?林大師,你的這步棋真不錯。”

林絕笑道:“是啊,我也沒想到,韓老真能幫我弄回來有用的消息。”

“對了,你給那個韓老吃的藥,真的是毒丹嗎?我怎麼感覺不像?”

園主夫人雖然不懂醫道,但擁有整個御藥園,多少還是有些見識的。

林絕餵給韓老吃的丹藥,夫人覺得不像是毒丹。

林絕道:“不是,我不可能隨時帶毒丹在身上,那樣說不定我那天中招了都不知道,就是一顆平常的補血丹。。”

“你果然是個可怕的男人。”

園主夫人撇嘴。


林大師居然如此的腹黑,不過正合她口味。

麪條還有嗎?林大師,你煮的面,味道挺不錯。

園主夫人略帶期望的看着林絕。

林絕搖頭:“沒有了。”

“……”

園主夫人白眼。

只要她一聲話放出去,這京城想給她煮麪的人多了去。

這傢伙還拒絕得這麼利索,真是太不給她面子了。

“走吧,龍虎門那邊,我必須親自過去看看。”

稍後,林絕和園主夫人前往龍虎門。

龍虎門大門前。

門主洪霸早早就等候在這裏,眉頭緊鎖。

當林猛和虎子把消息帶給他時,洪霸當即就震驚了。

新月社居然要偷襲龍虎門,這個消息來得太及時了。

同時洪霸也無限擔憂,龍虎門,擋不住新月社啊。

得知林絕會親自過來,洪霸才稍感壓力放鬆。

終於,洪霸等到了林絕的到來。

“林老弟,老哥久候多時。”

洪霸面帶笑意,親自去開車門。

只是看到園主夫人也來了以後,愣住,臉色有些古怪。

園主夫人面無表情,不打算說什麼。

林絕笑道:“老哥,不必緊張,夫人是我們的朋友,哦,她最近事情不多,因此跟着出來透透氣。”


他沒解釋說園主夫人是爲了保護他,纔跟來的。

那樣傲嬌的夫人可能甩手就要走。

“哈哈,歡迎園主夫人,走吧,裏面說話。”

洪霸也是人精,沒有多問。

龍虎門的龍虎堂中。

已經落座了許多人。

這些人來自各界,有商界的大亨,有政界的大佬,還有地下世界中的各個勢力。

此刻正爭吵個不休,口水飛濺。

“我提議,退避三舍,不與新月社硬碰。”

“不可,新月社並不知道我們會暗算他們,就應該把握住機會,痛扁他們。”

“別吵了,門主來了。”

洪霸的到來,讓爭吵聲漸漸消下去。

但議論聲,卻是此起彼伏起來。

當看到林絕居然隨洪霸,落座在主位時,議論聲就控制不住了。

“這人是誰?居然能和門主同坐?”

不少人都有些不高興。

看着林絕面色有些蒼白,又是個年輕人,頓時不屑。

“門主,這小子是誰?憑什麼和你平起平坐。”

一個老者不屑地看着林絕。

他乃是一個大商會的會長,每年爲龍虎門輸送無數錢財。

雖然實力一點也無,但卻是龍虎門的名譽長老,因此總帶着幾分傲然。 在龍虎門內,這老人說話向來是管用的。

又正逢園主夫人都來了,剛好想刷一波存在感。

老者的質問一出,其他人都伸長脖子,等着看洪霸怎麼說。


“陳長老,放尊重一點,這位的身份,不是你能質疑的,給我回去坐好,不該問的就別問。”

洪霸罕見的對下屬疾言厲色,對着老者大聲怒斥回去。

同時趕緊朝林絕歉意一笑:“老弟,下面的人不懂事,你別介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