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何晨接過來可樂,喝了一大口,平靜了一會兒之後,就十分的雲淡風輕給常寧投下一個王炸,「因為下單的那個對象,跟她有一腿。」

**

醫院,秦苒先去病房看了陳淑蘭。

程雋沒跟著進去,而是單獨去找了主治醫生。

因為程雋一直在秦苒身邊,主治醫生認識他,所以也沒有刻意隱瞞他陳淑蘭的病情。

程雋本來就是醫生,聽完他的描述,意識到陳淑蘭的情況是真不好。

只是他是心外科醫生,陳淑蘭要是身體硬體有什麼問題他可以搞定,這種自然規律他卻不能逆轉。

他一直知道秦苒往醫院跑,兩人在醫院甚至還見過幾次。

但程雋沒有刻意調查過她,也是今天才知道陳淑蘭的病情。

之前沒具體問,眼下從主治醫生這裡才知道陳淑蘭缺的那葯竟然是實驗室研發的葯。

這種葯貴不說,一般很少對外開放。

那個記者是怎麼從境外都能找到這研發葯?

程雋從煙盒裡摸出一根煙咬在嘴裡,沒點上,只慢條斯理的思索著。

外面敲門聲響起。

把程雋在思緒里拉回來。

他微微側了側頭,就看到秦苒站在門邊,她手捏著衣袖,小聲開口:「我外婆醒了,要當面謝謝你。」

程雋「嗯」了一聲,他把沒點的煙扔到垃圾桶,先跟醫生道了謝,然後拉開椅子起身。

秦苒頭髮還沒完全乾,不過身上的衣服幹了點,她雙手還攏著幾乎到她膝蓋的大外套。

她半仰著頭,臉是有些蒼涼的白。

「冷不冷?」程雋走出門,指尖貼著她的手背,只碰到一片涼意。

秦苒吸了吸鼻子,搖頭,「不冷。」

她今天一天驚魂不定,整個人都是麻木狀態,直到剛剛才鬆懈下來,背後都是濕冷的汗。

側了側身,帶程雋去陳淑蘭的病房。

陳淑蘭剛醒,狀態似乎比以往更差。

「是程先生這次救了我一命吧?」看到程雋,陳淑蘭微微掙扎著要起來。

程雋阻止,十分的誠懇有禮貌:「舉手之勞。」

寧晴出去給林麒打電話了。

寧薇給程雋倒了一杯熱水,她身上是粗糙的工作服,把水遞給程雋的時候顯然有些不自在。

程雋卻是禮貌的接過來,還說了一聲謝謝,聲音溫潤,舉止有禮,沒有半點的距離感,寧薇身上的不自在感覺消散。

對面前這個長得十分好看的青年男人頓時好感值飆升。

「拿好。」程雋跟陳淑蘭說了幾句話,又微微側身,把杯子遞給秦苒。

秦苒靠在床邊,搖頭,「我不渴。」

「捂手。」程雋淡淡開口,聽不出情緒。

「煩。」秦苒抬了抬下巴,又慢吞吞的接過來。

手上的溫度逐漸回升。

陳淑蘭坐在床上,若有所思的看著,「苒苒,你曠課來的吧,先回去上課,外婆現在沒事了。」

時間挺巧的,兩人剛離開,林家父子就過來了。

寧薇重新給陳淑蘭倒了一杯茶,總覺得有什麼地方很怪異。

只是還沒有多想,寧晴口帶著林麒跟林錦軒進來,看到陳淑蘭,她極其激動的趴在床邊,「媽,您醒了就好!」

陳淑蘭病懨懨的,情緒也不是很高,「我沒事了。」

她看著林麒跟林錦軒,有著十分的歉意,「麻煩你們跑這一趟了。」

林麒正了神色,「事關你的健康,而且都是苒苒前後忙著,我們還真沒幫到什麼。」

看陳淑蘭似乎很疲倦的樣子,林麒兩人也沒有打擾,只停留了幾分鐘就離開了病房。

兩人離開病房,走出去的時候,林麒皺著眉微微思索:「那cns只是實驗葯,應該很難弄到,她是怎麼短時間內拿到手的?」

林錦軒搖頭,他思索了一下,遲疑著開口:「聽陳奶奶說,是因為苒苒的一個朋友剛好手中有。」

這葯之前並不是鎖定的,只要有錢,就能買。

「是嗎?那運氣可真好。」林麒愣了愣,感嘆。

這個答案挺符合情理,他們倆都找不到任何破綻。

而且陳淑蘭的表現在林麒等人眼中也是典型的鄉野婦人,不會說謊。

兩人都沒有深究。

他們又哪裡能想到,這實驗葯是何晨從外竟一個大佬手裡強搶過來的,然後又被程雋一路開綠燈從境外護送到雲城……

**

而此時,停在一中掛著大眾牌子的黑車上。

程木看著秦苒去寢室的背影感嘆,「秦小姐的朋友都好窮。」

程雋微微抬眸,挑眉,打斷他:「那個記者手中的是京城第一研究院的開發葯。」 這時,玩具小熊“咔”地一聲停了下來,發條的回力用盡了。這一瞬間,她猛地意識到了什麼,迅速轉過身去,赫然看到身後站着一個人!她腦子“嗡”地一炸,嚇得魂飛魄散,叫道:“啊,原來是你……”

200x年9月27日凌晨2:05

沒有人。她愣了一下,眼光望向下方,藏書網找到了聲音的來源——這是超市裏出售的小玩意兒,就是那種扭動背後的發條就會朝前走路的小熊玩具。它被貨架擋住了去路,卻又還在機械地朝前走着路,所以就發出了碰撞貨架後產生的“咯嚓、咯嚓”聲。

她呆呆地望着那小玩意兒,心中疑惑不解——大半夜的,是誰在擺弄這個發條玩具?而且,在這種困境之中,誰還有心思玩兒這東西?

這是什麼怪聲音?她緊張地判斷着——就像黑暗中有隻老鼠在齧噬着什麼東西似的,但是又太有規律了。是人的腳步聲嗎?似乎也不像……

來了嗎?兇手終於找上我了嗎?她心中怦怦亂跳,緊張得汗毛直立。她輕輕放下男友的屍體,從自己的腳邊摸索到一把早就預備好防身用的尖刀,緩緩地站起來。

她慢慢靠近發出聲響的地方,捏着刀的手因緊張而滲出一層汗,使刀柄變得滑滑的,像拿不穩似的——但她必須拿穩,抓在手裏的,是自己的生命。

“咯嚓、咯嚓、咯嚓……”

她嚥了口唾沫,緊緊攥住99lib?net手中的刀,將它舉了起來,然後鼓足勇氣一下跳到貨架對面。

她並沒有完全睡着。在現在這種情形下,她無法不時刻保持警覺和戒備。

現在,她和那聲音只隔着一排貨架了,她能準確地感知到,聲音就來源於貨架對面。

還沒叫得出口,她已被那個人一把捂住了嘴,聲音堵在了口腔之中。同時,胸口插九*九*藏*書*網上了一柄尖利的水果刀。她因驚恐而圓睜的雙眼在霎那間佈滿了血絲,不一會兒,她的身子慢慢癱軟下去,滑倒在一片血泊之中,那倒在地上的姿勢,幾乎和她幾米外的男友一模一樣。

這樣做是對的。她的耳朵剛纔捕捉到一種細微的聲音,這聲音離她很近,可以肯定就在幾米的範圍之內——這使她立刻進入高度戒備狀態。 接觸時間不長,但也不算太短。

程雋知道秦苒要不是逼急著了,這個電話根本就打不到他這裡。

他什麼原因也沒問,直接動用關係把何晨從邊境弄過來,也是剛剛在主治醫生那裡才知道何晨是帶了什麼葯回來。

他仔細觀察過那試管,認出來那是研究院的標記。

以為何晨只是一個代購的程木:「……」

「一院的研發葯基本上都不便宜,一針都是百萬朝上。」程雋手抵著唇邊,輕咳了一聲,不緊不慢的開口。

他跟一院接觸過幾次,自然知道行情。

程木麻木著一張臉,完全想不通,能有這麼貴的葯的何晨,為什麼穿件裙子,肩膀上的線頭那麼大。

「那她怎麼拿到一整個試管?」程木看到秦苒的背影消失在樓梯口,發動車往校醫室的方向開。

程雋人沒動,依舊靠著車門的方向,聲音壓著,「不知道。」

實際上何晨一個單身年輕女性敢去前線報道新聞,還來去自如,這一點就足夠證明她應該不是一個普通的記者。

秦苒認識錢隊、封市長都有跡可尋。

唯獨何晨,這人的身份可能極其不妥,想想秦苒跟她認識,程雋不由自主的皺眉。

「聽那記者說,她跟秦小姐是網友,」程木將車開到校醫室邊,停下,「秦小姐之前在網上幫過她,我估摸著,秦小姐電腦技術還可以,應該是在這方面幫過那記者,所以她才會趕過來雲城。」

有理有據,令人信服。

程木自己是信了。

因為他絕對想不到他今天一天就見到了129俱樂部的兩個元老級人物,這兩個人更是其中的核心人物。

宋醫生的隱婚新妻 程雋抬眸看了程木一眼,頓了頓,沒說什麼。

**

陸照影一直在校醫室值班,中途打過電話給程木問情況,知道了大體情況。

此時沒病人,他就拿個電腦出來,在看電腦上看數據,見兩人回來,不由抬頭,十分興奮,「雋爺,你知道我在看什麼嗎?」

程雋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水,靠在桌邊,低著眉眼,慢悠悠的喝著,沒理會他。

陸照影大感無趣,不過還是摸了摸鼻子:「129的人開始招新會員了,估計這次是要招一個。」

程雋正在想秦苒的那件事,本來對陸照影的話不感興趣。

聽到這最後一句,他手頓了頓,眼眸半眯著:「招新?」

「是啊,不知道這次會是哪個能被招到。」陸照影把電腦轉過來,給程雋看,「就這一個人,估計京城那些人要搶瘋了。」

129網頁都頁面是非常沉冷的黑色。

129每年都會招新,招的也只是最普通的會員,只能摸到129偵探所的門檻。

可即便是這樣,京城那些人都搶瘋了。

「那肯定是我女神!」程木忍不住出聲,「她也會參加這次選舉,肯定能被129選中!」

陸照影認真的想了想,他摸著下巴,朝程木看去:「她的話,很有可能。」

「一定是她!」程木想到這裡,神色忍不住的激動,「129的人都太神秘了,從來不露面,我女神要是成為了會員,我有可能得到第一手消息,說不定我還能拿到孤狼的簽名呢!或者邀請129的內會員參加郝隊的刑偵!」

「出息。」程雋瞥了程木一眼,不咸不淡的開口,又側身開了玻璃門,進去研究他的人體模型。

**

這邊,秦苒已經回到了寢室。

她把身上的外套脫下來放到床上,又拿了套乾淨的衣服先去洗澡。

把衣服拿到床上的時候,看到床邊的盆栽又多了一盆。

這一次上面是一朵紅色的小花,散發著淡淡的香氣。

秦苒腳步頓了頓,她站在床邊,看了盆栽一會兒,手碰了下花瓣,然後笑笑,拿上毛巾,懶洋洋的轉身去浴室洗澡。

洗完澡已經過下午四點了,秦苒想了想直接去班級上課。

她本來想回來后直接去班級的,但程雋執意讓她先回寢室洗澡換衣服。

進化在萬界 她運氣不太好。

到班級的時候,正好是下午倒數第二節課,還沒下課。

這節課正好又是李愛蓉的英語課。

秦苒沒穿校服,裡面穿了件T恤,外面套了件格子襯衫,因為剛洗完澡,襯衫扣子沒有扣起來,頭髮因為沒來得及梳,挺亂的。

她站在教室門口,懶洋洋的舉手,聲音低著:「報告。」

李愛蓉在九班上課,總是挺敷衍的。

穿書後陛下又在傲嬌了 九班人聽著也昏昏欲睡,此時因為這聲尾音略微上揚,彷彿帶著勾子一般的聲音驚醒,全都朝門邊看過去。

「秦苒回來了。」有人驚喜的開口。

頓時小聲議論著,全班都在騷動。

聲音直接蓋過了李愛蓉講題的聲音。

李愛蓉把書「啪」地一下往講台上一扔。

她本來對秦苒就極其不耐煩,她班裡的尖子生秦語因為秦苒直接休學。

這件事多多少少李愛蓉算在了秦苒身上,眼下耳邊聲音吵嚷著,李愛蓉如同被點燃火星的爆竹:「秦苒!又是你,你給我在外面站好不許進來!」

秦苒腳步一頓。

她走的時候沒來得及跟高洋打招呼,等何晨來了之後,她才給高洋打了電話。

不過對著李愛蓉,她也沒說什麼,腳步一轉,往外偏了偏,手插進兜里,也沒打算進來,眉眼間,依舊很酷。

「老師,」九班最後一排,喬聲懶洋洋的舉起手,「秦苒同學請過假的,她又沒犯什麼紀律性的錯誤,就這麼讓她站在外面不好吧。」

他一開口,平日里跟著他混的小弟們都出聲了。

秦苒在九班人氣可不是一般的高。

喬聲一開口,其他人也都紛紛出聲,「是啊,老師,秦苒又沒犯錯,就讓她進來啊,今天外面風大。」

九班關係戶多,其他老師不要的、不喜歡的學生都往高洋這邊塞,除了徐搖光,沒什麼好學生。

李愛蓉教這個班的時候十分不情願,平日里積攢的不滿過多,眼下學生一個個都還不聽她的話,她諷刺的開口:「怎麼,你們也要陪著她一起站在外面?反正你們一個個的,聽不聽都一樣。」

話音剛落。

刺啦一聲——

喬聲直接拉開椅子,直接朝前門方向走。

他沒帶英語書也沒帶試卷,只拿著手機。

他一帶頭,後排的幾個早就對李愛蓉不滿的學生也站了起來,呼啦啦全都朝門外走。

出去的都是坐在後面挺愛混的一群人。

李愛蓉眼神帶著譏誚,「爛泥巴扶不上牆,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今天出去的人,整個高三都不要來聽我的課。」

本來其他同學聽著也沒什麼,直到聽到這句話。

少年人的意氣還有說不出的燃在骨子裡的熱血沸騰,埋在骨血深處的叛逆跟說不清的集體榮譽感爆發。

林思然看了李愛蓉一眼,放下手中的輔導書,站起來,「報告老師,我也想出去!」

說完,直接從正門走出。

「報告——」

「報告——」

一聲又一聲。

今天外面一直是陰天,秦苒本來懶洋洋的趴在走廊上的陽台上,身影消瘦,看起來賞心悅目,沒把這件事當回事兒。

此時還是半趴著,看著人一個接著一個的出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