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但那只是表面而已,看起來這事好像就這麼過去,可事實上內裏有多少人依舊放不下就只有這些人自己心裏清楚,但至少此時已經無礙大局,這纔是長老們想要的。

至於這位戰車峽峽長,雖然同樣對艦隊有着一絲怨念,但至少在面對他人的時候還是會做出大度的表現。

不過意外的是,赤雨卻搖頭。

“我想的不是那些。”

轉身坐到身後的戰車外殼上,赤雨低頭看向自己這位峽長,眼神中有些戲謔:“那些東西畢竟已經是過去,如果回到那個時候,我們中任何一個是艦隊指揮官的話,捫心自問恐怕也會那麼做吧?”

看着有些尷尬的上尉,赤雨笑着拍了拍對方的肩膀,安慰幾句。

不過並非赤雨就比其他人大度,只是因爲他一位好友就是艦隊一艘戰艦艦長,此前他已經和對方吵了一架,交情更好了的同時,也通過哪種男人間的交流放下本就不算什麼的糾結,所以現在才能站在前輩的立場,以過來人的身份去對別人說教。

“大家現在心裏的不滿,不過是因爲找不到更嚴厲的理由去批判艦隊,於是在耍小孩子脾氣而已。這些東西都是過去時了,該放下就放下吧,在意個什麼勁,浪費時間還浪費感情。”

“我剛剛想的,其實是05號那邊的戰事。”說教一點即可,赤雨在看到上尉有些微窘的表情之後,就果斷剎車轉移話題:“想來你也聽到了戰報,第三集羣的實力我們都清楚,仗打成這樣,雖然一二集羣有傢伙吵着早知道自己去什麼的,可事實上換誰去結果恐怕都差不多。”

本來有些尷尬的上尉聽見赤雨的話,也借坡下驢,臉上做嚴肅狀,但事實上也是出於真心:“05號戰區的情況,現在看來的確很棘手啊。”

赤雨默然地點了點頭。

凌晨8點的時候,他們已經通過精神網絡的各自權限得到了05號戰區的戰報。

因爲戰鬥異常慘烈、集羣損失極大,爲了避免影響軍心,長老院暫時將戰況做了保密處理,延遲了向社會和底層士兵通告的時間,一次討論輿論解決辦法。

這種保密處理並非將某個文件打上什麼符號。

擁有精神力技巧的朋族,在精神力通訊網絡和磁場通訊網絡大發展之後,借用長老(也就是幽神級及其以上等級成員)的龐大精神海製作出類似中央圖書館的東西。

在這種地方,長老們將自己所知的東西製作出精神讀物,允許所有獲得連接上她們精神的個體閱讀。

其中,保密文件則是設定了相應的精神力編碼,等級不同,所需的精神編碼也不同。這如同身份證一般的東西,就是朋族對陰魂級以上成員的特殊識別機制。

也就是說,想要進入這個中央圖書館,至少也要陰魂級中高期以上的意識水平,間接穩固了朋族的地位。

赤雨身爲峽軍士長、靈魂級初級,固有的身份等級就足以讓其瞭解此次05號戰區的戰鬥機密,而對面的上尉峽長與其同級別,所以兩方纔得以討論。

在獲知他們所在部隊即將前往的05號戰區戰報有了更新之後,赤雨就閱讀了可以知道的那部分東西,所掌握的內容與身旁這位上尉差不多。

不過,對於這次第三作戰集羣的戰損,衆人還是抱着一股複雜的情緒。

“這也算是有史以來損失最大的一次了。”張着嘴嗯嗯了好一會兒都找不出該如何評說的赤雨,苦笑着搖頭,蹦出這麼一句之後便索性抽出一根捲菸塞到嘴裏,做無法開口狀。

對自己這位戰友有所瞭解的上尉回以鄙視,隨後也一樣坐上了戰車,噴出一口白煙的同時,擡頭望着蔚藍色的天空出神。

許久之後,上尉才憋出一句話。

“還有煙沒?”

“……”

兩包捲菸消耗一空的時間段裏,兩人的慢性自殺(吸菸有害健康(=.=))舉動也從廣場轉移到了貨運飛船中,從戰車外殼上轉移到了戰車裏面。

不過當勤務員出現在貨運倉內之時,兩人不得不停下動作。

“報告,聯合指揮部要求所有峽級以上指揮官前往會議室開會!”

“好了,我知道了。”

上尉鬱悶地扔下最後半截菸頭,看着其準確落入遠處垃圾桶後,纔在衆多對於兩位長官公然吸菸感到不滿的士兵注視之下轉身離開。

“看什麼看,輪子檢查好沒有?履帶別給我弄鬆了!”

“軍士長,這不都檢查了十幾遍了,放心吧。”

兼職維修工的駕駛員嬉笑着走了過來,一臉獻媚的將茶水遞上。

船體微微抖動,帶動起茶杯水面一陣漣漪。

轉頭望去,船外的大地不斷下層,貨運船隊開始起航向下一個戰場。

“還不錯。”

收回視線小飲一口,品味口中味道之後的赤雨滿意地點頭,隨後打量了一下眼前士兵。

片刻,他了然地掃了一眼周圍大都偷偷看向這裏的士兵們,伸手將茶杯放在了一旁的戰車上。

“說吧,有什麼事?”

“大人英明,其實,我們想知道點05號方面的……”

赤雨的臉色立馬沉了下去。

保密條例可是所有朋人都知道的,不限軍民,他不認爲眼前的士兵會忘掉。

“……呵呵,但軍士長你肯定不會說,保密嘛,所以咱們是不會問的。”士兵一臉欠揍地自顧自說道,隨後才見到赤雨表情不對,立馬遞上一顆曦果果乾:“這不,主要是聽說技術部搞出了一種飛行戰車,大家都想問問什麼時候纔給咱們升級,還是需要直接招兵?”

“怎麼?戰車部隊待着不舒服,想挪窩了?”赤雨一臉戲謔。

“那怎麼會,戰車部隊可是咱家,這不是好奇嗎?”士兵挫折雙手,急忙狡辯。

不過看着對方飄忽的眼神,赤雨卻是心知肚明。

或許在一天前,這名士兵如此說,大家是百分百相信他們對戰車部隊的熱愛。可自從經歷了此前被戰艦部隊拋棄,結果部隊橫跨大洋飛到遠西大陸卻撲了個空的事件之後,許多士兵都開始對陸戰隊的作用產生了質疑。

這種質疑很大程度上是從中上層的參謀部蔓延下來的。

在參謀部看來,朋族的戰艦部隊似乎已經足以應對大部分作戰任務,而陸戰隊在很多情況下都只是承擔佔領部隊和清掃部隊的任務,似乎只需要駐守陸軍即可,特別編制陸戰隊有些浪費。

空戰自不用說;地面戰中,有戰艦和浮空炮臺負責攻擊,戰車發揮的作用很是雞肋;地底戰鬥中,因爲空間狹小、地形多變,戰車的作用更是可有可無。

隨着此前03號戰區的終結戰,就連普通戰車部隊士兵也開始產生這種想法。

如果只是這樣,出於維護戰車部隊的尊嚴,以及維持部隊信念的情況,隨着時間推移,衆人還是會做出理智的選擇。可這時候好死不死的,技術部弄出了一個飛行戰車,其實就是將飛機的軍用版本改了個名字而已。

可這卻在陸戰隊中引起了極大的反向。

看看兩者的對比,戰車和飛行戰車都是一兩個人駕駛、都是小體積突襲作戰、都是單一火力攻擊、甚至於作戰任務都差不多……對比下來,衆人直接就將‘飛行戰車’當成了現在這種履帶陸地戰車的升級版本。

同時,飛行戰車很好地避免了戰車部隊在空中時無法作戰,速度緩慢,只能窩在貨運船中等待貨運船那蝸牛般的速度將人送到目的地,然後纔在敵人的包圍之下登陸衝鋒的缺陷。

亂世帝女:鳳主天下 這在士兵們看來,完全是從根本上清楚了此前因爲戰艦部隊動作而種下的糾結,怎麼看都是戰車部隊的福音。

如此一來,此前本未被太過關注的‘飛機’,現在就成了陸戰隊士兵們爭相討論的‘飛行戰車’。即便是陸戰隊中的工程部隊,也被士兵們以‘浮空工程車’不也可以改造成‘飛行戰車’一樣的理由給說服。

這幾天,赤雨眼中的整個陸戰隊,除了抱怨戰艦部隊的同僚外,大概就是在討論這個問題。

不過普通士兵所知的東西畢竟是少數,飛機的消息又沒有明確保密,這纔有士兵壯着膽子過來詢問。但在接到這個詢問之後,赤雨卻一直沉默。

有關‘飛機’,一天多前,他和普通士兵一樣瞭解不多。因爲他聽說是要隸屬艦隊的新附屬部隊,而且選拔嚴格,初期數量不多。在他看來,這種編制應該就輪不到自己所在陸地部隊,畢竟兩者一在天空、一在地面,差距頗大。

可隨着士兵們對‘飛行戰車’的各種臆測討論開始喧囂塵上,他也冒出了差不多的想法,所以特別調用自己的權限在主管技術的愛依長老提供的網絡資料區查看了一下,結果,他也開始忍不住砰然心動。

“要是戰車部隊直接變成飛行戰車部隊,那麼在戰艦衝鋒的時候,飛行戰車則填補防禦攻擊的空白,豈不是一個很好的組合,卻是比現在這種戰艦主天空、戰車爭大地的感覺好多了。”

“對啊對啊!”

終於等到赤雨發話的士兵理解附議,周圍一直豎着耳朵聆聽的士兵們也同時點頭,大生知己之感。

這才發覺自己將所想的都說了出來的赤雨,略顯尷尬地踹了眼前士兵一腳,隨後想了想發覺也沒多少保密,索性將自己瞭解到的S-2系列兩種飛機的大體情況都說了出來。

至於第三種S-2改型,因爲涉及到月靈族大腦的問題,並不是赤雨這種級別可以瞭解的。

不出預料,士兵們雖然對於赤雨所說的‘飛行戰車’兩個型號的數據和戰鬥情況都很關注,可最關心的還是速度。

速度這東西已經成了貨運船隊和陸戰隊的心病。

在聽到‘飛行戰車’的速度有可能會超過音速,達到戰艦部隊的兩倍之時,這羣戰車部隊的傢伙已經得瑟起來了。

“哈哈,到時候老子開着比他們快上一倍的飛行戰車,嗖的一下超過然後幹掉敵人,就讓戰艦部隊跟着吃湯渣吧,嘎嘎!”

不得不說,周圍的戰車部隊士兵們的確得意起來。

通過此前士兵之間的討論和赤雨的講述,衆人已經認爲那飛行戰車絕對就是爲戰車部隊士兵們準備的,現在不少傢伙盡然已經開始以飛行戰車駕駛員自居,並藉此來安慰他們此前被戰艦部隊傷到的‘脆弱’心靈(士兵自我評語)。

對此,赤雨只能在一旁微笑以對,除此之外他並不知道該怎麼做。

告訴他們這件事還沒影?戰車和飛機事實上是兩種東西?可他還想多活一段時間,在非必要的情況下打擊同僚可是要被怨念殺死的。

這時,還是一位清醒的士兵將衆人從速度的問題上拉了出來。

“對了,軍士長你說這種飛行戰車的持久戰能力不足,那是什麼意思?”

“這個,技術部的資料中說,現在的飛行戰車的速度雖然很快,但相對的消耗很大。不僅持久戰鬥能力只有半天到一天,而且要長途作戰,還需要特別設計建造的戰艦搭載……”

“啊~~”

周圍一片埋怨聲,現在所有人都知道以後的戰鬥不僅會是全球性的,搞不好還會衝到宇宙上去。雖然朋族現如今一個衝出宇宙的東西都沒有,可大家都對族羣的發展速度很有信心。

如此一來,持久戰力不強的飛行戰車,就給他們一種悵然若失的感覺。

“不是還有搭載戰艦嗎?”一名士兵小心提醒。 “飛行戰車搭載用超級戰艦,這名字也太長了吧。”

巨大的船塢聳立在G09工業區的船塢小區內,尚未建成之前,其龐大的體型骨架,就已經讓周圍所有的建築黯然失色,此刻完整聳立於此之後,更顯巍峨。

這是朋族有史以來建造的最大建築(人工浮空島除外),2萬噸的造艦規模讓人們歎爲觀止的同時,帶來的更是對朋族整體建築水平提升的一次飛躍。

而在它周圍,另外兩個同級別船塢也已經開始鋪設地基。

如果以後的發展順利,類似甚至更大的船塢也將相繼建設,這將是朋族未來規劃的內容。

當然,大家都知道一個道理:朋族所謂的未來規劃無論是五年、十年、還是百年,無論看似多麼偉大、多麼難以完成,似乎最多隻能堅持兩三年就得大改,而且大改之後的內容會更加偉大和難以完成,可一直以來,這些不斷變動的計劃都在穩步推進。

而這種變動,特別是最近幾年,更是顯得異常迅猛。

因此,所謂的船塢區規劃,也只能作爲參考而已。

在這三座船塢外圍,短則兩三個月,長則最多四五年就已經建成的一萬噸級、五千噸級的船塢比比皆是;至於更小的千噸級船塢,則大都分散在朋族各地,用於生產浮空炮臺、巡邏艇、以及民用浮空船。

伴隨着這些船塢的建立,是自建成之日起就從沒有中斷過的造艦任務。

往往前一艘飛船還在船塢中進行外置組件的架設,下一艘飛船的零件就已經堆在了船塢外面。而一旦完成主體建造,浮空船就會被拖出船塢,在露天進行內外部的裝修,從而騰出空間爲新的戰艦生產節省時間。

此時,人們還能在衆多船塢旁看到幾艘接近完工的戰艦,它們都只能算是半成品。無數工人還在忙碌着粉刷其外殼,同時搬運內部線路等等東西,對飛船進行內部完善。

不過,外殼上卻沒有多少在朋族中已經成爲主要技術工人組成的月靈人,因爲朋族工廠有一個經驗之談:粉刷之類的工作最好別找月靈人,否而說不準好好的粉刷就會變成作畫。

原因就在於月靈人沒有視覺,也就沒法分辨光譜顏色。

相比起忙碌的其它船塢建築羣,這座剛剛建成的2萬噸級船塢卻還是空蕩蕩的,即便它已經建成近半個月,這在朋族很少見。

因爲,根據計劃,第一艘從這個船塢出港的必須是未來‘飛行戰車搭載用超級戰艦’,畢竟它就是爲此而建設的,也是工人們所希望的。

然而現在這艘戰艦,才現在剛剛結束圖紙設計階段,正在工業區各個工廠緊急加工所需零件。

通過幻界的真實模擬修改了無數的細節之後,這艘戰艦的設計已經與此前完全不同,滿載一萬七千噸的重量,跨越式地將朋族的造艦水準從現在的6000噸規模主力艦,提升到了近2萬噸規模的超級戰艦。

雷雲級超級戰艦,艦長310米、寬80米、高101米、滿載17786噸、升限22000米;

設計搭載101架S-2級別的改進型號作爲戰艦的主要戰力,藉此將戰艦攻擊範圍擴張到300公里半徑,攻擊力量更是提升到一個半作戰集羣同等級的水準。

也就是說,單單這樣的戰艦,只需要兩艘,依靠上面的戰機,戰艦的攻擊力就可以比擬全族三個集羣艦隊的戰鬥力;

戰艦自身只攜帶了短程速射炮炮臺十座,從而賦予了戰艦一定的自衛能力,但因爲設計問題(也有空幻灌輸的人類航母概念)等因素,排除戰機的話,戰艦本身幾乎就沒什麼戰鬥力;

此外,戰艦搭載的電核、物資、彈藥數量,可以支持戰艦在無補給的情況之下繞雙月星飛行兩圈,並保證全部戰機,在滿載彈藥的情況之下平均起飛作戰21個架次;

最主要的是,因爲有過特別要求,加之新的引擎使用方案,戰艦設計最高速度達到了500km/h,巡航速度350km/h。

藉此,戰艦得以與當前的梭魚級和雷霆級戰艦組成的主力艦隊配合作戰。

在淘汰第一代貨運船,未來裝備了第二代戰艦技術製造的運輸艦之後,朋族艦隊的整體速度就將提升到300km的級別,從而打消了不少人在此前貨運船龜速影響之下產生的心理陰影。

但是,看着這些數據是多麼的優秀,實際上想要達到卻是難上加難。

首先就是設計,這種戰艦完全不同於貨運船和戰艦的結構設計,導致設計人員們首先花了三個月的幻界時間來熟悉戰機的運用、浮空機場的設計才得以有了初步的概念。

其次,引擎設計最開始採用的第一代外骨骼式電磁引擎。

但在最近的戰鬥中,這種引擎已經被判定爲嚴重缺乏安全性,其極易因爲外殼受損而失去動力的情況被技術部判定爲沒有未來,所以可以預計在朋族獲得一段穩定發展時間,獲得新的引擎設計之後,就將被淘汰。

不過,另一種可用引擎,也就是戰機裝備的點陣式引擎,卻因爲設計初衷,顯得只適合於小體積飛行器,在超大型雷雲級戰艦上使用最初被判定爲不可能。

不得已下,技術部貌似只能設計一種全新的引擎。

這方面,蟲族大氣層飛行種族根本沒有多少可參考的地方,因爲研究蟲族得出的結論是對方大氣層飛行能力基本就靠着翅膀和氣體,比之浮石動力還要原始。

這也算是朋族在解析蟲族時產生的一大謎題了。

可要完全從頭設計,被船務局和長老院催促的技術部,只能攤手錶示沒時間。

到最後,沒辦法之下,設計人員們只能另闢蹊徑,從現有引擎中尋求使用方式上的突破。

不久之後,源自很普通的原理,設計人員們想出了採用多引擎設計,將點陣式引擎的數量擴大,從而變成骨架外置形式,雖然因此得到的多引擎設計方案,終於讓超級飛船的動力變得可行,同時還獲得了意外的生存力上的提升這一好處,可這畢竟是臨時處理辦法,仍然無法讓人感到滿足,不過短時間內也只能如此。

再者,最爲重要的問題,也是看似最普通的問題——船用鋼,卻成了限制這艘鉅艦出現的罪魁禍首。

此前無論是雷霆級還是梭魚級,其戰艦用的合金鋼都是一個種類。

但技術員們在很久之前的一次萬噸級戰艦設計建造時就已經發現,這種鋼材在萬噸以下戰艦中使用還行,突破那個限制之後,就變得沒多少實際效果。

當長度超過250米之後,這種鋼材所製造的船體就會出現嚴重變性。

如果此時還妄圖強行起飛,即便有浮石引擎提供升力,但伴隨着船體的不斷抖動,搖擺幅度會越來越大,直至因爲金屬疲勞而致使的船體斷裂產生。

畢竟戰艦不是浮空島,不可能將戰艦內部全部用浮石添滿。

上面這些問題,並非實驗室理論運算得出的,而是真實的教訓。

在幾個月前,朋族就曾進行過一次萬噸級的飛船建造試驗。由於幻界模擬者的信息缺乏而通過了實際建造任務的大飛船,結果剛剛從萬噸級船塢出場,這位8900噸浮空艦就直接在參觀飛船離港的人員面前彷彿果凍般搖擺起來。

在駕駛者們試圖通過調整浮石引擎平衡之時,這艘大飛船卻發出牙酸的金屬破裂聲,很快在空中變成兩半。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當時那艘近萬噸級的飛船由於良好而又合理的浮石引擎結構設計,在斷裂成兩半之後,卻沒有掉下去,而是就這樣在空中飄着。

你可以想想那時候的場景,人們慌亂而又囧然,真的是往事不堪回首啊。

那次試驗由於保密而且進展快速,加之以悲劇收尾,所以未被髮表。

不過至此之後,對於船用鋼的研究就成相關部門的重中之重。

同時,由於期間幻界模擬的失誤,在失敗的原因上也佔據很大的因素,所以技術員們至此之後對於幻界的依賴卻降低了不少,也不知道是喜還是憂。

而這次,朋族直接上一萬七千多噸的超級戰艦,也正是有那次萬噸戰艦建造試驗的數據纔敢進行。

不過即便如此,再加上戰事緊張的因素,可就這麼弄也有些操之過急的感覺。就算加上空幻的研究模式支持,並且大量技術人員協助,戰艦的設計人員們在設計之時依舊如履薄冰,儘可能每一個細節的設計都力求做到完美。

對於船用鋼和幻界模擬,其要求當然是更加嚴格。

直到不久之前,解析蟲族技術的研究小組,在空幻的研究模式協助之下分析出了蟲族隕石基地外殼中的一種優秀金屬,並根據配方製作了出類似合金,再經過數次驗證確認可用之後,最後依靠數月時間實現了小批量量產,這纔算是讓這艘超級戰艦船的建造成爲可能。

而現在,空幻就站在這座船塢之中,親眼見證着這艘超級戰艦的骨架搭建。

此前,空幻也見過不少第二代戰艦的建造,對於骨架搭建並不陌生。

不明原因的人也許會認爲,這艘超級戰艦的建造相比於其它戰艦而言,不過是體積變大了一點而已,但當身處其中去了解所有步驟之時,你卻能發現雷雲級的骨架搭建與其它戰艦的巨大差距。

單獨的一個骨架結構,無論是劍魚級、梭魚級、甚至雷霆級主力艦,除了核心的幾根龍骨外,其餘骨架都只有幾十噸重量。這種重量的骨架,在搭建時甚至可以讓數名原人或者能量體合作,進行手動組裝,從而將戰艦組裝變得和做玩具一樣簡單。

這也是這幾類戰艦建造速度如此快的原因之一。

可雷雲級不同,就算不考慮那個分層結構,單單與引擎相關的那部分骨架,隨便一個都有上百噸重。

要想用人力搬運這些骨架,除非請幽神級出手以念力搬運,否則人力都很難在保證安全的情況下進行這項工作。可幽神級到船廠上攻,可能性卻並不高,朋族每一名幽神級都有各自的任務,又怎麼會隨便跑到船塢打工。

這樣一來,爲了建設雷雲級戰艦而設計修建的兩萬噸級船塢,設計人員們在設計之初,就不得不考慮改進原有的零件吊裝結構;

而考慮到改進後的吊裝結構依然無法涉及到的船體底部和斜面部分,又不得不單獨設計一種自重78噸、載重300噸的浮空搬運船,用於在船塢中靈活運動以組裝某些細節的部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