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但願吧!”顧懷翼說完起身,“我希望能趕回來在你家吃晚飯,一定記得叫阿米做她最拿手的奶油焗龍蝦。”

姬軻峯笑道:“今天我們家吃火鍋。”

“我也喜歡吃火鍋。”顧懷翼笑了笑,轉身快速離開。

姬軻峯也慢慢走回屋子,來到門口的時候,穿着圍裙的阿米也走了出來,在阿米身後還跟着杵着柺杖的姬民興,而在姬民興身後的客廳沙發上,唐定峯正呆呆地坐在那看着電視。

“什麼事?”姬民興問道,說話都有些吃力。

“沒事,爸,工作上的事情。”姬軻峯笑道,“對了,你和唐叔叔吃藥沒?”

姬民興點點頭,轉身進屋。

等姬民興回屋之後,阿米這才問:“軻峯,是不是出事了?”

“嗯,差不多吧,今天的外出活動取消,活動範圍只侷限在人工湖和屋子。”姬軻峯說完,故意露出輕鬆的笑容,把着自己妻子的肩膀道,“沒事的,有事夏主任和老顧會解決的。”

阿米聽姬軻峯這麼一說,更加不安,她很清楚情報局和陸軍都出動了代表着什麼……(未完待續) 第二天,七音一踏入教室,就是一陣異樣的眼光。

「哎,是她吧?聽說她把校霸打敗了,好像是為了校霸這個名稱。」

「什麼打敗,不就是打王者輸了,搞得誰不會打王者一樣。」

「切,還校霸,她有當校霸的能力嗎?」

周圍人投來的並不是熱切崇拜的目光,反而非常的不屑,嘲諷。

「啪!」

七音陰沉著臉,一巴掌猛地拍在桌面上,見所有人的目光看向自己時,突然勾唇一笑。

「看來大家對於我這個新校霸非常不滿呢!可惜了,這個校霸,我非常喜歡,希望到時候大家能,多多關照!」

「多多關照」這四個字咬的很重,那笑意越來越邪氣,到最後讓人看了無端起了一絲懼意。

被她這麼一嚇,所有人頓時不吭聲了。

明明是一張那麼卡哇伊的臉,怎麼這麼兇殘?

只見她無趣的聳聳肩,把拍在桌子上的手收了回去,轉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然後睡覺。

「嘶!」

被拍的桌面上,一隻明晃晃的巴掌印,像是拍在所有人的心上,看著都疼的那種。

這一刻他們算是明白,這個女生或許真有當校霸的能力。

不少人把那有巴掌印的桌面拍了下來,然後發到論壇,朋友圈。

一夕之間,所有人都知道,青城大學換了個校霸,是個女生,很兇萌凶萌的那種。

「凶萌?本座有那麼萌嗎?」

帝少的億萬新娘 七音挑了挑眉,看著論壇的走向越來越偏,甚至說她是某個隱世家族的接班人都有。

小六子嘆了口氣,[宿主,咱們什麼時候去做任務啊?]

葉非這個人雖然拽,但是還是會經常來學校的,只要宿主抓住機會,就一定可以完成任務!

只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葉非這幾天根本就沒來學校,他想著,小姑娘忘性大,過不了幾天就忘了這事。難不成他還在學校晃,等著別人嘲笑他成為小姑娘的狗腿子嗎?

學校里見不到人,倒是遊戲里經常一起玩。

不過只是玩匹配,排位段位不同,搭不到一起。

終於排位打到了星耀,兩個人這才打起了排位賽。

六界大魔王:狗腿子,你選個輔助,跟著我,我要大殺四方!

順便點了個「我打野」。

YF:好!

YF就是葉非,名字首字母大寫,非常的簡潔。

七音選了露娜,帶的依舊是紫霞仙子的皮膚。

而葉非選的是太乙真人。

太乙的能力既能控,又能復活隊友,不過操作有點考驗技術。

我方陣容,打野露娜,輔助太乙真人,中路貂蟬,下路百里守約,上路程咬金。

敵方陣容,打野孫悟空,輔助大喬,中路嬴政,下路后羿,上路凱。

選的那叫一個隨心所欲。

還沒進局呢,那進入遊戲的頁面,明晃晃看到的就是紫霞仙子和至尊寶處於對立面。

開局,七音並沒有去反藍,而是老老實實的發育。

反而是對面的孫悟空想要來反藍,反被七音和葉非兩人,打的殘血離開。。

好歹是個星耀以上的高端局,若是這麼送了一血,那也太水了。 方舟13區,這個地區被稱爲教徒區,說直白點,這個地區所住的全都是尚都教徒。

在全面戰爭爆發之後,尚都政府內曾經出現過一個提案,提案的意思是希望全民都信奉尚都教,但隨後因爲擔心民衆不滿,導致局勢不穩定而取消了,隨後採取的宗旨就是,是否要加入尚都教全憑個人自願,絕不強迫。

但是尚都教的教徒們自認爲與普通人和其他宗教的人不一樣,他們向政府要求要劃出一片區域專門給教徒居住,這樣一來,13區也因此產生,在這個區域內,不僅居住的是教徒,就連平日內,不是教徒的人要入內都會被13區的公民管制局強制遣送出去,如果強行進入,管制局與人民菁英團可以使用武力,或者是致命武力。

隨後,13區教徒的權力越來越大,這個區的教徒首領,那個叫達赫的傢伙甚至稱在13區內就是教徒自己說了算,連管制局和菁英團都不能插手他們內部的事情,而其他地區必須要向他們輸入他們需要的各種生活資源,不爲別的,就因爲他們曾經是這個國家第一批尚都教教徒,最尊貴的人。

達赫的話傳出來之後,萊因哈特希一直保持着沉默,這個沉默被達赫和其他教徒認爲是默認,於是更加肆無忌憚,變本加厲要求了更多的東西,當然,大部分要求政府都沒有滿足他們,因爲這些要求連情報局方面都無法通過。

此時,在13區的一座貨倉之中,達赫和其手下的幾名所謂的長老正聚集在一起開會,但渾然不知他們正在被情報局方面竊聽,就在貨倉臨街的另外一座住宅之中。夏婕竹坐在角落的椅子上面,盯着從軍隊方面借來的小型無人機發回的畫面,聽着貨倉中達赫等人的對話。臉色陰沉着。

而在夏婕竹隔壁的房間內,這座屋子的主人。那對夫妻被五花大綁扔在角落,被兩名手持消聲武器的特工制住,特工明確告訴他們,如果妄動,下場就是吃上一串子彈。

“我們需要自己武裝起來!不能依靠軍隊和情報局,他們已經信不過了,如果我沒有推算錯誤,造物大人已經被他們挾持了!”達赫的聲音通過耳機傳到夏婕竹的耳中。夏婕竹冷笑一聲,繼續聽着達赫說,“其實,是造物大人託夢告訴我了這一切,說他在地下尚都被人關押着,非常的痛苦,他們使用了某種卑劣的手段,讓造物大人的力量無法發揮出來!我們必須去解救造物大人!”

達赫說完之後,那些長老和一部分高等級教徒發出哀嚎聲,不少人開始哭泣起來。

隨後達赫起身來。舉起拳頭道:“我們要武裝起來,保衛造物大人!”

“保衛!保衛!保衛!保衛!”那些長老和高級教徒站了起來,跟着達赫呼喊着口號。

夏婕竹旁邊的助手扭過頭來。 一婚二寶:歐少,不熟請走開! 看着夏婕竹,低聲問:“主任,可以動手了嗎?”

“不行,必須人贓並獲,要先看到他們的武器再說。”夏婕竹低聲道,“如果沒有找到武器,發現武器,我們衝進去抓人,達赫這傢伙肯定又會大做文章。對了,媒體方面。你是不是已經控制好了?”

助手點頭:“控制好了,國家電視臺和各區媒體我都派駐了人員監視。讓他們保持安靜,如果誰妄動,先抓誰,這個時候媒體不能出來搗亂。”

“嗯。”夏婕竹點頭,“如果媒體出來添亂,事情就麻煩了,從過去的事情來看,達赫肯定在媒體中有人,說不定是他收買的,所以,抓了達赫之後,我再一一把媒體搜一遍!只要抓住領頭的,就給我做掉,做得乾淨點,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助手點頭:“主任請放心,一定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夏婕竹點頭,忽然揮手叫周圍人安靜,因爲她聽到了槍支上膛的聲音,隨後聽到達赫的聲音傳來:“這種槍,我想大家都知道了使用方法吧?”

下面的人紛紛點頭,不少人還低聲應道。

助手看着夏婕竹,意思是有槍了,贓物有了。

夏婕竹搖頭,她覺得一支兩支槍不能算什麼,她希望看到更多的槍支彈藥,這樣一來,不僅可以直接逮捕達赫,還可以直接消除很多13區的特權。

在整個尚都,擁有特權的組織只能是情報局,絕對不能再冒出個13區來,這樣一來,長此以往,事情就會變得無比的麻煩,這些狂熱的教徒總是會打着造物大人的旗號做荒謬的事情,以前有獻祭,今天有武裝保衛,明天呢?他們會做什麼,誰也不知道。

但夏婕竹看不到的是,達赫此時正坐在一輛卡車之上,卡車上面堆滿了軍用箱子,箱子重裝的全都是ak系列的半自動步槍——從akm到akms,還有ak74、ak74u、ak100、ak103等等,這些槍支都是他們多年來從各個渠道,通過零件方式走私運送進來的,長短槍械一共有1000多支。

雖然說這1000多支槍面對尚都特警部隊和陸軍來說,簡直是小菜一碟,但是造成的影響是非常惡劣的,原本與全球抵抗軍的和平談判正在進行,而對方的主和派和主戰派也一直沒有達成一致意見,此時尚都內部如果傳出發生了尚都教教徒武裝政變的事情,其結果不言而喻,只會讓全球抵抗軍繼續發動攻勢,根本不管什麼和平談判。

緊接着達赫開始一一分發槍支,分發的過程中,還在長老和教徒的頭頂、肩膀等處摸一摸,算是祈福,又用自己的嘴吻一吻遞過去的武器,算是開光了,並且告訴那些深信不疑的教徒們,只要他們拿着這些槍出去,就會戰無不勝,因爲他們有了造物大人的庇護,一定會刀槍不入的。

此時的那些狂熱教徒們,像是打了雞血一樣亢奮,而且不少人連多餘的彈夾都沒有,甚至好多人都不知道如何正確的瞄準,不知道保險在什麼位置,因爲他們認爲拿着神槍,只需要懂得如何更換彈夾,如何上膛,如何扣動扳機就行了,到時候子彈自己會按照神的指示擊中自己想要擊中的目標。

夏婕竹聽到分發槍械的聲音,也知道這批槍械的數量,她揮了揮手,示意助手準備動手了,助手轉身拿着對講機,靠近窗口,看着下面停靠的那些廂式貨車,按下對講機道:“行動!包圍倉庫!先不要開槍,按照指示先叫他們出來投降,在他們沒有開槍之前,我們絕對不要開槍!”

“明白!”廂式貨車中的特警立即開着車將倉庫周圍圍攏,同時潛伏在周圍制高點的狙擊手小組也將槍支架了起來,瞄準着各自盯死的方向,幾架警用直升機也從遠處急速飛來,飛翔在倉庫的頂端。

倉庫中的教徒們,聽到了汽車和直升機的轟鳴聲,知道他們被包圍了,不過只有少部分的人有些慌張,大部分的人因爲先前接受了那所謂的賜福,加上服用了達赫提供了一種神藥,變得更加亢奮起來。

達赫起身來,舉着手中那支上了彈鼓的akm道:“各位忠於造物大人的教徒們,你們看到了嗎?那些禁錮造物大人的反叛者們包圍了我們,他們不允許我們做正義的事情,不允許我們擁護造物大人,所以,從現在這一刻開始,我們只能發動屬於我們自己的聖戰,按照神的指示,用子彈和神力證明我們的忠誠!尚都教萬歲!”

“萬歲!”教徒們喊道。

“造物大人萬歲!”達赫又喊道,下面的人又齊聲高呼着。

達赫隨後大手一揮:“各就各位,他們馬上就要衝進來了!”

達赫說完,走到倉庫門口,就在此時,上空的直升機擴音器中傳來了警告的聲音:“倉庫中的人聽着,你們已經被包圍了,你們觸犯了尚都法律中關於非法持有武器和非法集會等11項罪名,現在,你們必須馬上放下武器,雙手抱頭走出來,否則我們將有權力對你們使用致命武力!爲了你們的生命,爲了你們的家人……”

直升機上面的話還沒有喊完,爬出倉庫頂端的兩名教徒持槍就朝着直升機掃射了一陣,叫罵道:“這裏是13區,你們沒有任何權利制止我們,我們是在武裝保衛造物大人!去死吧!你們這羣反叛者!”

在兩名教徒嘶吼的同時,兩個小組的狙擊手已經瞄準了他們的頭部。

狙擊手調整着光學瞄準鏡,同時道:“已經瞄準目標,請求允許攻擊。”

隨後,其耳機中傳來了夏婕竹助手的聲音:“允許使用致命武力,可以開火。”

“呯——呯——”兩聲幾乎同時響起的槍聲後,兩名尚都教徒頭部中槍,從倉庫頂端翻滾了下去。

兩人掉落下去的同時,達赫揮舞着突擊步槍,大喊道:“反叛者終於對我們發起了攻擊,現在,是反擊的時刻,是聖戰的時刻,是一切開始的時刻!教徒們,爲了造物大人,反擊吧!”

說着,達赫第一個衝到窗口,用槍托砸壞玻璃,朝着外面瘋狂掃射着,其他人也紛紛模仿着達赫的動作,但沒有一個人去質疑明明被神庇護着,爲啥倉庫頂端上的那兩人中槍就死了?(未完待續) 七音開局幾分鐘的時候還老老實實的,沒做什麼事。等刷到四級,又帶了藍buff后,就開始放飛自我了。

六界大魔王(露娜):YF,跟緊了,搞事去!

然後,露娜和太乙真人兩個人悄咪咪的摸到上路,對著落了單的大喬一陣狂掃。

本想越塔把人頭帶走,但是大喬反應過來,反手放了一個大,孫悟空和后羿兩個人就過來了。

「firstblood!」

最好的結局 帶走大喬的人頭后,兩人並不戀戰,直接離開。

然後又是悄咪咪摸到中路,一套月下無限連,加上太乙真人的暈眩技能,嬴政人頭帶走。

等支援的隊友來了,人都已經涼了。

七音的想法很簡單,只抓單,抓不到就跑,跑不掉就絕地反擊。

六分鐘下來,兩隊戰績6-1。

再後來,對方以為七音還要抓單,沒想到她直接開團。

quadrakill

acekill

六界大魔王(露娜):????我五殺呢?

YF(太乙真人):在這兒呢!

「尼瑪!」七音忍不住爆粗。

六界大魔王(露娜):再來!

YF(太乙真人):好嘞!

也不知道是不是跟七音作對,只要對方來多少人,葉非都要拿走一個人頭。

到後來。

六界大魔王(露娜):太乙你離我遠點!

YF(太乙真人):我不!

六界大魔王(露娜):啊啊啊你又搶我五殺!!!!

對面的方了。

[全部]隨心(孫悟空):媳婦兒求放過!!!

[全部]小可愛呀(大喬):紫霞仙子求求你放過我們吧!我們把猴子嫁給你行嗎?

[全部]六界大魔王(露娜):你們先把太乙殺了我再放過你們。

[全部]隨心(孫悟空):當我沒說。

十分鐘下來,戰績12-3。

十五分鐘后,戰績20-7。

隊友無一不是喊溜溜溜,只有七音,她越打越氣。

六界大魔王(露娜):狗腿子你走開!

YF(太乙真人):我就不!

葉非:氣不死你算我輸!

最後開團的時候太乙真人被牽制住了,然後露娜成功拿到五殺。

pentakill

Victory!

贏了!

七音趕緊退出房間,她決定再也不跟這狗東西一起開黑了。

葉非倒是沒那個自覺,一直點邀請。

[好友]YF:校霸?你不來了?

[我]六界大魔王:狗腿子你退下吧,哀家要單排!

[好友]YF:被我搶怕了?

[我]六界大魔王:激將法對哀家……還是挺有用的。

於是,兩個人又開開心心的進遊戲了。

這一局七音選的諸葛亮,她倒要看看,那狗東西還怎麼跟著自己!

葉非倒是沒有再騷擾她了,他選了司馬懿,全場到處跑那種。

但是後來,七音錯了,狗東西就是狗東西。

司馬懿的技能用來跑路非常不錯,但是葉非全程用來跟七音搶人頭。

最後諸葛亮的戰績,3-1-16。

[我]六界大魔王:拜拜了您嘞!

[好友]YF:再來嗎?

[我]六界大魔王:……來!

又開局,兩人互相搶人頭。隊友全程被帶飛,一臉懵的看著遊戲就這麼贏了?贏了?

敵方:尼瑪,開掛的吧??

掛:你看老馬讓我開不? 第二天,七音頂著兩隻熊貓眼來到教室,一上課就開始睡覺。

旁邊的同學已經習慣了,老師可能覺得,孺子不可教也朽木不可雕也,所以就懶得管了。

當然,大學的課堂普遍都這樣,只要你不擾亂課堂秩序,都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